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佛教故事 > 感应故事

地藏菩薩靈感記(一)

作者:林慈超   林慈超居士著
  一、菩薩顯神通、啟示誦經功德
  我自專心研學佛經以來,不知不覺已有十年的歲月了。在這些年頭裏,時感諸佛菩薩冥冥中在催我漸進『無上佛門』的境界。追憶往昔學經精神,可以說是專心一意,熱誠之至。可是,始終未能體會出『誦經』『念佛』的功德是如此高超;直到二年前(民國五十八年正月底)我的因緣才正式成熟。一天晚上我夢見自己騎著馬帶著一群人,由東向西,經過數年來我研習佛經的地方—此地係屬偏僻之地,一條兩旁長滿雜草的小徑,草地之外,一片廣大的湖水環繞著。每晨三點鐘我便起床,先做完家務,然後到小徑盡頭的一棵樹下博覽群經,了悟一些佛理;此時四周闃無人煙,只有輕風吹拂而過,偶而幾隻麻雀打自頭上飛舞,實在是潛學經典的好地方。當我自小徑盡頭開始向前時,望見兩旁草地上坐滿數千個年輕力壯的男人,面容露出了副羨慕的臉色,抬頭仰望著我。我頓覺有些不好意思,心想:我既不是個偉大人物,又不是像西施般的美麗,何以這些人如此地凝望著我?接著又覺內心豁然開朗如無雲遮掩的明月。再舉步向前,見四面八方都擁滿了人,擠得水洩不通;好像比民間為慶祝城隍爺生日舉行的遊行,還要熱鬧千倍。當我正對此盛景大感奇異之際,忽聞一種聲音說道:
  「這些擁在路上的人群就是因誦『地藏經』而得超生之亡魂,現正編入地藏殿。不過,卻被諸護法神阻擋;暫時止步,讓您先行。」
  接著我問:「當初坐在兩旁草地上仰望我的數千人,究是屬何等樣人?」
  彷彿空中回答的聲音:「那是天龍八部之神祇,自您向學佛經以來,便聚於此維護您,不過您不自知罷了!又知日後您定會誦經超度眾生,故特贊護您。」
  至此我才了解,原來自己帶了一群人,進入地藏殿,但又一想世人皆謂地藏菩薩居於陰府;那麼,我豈不是入陰間冥途了?可是,瞭望四面景物可不是仍然在嘉義市內嗎?而且身心清爽如沐浴於一片光明境中。當時自忖:世人若能致力實行菩薩道,或誦大乘經,將此功德回向惡道中的眾生,便能使眾生解脫苦道且將污濁惡世化為人間淨土。
  夢醒以後,我大感驚駭,追想夢中情景,猶然歷歷如繪,是夢又好像不是夢。故此我深深相信地藏菩薩之法身實充塞於宇宙六道之間,只要有人能誦地藏經,抑是其他大乘經典,還是念諸佛菩薩名號;地藏菩薩便能顯其大神力,親領欲被超渡之祖先、眷屬及諸惡道眾生,至其跟前隨誦佛經,直到心地清淨,大放光明,得到解脫境界為止。雖說如此,然誦經人內心不得殘存絲毫妄念,為什麼呢?因為心如明鏡,如有妄念便會影照出來,讓具有「心通」的神祇亡靈窺破,失卻原有的奏效。
  現今一般人顯少了解地藏菩薩的本懷,甚至有人誤認他只是屬管陰府地獄的鬼王;殊不知其所化渡的眾生,乃包括六道一切有生之物,其誓願乃永存不滅。我們從地藏本願經十三品內記載——
  「世尊偈曰:『現在未來天人眾,吾今慇懃付囑汝,以大神通方便度,勿令墮在諸惡趣。』」就可以知道地藏菩薩實在是繼世尊以後的大心菩薩;自世尊入滅至彌勒佛將出世之間,正逢天魔外道大肆猖獗;當此之時,惟賴菩薩之大誓願神力,始能降群魔開正道,成為一切行菩薩道行者之先導;並為十方諸佛所讚揚。
  二、初誦金剛經,一女孤魂升天
  三個月後,我為地藏本願經註解本的出版到處募緣,一日到吳鳳路阿姨家。這天正逢阿姨外出,我向表妹募款,表妹出資以後順便問我:
  「助印地藏經能夠消災嗎?」
  「當然,一定能夠消災,轉禍為福的,妳最近發生了什麼事嗎?」我反問她說。
  「表姊!從前妳常和我聯絡佛事,並募款印經,深覺平安無事,毫無牽掛。最近妳不常來我家,竟然就發生不幸的事。首先是我跌倒,折斷了三枝背骨入醫院就醫四個月;繼而大兒子患了不眠症,導致血壓升高,又入院治療四個月,卻不見功效;後來雖轉至臺大醫院治療數個月,亦毫無結果;醫生遲遲查不出病因,最後只得回家靜養,已經兩個月了,還是不得安眠。」
  「我最近因到阿里山,所以未能登門造訪。請別怪我吧!從前阿里山上的人只是深信上帝爺,極少人信仰佛教的,為了開化人心,我到慈雲寺小住一般時期,勸化他們篤信佛教,現在呢,一般人都已皈依三寶,持齋念佛,所以我才下山回嘉義。妳說大兒子身體無恙而患失眠,在我想來,恐怕是亡靈纏身;這以醫學方法是難以自療,但照佛門說法卻是容易得治的。」
  「妳說容易,但自去年我化了數千元,請所謂「私家神壇」裏的人辦理,據查是:有一女孤魂纏身,必需用生靈膜拜,還得燒六萬庫錢給她,觀音菩薩始能帶她升天;我聽了就花費了錢照辦,不料還是毫無效果,實在是令人苦惱呀!」
  「拜佛及燒庫錢需要數千元嗎?」
  「是的,要知道那批人是從遠方來的,不但要雇四輛車,還得加上一頓豐盛的餐飯,拜拜完後請他們吃,還要紅包。另外我還到其他神壇請道士消災補運,也費了許多錢呢。」她這樣的回答。
  「當今社會上有許多人,假藉佛教名義,設立神壇,亦有人曾前來與我討論,這到底是由正神,或邪神,來扶其身?」我說:「若心正、且具有高深道德、而能勸化人心,棄邪歸正,自然而然會有諸吉神來扶身,反之若開壇的目的全為賺錢並無道德觀念,則邪神必來附身。佛教主張眾生的佛性平等,應以慈悲為懷,此與外教專以論權力,天命來壓人,使人就範,大不相同,佛教的祭祀亦甚簡潔,只用香、花、水果、素齋、乃至誦讀經典即能消災轉福;人生存於世,追求物質享受乃是為了滿足身體的需要,一旦死了,身體不存在,一切物質又何濟於事呢?何況亡靈在日月之光照不到的陰間裏,只是需要光明;這種光亮乃自內心所發。因其生時不能信仰佛法,以致死後墮入冥途,唯盼在世者能修持佛法,蒙其福力慧光照耀他們,令其解脫。」
  「都是因為妳外出了他鄉那麼久,不能教導我,我只好承鄰人好意介紹請神,而盲從他們了。好了,過去由他過去,現在麻煩妳為我誦經,好嗎?她向我要求著。」
  「好的。只是現在佛教會正在籌備慶祝佛誕節,我整天奔波為信徒聯絡,恐怕還找不出時間來,不如等到佛誕日過後再為妳誦吧!」
  「希望妳早日來臨,可不要失信啊!」表妹盼望地說。
  我也告辭回家。這一天返家,在午睡時,忽夢一女孩頭戴草笠,上身穿了一件很舊的白衣,下面穿著長褲,最不相襯的是底下打著一雙赤腳,手上拿著草藍子。我問:
  「你是誰?有什麼事嗎?」
  「我是乞丐,向您討錢來的。」
  「誰教妳來的?」
  「早上您已答應給錢,是地藏菩薩帶我來的。」
  我正想看清楚她的面孔,可是,無論如何也看不清楚。接著我問她:「妳需要多少錢?」
  「伍角錢。」聽她說完,我心中暗想:如要很多我是無能為力,誰知她不過要伍角錢,這當然容易辦到的。就順手給她伍角錢。
  她接錢後說:「您家中藏書豐富,希望能送我兩本,可以嗎?」我答應後到書櫥拿書,便醒過來。
  醒後才明白早上承諾表妹之事,已通至冥府,地藏菩薩神力果然不可思議立即帶那位亡靈來催促誦經。在此之前我只曾為自家祖先誦經,不敢隨意外出為他人持誦;今天這位女孩向我討兩本經書和伍角錢,可不正是要我為她誦二部經使她能「悟」與「覺」(與伍角同音同義)?如此看來,這亡靈確屬善類非為惡魂,是不足為懼的。
  四月初八午後,我開始到阿姨家誦經,原先計劃誦讀的地藏本願經,因數字繁多,恐不能勝任,只好作罷。改誦「金剛經」和「般若波羅密多心經」。四月初八開始誦第一次。九日又誦第二次,那天晚上,我正欲入睡之際,彷彿見一個白胖的小女孩,穿件綢布類製的金黃色長衫,頸上掛著一條釀繞三圈的金項鍊,睜著一對又圓又大的眼睛,告訴我:「今承蒙您的慈力,使我由乞丐轉變成天女。」說後隨即不見蹤影。
  我驚駭地憶起前幾天,她入夢時,衣衫襤褸,而旦顯得又瘦又小,而今天卻變得又白又胖,面容清麗,衣冠華美。佛法確實不可思議!
  翌晨,我到表妹家探問病勢,阿姨說:
  「昨晚已能真正安睡。」這天我再誦讀一次便告完全結束。
  一星期後,再去探望他們,阿姨和表妹同聲說:
  「自妳誦經第二夜開始至今都能安睡。今天帶到病院檢查血壓已降低,恢復正常了;」醫生深表驚異,頻問我以何種藥物醫治。表妹順手拿一包謝禮要答謝我。
  我辭謝地告訴她:「咱們都是親戚,還要何謝禮。何況我又是在家修持者;本不敢代人誦經消災,因見妳遭此災禍,不能解決,束手無策;實在於心不忍,這才初次為妳誦經,就是換了別人我也不收謝禮的。誦經見效絕不能貪取報酬,如有貪利之念,便會失去效率。但妳假使請出家師父來誦,就例外了,一定要供養他們。因為出家師父拋棄塵世,專心致力佛事,不像在家之人還忙碌種種業務的緣故。」
  阿姨聽完這些話,非常高興,並表示以後興建佛寺、裝佛像,願意出資贊助。
  寫到這裡,我想也許有人會認為「地藏菩薩已具有大誓願力能渡冥途眾生,何必帶亡靈叫人超渡?」事實上,地藏菩薩一方面是為了鼓勵人們多發誓願,另一方面佛法是需因緣成熟,如無因緣便難成立。地藏菩薩雖充滿著悲切之心欲救渡眾生,但如果眾生,生前不植善根,便無法了解諸佛菩薩的存在。如此,地藏菩薩亦無可奈何!說個適當的譬喻,譬如「天下父母心」,父母切盼浪蕩的兒子回頭,假如浪子辜負慈親心意執迷不悟,不願回頭改過,作父母的一籌莫展,一切只好靠有緣的人來引導他了。
  三、助一出家的亡靈成道
  數日以後,我繼到北社尾錦師姊家募款印地藏經,師姊出資畢順帶我到西門街一位黃太太家裏。這位黃太太已信仰佛教多年,大概是由於她經常慷慨布施,毫不吝惜,所以獲得福報,家庭非常富裕。我們拜訪她時,她剛好在家,熱忱的招待我們。錦\師姊為我們互相介紹,並說明來意是募款,她即刻填寫一筆款後,接著說:
  「您能為佛事如此忙碌,實在難得。我雖想幫忙,卻不會騎腳踏車,行走不太方便,而且近來血壓昇高,不堪勞累,希望以後,您能常到我家聯絡佛事,或者找我談談。」
  我道謝後,她又說:「每天我上市場買菜,如遇熟知教友,一定幫您募款,您放心好了。」不久,這位黃太太託我到她家誦經,她說自己雖也會誦,但因心臟無力,不能勝任。
  「我只不過是一名初學者,所誦之法也較簡要,不像出家人還有法器伴誦啊!」我說。
  「這不要緊,祗要您有熱忱精神,相信地藏菩薩會幫助您。」
  以後我就到她家誦讀「金剛經」及「心經」。是晚返家欲入睡之際,彷彿見一年約四十左右的出家人穿著一件陳舊的灰色長袍,然而他眉額深鎖,臉上顯露著痛苦的神色,一言不發,不久就消失了。我無意見到這位出家亡靈,驚悸萬分。翌日再到黃太太家誦經時,她問:「昨晚您曾夢見什麼嗎?」
  「剛入睡時見一位出家人,穿著灰色長袍,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他的面貌到現在我還記得相當清楚。」
  「那是我娘家的從兄,過去出家,病死很久了,現在怎會忽然出現呢?」她驚訝的回答。
  「可能是他生前修持不夠,逝世後無法超脫;知道您有福力,所以前來找您。」
  這天我連誦三次才回去。第二天早晨到佛教會,當時感到身心疲乏,便上樓休息;房內非常寂靜,我睏睏欲睡,再度夢見前晚夢中的出家亡靈。這次見他穿著一件金黃色的袈裟,手上拿著一串念珠,對我輕微點頭,便漸行入一間華美的、外飾以黃金色的龐大而莊嚴的宮殿。醒來始明白無疑是這位出家亡靈已藉誦經之力成道了。
  以後我曾另遇一知友談起黃太太的事。她說:
  「黃太太託您誦經其實是為了她獨生女兒的病;過去她曾到處求卜問病,結果說是由於亡靈附身,必須超渡;可是常到寺廟消災仍不見好轉,為何您敢為她誦經?」
  「黃太太託我誦經,並未告知實情。所以,我只是無意中幫忙罷了。最近我到黃家,但見她的女兒已由瘦弱轉變肥健了。」
  「如此看來,您真是功德無量。」知友驚異地回答。
  「那裡,那裡。這完全是由於地藏菩薩的功德。」
  四、勸化臨終人求生淨土
  六月中旬我再度與一尼師上阿里山,山上唯一的寺院—慈雲寺是興建於蒼鬱森林裡,環繞寺外的是累經數千年而仍屹立高拔的古樹,林外山嶺密布,每至晨昏,雲海環於山中,實在是雄麗的美景!而櫻花樹下綴滿的奇花野草,更給大地添增幾分幽雅,置身其中,有如處於世外桃源!
  此地本為公墓地,所以除了寺旁的墓地外,闃無人煙。記得過去我曾居此,天天下雨,每至夜晚十一時便停電,昏暗寂靜,令人有悽然寂寞的感覺。寺旁有間又簡陋又古老的無門小屋,是專安置骨灰的地方,這些骨灰放在許多小箱內,每箱都明白的記載著亡者的姓名,大部份是日本人的名字,其中還有位日本出家尼師!小屋經長期風吹雨打已傾斜不堪,四周野草蔓延,景況的蕭條,使人見了不勝噓晞!
  在我離寺之際,便決心重建小屋。於是和主持倫參法師商討。結果雖得同意,卻因阿里山人出資太少,不能如願;只好返嘉義募款,湊足缺額,寄上山重建小屋,現在已興修完畢,不但這些骨灰有永遠安息地方,就是以後阿里山人的靈骨,也有了安置之所。
  第四天,我獨至香林村找過去常到寺院和我作伴的十六歲小妹妹—高素蘭。因為她的母親身染癌症,長期治療未見好轉,特別去探問一下病情,也是人情之常。誰知一進其家門,便見她母病倒床上,面黃肌瘦,眼神兇猛,令人驚悸。又另見素蘭在浴室洗尿布,深覺奇怪,便問其因,素蘭說:
  「我媽病勢日益惡化,現在整天不想吃東西,只是一直喊渴,我只好奉侍她不斷地給她喝開水,可是喝下開水都很快地從膀胱排洩出來;更糟的是,排尿時自己覺察不出,只好像嬰孩似地用尿布,所以每天我必須洗一大堆尿布。」
  原來她母親已病至嚴重的程度。我不禁想起我的父親也是癌症去世的,在臨死之前病情和她母親完全相同,也是一直喊口渴,絲毫沒有食慾;當時我們只在父親床邊放一壺茶,任他飲用。現在看素蘭如此辛勞服侍她母親,還得做家務,照顧四個年幼的弟妹;自己又要上學唸書,而她的成績始終保持著優良,實是不勝感動。於是我告訴她:
  「妳的孝心一定會帶給妳光明的前程,希望妳能如此不懈地做下去。」
  繼又安慰她母親:「人生在世就像是落入茫茫無邊的大海中,難免逢遇高浪摧殘。再說我們人的身體本為因緣假合,一旦緣盡,體便消散。只要妳至誠勤唸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或其他諸佛菩薩名號便能消災增長福壽。如壽命已盡,諸佛菩薩也會來接引妳至西方極樂世界的。」
  「是的,人生真是苦海;我快到西方世界了。前幾天夢見觀音菩薩穿件白衣,像天仙般地飄逸,手上拿一座鐵蓮花到我面前,轉瞬間便消失不見了;臨走時,我還伸手取下菩薩的衣帶,不知這是表示些什麼?」
  「妳定和菩薩有緣份才能相見,記得從前不論風雨都叫素蘭到佛寺和我作伴,不顧自己需要別人照顧,妳的慈悲一定感動了菩薩;所以菩薩前來接妳。可惜你未深入佛法,獲得的蓮座不能達至上品蓮座。蓮座有上品、中品、下品等三種之分;而金台屬上品,銀台為中品,銅台、鐵台皆屬下品,只要以後妳能唸佛,必能坐上品蓮座的。」
  「可是我沒念珠怎能念佛。」她臉上似有憂慮的神色。
  「那不要緊,不用念珠也可念,只要專誠勤奮,毫不懈怠,便會有所成。最近我為別人誦經。獲得報應很大,我想明天來為妳誦些好嗎?」
  「歡迎妳為我誦,只要我的病能好轉,以後一定持長齋。可是現在不行,因為現在病體虛弱,必須吃魚肉等補助營養。」她愉快地說。
  「已經病到東西都不能下嚥,心裏還想吃魚肉,這樣怎能獲得上品蓮座呢?」我這麼想,但恐怕傷了病人的心,只好閉口不說。
  第二天早上,我到她家誦讀「金剛經」和「心經」,又過一天再去探問她時,她已能起床,眼神也不再像上次那麼兇惡,較前溫和,很欣喜的說:
  「從前每晚至少必須喝十幾次的茶,昨晚只喝兩次,又睡得很舒適;入夢中似乎覺得有人撫摩我的雙眉。今早起床,也吃下一碗粥,又能步行到外散步。妳的誦經力量真是不可思議!」
  「有人撫摩妳的雙肩嗎?那一定是地藏菩薩無疑了。因我每次誦經,地藏菩薩一定暗中讚助我的,妳病體剛轉好,還是不要外出,以免引起傷風。」我驚異地說。她答應後,我再繼續誦一次便回寺。
  回到寺中,屈指一算,已過了六天。記得從前在家時一方面操勞家務,另一方面為佛事忙碌,身體日益消瘦,這次上山是打算靜養一小段時期,現在雖身居山中,獲得清靜安適之願,卻總不如在家的舒服。光陰似箭,何等快速啊,我怎能把寶貴的時光浪費在安適之地;所以,第二天我便整裝下山。在回到家的第二天早晨我隨即接到素蘭來信:
  「自您下山,家母病體即刻轉壞;前年您居山上的日子裏她一直是非常健康,您一下山她又病倒;前幾天承蒙您誦經的功德,她的重病復再轉好,可是您再離開,她又不能起床了。家母認為您一定具有很大的福份,希望您能再度上山,繼續為她誦經幾天?」
  我回信告訴她:「真想上山看妳的母親,可是,上山的機會大概沒有了;因在寺中的最後一段日子(也就是法師回香港後),那位自高雄某寺雇來的工人,脾氣暴躁,常藉故摔壞東西,拿我當出氣筒,顯露出不歡迎我的神情;所以,我不能再住下去,希望妳能體諒。身體本屬無常,正如一間房屋,終究會腐敗破壞的,生命也有終止的一天。只要明白自性的永存不滅,又何必計較生命的存在?請妳母親常唸阿彌陀佛聖號,就可以了。」
  幾個月後,素蘭通告了其母逝世消息,她說雖然她母親只多活三個月;不過在臨終二日前還一直唸阿彌陀佛聖號,並且預知死期,向家人交待後事,然後安祥去世。
  五、臨西妙境,卻為地藏經而滯留
  一般人若遇惡劣環境便尋找死路,認為一死了之,痛苦也就解決了。殊不知死後的苦痛比活於世間還增千萬倍,因人身正如一間房屋,心靈好比主人,寄居於屋,如果一旦失去人身,心靈等於無家可歸,便流落到空蕪荒廢之地,也就是雲聚惡鬼的污濁地方。一般人如死後流落到這種地方,就易受厲鬼的要脅壓迫,那時想再得回人身已不可能了。世尊所謂:「得人身者如爪上土,失人身者如大地土。」可知做人的機會是如此渺小,我人又怎能隨意輕生?所以,我認為如果不是為了真正偉大、高超的理想,我們絕不能妄求死路。
  過去我屢經患難,就如已經面臨死亡之境:每次也自覺死了一般,對這世界亦不再有所眷戀。但既而一想,死後到底去何處?每念及此,心情頓時迷惘,如飄忽於茫茫大海,不能握得上岸線索。回憶星雲大師所著「十大弟子傳」中有一段事蹟:「當時佛和大弟子們,一到涅槃(入滅)時候,便能隨時進入涅槃。」我想如果能到此境界,豈不就是最美好的時候?所以我決心求得涅槃妙法,民國五十七年七月我請會性法師開示。其大意為:
  「這種功夫就是依據真功德而自成的,一有足夠的真功真德便能自得,不是用教導得來的。」
  聽完法師的指導我亦無法了解,只好自發誓願:「自此願實踐地藏菩薩樣之菩薩道。如做佛事,一不顧犧牲自己,盡力而為。祈望諸佛菩薩助我達成願望。
  一年後,高雄佛光山東方佛教學院院長星雲大師,初次蒞嘉義佛教會宣講「佛說阿彌陀經」,大師在這段期間闡述「淨土法門乃是最簡易成道之法」。我即刻深信不疑,自此開始實行念佛。過去我雖知道淨土法門最好,但因平時繁忙,未能深入此微妙法門。而且過於自信「自力妙智」,不曾精誠唸佛。現在開始至誠\勤唸,過了兩三天便夢見這樣的情景—我的唸珠忽然飄至天空中,而我居然能奇妙地飛上天把它取回。又過幾天,我夢見當我念佛的時候,忽然念珠變成一串燦美的寶珠。再經數天,我獨坐房內念佛,朦朧中飄來一陣陣濃烈的異香,當時我還不自覺得流下淚來。還有次在失眠的夜晚,我起床唸佛,僅過數分鐘便安然入睡。
  回想幾天以來的奇妙瑞相,使我更加深信念佛法門。但我所受的感應並不只限於此。有一天,家人責備我忙碌佛事實在毫無裨益,一死算了。我不敢爭辯,只默念阿彌陀佛的聖號,當時心情有如在火坑被火煎熬似的,痛苦至極;而我對這世界的一切慾望也一掃而空,僅想依賴阿彌陀佛的大慈力來救我跳出可怕的火坑。果然,我的願望實現了,一小時後,我聞到了濃烈的異香,心地也不自覺地開朗舒適起來,猶如飄忽在虛空之中。如此妙境維持了一天,最後,終於拜見了阿彌陀佛的尊容。我隨即明白一定是阿彌陀佛來接我到西方了,一時感到心臟逐漸無力,差不多在將斷氣時,猛然一想:
  「我募款的『地藏經』尚未出版,此願未了,怎能生西?」
  奇妙得很,這個念頭一生,我立刻墮落下來,瑞相也消失了。過了幾天,心臟仍未復元。
  五個月後(民國五十九年正月二十三日)我再度遭受家人無理的責備,無路可走;又開始默念阿彌陀佛聖號。不到一小時又再聞到濃烈的異香,心也像上一次似的飄至虛空中,經過情形和前次差不多,所不同的是另發現一座金色蓮台,還聽到一陣小孩嬉戲喧鬧之聲,像是到了西方清淨快樂的境地。這天晚上入睡之時,猶恐此微妙心境消失,只好再繼念阿彌陀佛,直到天亮不覺厭倦。這微妙心境繼持續兩天,我的心臟已無法支持了;在我明白阿彌陀佛再次接引我到西方了,猛然,又興起了一念:
  「我應繼續行道,宣揚地藏菩薩的大誓願,現在還不應該往生西方勝境享受快樂的啊!」於是再度墮落下來。
  兩度臨西妙境雖未西去,卻使我了解多年來所疑問的涅槃之法。臨西之時,物慾、人情均不足令我牽攣掛念,只有「地藏經」使我掛懷。如此看來,地藏菩薩一定和我有段殊勝因緣的吧?我應好好體念地藏菩薩的大悲願,繼續行道才對,我如此想。
  六、誦地藏經,使鬼道中亡魂超生
  據民間古例,每年農曆七月,陰府大開鬼門關讓亡魂盡出。往往有些人基於恐懼,在這月不敢外出。我在未信仰佛教以前,也不例外;自從深研佛法以來,精神寬度舒適,安然自在,也就不再害怕了。但,不知何故,今年七月一日夜晚上床以後,翻來覆去地睡不著,值到欲入睡時,忽夢一年輕女亡魂,直接步行到我身旁,仔細觀看,她整個臉和全身生滿了瘡,令我不由得生懼而警告她:
  「妳的疾病會傳染別人,請不要接近我。」
  說罷我醒過來,開始並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然而到了第二天,還是不能安睡,這一晚夢見一群亡魂,大多為男性的老年人,每個人是那樣衣衫襤褸,臉上長滿了可厭的鬍鬚,像乞丐似地落魄的樣子,對我說道:「請妳隨我們到我們的居處。」
  我默默地隨他們行走,結果發現自己到一塊墓地,四周是寬廣無垠的草原,而這群乞丐在草地上舖下草蓆,臥在蓆上睡眠。
  一睡醒來,夢中情景依然清晰。我想兩次所夢的人,一定是鬼道孤魂,欲要求我為他們誦經;如果我不理會他們,那麼他們必定會連夜來干擾,使我不能安睡,甚至最後會使我招致疾病,於是想起「地藏本願經」裏世尊所說的一段話:
  「若未來世諸眾生等,或夢或寐,見諸鬼神乃及諸形,或悲或啼、或愁或嘆、或恐或怖。此皆是一生十生百生千生過去父母、男女弟妹、夫妻眷屬、在於惡趣,未得出離,無處希望福力救拔,當告宿世骨肉,使作方便,願離惡道。普廣!汝以神力,遣是眷屬,令對諸佛菩薩像前志心自讀此經,或請人讀其數三遍或七遍。如是惡道眷屬,經聲畢是遍數,當得解脫;乃至夢寐之中,永不復見。」
  所以從七月初三我開始誦「地藏本願經」,果然當晚便得安眠。連續幾晚,再無其他意外,我想大概他們都超生去了,遂未再誦。這樣經過了七天,到了夜又夢見自己獨入冥界,沿途看見一大片繁雜低陋的小房屋擁擠在一起,屋內污穢不堪,荒蕪淒涼,沒有什麼設備,只有人躺在裏面,有些室裡還設有豬欄,看來更加骯髒淒涼,其悲慘的情形,令人「慘不忍睹」。
  我隨意走進一屋,遇見一位年約六十歲的男人。他見到我,悄悄的命一小孩盛飯請我,我急忙阻止他:
  「不必盛了,我不想吃。」
  我正對四周牆壁的污穢感到不安時,忽聞人聲說道:「念阿彌陀佛便能使之成為清潔之地」。我即刻唸出「南無阿彌陀佛」,真妙,果然這污穢至極的屋內一下子變得既清潔又光明。
  我立刻離開,再走一段路,最後又進入一房屋,發現房內有位年約四十歲瘦骨如柴的男人。這個男人一見我進屋,很不客氣地伸出手想來拉我,當時我想急忙逃避他。可是一看房門,窗戶全部是關著的,這時候我真是走頭無路。就在這一瞬間,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膽量勇氣,指著窗戶,我忽然厲聲喝道:「開門」那人居然應聲開窗,我很快地跳窗,逃了出去,那種靈活的跳躍連自己也覺得驚奇。不久就驚醒過來。
  翌日,我開始每天誦「地藏經」直到十二日才停止。以後幾天每晚都能安然入睡,十三日至十五日三天為自己祖先讀經。十八日再次夢見自己被無數亡魂包圍,當時我告訴他們:
  「大家只要念佛,就能見佛;若時常念佛,就等於時常有現錢,不必再憂患窮困。」
  說完以後,自身就如處於虛空中,清淨異常。眼前忽現一座停滯朵朵祥雲的幽雅山景。這些圍在四周的亡魂,每人都露出欣喜的表情,走向那座幽美的山。
  自此亡魂不再來干擾我了。
  這次的靈感最為奇妙,能使亡魂豁然大悟,立刻成道而去。
  七、感應地藏菩薩慈力,實踐菩薩道
  張素琴居士現年三十五歲,家居嘉義市小澎湖四八號。五年前,我們初次在佛教會講堂見面,以後彼此互相聯絡佛事;幾年的相處,我發現她天性溫柔,雖不善於口才,卻有慈悲、喜捨精神。有一天,她告訴我,雖然她想專誠行道,但每至夜間常作惡夢,導致胃痛。她的母親為她到處去問神的結果,答案是「亡魂纏身」,只好到處請人超度,卻不得功效。
  「亡靈纏身只要誦經就可以了,妳不是會誦經嗎?」我告訴她說。
  「我雖也會誦,但不敢自信能超度亡魂,還是請您代誦吧!」
  「我們兩人同心同德,我當然會為妳誦經,這是義不容辭的啊!」
  答應誦經這晚,我在夢中見到一男一女兩位亡魂,神力薄弱,缺乏活氣的樣子,可是印象非常模糊。幾天後我告訴素琴這件事,並且問她:
  「妳婆婆曾有兒女在年幼時就去世的嗎?」
  「我不知道,待我去問問婆婆好了。」她回答。
  接著她婆婆從房內出來說:「我有兩個兒女年幼時就離開世界,不過其中一位女孩子早已送給別人撫養,戶籍也是登記養父家的姓,怎麼死後會再回家呢?」
  「送給別人當養女,卻仍是自己的親生骨肉。地藏經說:『此皆是一生,十生,百生,千生,過去父母、男女、弟妹、眷屬在於惡趣未得出離,無處希望福力救拔,當告宿世骨肉,使作方便,願離惡道。』她一定知道您持長齋,皈依佛法,所以特來依靠您的福力超生。」素琴聽了便催我儘速誦經。
  民國六十年正月廿七日我開始到她家誦阿彌陀經和地藏經兩天。經過幾天我拜訪她時「身體雖然好一點,夜裏仍然有著惡夢的纏繞。」
  我聽了感到十分奇怪,像素琴這樣老實且虔誠的佛弟子,怎麼誦經對她毫無裨益?最後我仍下定決心繼續為她誦經。二月十二日上午十時再誦金剛經、心經、阿彌陀經、普門品、地藏經等,直到午後六時三十分方才停止。這天晚上果然獲得靈異的感應。這晚我的魂魄彷彿飄遊到素琴家(可能是地藏菩薩的神力招感),一進到她家裏,立刻看到一位白髮蒼蒼,年約六十歲的老太婆,我一見她,隨即明白這是一位惡精靈。果然突聞人聲道:
  「這就是居住在此的亡靈。素琴深入佛門,創辦各種功德,導致她被摒除之危。因素琴的丈夫不曾深信佛法,創造功德,所以她仍能停留於此。而且,還利用素琴丈夫的力量,阻礙素琴行道,藉以永居於此。」
  我暗想:「原來就是這位精靈的搞鬼,才使素琴每晚作惡夢。」
  於是下意識地觀察了一下四周的環境,有座昏暗、狹小的古寺,壁上尊奉一座老女神像,這神像半側著頭入睡。我正對此景況感到孤寂時,忽然空中又有人聲說:
  「這女神像就是素琴婆婆的元神,因她為人忠厚,並持長齋,拜佛,所以由此功德造成一間寺院;可惜未曾接受正法妙理,智慧不開,神像才會變成頭傾,迷在無明中睡著。」
  醒後,我想素琴的丈夫是位老實、溫和的人,終日勤於工作,沒有不正當的娛樂與生活,只是缺乏時間研究佛法,所以不能產生光輝,致使惡精靈肄無忌憚地棲居身旁的吧?
  第二天,我再到素琴家誦讀一次,順便把「淨土法門最為殊勝」的妙理告訴她婆婆,並勸化她勤唸阿彌陀佛聖號。後來素琴的身體果然轉成健康,也不再作惡夢了;自此以後她發心持長齋、誦經、念佛等等;並勸化鄰近人皈依佛法,摒退諸魔。
  過了數個月,素琴對我提起:「我看您誦經的確具有甚大的功效,想拜託您同我到左營娘家為我的嫂嫂和甥兒誦經一星期,好嗎?」
  「為什麼?」
  她說:「您不知道,幾年前,我的哥哥不幸染上了飲酒、跳舞等的惡習,執迷不悟,致使嫂嫂傷心之餘服毒自盡,連四個孩子也同歸於盡。」
  「真是太悲慘了!不知死後曾否為她們做功德,超渡她們?」我聽了為之惻然心動,覺得鼻酸。
  「不但做了許多功德,還將她們的靈牌安放在寺院內。」
  「那不是很好嗎?發生了這件事後妳哥哥變得如何?」我再問她。
  「哥哥後來續絃了,事業也順利發展,現在過著幸福的日子。」
  「然而再娶的嫂嫂,是信仰佛教的嗎?」
  「不是的。」
  「那麼我何必去呢?」
  「雖然如此,問題卻是在於我的母親身體不適,時常生病,最近還入院動了一次手術。母親早已信仰佛教,也許是基於仰慕母親德行,逝世的嫂嫂和甥兒常來找她。」
  「是的。你哥哥一家人平安幸福,事業發達,須知也是妳母親功德的影響。她年歲已高,難免身體虛弱,不過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幫忙,時間上也許不允許我遠至高雄住上一個星期,但我可以在此誦徑,功德是一樣的,只要有她們的姓名和死亡日期就可以了。」
  「那麼明天我回娘家一趟,順便告訴母親。」
  「還是以後再說吧!因為現在我的孩子正在準備參加大專聯考,外子不願我到外邊去為人誦經。我看不如等放了暑假再來誦。對了!妳明天回娘家,千萬不要談起超度的事情,以免亡魂隨妳回來。」
  不料,她一回娘家竟忘了我的交代,為了儘速超度嫂嫂和甥兒,她迫不及待的告訴她的母親。
  素琴自高雄返家的那一晚,忽夢窗外有個女人說:「請妳看看窗外是誰來了。」
  她說:「我害怕,我不敢抬頭。」於是,她開始睡不著覺,她的孩子也從此發燒。
  又過幾天,她再夢見一位穿著金黃色袈裟的法師,身後跟隨一群出家人。接著突聞人聲對她道:「這位法師,是位蓋世的活菩薩。」她聽了,向前對法師參拜頂禮,然後驚醒過來。素琴把夢中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訴我,問我:
  「這些夢到底表示些什麼?請解釋一下吧!」
  「我叮嚀過妳,怎麼一回娘家就忘了?第一次有人叫妳看窗外,那就是妳嫂嫂和甥兒隨妳自左營回來,而妳遇見的法師就是地藏菩薩,所幸妳能遇見地藏菩薩,才免了災禍。看來不能等到暑假,現在就必須誦經。」
  翌日我趕到她家,一連誦了兩次地藏經。以後再去看她,素琴歡喜地說:「晚上我不再失眠了,孩子的病也好了。妳誦地藏經的功效這麼大,我懷疑,是不是妳就是地藏菩薩的化身呢?」
  我連忙回答:「我的願力不可能像地藏菩薩那麼偉大,以前也有人像你這樣地問過我,試想如果我真是地藏菩薩,怎敢宣揚地藏菩薩的真功德?」
  八、菩薩不棄善人,逢凶化吉
  世法無常,尤其一到老年,更逢各種痛苦,猶如一棵將死的枯樹,很難再生長出嫩綠的枝葉來。生命可說是一盞明亮的油燈,一旦油盡,火便熄滅;雖然如此,任何人仍舊妄求性命的長存。其實,要使生命長久存在並非難事,只要了解無上大道真理,便能達到不憂不愁的勝境;因真理本是永恒不變,像太陽、像大地那樣的平和無為。眾生之心本來也是如此清淨,沒有一點瑕疵,只因迷失本性,故在苦海裡東飄西流,不由自主。然而,諸佛菩薩的心量,實在不可思議的,佛的妙智雖然不易使人了解,但假如能至誠修持佛法,讚助佛法,則必有十方諸佛菩薩前來擁護您。現在略舉述幾個實例如後:
  (一)去年(民國五九年)冬天,有一日,我到李郭慷大姨家,發現她老人家面容罩上一層青黃色,還略帶恐怖狀,好像站都站不穩的樣子。我深覺奇怪,不自禁的問她原因,據她告訴我:近來腳痛得太厲害,用盡了一切心機與方法醫治,都不能夠治好。不幸的又加患上了失眠症,不得已服用安眠藥,仍然不見效用。而後到神壇請示原因認為:元神已墮入陰間,被眾鬼魂擒拿,如欲挽回元神就必須拔劍斬鬼魂,因而只好請求道士拔劍斬諸鬼魂,但道士的作法一直沒有效果,反而使得身體日益惡化,變得身心疲勞,站不住腳。接著又告訴我說昨晚夢見一大群惡鬼進門,每個人都露出兇猛的神情,張開手牽著她的衣服,揚言要帶她走,於是她在萬分的驚恐中醒了過來。聽了她的一番話,我心中暗想大姨已皈依佛教,而且平日也時常布施,只不過缺乏研究佛理,我應該盡力的協助她。故此我安慰她說:
  「您不必害怕,我明天開始為您誦經,便可以將諸鬼魂驅退的。」
  「和妳談話時,我就感到好多了,明天妳一定要來啊!」大姨吩咐說。
  第二天下午兩點,我開始誦地藏經。然後再去探望大姨,她露出欣喜的表情說:「昨晚睡得很好,今天感到舒適多了。」
  我想這次她所遇的鬼魂太多,所以再繼誦五天才罷手,說也奇怪,幾天以後,果然她完全恢復了健康。我也替她高興,就從懷裏掏出了一串唸珠給她,並教導她勤念「阿彌陀佛」聖號。我說:
  「念佛工夫等於種植蓮花,假使能夠至誠勤唸,在西方極樂世界裡的蓮池海會上,就有您所栽植的蓮花,這朵蓮花一日一日茁長,如果您能念到一心不亂,心地開朗的境地,那時便是花開見佛。反之,若半途懈怠,有始無終,您的心地一定乾涸,那麼,蓮池海會上的蓮花便會枯死,您便也難達成正果了。」
  自此大姨很欣喜的,照我所囑,勤念佛號,現在每日大約特持三萬聲的佛號。最近,她的孫兒又考取了台大醫學院,更使她無限歡喜她認為這必然是諸佛菩薩的光明加被所致。
  (二)盧林對居士現年七三歲,是位虔誠的佛教弟子。平時樂於布施及念佛,可惜身體不好,常常生病。今年正月初她的老毛病—「氣喘」更形惡化了,她的媳婦一片孝心就到神壇求消災,但道士不敢擔當,並說:
  「三天後若不死的話,便為您消災。」聽道士那麼說,全家人的心上都籠罩了陰影,認為她的壽命將盡。
  她的女兒盧碧玉見母親病危,想起從前曾登記參加「裝地藏菩薩像」,必須繳納一千元,還有四百元未繳,萬一壽命一盡,豈不虧欠佛祖的錢?於是就拿了四百元找我。我見她臨危之際,仍想起佛祖,不忘布施,真是感動萬分。再問詳情,一想道士的話實在不合理;試想人逢災難,才要求消災。如果險境一過,又何必再求消災?豈不失去所謂「消災」的意義了嗎?我再想盧碧玉居士平時非常孝順,她在學校擔任教師,另一方面也是標準的家庭主婦,主內復主外,在百忙中還抽空研究佛理,將所了悟的妙理告訴她母親,像她這樣的人實在難得。
  於是我說:「憑您這份善心,相信菩薩必會保祐您母親平安的,我想明天去看您母親,順便誦地藏經。」
  「真謝謝您了,母親面臨危險,誰都不敢為她消災,只有您毅然而然擔當了這個義務,您實在太慈悲了。」
  「好說了!雖然我沒有高深的道行,可是相信以我的誠心必能感動天地的。」於是第二天晚上八時,我開始誦地藏經,如此連續了三天。在這期間,天氣非常寒冷,碧玉怕我回去時著涼,每晚都準備素食麵請我。後來她母親身體漸漸健康了起來,現在已經一點病都沒有了,每天持念佛號一萬聲以上,精神輕安,過著愉快安樂的日子。
  (三)董淨榮居士是位精明能幹,聰明活潑的女性,曾經做過警察人員,結婚以後改營商業,由於經營得法,至今已有良好的成就,在物質上可以說一點都不缺乏。可是,在這五濁惡世中,世人焉得有十全十美的命運?像她那樣的環境,還是有不如意的心事,祇不過因為她個性堅強,不喜歡向人訴苦,故而平時不願把心事告訴別人,只好默默忍在心頭了。但世間的業緣實在太可怕,微薄之自力怎麼能倒轉乾坤呢?於是鄰居的一位太太好心地帶她到神壇問卦,問卦的結果說是她有著「大難之兆」,她不敢相信。有一天,盧碧玉居士將她帶到我家,託我為她看相,因在我未研習佛經前曾學過算命。只能算是玩票性質不是職業性的,既然求上門來,不得不立刻為她排八字,結果明年真的是遭逢死運\,但我安慰她說:
  「妳不必擔心,佛家並不完全重視命運,因有智者能轉變命運\,只有凡夫始終被命運所束縛,只要你明白命運\乃由自心所造,修持善業,便能消災轉福。」
  她不愧是位有善根與智慧的人,聽完了話立刻明白,而開始實行戒殺放生等善事,並且還利用時間,很用心地研究佛經。
  今年(民國六十年)農曆正月初一,我接受了她的邀請到她家誦了三天的地藏經。半年後她已是位慈悲、正直、樂觀、有為的佛弟子。從前積壓在內心的一切苦惱也雲消霧散,一掃而空。她更了悟出「人生如夢」的妙理,認為一切苦樂終究是虛空幻影,唯有尋得佛法真理光明之途,才能真得解脫,安樂自在,她終於扭轉了自己的命運,走向光明理想的大道,可稱得上是位世間福慧雙全的人。
  (四)龐坤煌居士住於嘉市民族路四六九號,為一齒科醫師,他的體驗菩薩因緣是從去年(五九年九月間)開始的。那次是為了房屋的問題,和人發生口角;過幾天,對方找上門來揍他,結果鬧到法院起訴,他太太說:
  「為了這件不愉快的事,使我非常煩惱,飯吃不下,覺也睡不著,好像害病似的,最後不得不去問神,問的結果是:「你被陰間凶衰的將軍爺纏身,將強牽你入陰間。」見龐太太這樣的愁苦,而且以為將有大難臨頭,惶惶不可終日,我不覺同情,就答應為她誦經。當晚到她家誦金剛經和地藏經各一卷。
  經過了幾個月後,再到她家。不料她非常欣慰地說:「您來誦經的那晚,我的精神便感到舒適,很快就安睡了。在法庭辦的案件也圓滿和解了,佛法真是偉大!我已上街買了一座觀音菩薩聖像供在堂前,每天買些鮮花奉養。」我聽了不覺奇異,因這次的誦經僅一次罷了,想不到卻有這樣的靈驗,如此快便能化險為夷。於是我告訴她:
  「佛教教人以德報怨,怨仇宜解不宜結。人生如夢,猶如江水東流,不能回頭;世上一切苦樂終究會歸於虛幻;所以,我們不應為一些小事而與人結怨。」她非常喜悅地接受我的話,像是更加深一層堅定的信心。
  又過幾個月,她的一位在高中肄業的女兒到佛教會找我,談起她有一位女老師,是輔仁大學畢業,待人和藹仁慈,為學生補習從不收費,不幸的被一位單戀她的五十九歲房客,一時發狂刺殺死亡,她所有的女學生都痛哭不已,尤其這位女老師的端莊、和藹是學生們永遠悼念的,所以便買些鮮花想到墓前追悼。希望我告訴她,在老師墓前說什麼話最為適當,以慰老師在天之靈。我當下回答她最好念「南無阿彌陀佛」聖號。自然可得超生。
  她回去告訴所有的女同學,大家同聲齊念「阿彌陀佛」聖號。是晚,我正入睡時,朦朧中見到一位相貌秀麗,臉上略帶憂鬱的女人,進入帳內,那時我急忙大聲地說:「妳是誰?是來做什麼?」說也奇怪,這女人即刻退隱而去。當時我聽到同睡的女兒夢囈道:「媽!您在看什麼?」我立刻想到今天在佛教會碰到的事,這麼快便來找我,必定是要求我為她誦經的。
  但,聽說她的祖母亦被刺傷,一家人已遷移他處居住了;無法和她家人談話,只好在我家自燒香向她說道:「妳的苦痛我已得知,現在我專誠為妳誦經,但願妳能超生。」說畢開始誦一次地藏經。經過數天,那位女學生很高興地對我說:「最近,我夢見老師告訴我她沒被人刺死,依舊存著生命,教導學生。」聽了她的話,我明白這位老師已解脫。
  (五)楊慶源居士現年三七歲,居於嘉義市忠孝路三八二巷八號,是位老實的公務人員。二年前,有一次外子對我說:「我有位楊同事,本來有五個男孩,不幸至今已連續死去四個兒子,這些孩子先後在二歲、三歲、五歲死亡;夫婦兩人非常傷心,聽說有許多人去勸他們信教,依他們的意思是想信仰佛教,今晚妳最好到他家去慰問他們。」
  那天晚上,我尋到他家時,見夫婦兩人正悲傷不已,一看到我說:「我的一個孩子在昨天(四月八日)死亡,今天出葬。過去也死了幾個,每次孩子死前都送入醫院治療,花費了許多金錢還是沒有用,無法挽回生命。」我聽他說今早才出葬,不覺有些恐怖,暗想外子實不該如此心急。我雖未嘗喪失勇氣,但總覺得室內存著陰森的亡魂似的;既然來了,也不好意思告退。便硬著頭皮說:
  「這真是太悲慘了!然而如果你們早就信仰了佛教,也許能夠逢凶化吉,不致遭殃也不一定。」接著又舉幾個實例告訴他們。不知不覺談到夜深,就和他們告別回家。隔了幾天再帶他們到佛教會誦讀金剛經。
  過後,我第二次拜訪楊先生,他說:「以前有一次我曾夢見母親披頭散髮,衣服破爛地告訴我:『現在所住之房屋已被風吹雨打毀壞殆盡了。』我想大概是意指墳墓久未修理了吧?決定以後和哥哥同去整修;不料,昨晚再夢見母親,和以前完全不同,衣冠非常整潔,而所住的房屋也變成新的,母親說:『現在衣住已沒問題,只是過去所患的病還未治癒。』我在夢中說:『媽媽您不必掛念!我一定會尋藥醫治您的。』佛法真是奇妙,我還未修理墳墓,為何一誦經就轉好了?」
  我聽他這麼說,沈思了一回,對他說:「你母親已在佛光普照下安居下來,至於她的病,佛法可以說是最好的藥方,只要您以後能深究妙理,努力實踐,必有莫大感應。」
  楊先生臉上充滿了喜悅的光輝。接著他太太又對我說:「昨晚我也夢見已逝二十年的父親,穿件新的西裝,容光十分煥發,很高興地說:『二十年來我被捉進兵營,過著辛苦的日子,昨天突然接到退伍的命令,恢復了我的自由。』」原來佛光也普照到她的父親了。
  自此以後,他們專心修持佛法,每月初一、十五日和早餐皆持齋,又另設一座觀音聖像及地藏菩薩聖像禮拜。時光流逝,很快地,楊先生亦皈依了三寶。
  不久,他太太有了身孕,我鼓勵他學念地藏經,以備後日他太太生產時能為嬰兒添增福壽;楊先生雖然努力學習,但因文字大多無法勝任,便託我後日代他誦經。
  今年(六十年正月一日)楊先生到我家說:「內人已生位男孩,煩您到我家誦經,好嗎?」
  我說:「恭喜你了!昨晚我睡到半夜醒來,彷彿發現一位燙過頭髮的女人在我身旁;本以為是自己的女兒,但我的女兒僅是學生,並未燙髮;這一定是和你有緣的人死後無歸處,欲藉誦經之力超生。她一定知道我已答應過你在孩子出生之時必到你家誦經,昨晚她已知道孩子將在今天出生,所以前來催我誦經。」
  這時正逢年底,非常忙碌,僅到他家誦「觀音菩薩普門品」「金剛經」「心經」「地藏經」等。剛巧發現他家飼養一群雞和數十隻小鴨,便順問他這些是否他太太的進補品,楊先生回答說是她娘家送來的。
  我說:「這些雞大都未長肥,殺了也沒什麼肉,不如暫時飼養起來,待後日逢節時才慢慢殺;生產時期最好不要開殺戒,可以上街買一些其他的營養品給你太太;要知道殺生過多,恐怕會妨礙孩子的健康。」
  楊先生聽了非常同意,不但未殺一隻雞,還將它們原本歸還娘家。過了一小段時期,我到他家時,見他太太面色紅潤,一點也不像是產婦的模樣,她的孩子也顯得非常健康。其後,楊先生更虔誠信仰佛教,他的家自此也充滿了喜悅,不再有昔日的陰影了。
  (六)這是發生在二年多之前,我到阿里山慈雲寺看守佛寺,一到暑假我的女兒利用假期到山上遊玩。再過幾天,有位師姊也上山來,我想住寺已數月了從未回去,便利用此時下山,讓我的女兒、師姊和素蘭暫時代我看守。
  慈雲寺四周為墓地,附近無人居住,每至夜晚山上全部停電。兩天後我回來,發現塌塌米上有一小塊火燒過的痕跡,便問孩子;她說:「夜晚一片漆黑太可怕了,半夜起來上廁所,順將蠟燭點燃,忘了吹熄便又入睡了;過了不久,我聽到許多人大聲吶喊:『著火了!著火了!趕快起來....』當時,我正睏得很,心裡不高興說:『別吵!我要睡覺。』不料,他們的喊聲越發大起來;如此,終到把我吵醒為止,這才發覺將殘的蠟燭正燒到塌塌米上引起火警,於是趕快起來救火。」
  我責備她道:「怎麼可以如此大意!這麼多人陪妳同睡還怕什麼?要不是菩薩在無形中叫醒妳,在這深夜裡,誰會曉得來救火呢?」
  我聽說數年前在阿里山曾發生過一次大火,燒光了一大片森林、房屋;最後,漫延至慈雲寺下,大家想寺院一定會被燒燬的,沒料到火未燒及寺院便熄滅了。當起火時,阿里山人齊向上帝爺求救,事後,大家也皆認為是上帝爺吹熄的,殊不知此乃諸佛菩薩廣大的神力。這又使我聯想到:世上不少無知的人,沉迷不醒,實在是可悲可嘆的事!
  最近聽倫參法師說:山上正欲興建「上帝廟」,已募了數十餘萬的款項。然而慈雲寺呢?它的整修經費一直由玉山管理處處理,本來計劃中要興建一棟宿舍,至今尚缺一些款項未募足。山地人們不明白有了寺院就能法輪常轉,開啟眾生愚昧得見光明。所以我想佛法欲深入眾生心中,大家一定要多發心,多努力才行!
  (七)這幾年來,我時常為了聯絡佛事四外奔波,遠至許多家庭,見一般室內大都以供奉「觀世音菩薩」像為主。自從今年以來,我發現有幾戶增奉了地藏菩薩像;而且這些供養者還獲得甚大的福報。現特選盧福居士為代表。
  盧福居士居於嘉義市中山路,經營新台灣餅舖,據他太太盧劉桂英居士說,十年前,她先生當了地藏廟爐主後,獲得甚多的感應,於是雕塑一尊金裝的「地藏菩薩」像供奉。
  盧居士能有今天成就的事業,雖是基於他本身老實忠厚努力的成果,但極少人知道他們夫婦還存一片至誠之心尊敬諸佛菩薩;像他們能種植善因,所以更能增添善果。
  我在佛教會認識他太太已多年了,幾年的接觸,使我對她的為人有幾分敬佩,他雖然不善於口才,卻有溫柔的婦德,尤其可貴的是她才藝兼備,除料理家務外,還幫助丈夫發展事業。生性頗為聰敏,如聞一句名言,即力行實踐。她現有六個男孩,其中兩個已上大學,還有一個名叫盧瑞圖的現讀國中,就是曾為國家增添榮譽揚威世界的七虎少棒小國手。誠可說是財子兼得。
  末了,我順便附帶要說的,地藏菩薩是很靈聖的,而塑裝地藏菩薩像供奉,其功德誠然無量,試看「地藏菩薩本願經」裏記載著的十種功德,可深信不疑。哪十種功德呢?就是:
  「一、土地豐壤 二、家宅永安 三、先亡生天 四、現存益壽 五、所求遂意 六、無水火災 七、虛耗辟除 八、杜絕惡夢 九、出入神護 十、多遇聖因」
  但願大家不要輕忽了如此的功德勝因,大家能夠盡心盡力,多多作出供養的功德,然後就有無量的福慧,無窮的安樂!
  九、誦地藏經超生畜類
  眾生之心本皆同為一體,只因各造業力的不同,以致於產生了千差萬別。上至具有廣大神通力的天王、天神,下至力量最薄弱的微細如蚊、蠅、蟻等的低等動物,共有千萬種。而比較起來,能出生為人的因緣,實在稀少。故此我們應當特別珍惜這份生而為人的因緣,而有所作為,方不辜負難得的人身,切不可逞惡欺善,造作孽惡,最後墮落至畜生道慘遭惡報。
  往往有人說:「有誰看過天堂?有誰見過地獄?」說這話的人實在是太缺乏智慧。事實上,天堂、地獄都在世上,善者就是開天堂;惡者自造人間活地獄,殘害大眾,然後自墮其網。
  我第一次超度異靈的因緣,是在民國五九年的某一天。我發現一隻骨瘦如柴的白母貓到廚房盜食,看它餓得十分可憐,由於一種很自然的憐憫心,我拿飯飼喂它。二個月後生了三隻白色的小貓,後來才知道這隻貓是鄰近人飼養的;因為它常生小貓,使人養不勝養之煩,所以把它丟棄。三個月後母貓又生兩隻小貓,我將其中一隻送給別人,留下一隻飼養,長得白胖、可愛。有一次我正在佛桌前誦經,這隻小貓忽然跑到我的身邊哭泣,最後非常痛苦地倒在地上,當時鄰居的一位太太見了說:「這小貓好像吃了被毒死的老鼠。」我一想,可不是?剛纔曾見它在吃死老鼠,可能是真的中毒了,看來它已沒有活命的希望,於是為它念「南無阿彌陀佛」。幾分鐘後,小貓果真死了。
  我見小貓在瞬間慘死,非常傷心,飲食不入。當那晚欲入睡時,彷彿發現小貓的形影,在外子的寢室徘徊,略帶恐怖狀。醒後,我想必然小貓靈魂不散,還在家中。於是就為它誦地藏經,祈求地藏菩薩指引它。明天再誦一次,在翌晨天明時,夢見小貓在外面道路上行走,而後頭和身體朝向天空,顯得愉快無比。
  夢過後,我知道小貓已藉地藏菩薩之力超生了。因在門外路上行走,並且將頭、身體朝向天,就表示它已見天超生,我也因此不再悲傷了。
  還有一次,就是民國六十年四月十八日,是一個下雨的夜晚,外子深夜歸來,發現一條蛇正想爬上他的床。當時我和兩個女兒都在鄰室睡覺,忽聽外子大聲喊醒我們,並說:「這是最毒的蛇,我在此地看守,妳到鄰居快請人幫忙將它打死!」我想,現正值深夜,每個人皆已進入夢境,怎好意思打擾別人?外子見我躊躇,發起脾氣來說:「這種毒蛇應該打死,別再發慈悲了,妳若不去我們通通會被牠咬死的。」
  我深知外子性情頑強,如果還不去恐惹下難以收拾的風波,不得已到鄰家叩門,結果連叩兩家都沒人醒來。正感洩氣,第三家一位外省籍的莊先生應聲出來,這位先生曾有捉蛇、吃蛇肉的經驗,一聽到蛇自動準備幫忙。外子一見有人協助,便將這隻蛇活活打死;蛇未斷氣時莊先生便開始下手割破蛇肉,拿出一顆血淋淋的蛇膽,洗後吞吃下去,外子則將死蛇之身投入池水內。見到這樣的情形,我只好虔誠念著「南無阿彌陀佛」,其實我的內心,真是難過無比。
  第二天,外子到蛇店問毒蛇的情形,店主說:「這種蛇最難捉,每到懷胎時大發雌威,爬進屋中咬人。」
  我想毒蛇雖會害人,但「眾生皆有佛性」如將它擊斃,當然會結下來世的怨仇;再想,孩子的大專聯考已近,若打死生靈恐會損折福份,不如一心誦地藏經來超度牠。
  第二天午後我開始誠心誠\意地誦地藏經,祈求菩薩大威神力能夠指引它。果然,當晚入睡時,見到一位尖頭,皮膚黑的女人,雖然不會講話,但嘴一張一闔地,好像欣喜地要對我訴說什麼!
  因我曾幾番遇見靈異,一看隨即明白這女人必是母蛇的元神。以後再為她繼誦兩天的地藏經,方告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