新闻动态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禅林清韵 > 偈、颂

卍续藏经

作者:不详

 
 
 念佛无难事,所难在一心。
一心亦无难,难在断爱根。
当观此身体,臭秽难具论。
内外及中间,无一清净物。
己身既如此,它身亦复然。
深生厌恶心,慎勿生贪著。
当观极乐国,纯是莲花生。
不假父母胎,寿命原无量。
一念念佛时,莲花即化生。
若能无间断,决定生安养。

死想第一
(人死时心脏和呼吸均告停止,其状可畏)
有爱皆归尽,此身宁久长?
替他空堕泪,谁解反思量?
所爱竟长别,凄凉不忍看;
识才离故体,尸已下空棺。
夜火虚堂冷,秋风素幔寒;
劝君身在日,先作死时观。

胀想第二
(死后不及一日,尸体内脏,渐变化膨胀)
记得秾华态,俄成肚胀躯;
眼前年少者,容貌竟何如?
风大鼓其内,须臾□胀加;
身如盛水袋,腹似断藤瓜。
垢腻深涂炭,蝇蛆乱聚沙;
曾因薄皮诳,翻悔昔年差。

青瘀想第三
(死后血液不流,尸体色变,臭气令人怖畏)
红白分明相,青黄瘀烂身;
请君开眼看,不是两般人。
风日久吹炙,青黄殊可怜;
皮干初烂橘,骨朽半枯椽。
耳鼻缺还在,筋骸断复连;
石人虽不语,对此亦潸然。

坏想第四
(死后七八日,尸体即腐烂生蛆,尸汁臭秽)
皮肉既堕落,五藏于中现;
凭君彻底看,何处堪留恋?
肌肤才脱落,形质便遭伤;
瓜裂半开肉,蛇钻欲出肠。
枯藤缠乱发,显藓烂衣裳;
寄语婵娟子,休将画粪囊。

血涂想第五
(死后尸坏,血液糊涂,九孔流出,瘀色臭秽)
无复朱颜在,空余殷血涂;
欲寻妍丑相,形质渐模糊。
一片无情血,千秋不起人;
淋漓涂宿草,狼籍污埃尘。
莫辨妍媸相,安知男女身?
哀哉痴肉眼,错认假为真。

脓烂想第六
(死尸停十日以上,即臭烂难闻)
腐烂应难睹,腥臊不可闻;
岂知脓溃处,兰麝昔曾熏。
薄皮糊破纸,烂肉弃陈羹;
脓血从中溃,蝇蛆自外争。
食猪肠易呕,洗狗水难清;
不是深憎恶,何由断妄情?

啖想第七
(若把死尸弃于林中,鸟兽即争来啖食)
羊犬食人肉,人曾食犬羊;
不知人与畜,谁臭复谁香?
尸骸遭啖食,方寸少完全;
不饱饥乌腹,难干馋狗涎。
当年空自爱,此日有谁怜?
不若猪羊肉,犹堪值几钱?

散想第八
(尸解完尽,节骨分离,头脊不连,伊人何去?)
形骸一已散,手足渐移置;
谛观娥媚姿,毕竟归何处?
四体忽分散,一身何所从?
岂唯姿态失,兼亦姓名空?
长短看秋草,秾纤问晚风;
请君高著眼,此事细推穷。

骨想第九
(死后几年,血肉既尽,只存白骨狼藉,人见忧愁)
本是骷髅骨,曾将诳惑人;
昔时看是假,今日睹方真。
皮肉已销烁,唯余骨尚存;
雨添苔藓色,水浸土沙痕。
牵挽多虫蚁,收藏少子孙;
风流何处去?愁杀未归魂!

烧想第十
(死尸被烧时,体脂助燃焰,转瞬成灰烬)
火势既猛烈,残骸忽无有;
试看烟焰中,著得贪心否?
烈焰凭枯骨,须臾方炽然;
红飞天际火,黑透树头烟。
妄念同灰尽,真心并日悬;
欲超生死路,此观要精研。


观身不净
一兴颠倒想,遂有幻缘身;
脓血常交凑,腥臊每具陈。
纸粘皮囊肉,藤绊骨缠筋;
毛覆丛丛草,虫居比比邻。
内藏惟臭秽,外饰但衣巾;
四大元无实,诸根岂有真?
语言风自响,动转气相循;
强号为男女,虚名立主宾。
百年三尺土,万古一堆尘;
贵贱空回首,贤愚共怆神。
徒生复徒死,谁识本来人?

观受是苦
众苦从何起,深知受者情;
顺违才领纳,取舍便纵横。
有盛衰还至,无荣辱不成;
怨从亲里出,哀是乐中生。
王谢家何在,曹刘国已倾;
悲欢几场梦,胜败一棋枰。
事与心违背,贫将病合并;
钱神呼不至,穷鬼送难行。
戚戚终何益,悱悱漫不平;
无求卑亦贵,知足欠还盈。
若悟真空理,忧欣何处萌?

观心无常
妄心无著处,体相竟如何;
闪闪风中烛,摇摇水上波。
一家门户别,六个弟兄多;
扰扰各驰竞,纷纷总不和。
青黄俄改换,动静屡迁讹;
臭别香随到,甜来淡又过。
炎凉易翻覆,好恶每偏颇;
境灭心安寄,情忘智亦孤。
掀翻五欲窟,捣尽六根窝;
劫贼归王化,飞禽出网罗。
何当悟常住,诸妄尽消磨?

观法无我
诸法从缘起,初无我主张;
因缘有生灭,念虑遂低昂。
欲得翻城失,求闲反遇忙;
畏寒冬不辍,苦热夏偏长。
贫忆富时乐,老追年壮强;
有谁憎顺适,若个好危亡。
自在方为主,迁流岂是常;
离根念何起,无识境还忘。
内外无些子,中间有底藏;
六窗虚寂寂,一室露堂堂。
但得尘劳尽,居然大觉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