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佛教故事 > 感应故事

地藏菩薩靈感記(二)

作者:不详   十、菩薩助我度家母
  我的母親是位非常虔誠的「真耶穌教」教徒,信仰基督教已有三十多年了,在這些年裏,她不間斷地到教會聽講耶教所謂的「聖經」,對教會的贊助也非常熱忱。但,數年以來內心時常感到不安,使得她產生一種疑惑:如此看來,我豈不是只有播種而毫無收穫。(這種收穫並不是指物質上的獲得,而是不能解脫自己內心的無明而言)。當時雖然我幾番想勸家母歸信佛教,但母親生性固執,迫得我不敢開口。有一次她想改信天主教,說在當晚夢見主耶穌顯靈指示,使她不敢有所改變。我看她常常懊惱,所以每一回娘家便為她略說妙理。一天,我說:
  「『基督教常教人必須洗清內心的污穢』和佛教教人的『若能悔過,罪惡自消』兩者意思差不多,無論那一種宗教,都勸人應該修心,因內心一清淨便會有所成就。尤其佛教的慈悲精神更是格外廣大,此不僅限於救人類,還能使畜生、餓鬼、地獄裡之眾生獲得解脫;像地藏菩薩視一切眾生為過去父母、眷屬,而發大誓宏願:『地獄未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總而言之,佛教的宗旨就是要以此種觀念增長福慧,明心見性」家母聽了似有所悟。
  本來她專食肉類,不喜歡蔬菜,又常說雞鴨和一切生物就是上帝賜給人吃的。她不但每天以肉類為主食,凡鄰人不敢殺雞鴨也都請她代殺,現在一聽到這些妙理,她不但不敢代殺雞鴨,連吃雞鴨肉也不敢了。我想家母的因緣已漸成熟了吧?今年三月,她身染重病,我到娘家看她時病已轉好,便順拿一串念珠給她,她說:
  「信仰佛教好像不錯,但恐怕會墮入地獄。」
  「您信仰這麼久的基督教,至今還不曾找出光明的道路,若不趕快求得宇宙真理,最後又怎能解脫生死關?為了要尋得光明的大道,您不應為顧慮人情而畏縮不前,信仰佛教並非叛道而是追求真理,假如您能悟得真理,耶穌仍舊會祝賀您的。再說,您年歲已高,只要勤唸「阿彌陀佛」聖號就可以了。要知道唸佛法門最為殊勝,也是最簡易的成道方法,萬人修持萬人成道,只要具足「信」「願」「行」三種條件就好。因為能「信」便能進入法船,不管聰明,不管愚笨,諸佛菩薩自然會帶人到西方極樂世界。其次是「發願往西」,假使有這種願力就等於買好了車票,如車票買到臺南,那麼火車就會帶您到臺南,如果車票僅到民雄或大林,您就到不了臺南了。最後「行」就是至誠地,不間斷地用心念佛;因為阿彌陀佛過去在無量劫中所發的大悲誓願,會助人成道,而且諸佛菩薩也會來護念您。」我委婉地對她老人家說。
  母親聽了接過念珠,可是看她的表情知道她覺得還是對不起主耶穌。她認為:以前想改信天主教時,當晚就獲得靈異;如今想改信佛教,最好還是問一問耶穌,若不允許她信仰佛教,請耶穌顯靈異來指示。於是她默默地祈禱畢,入睡。果然獲得靈異,不過這次不是耶穌託夢,而是夢見廳中有一座很高的佛桌,上各安放觀世音菩薩和地藏菩薩,還有幾尊護法神鎮坐其上。她想耶穌必是允許她改信佛教,才會有此夢境;於是,她決心開始念佛,每天大約持念一萬聲以上。數日後我回娘家,她對我說:「我已經不再到教會了,也停止每天教會的祈禱\。」
  接著她露出了堅定的神情,說:「我已經決心依靠佛,若再祈禱也毫無用處,主耶穌已將我交給佛,以後也不會再理我!」
  「啊!真對!媽媽!您實在太有智慧了,現在佛門中仍舊有一種雜信者,像您這樣專心修持,相信很快就會有所成,您的病還未痊癒,我想為您誦地藏經,好不好呢?」
  「可是妳的弟弟仍舊固執地信仰基督教,在此誦經,恐怕不妥吧?」母親慈愛地說。
  「不要緊,我回到家讀誦好了,關於弟弟的信仰問題,也不必為他操之過急,最好是等待機緣成熟。」
  返家誦經後,入睡的時候發現三位老太婆的形影,滿面血淋淋的,慘不忍睹。我想這亡魂一定就是過去和母親有緣份的人,必定死後墮入惡道受苦,現在欲求超生,於是我再繼誦兩天地藏經。
  半個月後,我再回娘家,母親一見我便歡愉地說:
  「以前每晚睡覺,一到半夜定會驚醒過來,接著就難以入睡;現在一睡就到天亮,因此身體也變得健康。前天當我正在唸佛時,忽然嗅到一陣陣香味,想我根本不曾燒香,怎會有此異香;想再用心去聞時,可是異香卻消失了。
  我聽了不勝高興說:「幾天前為您誦了三天的地藏經;那晚曾夢見的三位亡者,可能已藉地藏菩薩之力超生了,所以您老人家才能安睡。至於您念佛時能夠聞到強烈異香,可以說,媽已經拜見佛了;一般人執迷地認為佛就是有形像可見,殊不知一切有形之相皆屬虛妄假相,終必敗壞,所以時有感應便是時常見佛了。」
  母親聽了非常高興,自此就持素齋,現在每天持念三萬聲以上的佛號。放棄外教的信仰到現在僅僅經過三個月餘,但已得過七次的異香瑞相呢!
  十一、深入菩薩的大誓願中,隨見妙法
  談起地藏菩薩的大誓願力實有造化天地,周轉萬法的妙用。不是嗎?不論是在陰寒的冬天,或在風雨交加的日子,我每一誦經,不到一小時,就如同撥雲見日;甚至在熱暑之時亦能見雨轉為清涼。
  就拿今年來說吧,我的居住地嘉義縣正值旱災,農作物因缺水滋潤,已呈一片枯死的景象,加上瘟疫盛行,人人苦受其害。我見事情嚴重便開始誦地藏經求雨,結果第一天下了小雨,第二天也是,到了第三天誦畢,心想:一定是我的願力不足,才無法求得大雨。但,恍惚間我突然想及:「地藏菩薩大發誓願,歷盡萬劫,毫不懈怠,積極拯救一切眾生,得為萬人敬仰。反觀一些充滿邪心逞惡欺善的人,飽食終日,無所用心,但知迫害他人,恬不知恥,自然結果受人唾棄,永墮萬劫不復之地。前後兩者相較,實有天壤之別,如此看來,心之為用豈不可怕?人生於世僅短短數十寒暑,轉眼即空,實不必逞惡欺善,失卻做人的價值。六道法界中成佛率以人道為最高,自古諸佛菩薩皆自人道興起,所以我們應好好把握人生,依照佛法修持成佛。」
  思潮至此,不免為自己的愚鈍自感慚愧,頓時內心夾雜著堅韌無比的毅力。再經過一小時,想不到大雨忽然傾盆而下。如此一連幾天,都大雨滂沱,使得旱災全消,萬物更新。
  還有一次,我獨自忖想:冥途受苦的眾生那麼多,以後如有時間一定要繼續誦經超度他們。當時雖有此種想法,但依目前環境看來,阻礙甚多,實在不能如願。可是,當晚我正熟睡時忽聽睡在身旁的女兒喊著說:「慢慢來吧!不要吵,等到時機一到就幫你們辦好。」女兒不但口說還用手對人比著。我聽了她的話,不知其因,也沒放在心上。過了一天她對我說:「媽!昨晚我夢見人山人海的群眾要湧進門來,被人阻止說:『慢慢來吧!不要吵,等到時機一到,就幫你們辦好。』」聽孩子一說,我大吃一驚;太奇妙了!昨晚所想之事這麼快就通達冥府,無數眾生已前來催我誦經?由此看來,地藏菩薩妙力真是難以推測,神奇無比了。繼後又想:每天實有千萬億的性命,生生死死,不能自主的輪迴於苦道。像念佛,誦經確能使他們解脫諸惡道的痛苦,那麼我就應該克服一切困難,繼續下去。其實唸佛,誦經一方面是助人,另一方面還幫了自己,因為每次唸佛,誦經時,心地立即開朗大放光明,普及諸法界,使冥途眾生即時超生;所以,雖誦千萬億遍也不感厭煩。我想以後一定會有更多的大德,宣揚地藏菩薩的大誓願力,讓一切眾生早歸淨土。
  十二、結論:超度冥途眾生之法
  地藏菩薩之大悲願雖流傳世間,惜真能了解其本願的又有幾人?若有人願行菩薩道,地藏菩薩將暗中引導此人達到成功之途。反之,誦經僅為利養,心無善意,則當不能獲得靈感,因此可知,若要超度冥途眾生,只要內心清淨,不在限誦何經,或唸任何聖號。
  今略述我於不知不覺中唸阿彌陀佛聖號,使冥途眾生得解脫之實證如下:
  去年冬天,娘家有位親戚去逝了,我去參加葬禮,那時天氣十分嚴寒,又下著大雨,出葬的途中,由於我坐在車內,而免受雨淋。直到墓地,大家下車,方才停止下雨。聽說下葬的時間是在下午五點,現在時刻才四點鐘,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可以自由行動。於是,數名道士,乃脫下道衣,聚攏在一處賭博,有些扛棺木的人,各拾一些枯草及腐爛的棺木碎片,點燃後,圍起來烤火。
  我想,下葬的時間還很久,不如在此唸佛,乃邊走邊唸著佛號,走到一處,發現幾個未下葬的棺木放在山上,奇怪的是,此種淒涼的景象,並未使我心驚肉跳,反而生出無上清淨的心情;同時,亦使我領悟出往昔許多高僧大德(如迦葉尊者本是大富豪家的獨生子,相貌莊嚴,和佛一樣具三十二相),何以喜歡居住於墓地修持苦行?因為,此地雖然淒涼,卻無塵世的煩囂和競爭,足以令人平息諸慾念,得到真正的清淨。在此種見解了,一直唸佛,不知不覺中,所見的一切及所聞的聲響,幾乎皆化成阿彌陀佛清淨的法身。
  後來,在回家當晚,合眼欲睡時,於矇朧中又發覺白天去的那個墓地,擁滿了無數人,都穿著整潔的白衣,露出欣悅的表情,沐浴於陽光下。
  隨後我即明白,先前在墓地唸佛,竟淨化了無數亡靈,使他們獲得解脫。
  另一靈感
  ——至誠唸佛能使諸亡靈超脫冥途之苦——
  這是我在最近體驗的靈感事蹟。此部拙作自民國六十一年四月出版後,意外地深受各界大德人士的歡迎,承蒙台北市吳重光居士翻印一次,接著台北華巖佛教蓮社成一大士及徐槐生居士亦再翻印,至今更蒙受佛光山星雲大師惠賜添序,大排印。本地諸大德欣聞星公上人欲主辦這次印行,紛紛出資助印,更有位大專青年鐘年照居士,利用暑假期間前來幫忙,促此因緣更為殊勝。
  這位青年,平常十分勤奮讀書,具有超人的智慧,為人篤實,謙虛,像他這樣年青的人就能深究佛法,不想貪戀世間的慾樂,堅強地追尋無上光明大道的途徑,相信以後必能發揚光大。
  其他像張素琴師姊、林黃軟師姊們對於本書的募款,都盡很大的幫忙,實在使我感激不盡。
  回想星公上人開始計劃辦理此次印行以來,僅僅在二十天內,即獲得如此多的法緣,使我深深感受到星公上人的威德力量,確實是宏遠不可思議。
  在我接受募款完畢那晚,便發生奇妙的事情。那天,我睡到深夜一點多鐘的時候,恍惚中,感覺出一群亡靈臨頭,藉著睡在我身邊的女孩子的口發出聲音對我講話,要求我設法使他們超脫。朦朧中,我明白他們的來意,但因亡靈為數過多,尤其現在,正值每個人甜睡的時候,確是無法為他們誦經;這時,除了唸佛之外,真是來不及了。
  幾天以來,因為諸教友託咐誦經、寫稿件及料理家務,身心俱疲。每天四點鐘就必須起床,因此,每上床睡覺,便忘記一切,睡到天明。現在覺察到諸亡靈集在身邊,便設法起床唸佛,但發出毅力,默唸阿彌陀佛的聖號,大約持唸數分鐘以後,覺得內心純為阿彌陀佛的聖號,非常微妙。但,另一方面,諸亡靈似乎乘隙欲侵入我的心湖,擾亂我的淨念,此時,我更發無限堅毅的力量,不斷唸佛,如此,隨即覺察到自己所唸的佛號皆形成千億萬斤重的壓力,將諸亡靈存在的念頭,全部壓制下去,唯有無限清淨的光明存在心中。在這一念之間,前所感覺到的陰慘之氣已經消散,女孩子在睡眠中向我講話的可怕聲音也終止了。因此,使我明白諸亡靈已藉唸佛之力得到超脫,更令我領悟到世間修道的法門雖然很多,但以唸佛的法門最為殊勝。
  另一靈感記:
  兩年前的某日,外子大發雷霆,怒髮沖冠,責我是迷信者,且找出一堆經書拿至外燒毀。當晚外子在床上輾轉難眠,至深夜於朦朧中突見一女鬼,身穿黑衣,披頭散髮,面貌恐怖,竟然很不要臉地要與他同睡。外子大驚失色,要立刻驅逐她,可是身上卻似有千萬斤之重在壓迫著,怎麼樣也發不出聲來。勉強拿枕頭,換一臥睡方向,意欲逃避此女鬼,不料此女鬼亦隨他轉方向再度接近。如此反覆數次,直至天明,才消失不見。
  第二天,外子悶聲不響,上班時但感頭痛如絞,不克工作,即至醫務室打針,不料針藥竟副作用而致暈倒,幸為醫師急救。返家後又裝若無其事。但到鄰居蕭先生處所說:
  「前晚夢一女鬼,災難即接踵而來,險些喪命,莫非近日運氣欠佳?」
  幸蕭太太即刻告知於我,始明瞭外子遭了災難。
  俟外子返家時,一問,外子老實相告,且責我引鬼驚嚇於他。事實我亦不明女鬼的來意。二月後,外子又故態復萌,當晚即再夢見此女鬼,其面貌較上次的猶為恐怖,並向外子厲聲呵斥說!
  「此後你若敢無理取鬧,一定把你帶至陰間受苦!」
  數日後,外子道出此事原委,我甚感疑問。
  若真是女鬼,定將引入墮惡道,為何此一女鬼,再三警告外子要向善道?莫非護法神抑地藏菩薩所化身,特來勸化於他?
  此後外子的性情,略有變化,女鬼亦不再來糾纏。但時間久了,竟忘了女鬼的警告,故態復萌,常無緣無故發脾氣。
  某一天晚上,我遂夢見外子率領大群亡魂返家,有沒頭的,身斷成二截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等皆似病人,面貌萎黃不振,奄奄一息,雜亂臥於外子房,當我發現時,即拿竹鞭向他們說:
  「大家快滾出去!」諸亡魂即立刻起立,並應聲「好」。
  我遂用竹鞭打在一亡魂背上,並念句「阿彌陀佛」,奇怪極了!當我念畢,亡魂即刻變為一身材高大,健壯、愉快,穿著整齊的人。前所見之窮苦潦倒,殘廢肢體,已不復見。
  我繼續鞭打各亡魂之背,而且隨即緊念:
  「阿彌陀佛」,但見無頭鬼變成有頭,分解之肢體亦併合為完整之身,不知不覺,被我鞭打之亡魂已達數百,記得初見僅十名左右,不知何時,從何地蜂擁而上,竟有數百人擠在戲院裏,他(她)們個個神情愉快,正在看戲,戲終,這群巨人出門之際即一一向我回首點頭稱謝,有的竟撫摸我肩頭,表現極感謝的態度。
  最後,發現還剩二人未打,正要繼續打時,外子正在廚房洗臉刷牙,聽我念「阿彌陀佛」,急忙跑來打我手說:
  「妳這神經病,竟連睡覺都念起『阿彌陀佛』來。」
  我隨即醒來,告訴他:
  「我剛才夢見一群亡魂,在您房內;我正在一一超度他們,最後只剩下二個人,想不到竟被您吵醒了。」
  外子聽我說完,現出異常驚駭的表情,即不再責罵我了。我心裏想:如果不是夢中念佛超度亡魂的話,恐怕他們將要受到更悽慘的災禍也未可知。
  去年(五九年)冬季,正值高雄縣大岡山龍湖庵重建落成典禮。在典禮之前,我夢見自己隨同一列遊覽車前往大岡山,那時我被分配坐第一輛車內。行到半途,同車的吳大海理事長把麥克風拿給我,希望我能獻醜高歌一曲;於是,我只好唱「觀世音靈感歌」,唱到一半,忽然看見車前一群乞丐攔路,路上排著許多碗、碟之類的東西。於是車子停下來,我隨即跳下車來動手收拾擺在地上的東西。收拾好後,車子再繼續前行。夢醒之後,甚感奇妙。兩天後,忽然接到佛教會欲前往大岡山的通知單。我立刻回想到兩天前的夢境,內心不安,於是向空中亡魂說:「這次遊覽如果能夠平安,事後一定為你們誦經。」
  出發那天,共有五輛遊覽車,另外加上一輛吳大海理事長自家用車。郭秘書於每輛車內安排兩位理事,我和吳大海理事長,同被分配在最末一輛車內,當時我想:
  「前幾天做夢,我是坐在第一輛車內,怎麼現在被分配在末輛車內?」內心甚感懷疑,也許夢境不真。車子出發到途中,車內有人喊上廁所。
  我問他:「您在上車前不是去過了嗎?」
  他回答:「雖然已經上過了,可是現在卻急得很。」
  他臉色蒼白,很困惑地要求司機停車。車停頓後,十數人一擁而下車,耽擱了很久,行在前頭的遊覽車早已不見蹤影了。
  司機問道:「我們是先到『月世界』遊玩,還是直開龍湖庵?」
  我說:「時間不早了,還是先到龍湖庵參加落成典禮吧!回頭再到『月世界』看看。」
  車抵龍湖庵時已十一時餘,寺院正舉行法會。同行的車子還未到齊,直到午餐完畢,法會休息後,他們才趕到。
  我本來坐最後一輛車,是應該最後到達的,沒想到卻反而在前了;如此看來,我的夢境,果然真的應驗了。
  回到嘉義後,我立刻為亡魂誦讀三次地藏經。過後於路途中遇見郭秘書。他說:
  「上次遊覽,煩勞您的幫忙,未遭意外事故順利完成,使大家盡興而返。」
  近來有位黃軟師姊問我:「最近增加許多念佛、誦經的人,他們各自祈求自己的祖先超生,可是並未得到效果。大家都認為除了高僧大德外,在家居士不能夠以誦經、念佛的力量超度亡魂。可是,我看您為別人誦經,卻得到很大的感應!您是否能大概談談它的要領!」
  「過去我除了在家自修經典外,還時常到佛教會去恭聽高僧大德們的講道,並隨時勉勵自己力行實踐。」我說。
  「佛教會講經,一年只不過幾次,如此怎能全盤了解佛法呢?」
  「佛法雖然廣泛,但其經義卻是獨一無二的,例如嚐過一滴海水,便能了解整個汪洋海水是什麼滋味。我覺得每位法師的道理都是微妙的,尤其法師的莊嚴威儀更能令人產生清淨的念頭。」我又繼續道:
  「關於唸佛、說誦經未得感應,我想那是因各人誠心的程度不同,因此所受的感應也有很大差別,最主要的我們必先具備大誓願力。大誓願力正如茫茫大海上的燈塔,無論海上起什麼狂風巨浪,它還是屹立著照耀大海。佛法無邊、眾生平等,應該是沒有出家、在家之分別的。」
  她說:「我已漸了解大乘妙義了,以後佛教會如有法師講經,我一定去參加。如果還有其他事要我幫忙的話,我也將盡力而為。」
  另有位師姊告訴我說:「前次蒙您代我誦經,榮獲靈異;事後我開始持長齋、誦經、唸佛。最近深覺自身污穢,想和外子商量,希望他另娶太太,使我能專心向佛。」
  我答:「您的想法雖然很好,但夫妻的因緣並非如此容易解決的。世上往往有種男人結婚後,感到人生無常,想過清淨的生活,卻被太太阻撓;也有太太想誠心向佛而被先生反對的。依我看來,男人離開太太去專心學佛比女人離開丈夫所獲的效果較大。因女人先天具有母性愛,不容易丟開孩子和家庭;我想,您還是在家利用時間學佛就好了;如果勉強出走,也許更會遭到不幸的意外事件。論起在家行道正如『逆水行舟』,難免受諸魔干擾;但所遇魔關愈多,也愈能堅定心志,達到光明的途徑。數年前我聽淨心法師說:「佛法可謂逆世間法」,它的含意和我所說的「逆水行舟」完全相同。」接著我又說:
  「世人以殺生為食,以愛慾為樂;但佛法認為殺生及淫慾皆為人造地獄。近來電視事業相互競爭,每家電視臺皆推出精采片子,吸引大眾,使大部份人沈迷於看電視,一有空閒便坐在電視機前,一坐就長達數小時;大家都認為坐下來看電視是最享受不過的,未料到寶貴的時光都逐漸地被消磨掉了。我家的電視正擺在廚房與臥室之間,每天作飯、吃飯、睡眠,無時不與電視見面,鄰人都說我非常幸福,隨時都能看電視;而事實上,我覺得自有電視機以來,最耽誤我的工作及打擾我清淨心情的就是它,因此,儘量避免;不料一些鄰居每天不間斷的按時上門,發現我不想看便說我過於迷信佛教,連如此精彩的節目也不想看了。有這種評斷,使我更體會出佛法就是『逆世間法』的道理。」
  「每次我看電視,一到晚上睡覺前,電視內的情節內容歷歷如繪,浮現在眼前,不知您有無同感?」
  我回答:「我覺得看電視除了浪費時間外,不會受其形像影響。電視節目雖然精彩,但身為佛弟子的我們,應以弘揚佛法為先,其努力的精神、方法,應比電視節目精彩萬倍,更能吸收大眾才對。而實行菩薩道的佛弟子,還必須具有如地藏菩薩般的『我不入地徹,誰入地獄』之偉大精神;此所謂地獄,並不僅限於陰間的地獄而言,像諸菩薩時常在弘法中,受盡諸惡人阻撓,此亦是屬入地獄。歸納而言,假如菩薩畏近地獄,焉能廣度眾生出苦境?」
  她聽後,思考一下,又說:「多謝您的啟示!我現已完全明白『逆水行舟』的含意了。還有我的身體健康欠佳,實在是煩惱透了;另一方面,生存在這複雜的社會裡,一切以競爭為主,使我不免時生慾念。依您之見,如何消除這些呢?」
  「我倆實在是同心同德,不過,您的慈悲為懷與樂善好施精神我卻無法比得上。身體不好,精神痛苦,那是因外魔入導致的;而生活在美滿家庭裡時生慾念,卻是因自心魔產生的。依我的體驗,要消除這兩種魔關:在逆境受苦時,內心第一要先想到阿彌陀佛就在我們的身邊,正以慈悲眼光垂視我們;其次要認清一切乃虛妄假相不足為懼!如此在不知不覺中,宇宙萬相似乎都變成阿彌陀佛的清淨法身,所有惡境因之遠離而去;如此一來,煩惱消除,精神暢快,自然身體便會健康;那些受惡境干擾的人,亦同時能逢凶化吉。」
  「您的修持工夫太好了,使我似乎真的心地明朗直超三界外了。還有消除內心魔的方法嗎?」
  我說:「內心若生貪念時,最好憶及唐代寒山大士(文殊菩薩化身)及拾得大士(普賢菩薩化身),兩位大士始終不為名利所拘的高尚操守,這宛如口乾舌躁之際,忽得甘泉,內心自然恢復清淨。寒山和拾得兩位大士,安貧樂道,不求名利;而其詩集更受大眾歡迎,永留芳後世,為歷代青年學子及哲學家所稱讚!文殊菩薩曾為七佛之師,可謂古今一切眾生的大導師。」
  「我本無信心行菩薩道,因我的口才不好恐給別人一種不良印象,現在我已了解行菩薩未必要有優良的口才,以後但願和您同行。」
  另有位師姊問:「我聽諸大德說若是超度冥途眾生,以誦讀地藏經的效果最大,不知這些被超度的眾生最後歸向
  「這要看誦讀者的心地達至何等境界,若其人,心地不光明,當然所超度的眾生也不能離開冥途而達到光明的世界。」
  「請問您所超度的眾生呢?」我回答:
  「初次時,這些眾生僅上天堂而已,以後我整個心專誠注目西方極樂世界,並勤唸阿彌陀佛聖號;因此,我所超度的眾生亦隨著我的心達至西方極樂世界了。」
  這位師姊懷疑地又問:「依據經典所說,眾生若想往生,豈不是應具信、願、行三種德行?像冥途眾生無此觀念,何能往生呢?」
  「生前和死後的情況不同,在世一般人總以肉眼觀看一切,有時雖和諸佛菩薩相見亦不相識,甚至不時以環境好壞來估計人格。而死後墮入鬼道者,能由世人頭上所發出的毫光氣色觀察一切,若發現一種白毫相光(佛的光明),便隨即超生。所以超度冥途眾生雖然不易,但卻比勸化世人容易的多。」她又回答道:
  「您真是功德無量,相信您所寫的必能幫助眾人成菩薩道。但,現今社會上有一種借佛法賺錢,而後加以排斥佛門的人;我想您所寫的,會不會被外教利用?」
  我說:「請您放心,別的事情可以馬馬虎虎,但超度亡魂則不然;世人雖容易被欺騙,但亡魂卻不易被騙的。我希望世人都能了解佛法,超度冥途眾生早日脫離生死輪迴。只要有人能廣植善根,不管信仰何種宗教,終究必歸入諸佛菩薩的清淨法界中;因,萬教畢竟最後要歸納於真理,這是恒久不變的道理。例如一些信仰外教之諸善人,於死後能再投生人間之前,必須經過猛婆亭各飲一杯迷魂湯,忘掉一切事情,而後投生人間,便能進入佛門。假如是造諸惡業而墮入無間地獄者,必歸納於地藏菩薩;因此,我所說的萬教歸於諸佛菩薩的清淨法界中,這是真實不虛的!」
  「謝謝您的啟示!我決定以後多去參加佛學講座、和『打佛七』的法會。」
  我說:「打佛七的功德最大,我們每天留在紅塵裡,隨時都有煩惱,如果能抽空參加此法會與諸大德唸佛並聽法師說法,不但能超度自己祖先,且能啟發自性的光輝;如此,不知不覺中便能發現自心即是淨土,就是永遠不離阿彌陀佛的。」
  另有位師姊說:「我最近買了一些佛經唱片,做為日常課誦,不知這樣是否可以超度祖先?」
  我說:「依我的經驗,這種誦讀法非常理想:因,在家誦經不像在寺院般的莊嚴,所以,需要聽受唱片團體讀誦聲;不過,使用唱片之前必先了解經義且自己已誦至滾瓜爛熟的程度,如果,您的心能達至清淨法界,毫無雜念的地步,那麼亡魂亦能隨著您的心達到清淨境界。」
  她又問道:「每次我誦讀時,雖然覺得內心非常清淨,但因唱片太快使我趕不上;這也許是因我學識淺薄關係,不知這需要學多久才能成功?」
  「這依個人環境不同,是很難以確定的。像我曾代向別人誦經,而且研究了十多年的佛經,每次替別人誦經絕不敢馬馬虎虎,一句一字都清楚的記在內心;所以,一聽到唱片心似乎飄至半空中,好像唱片反而跟不上我似的。
  這位師姊答道:「您的工夫很好,現在您是否做日常課誦?」
  「沒有,因早晚孩子要看書,而且每天都有一群鄰居到我家來看電視;所以,僅在初一、十五或每逢諸佛菩薩節日外子才允許我誦讀,若有時忘記,則亡魂會自動來摧我的!」
  她感慨的說:「您的環境太不自由了!您的孩子都已成年,都在外就職或唸大學,僅剩一個最小的留在家裡,應該不會妨礙誦經,您先生怎麼時常加以反對呢?」
  我說:「外子並非不信仰佛教,他曾參加佛學講座、誦經、拜佛,由於平時過於享受五慾,不願領悟人生無常的道理,因此,才時常反對!不過,雖然我不能自由誦經,但,還有唸佛法門讓我實行。」
  師姊又問:「唸佛也能使冥途眾生超生嗎?」
  我答:「誦經和唸佛的功德都是一樣的,只要專誠唸佛,十方諸佛菩薩便會來護助您,衝破魔關,超度冥途眾生。」
  「我曾學過許多經典,希望能達至無上之境,不知要修持多久?」
  「那也不一定。依我的體驗,每次生出大慈悲心時,便覺察到菩提心出現。」
  師姊不明白我的意思,請求我詳細解釋,於是,我舉例道:
  「譬如您發現一個弱者被強者欺負,內心不覺生出憐憫之情,那就是產生大悲心,亦即菩提心自發的時候。」
  她恍然大悟地叫道:「啊!我明白了,這意思實在太好了。」
  我又說:「記得去年,有一天,我在街上看到一位騎摩托車的男人,車後用繩子綁著一條狗,狗被拖在街道上摩擦著,肚皮都快擦破了,血淋淋的將死;街上的人看見了驚恐的發出叫聲,這位殘酷的人僅回頭看了人群一眼,很快地揚長而去了!沒有人能救那條可憐的狗,我的內心不禁感到無限的哀傷。有時候我上市場買菜,經過雞店,看到一群待殺的雞被關在籠裡,羽毛散落地上,恐懼害怕的神情,我不免又產生憐憫之心,那時候立刻又發出菩提心及大誓願力。因此,若要超度冥途眾生,須先有大悲觀念。雞雖是前生業報輪到如此下場,但亦能轉生為人,過去有位法志禪師度雞轉人出家(法名曇翼)的故事,至今留下一偈曰:
  山雞聞法轉為僧   妙樂功德讚無窮
  晚來美女來點試   普賢示化定成功
  可知任何微細的動物都可能成佛,所以,我認為有了大悲觀念,便能超拔一切眾生。
  參加一日一夜佛七法會所獲殊勝妙法
  近來,我覺得更多的亡靈前來催我誦經。回想,自民國五八年四月八日(佛誕節),我開始誦經超度諸亡靈,五年以來,一直沒有間斷過,每次總是承蒙地藏菩薩的大誓願力,才能得到這麼多的感應。
  為了翻印此部書,最近,更有許多大德出資助印,每當我接到這些錢來,常覺察到許多亡靈出現催我誦經,我皆一一利用時間,幫忙他們誦經。但是,我時常發覺亡靈為數過多。就如有位老師姊,她也是時常出資贊助,可是,她的丈夫以殺牛為業,兒子也繼承父志,也許是業報的關係,老師姊的身體時常不舒服。今年七月,有一天晚上,我夢見她進入我家和我談話,突然,外面數萬人的喊叫聲傳進門來,這些人似乎想奔衝過來,一時,驚天動地,使我大叫一聲,驚醒過來。醒來之後,我明白此是被殺的牛的怨魂,知道老師姊和我有交情,想向我求超度。
  後來,老師姊果然染上重病,那個時候,我也為她誦讀幾部經,使她的身體逐漸好轉,可是,每次都覺得怨魂太多,而不能完全消散。後來,我想最好的辦法還是前往寺院參加佛七法會,藉著高僧大德的大慈力來超拔他們。想到這裏,使我想起吾師寺(慈明寺)每年舉辦兩次「彌陀佛七法會」,一次在農曆二月初二至初八日,另一次在農曆九月初二至初八日,現在,正是農曆八月底的時候,九月初二的法會將近,我何不利用時間去參加。主意打定後,便邀請家母,張素琴師姊和黃軟師姊一道前往。
  九月初二那天,我們預定搭中午一點三十二分的快車到台中。那天早上,外子突然說不讓我去,我知道外子個性倔強,向他求情也沒有用處,只好順從他的意思,直到家母來了,我想帶她到火車站坐車,外子又改變了初衷,答應允許我去;當時,我十分歡喜,匆匆辦完家務,午飯都來不及吃,就趕到火車站,差一些時候火車就要開了。我們坐上車到達彰化,改乘計程車到台中,這段路途非常壞,使我暈車,嘔吐。
  到達慈明寺,常瑞師兄(女眾)聽到我暈車,趕忙帶我到她的禪房休息,用綠油精抹擦我的頭額,並泡一杯熱梅仔湯給我喝下。在這裏休息,回想以前,我常坐車,根本不會暈車,怎麼今天忽然會不舒服;可不是諸亡靈於無形中前來阻擋;記得以前,我曾經招遊覽車到寺院去,在車上,我略說一點佛法,並引導大家唸佛,覺得內心十分輕鬆。如果,我不引導大家唸佛,就會開始暈車、嘔吐,想到這裏,我趕忙起床,準備參加唸佛。
  晚上,唸佛的時間從八點到九點半,道場在樓上,這時,吾師聖印上人也萬般莊嚴的參加唸佛,並為大眾說法。唸佛完畢,我陪家母和素琴姊到街上逛逛,於十點半回寺。
  翌晨四點半,我們起床參加早上的唸佛,在唸佛中,每當我行至佛桌前,拜見西方三聖像時,不禁感慨萬千,恍惚地抬起頭來,發覺到觀世音菩薩浮現在大家的頭上,散發出萬道光芒,直到六點唸佛完畢下樓。其次,唸佛時間從上午八點到九點半,然後再由十點開始唸到十一點半在這期間,唸佛的心境和上次並無兩樣,凝視著西方三聖像,想起諸眾生在塵世中所受的諸痛苦,悲痛之心再油然而生,將此悲切的心情唸下去,在不知不覺中,宛如達至現實的西方妙境。更使我發覺到眼前有數萬群眾之多,整齊地層層排立於山壁上空中,各自表露出欣喜的表情,法會散後,我想前頃看到的那些人怎麼排立在山壁上而不跌落呢?佛法實在是不可思議,再使我明白,這群人必是前次聚集來的諸亡靈,現已藉諸大德唸佛之力解脫了。
  中午,休息了一小時,下午二點半時再參加唸佛,至四點半唸佛完畢,我便向吾師聖印上人告辭,準備回家。吾師挽留我再住一夜唸佛,並且,要我今晚上臺為大眾講一些佛法,我以沒有才能而推辭,因怕外子會生氣,急忙離寺到火車站,赴六點九分的對號快車。
  上車之時,天色已暗,除了夜車行駛的聲音外,寂靜異常,我坐好位置,閉目想要入睡。恍惚間,聞聽到剛剛在寺院和大家所唸的佛號聲,不禁感到內心無限清淨,使我萬分的高興,而隨著此聲音唸下去,在這寂靜的夜車上,放下萬緣,一直唸著「阿彌陀佛」的聖號,火車在中途停車,暫時,唸佛的奇妙聲音停住了,不久,當車子再度行駛時,我又再細聲的唸下去,如此,那種奇妙的唸佛聲又再昇起。當時的心境,宛如犯罪者突然得到解脫般地,妙樂不可言,此種微妙的心境直到回家後尚未消失。
  後來,無論是在何時、何地,時常都能聞到這種唸佛聲,有時,這種聲音消失了,我又再開始自唸,如此,便能再聞那些音聲。從此以後,我也不必再費心力去唸佛,很自然的唸下去,持續不斷,達到心不離佛的境界。可謂此乃最高無上微妙之法,使我的身心十分快樂,一切塵影自然消失,真想不到,去參加一日一夜的法會,結果,卻得到這麼好的妙法。我想,這也是受到吾師聖印上人以及常瑞師兄的恩惠所感召,我應該將所獲得的功德,首先回向於師父及常瑞師兄,祈望師父以後更能發揚無限光輝,接引諸眾生到達彼岸。
  慈超 謹記
  附記—唸佛所獲殊勝功德
  最近,我從很多人聽到些關於唸佛所獲的感應,尤其是學生們,平常受不了繁重的功課壓力,自從信仰佛教,認識了淨土法門,開始唸佛以後,無論在行住坐臥似乎皆有諸佛菩薩的庇佑護持,使內心安然自在。如有時,在考場上遇到難解題目,默唸數聲阿彌陀佛的聖號,隨即心開意解,很順利地寫出答案來。可見阿彌陀佛的大慈威力,實在不可思議。
  現今,社會人士,對於佛法的認識較為了解,但,一般人仍覺得唸佛只是老年人的事情。殊不知,唸佛正是體解大道、發無上心,消除災障增長智慧的不二法門,因為,萬法無一不是由自性之智慧所生,若能有此般智慧,便永不致墮於諸惡道受苦了。
  曾經有位中興大學的學生寫信給我,說,他是初依佛門的三寶弟子,因在學業及精神上受盡打擊折磨,請我指引開導廣增智慧之法。我隨即回信道:
  「你已經進入佛門,深究佛法,必定是具有大福慧者,你自認為智慧不及人,實在是太謙虛了。像你如此有為的青年,若欲追求無止境的智慧。請你要自熄諸妄念清淨其心,因內心清淨便是慧光明現,若欲自淨其心,勸你要默唸阿彌陀佛聖號,乃至菩薩聖號。唸佛功德、無上甚深微妙,如水能滌污、無不令人逢凶化吉、去惡遷善、返本歸真、識本具之佛性。」
  他接此信後,歡喜信受,開始勤唸佛號,以後便很快領悟佛法,心門大開、無說自解,精進學業,亦常至寒舍來和我談論佛法。現在,他住慈明寺,並利用暑假期間幫忙做佛事。
  最近,他寄份「明倫社」特刊給我,內中詳載台中佛教蓮社蓮友李月鳳老居士往生事蹟。此事,我曾在其他月刊上讀過,詳細情形並未報導清楚,這張特刊並有彩色版的舍利形像、金剛座的佛形相,扶杖的觀音菩薩形相,奇異鳥形及唸佛之形等,使我萬分的驚異。
  數日後,他再到寒舍和我談論佛法,當時並有張素琴師姊,張蔡餘師姊在場,大家一起談論李月鳳老居士所獲唸佛功德,不禁對於李老居士所獲感應,頻頻稱奇,因過去能獲舍利者,多屬諸佛菩薩及高僧大德,在家居士僅偶能收些較少或較小的舍利,因在家居士有恩愛及種種業緣纏縛,內心不能清淨,能像這位居士獲取如此之多的舍利實在罕見。以一女性之身,何以能行深到如此地步?後來我向素琴師姊道:
  「因為,李老居士平時專誠勤唸佛號及觀音菩薩聖號,毫不懈怠,久之結成佛形相和觀音菩薩形相的舍利,這真是不可思議,當心地達到真正清淨時,便是舍利結成,但若妄念再生,即不能結舍利。所以,我們唸佛的人,在未往生以前應該明白自性中的西方淨土。如在我居住的環境裡,和喧嘩的外界隔離,四周都是花草、樹木、翠竹清池,時常有小鳥歌唱,每日清晨,在這裡唸佛,倍覺清淨,所見一切景物都似阿彌陀佛的清淨法身,鳥啼的聲響亦似阿彌陀佛宣流的法音。李月鳳老居士所獲舍利,其中有奇異之鳥形,必是這個原因。」
  她聽後,非常驚駭地道:「妳的修持真太妙了,但如何會檢到唸珠之形相的舍利呢?」
  我說:「這也是表示至誠唸佛所感妙果,像我以前唸佛,在覺得內心清淨達到極微妙時候,彷彿感覺自己手中唸珠,變成一串燦爛美麗的珠寶。這種瑞相,我曾寫於靈感記中,因在經典上無此類記載,也未聽人講過,或許有人會懷疑其真偽,但現在,我接到此刊,真是萬分高興。想不到以前我所寫的靈感事蹟—自己在不知不覺中,竟發覺手中的唸珠變成一串美麗的珠寶—,這與李月鳳老居士往生所獲唸珠形相之舍利不謀\而合。」
  我繼續說:「唸佛功德十分高超,只要工夫用得深,便能覺察到諸佛菩薩法身的臨在,在任何時候,皆不會為塵緣所染。」
  她聽後十分感動地說:「稱唸阿彌陀佛聖號確能引人進入清淨勝境,但,稱唸地藏菩薩的聖號是否亦能體驗到如此勝境,師姊妳的體驗如何?」
  我略微思考之後,回答道:「這很難以用言語表達,我曾親身經歷過一種感應,現在講與妳聽:以前,我曾被邪惡的人所欺壓,內心感到十分不安,只好默唸地藏菩薩聖號解脫內心的痛苦,終將險惡困境化為吉祥。其中道理非用言語文字所能形容,是不易使妳了解的。」
  她點點頭。我再說:「依我的經驗,世界上實在有許多不善之人,像那種欺善怕惡之徒,當他發起脾氣怒髮沖冠、暴跳如雷,傷天害理、損人利己,而且居心叵測,慳吝苛薄固執、欺凌壓迫、不肯饒人。如此之輩,唯有靠地藏菩薩憐憫他,以大誓願力淨化他,使之存誠去偽、改惡向善、則天下太平,人人皆能得到安樂,每當我思念地藏菩薩「地獄未空,誓不成佛」豪語,更使我對地藏大士頓生無限虔誠\敬畏之心,雖唸千萬倍聲地藏菩薩的聖號,也不會覺得疲倦了。」
  素琴師姊再露出欣喜之情,說:「妳的見解真使我感動萬分,謝謝妳!以後,我每天一定要持唸佛號及地藏菩薩的聖號。」
  民國六十二年癸丑夏月 林慈超謹記
  附錄:地藏王菩薩靈感記
  緣我姓黃名字宗凱,住雲林縣北港鎮博愛路一七七巷五號,洄溯—民國五十年九月間,內人郭淑貞突患重病,當時以為無關緊要,詎料該病,日益嚴重,雖經延醫診治,藥石罔效,甚至每日六小淨,亦無法下榻,呻吟床第,奄奄一息,令人焦急萬分,況我是一個公務員,抑且公務繁忙,如請假亦難再再,而家下祇有我倆二人,倘我上班,則乏人照料,隔壁鄰居,雖有時來幫忙者,然既病了四十餘天,往後日子,誰能常來照顧,當此無可奈何下,猛然想起地藏王菩薩大誓願力,唯唸「地藏王菩薩本願經」,祈求菩薩護祐方可挽救生命,因此,旋即開始唸「地藏王菩薩本願經」,但本願經係上中下三卷,短時間內三卷是無法唸完的,原因尚顧病人湯藥,並自己三餐以及什事等,所以分為上午唸一卷,下午時間長些唸兩卷,一共唸三日,庶可兼顧一切,但我當時為求病人早日康復,誠\乃萬念俱息,專心一意唸經;一天唸畢,第二天續唸,而唸至第三天下午四時許,已經唸完三部了,是時我正在閉目口唸南無地藏王菩薩聖號,方唸十餘分鐘之際,奇蹟出現了,竟見菩薩現身,可是祗看到菩薩之側身頭戴昆盧帽的比丘相,而面部係向室內望,似看病人的,但菩薩的慈容光彩煥發,而且肌膚細膩如脂,白裏透紅,可謂天上人間絕無此者,更奇的是我已屆天命之年,難免戴上厚厚的老花眼鏡,當地藏經唸畢,即已摘下眼鏡,就理而論,如無戴眼鏡,根本什麼都難看到,何也連菩薩腮上的毛孔點點亦能清晰?是時全身舒暢無比,當我正在凝賞菩薩慈容時,而室內拙荊聽無唸佛之聲,以為是我打瞌睡了,其微弱聲音叫我「你是不是睡覺,明天再唸吧」,突被一喚,而菩薩的慈容消失矣,但其光輝仍在我心目中。遂將所見菩薩情形告訴內人,而他亦謂有通身清爽的感覺,於是日復一日,病苦減去大半,自此睡眠安適,飲食亦有增加,病魔若失,此後漸漸起色,但他想要下床走動,為怕他重轍前病,屢勸弗聽,真的,未幾竟然脫體,全部復元,由此觀之,佛菩薩的靈感,實在是不可思議的,現內子薙髮出家為尼業經年餘了,法名本慈,在當他匿身寺廟尚未落髮前,蓋我膝下猶虛,唯有與他相依為命,所以求他返家溫聚,同時拜託戚友奉勸,終難挽回,但渠為避免我時來打擾,復遁跡他寺,嗣經友人通知,我往見時,他已尼姑模樣了,斯時我肝腸寸斷,痛不欲生,後由該寺法師勸慰,悽涼之忱離開,是時我已退休,終日鬱鬱家下,實非筆楮所能形容也。而我孽重,仍混跡人群之中浮沉,始至本年農曆三月間,方到台中市慈明寺,幸常接近寺內各法師及大德等,每日蒙受佛法薰陶,頓開茅塞,始知佛教偉大,佛法無邊,從佛法的立場,諦察人生,結論是一「苦」字。憶起當時本慈師之出家,而在今日言之,誠乃智慧之善舉的,以前我雖有拜佛,但與寺廟來往,可說非常鮮少,茲既有機會能親近善知識聞法學道真理的良機,真是光明大道,把握時機,絕不肯輕易錯失的,今後希冀我們同參者,放下一切惡緣,共同修證,同登極樂國土,是所厚望焉。
  不慧學人 黃宗凱於民國六十二年八月識于台中慈明寺
  後記
  最後我以無限至誠之心感謝地藏菩薩對我冥冥中的鼓勵、扶持與援助,數年來的靈感記錄,因為數過多,無法詳記,這裡僅僅舉出幾篇聊表對菩薩浩瀚大恩的報答。並且也望藉著自己所體驗之法能廣及大眾,助人利世!可惜,我不過是個在家佛弟子,畢竟所知有限,能力微薄,雖然現在仍有許多人要求我為他們誦經解難,但俗事太多,家務繁重,往往不能如願。只得忙碌之餘,抽空念佛誦讀,藉自修迴向於諸惡道之眾生,如有辜負大家的地方還希望能多多原諒,更盼望大家能深究大乘經義,自己虔誠\誦讀,祗要居心虔誠,用功得深,必有莫大感應。假如有人實在為了環境阻礙,不能如願時,可恭請出家法師誦讀,那麼無疑地,必能消災轉福的。
  民國六十年辛亥冬月三寶弟子 林慈超謹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