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大威德怖畏金刚藏地传承源流略述

作者:不详

  大威德怖畏金刚藏地传承源流略述
  第一节 阎摩德迦法的传入及影响

  一、阎摩德迦法的译传

  阎摩德迦是西藏密教供奉的主要本尊之一。根据藏文资料,阎摩德迦法最早传人西藏是在公元七世纪,松赞干布在帕翁卡宫中修炼此法,著述《阎摩德迦修行法》。按照阎摩德迦法产生的时间推测,这时候阎摩德迦经续尚未大量出现,所以传人吐蕃的也只能是有关它的一些咒语、仪轨和修持方法。《青史》记载:

  “普遍传称依于藏王(松赞干布)语教而来的密法教授,而出有许多修阎曼德迦等法的成就者,直到而今虽禾得见依此法的教师所著的释本,然而部分修法的笔录文字仍然存在。”

  八世纪中叶,桑耶寺建成后,在寂护、莲花生、佛密、无垢友等一批印度学僧的帮助下开辟译场,建立修行院,译出《阎摩德迦尊胜续》、《六面童子续》和《幻网经》等密籍。当时,译传阎摩德迦法的人是努钦·桑杰益希。《教派源流综述》记载:‘㈥^黎莲花生为他授八大教授的灌顶,传授妙吉祥阎摩德迦法。他几度尼泊尔,依止印、藏十一位上师和四位智者学习经典,译出多部阎摩德迦经续。”(《教派源流综述》,白玛根桑著,四川民族出版社,1987年,第61页。)赤德祖赞赛那累时期,对所译密籍进行校订。

  赤热巴巾即位后,禁止无上瑜伽部经典流行,一些修行者慑于禁令从公开修炼转向秘密修炼。为了避免意外,许多密典都是秘密翻译的,译后记上也抹去译者姓名。甚至藏族译师在自己翻译的密典后面署上印度某论师的名字和跋,造成混乱。

  后弘期初期,阎摩德迦方面的经续和释论大量译传进来,并产生影响。多罗那他的《续主阎摩德迦教史一奇异信解》记载,和卓弥·释迦益希同时代的香觉珠·喜饶喇嘛翻译了《阎摩德迦黑续》、《大威德七品续》和拉勒达巴阁(游戏金刚)著的《阎摩德迦黑敌曼荼罗仪轨阎摩德迦生源》、《吉祥金刚大威德修行法》、《吉祥金刚大威德朵玛仪轨》;提婆阿迦罗旃陀罗(天尊月)著的《黑阎摩德迦六面童子轮修行法》;小不空金刚阿阇黎著的《大威德七息论》等,把黑敌、六面童子和大威德的灌顶、教授介绍进来;重点讲授《黑敌》的口诀和修行方法。

  不久,纳措·次程嘉哇译传《克制死敌黑色大威德续》十八品,又称《一切如来身语意黑色阎摩德迦续》和阿阇黎吉祥持的《黑敌阎摩德迦续十八品释吉祥阎摩德迦续释难俱生光明论》、《黑阎摩德迦修行法成就词句光明论》和《黑阎摩德迦曼荼罗修行法》;阿阇黎无垢护的《黑阎摩德迦修行摄法四百五十种论》等。绒索·曲桑在班智达祥友的指导下,译出《黑阎摩德迦续释难智慧明灯》,不空金刚的《吉祥金刚大威德修行法》、《羯摩仪轨菩萨摄论》等,重译《克制死敌黑色大威德续》和《七品续》。从娘译师开始,所译密籍后面署有译者的翻译后记,注明了典籍的内容、作者和翻译过程,他翻译了三部黑续和吉祥持的一部分释论。洛嘉·喜饶孜校订了纳措翻译的《黑续》,并进行解释。《青史》记载:

  “能怖金刚法类:由阿底峡尊者讲授给纳措译师,并译出《能怖金刚续》和《能怖金刚续释俱生光明论》等教典。又,纳措译师复在纳波荡扯多杰誓句金刚座前听受此法。后来荡扯多杰去到前后藏讲授“能怖金刚法类”,从此获得广大的传播。”

  后来,热·多杰扎重译《黑色大威德轮成就一切业六面童子续》和《吉祥金刚大威德成就续七品续》以及妙吉祥金刚的《吉祥金刚大威德修行法》,阿闶黎宝生寂的《金刚大威德资粮轮》,妙吉祥的《金刚大威德一面二臂修行法》,不空金刚著的《金刚大威德护摩仪轨》等,校订香译师翻译的《七品续》。与热译师同时代的桑噶尔译师和布仁巴·穷波曲宗也翻译了《克制死敌黑色大威德续》和《七品续》。他们之后,译传阎摩德迦法的有哇日译师、班觉译师洛追扎。这时,大威德黑续法已经在尼泊尔十分盛行。从我们接触到的资料看,西藏译传黑敌阎摩德迦教法的有香、纳措、洛嘉、茹巴、年、热、娘、桑噶尔等七大译师;译传《七品续》的有觉珠.喜饶喇嘛、结觉、绒索、库顿艾珠、热译师、哇日译师、玛译师、班智达遍吉祥等。后来,吉绒·阿旺对他们的译本感到不满意进行重译。各译师的翻译风格不同,香译师的译文为散文体(长行),热译本为颂体,也有长行和颂体结合的,由于各人奉行的传承不同形成了不同的学派。

  二、阎摩德迦法的流派

  1、阎摩德迦黑续法的派系

  黑敌大威德法在印度有三大七小派,西藏共有九派,其中主要222六派。香派由香觉珠·喜饶喇嘛建立,印度传承追溯到阿阁黎佛智足,他传燃灯贤;燃灯贤传游戏金刚。香派认为,黑阎摩德迦方面的三部经续实际由游戏金刚从邬仗那请出弘传,他著《阎摩德迦生源曼荼罗仪轨》和《九尊大威德修行法》等,传给叟薮缕波(施乐足)。叟薮缕波至香觉珠之间的师承是赛那巴上师、阿波梨那巴、法成,此人即是超岩寺六贤门之一‘的语自在称,他传南印度的班智达提婆阿伽罗旃陀罗(天尊月)。提婆阿伽罗旃陀罗(天尊月)不但精通大威德密法,而且在时轮、胜乐方面很成就。

  香觉珠·喜饶喇嘛早年在钦浦的一所宁玛派寺院里从珀东派的释迦多杰学习因明,修炼瑜伽法。不久,前往尼泊尔留学两年,主攻语言学,然后去印度的摩揭陀,在语自在称座前学习集密和时轮密法,钻研大威德黑续法。在邀请语自在称进藏途经尼泊尔时遇到了盗匪,经过一繁舌战才幸免于难。返藏后大部分时间住在达孜的普摩切寺翻译经典,先后从来藏的印、尼班智达天王、不空金刚和邬仗那轨范师智藏学习《妙吉祥名称正说经》、幻轮法口诀和大手印、明点等圆满次第教授,在几位班智达的帮助下校订了译经,把主要精力放在对大威德法的修炼方面。晚年,在章、蔡、惹等地创建了几座寺院,前来求学者很多,其中有后藏人,前藏人,也有来自康区的。香译师去世后弟子们各据一方,分裂成七、八派。

  恰译师·索南坚参继承了香译师的法位,传格敦桑波、法狮子、阁纳迦巴、罗陀纳格都四人,格敦桑波被称为“拉杰桑波”,他继承了恰译师的衣钵,完成了师傅在世时开始修建的仲拉绛杰寺康,开设讲授金刚界和妙吉祥曼荼罗等密法之规。他有五位弟子,其中继承法位的是多杰孜摩,他传结察沃钦;结察沃钦传香·无忧吉祥,其侄子香·绛曲仁青承嗣法位。喜饶多杰和喜饶窘乃兄弟二人从绛曲仁青学习,他俩的弟子香·仁青沃色建喀尔阿寺。

  香译师之子法狮子传出的一派被称为香·本达巴派,传至香·南觉苏之子香顿·周扎坚参时,正值西藏地方各势力相互争夺权利,他隐居隆·喀尔阿和章蔡等寺院讲授大威德黑续的灌顶教授和注释、口诀教授,使大威德黑续法发扬光大。他把法位传授给香·仁青坚参。

  香派主传大威德四十九尊曼荼罗教授,香译师之后分成上派下派,因此所奉师承也不同。一种传承如上所述,另一种传承是狮子贤传佛智;佛智在那烂陀寺注解《宝生鬘》之后,赴邬仗那从游戏金刚学习大威德黑续法,获得“鸠尼陀(gunetu)”称号。这一派虽然没有留下系统解释大威德黑续的论著,零散著述较多,其中注释《七品续》的有几种;修行法方面有《四十九尊大威德修行法》、《手相曼荼罗论》等。多杰孜摩著《广释》;藏塘·沃波著《念修近修羯摩口诀殊胜论》;香·仁青坚参著《佛界光明总义》解释《阎摩德迦生源》。

  热派主传八起尸法和大威德十三尊曼茶罗法。热译师和哇日译师从燃灯佛护学过法,桑噶尔译师在他的指导下译出了《瑜伽下部释》。

  热·多杰扎,乳名“欧察窘乃。”1016年12月初10日生于今西藏聂拉木,六岁时,父亲开始教他认识藏文字母,经过两年的苦学基本上掌握了藏文的几种字体和梵文的蓝扎、乌尔都两种字体,以及印度、尼泊尔的其它文字;学会了工艺技术,更名“喜饶窘乃(慧源)。”九岁时,父亲传授金刚橛灌顶及其释论;十一岁,由父亲作主娶觉姆格玛嘉为妻,不久因两人不合离婚,秉承父教,专心修习佛智论师系统的集密、喜金刚等密法。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了准备赴印度的一位持律师,作为他的随从来到尼泊尔,从燃灯佛护和般若强敦(智慧慧断手)两位上师受得金刚大威德灌顶,潜心修炼一年,回藏后上书阿里王自在军,求得黄金和佛教器皿,译传大威德教法。不久,第二次赴尼泊尔深造,作了十五年的仁青蔡寺(宝贝园)的比丘僧,接触了多位印度和尼泊尔的班智达,学习《胜乐根本续》、《桑布扎续》、《瑜伽母普行续》、《咽噜迦现证菩提》、《金刚空行母续》及鲁俄巴的胜乐五论、黑阎摩德迦六论、《四百五十种曼荼罗仪轨本释》、《修行明义》等。当时,他从尼泊尔派人向阿里王自在军求助,把得到的黄金一部分作为学费献给上师,其余部分作为路费前往印度的摩揭陀参观金刚座、毗讫罗摩尸罗寺、欧丹富多梨寺和那烂陀寺等。据载,那时候那烂陀寺没有僧人。究竟那烂陀寺当时的情况怎样,我们无从知道,可以肯定这时印度佛教在伊斯兰军的打击下很不景气,寺院面临毁焚。另外,超岩寺等建成后夺那烂陀寺最高学府的地位,僧人纷纷改修密法,投奔其他寺院,那烂陀寺因此开始走下坡路,十一世纪以后荒芜。

  热译师在摩揭陀向一位论师学习六个月,解决了许多难题。也有史书记载,热译师在印度的毗舍离城拜见了班智达曼殊林巴;在那烂陀寺受沙弥、比丘两戒,取名“金刚称”,并从该寺住持学习《因明七论》、《慈氏五论》及经藏和对法;向阿阁黎宝生寂求授律学;从两位明杜鹃学习中观教理。然后,跟随曼殊林巴返回尼泊尔,驻锡曼殊林寺达六年之久,学习《胜乐根本续》和其他论师有关这方面的论著,比较系统地掌握了因明学、中观学、唯识学和大威德、集密、胜乐等密法。返回西藏后,先于阿里的布仁和雅泽(yartse)两地活动,后来回到拉堆的拉玛地方,当地人回想起他当年念咒施法残害生灵的情景,没有一人敢去从学,处境十分窘迫。在这种情况下,他离开拉玛云游各地,在桑耶寺和大昭寺生活了几年,最后用弟子上供的财物修建了朗域伏魔寺。六十一岁时,请来尼泊尔的曼殊巴上师,一起在前后藏、山南、聂拉木、恰尔、洛等地传法,译出经、律、论典籍多部。曼殊林巴在西藏居住了七年(又说为五年),离开西藏时,热译师提供黄金千两作路费,并亲自送行到尼泊尔边界。曼殊林巴逝世后,他又筹措黄金前后三
  十七次送到尼泊尔的曼殊林寺,供养生活在寺中的四百名僧人。热译师追悔前事,积极行善,凡对他有恩的上师都以黄金相报,为那烂陀、欧丹富多梨和毗讫罗摩尸罗等大寺院提供经费,以助兴佛教讲修事业。

  关于热译师的年龄,史书各有说法,有说享年一百一十岁的,也有说一百零八岁的。多罗那他认为,热译师迎请曼殊林巴时六十一岁,欧译师逝世后,他住内邬梅脱丹地方二十余年。

  热译师一生博学多采,乐善好事,前后四次赴印度、尼泊尔留学,足迹遍及西藏各地。在山南期间,他看到被焚毁的桑耶寺破烂不堪,只有一名管家守护空寺,十分痛心,于是筹措资金,派人砍伐沃喀林木从雅鲁藏布江运来,用了三年时间修复桑耶寺,召回了失散的僧人。之后,又筹资修缮南木林境内松赞干布时期修建的十二镇魔寺之一的藏章寺。“用绸缎、绵缎、甲胄、钱财、牛毛等资助俄莫(Ngunmig)、齐达尔(Byesdar)、居塘(kyusthang)、年措、章拉、恰尔嘉、热俄(Redngul)等后藏部分寺院和前藏的杰拉康(rsyalL hakhang)等,开展讲经活动,弘扬佛法”。资助来藏的印度、尼泊尔:学僧和西藏译师,功不可没,名垂青史。

  在学术方面,热译师显密兼通,善于辩论。卓弥、桑噶尔等著名 学者出于嫉妒,诽谤他不通佛法,只懂巫术咒语。他和玛尔巴的弟 子达玛多德曾有过一场激烈的学术辩论,结果达玛多德认服。热·喜饶坚参著的《热译师目录》记载,热译师的学术论著有四部,《七品续释难》、《阎摩德迦黑续释》和《口诀持滴》三种笔记合成一部;根据吉祥持的《黑敌修行法》和《水牛面修行法》,撰著了《十三尊大威德修行法如意库》和《主尊修行法无垢明论》;根据智慧断手的 《修行法三种》,撰写了《三面六臂大威德修行法三界罗刹》。论文有: 《异熟灌顶》、《道支寂静护摩论》等。后世学者认为,上述几部论著并非全部是他著的,根据吉祥持的《黑续修行法》、《曼荼罗仪轨》和《续部释难》撰写的三部论著只是概括其义,并未收进热译师的著作目录中。

  《现证五次第论》和《十三尊大威德曼荼罗仪轨》是热译师及其弟子共同完成的,后一部在贡却僧格时期遭火灾,由喜饶坚参补著的,被当作热派的传世著作收进《持咒师次程南杰全集》中。第一世嘉木央在《吉祥金刚大威德教法源流》中统计出了热译师的论著,有:

  《阎摩德迦黑续七品释》;《阎摩德迦黑续七品释难》;《口诀持滴》;《近修羯摩阎摩德迦合论》;《十三尊大威德修行法如意库》;《主尊修行法无垢明论》;《三面六臂大威德修行法宝义摄论》;《寂静护摩不共遍除论》;《佛尊护摩希望满论》;《灌顶护摩要点铁钩论》;《忿怒护摩调伏敌障论》;《一面二臂红色大威德放箭摄论》;《十三尊大威德曼荼罗仪轨》等。

  热译师临终前把法位传给侄子热·曲饶,他自幼从父习法,从叔父学习翻译。多杰扎去世后五年,他前往尼泊尔拜班智达遍吉祥为师,利用半年时间刻苦钻研时轮教法,独立译出《时轮根本略续》和《时轮根本略续无垢光疏》,请遍吉祥来藏传教,参观卫藏著名寺院。遍吉祥返回时,他提供黄金三百两,亲自送到吉隆,得到了回赠的时轮金刚铃尊者的著述和《般若八千颂》。后来,他留学印度,从师班智达婆耆奢罗崛多(Vagishavragupata),译出《三十七尊金刚亥母》和《咽噜迦现生论》、《亥母现生论》、《怙主现生论》,主攻时轮教法的同时,宏扬大威德黑续法。

  热.曲饶有两个儿子,长子热·益希僧格得到父亲的传授,驻锡绒.库隆的赛钦木城堡,由他传出的一派,称为“西热派”。益希僧格之子热.奔桑继承父祖们的全部传法,曾赴印度、尼泊尔深造,翻译了一些零散经文,从他传出的大威德法称为“祖传小派”。

  热.曲饶的次子是热·达摩僧格,长驻内邬梅脱丹。其孙喜饶坚参学得热.多杰扎所传的咒术和大威德三部黑续法,兼修时轮和金刚亥母法,被称为“东热派”。他把法位传给热’嘉喀尔哇(嘉.旺秋);旺秋的弟子嘉顿·贡噶尊哲驻锡康区的嘉塘麦隆定,曾几次前去大小金川和马尔康等地传法,承法弟子有云丹奔和桑结嘉,他们之后传承不断。

  大威德热派从热·喜饶僧格和热·奔桑开始分裂成两派,前者传绒巴·多杰坚参;绒巴传索南伦珠;索南伦珠传直贡贝增,叔侄相传。热·奔桑传洛嘉旺秋扎,他不但精通大威德黑续法,而且熟悉红续和时轮教法。东顿·喜饶贝继承其法位,被称为“东派”。他之后的师承依次是南喀曼兰、直贡·嘛呢迦、吉绒译师阿旺、素结贝哇、大成就者贡噶洛追、曲贝桑波、贡噶达哇、格瓦坚参等。格鲁派时期,热派所传的黑敌、六面童、十三尊大威德和八起尸等四种曼荼罗灌顶教授一直兴盛不衰,修学者很多。

  觉派主传十三尊大威德曼荼罗教授和八忿怒法。创始人喇嘛觉,亦叫“觉热邦巴”,或“巴操·多邦”,日喀则白朗人,早年学习因明、对法。十一世纪晚期,他从来藏的小不空金刚学习大威德黑续法,重视十三尊大威德灌顶教授,撰著《阎摩德迦黑续三品释》和《七品释》,大量引证大威德四十九尊修法,建立了大威德黑续法觉.派。萨迦八思巴根据他的著述,撰写了《四十九尊修行法息怒游戏论》。他有两个儿子和五位门徒,觉·绛曲贝继承了法钵。其再传弟子年·仁青丹巴是一位很有名的学者,他从觉赛康巴学得阎摩德迦黑续法,兼通集密教法,在巴操尼玛寺传讲四十九尊大威德教授和《黑续》、《六面童子续》等。据载,他生活了一百一十二岁,一百零八岁时摄收八思巴为徒,由于年老授经不便,八思巴改从其子年·欧尚学习大威德黑续法。欧尚之子年·曲结从父学习《黑续》,传给八大弟子宏扬,传至年顿·多杰扎巴时已历五代。

  这一派的主要论著有:《阎摩德迦七品续广释》、《三品广释》和《修法曼荼罗仪轨》等,是觉译师参照梵文本撰写成的。

  哇日派的建立者是哇日·仁青扎(1040—1111),后藏贡塘人,曾游学于印度的菩提伽耶寺,回藏后主持讲授《阎摩德迦黑续》、《六面童子续》中的十三尊大威德、轮痴金刚等教授以及父母加行的八起尸法。作为萨钦·贡噶娘波的上师,他在昆·贡却杰布去世后,萨钦年幼时,代理萨迦寺法座十年,请来了班智达小不空金刚。

  在大威德方面,他翻译的经论有:

  《能怖金刚难义释》,童子金刚著;《吉祥金刚大威德续略释》,金祥(sonashriv)著;《大威德续总论》,金刚成就著;《大威德灌顶分别论》,欢喜金刚著;《阎摩德迦黑续修行法》,须阁那跋陀罗(sudzanabhadra善慧贤)著。

  这一派在哇日译师的弟子达玛札之后传了三代就中断了,所奉印度师承基本和觉派相同,只不过在游戏金刚和妙吉祥友之间增加了大小两位妙吉祥称。

  宁派,由宁·云丹札所建,他曾与玛尔巴结伴留学印度,在尼泊尔从毗陵阿阁黎(biling)学习佛智所传的十三尊大威德、九尊大威德和集密教授,回藏传给多杰喇嘛;多杰喇嘛传贝勒;贝勒传扎巴贝,他们几人不但理论功底扎实,而且密法成就极高。扎巴贝传授嘉瓦拉囊巴。拉囊巴的弟子噶尔·达巴曲顶晚年创建了波密拉贡寺,摄徒传授大威德密法,获得“久赞噶尔派”(vjigs mdzad vgavlugs)的称号。之后,来到康区的洛堆弘传大威德法,是继东派和嘉派之后第三个在康区建立大威德教法讲授之规的派系,史称“康区噶尔(vgar 1ugs)、东派(1dongs lugs)、嘉派(rgya 1ugs)”。严格讲来,噶尔派属于宁派的一个支派,东派和嘉派属于热派的两个支系。

  玛派,是由玛·洛追札建立,主传《阎摩德迦七品续》和八起尸法。这一派的传承有两种,一种是佛智论师传那饶班钦;那饶班钦传给尼泊尔的旁塘巴钦波(phang thang);旁塘巴传洛嘉译师,玛觉译师从洛嘉学得传授萨迦派僧人。另一种是佛智论师把大威德口诀传授尼?自尔耶仁班智达胜月明。玛觉译师留学印度和尼泊尔期间,从耶仁班智达学习《阎摩德迦黑续》和疯狂羯摩轨范师的大威德教授,在尼泊尔传授旁塘巴钦波。玛觉译师回藏后传给萨钦·贡噶娘波;萨钦著作《阎摩德迦黑续七品释》,传给次子索南则摩和三子扎巴坚参,兄弟二人著《大威德颂》,传授萨班贡噶坚参,他著《大威德修法曼荼罗教授》,从此,结束了萨迦昆氏家族内部传承。

  萨班的弟子夏鲁巴。桑结贝桑著作《大威德修行法》、《大威德曼曼荼罗仪轨》、《大威德朵玛仪轨》和《吉祥仪轨》等,比较系统地阐释了:孺玛派所传大威德黑续法。

  穷波派,由穷波南觉建立。据《穷波南觉传》记述,穷波南觉在南印度游学期间,于懦萨罗寒林拜见了遍照护,当时遍照护正在草棚中向十位班智达讲经,穷波南觉有幸求得《集密》、《胜乐律仪十三尊》,五尊摩诃摩衍和十三尊大威德、五尊大威德的灌顶及加持法。这一派的印度传承有两种说法,一种是游戏金刚、莲足论师、小自在慧、不空金刚、遍照护;另一种是游戏金刚、莲足、小自在慧、吉祥持、不空金刚、遍照护。第二种传承中增加了吉祥持。《穷波南觉传》记载:“游戏金刚摄集幻轮真言之时,讲授十三尊大威德密法,成就师吉祥持著述十三尊大威德建立的过程,传其弟子金刚成就弘扬。自在慧等轨范师亦讲授此法”。

  班智达遍照护,南印度懦萨罗城苏摩补梨地方人,父亲萨阉那是一位土官,母亲叫做劫贤女。十二岁始从舅舅学习外道教法,后来游历印度的东西部,依止多位上师钻研“妙吉祥独雄”,“阿摩那斯”,喜金刚教授,兼通《般若》、《中观》和《集密》。他曾五次进藏在前后藏大部分地区传法,在澎域居住时间比较长,著述垛哈法,最后卒于温·岗喀。在藏弟子有达瓦沃色后藏的仁波且嘉察·仁青贡,前藏的香仁波且等。

  穷波南觉从印度回到西藏后在南木林、达纳、拉堆南北、芒域等地传讲大威德教法,弟子中获得成就的人很多。

  2.阎摩德迦红续法的译传

  《阎摩德迦红续》传人西藏的时间稍晚于《黑续》。在有关反映阎摩德迦历史的藏文典籍中记载,《红续》法最早传人西藏大概在玛·洛追扎死后五十年,即十二世纪。恰译师曲杰贝桑波曾游学印度,从金刚座菩提伽耶寺的妮迦楞伽论师学习红阎摩德迦五本尊灌顶法和口诀,译出上座师菩提藏的《红阎摩德迦轮光明摄论》和《红阎摩德迦轮真实性光明论》,首次把《红续》教法介绍到西藏。1204年,阿阇黎施戒跟随迦湿弥罗班智达释迦室利入藏在萨迦等地传法,译出吉祥持的《红色大威德三摩地仪轨》;毗卢波的《红色大威德修法》;毗哇巴的《红色大威德幻化轮鬘论》和他本人的《幻化轮仪轨》,传讲阎摩德迦红续五本尊法和红色十三尊大威德灌顶。继他之后二十余年,恰·曲杰贝从尼泊尔的罗婆陀罗跋陀罗(Raven—drabhadra)受红阎摩德迦五尊和十三尊灌顶,校订了恰·曲杰贝桑波翻译的经典,补译吉祥持的《红色大威德修法并曼荼罗仪轨》、《朵玛食子供仪轨》、《红色大威德供奉仪轨》;慧贤的《自我加持次第口诀红阎摩德迦现证论》;遍照护的《红阎摩德迦修行法》;毗哇巴的《红色大威德修行法》、《光明显现次第》;毗卢波的《供施朵玛食子仪轨》;勇王的《红色大威德修法》。同时,翻译了吉祥持《黑续》方面的论著。曲杰贝桑波的译文语言流畅,措词恰当,质量精到,堪称译经中的精品。

  这一时期,译传《红续》法的人还有洛布·喜饶仁青,他跟随恰·曲杰贝的上师班札巴学习,请来陀毗那(Davrbana)阿阁黎一起译出毗卢波的《红色阎摩德迦圆满次第极无戏论空性口诀》;无畏源隐的《红阎摩德迦圆满瑜伽论》;班智达陀毗那阿阇黎的《吉祥红阎摩德迦护空性论》;婆罗门吉祥持的《红色阎摩德迦加持次第成就转轮》,撰写了《大威德圆满次第教授广论》等。当时,洛布·喜饶仁青的最大愿望是翻译《阎摩德迦红续》,结果没有得到梵文原本就去世了,重任落在了雅隆·扎巴坚参的肩上。

  扎巴坚参和萨班·贡噶坚参同时代,早年就读于萨迦寺,后赴尼泊尔,在原尼泊尔的扬布城把《红色阎摩德迦续王十九品》翻译成藏文,至此《红续》方面的经论基本上翻译齐全。《青史》记载:

  “《红色阎摩德迦续十九品》系译师扎巴坚参和雄·洛追丹巴二人所译,但是没有听到有这部续的讲说之规。至于将红阎摩德迦作为本尊是恰·曲杰贝桑波、恰·曲杰贝和布顿仁波且等多人。另外,成就者达尔班及热·班第的弟子洛布译师·喜饶仁青在卫藏传播毗卢波所传红阎摩德迦口诀等。然而,未听说有陀毗那所传的《红色阎摩德迦续》的讲授”。(《青史》,廓诺·迅鲁伯著,四川民族出版社,1985年藏文版,上册,第460页。)

  可见,雅隆·扎巴坚参以前的几位译师主要译传吉祥持、毗卢波、毗哇巴等人的《红续》释著,扎巴坚参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位翻l译《阎摩德迦红续》的人。

  由于每个人的翻译风格,所奉阿阇黎不同,以及翻译的论著相j异,形成《红续》方面的雅隆派、恰派、雅德派、洛布派和雄派等。恰·曲杰贝桑波一派主要传讲灌顶教授,被萨迦派划归雅隆派,根据他的翻译特点和所译传的教典,完全可以自立一派。

  恰派,由恰·曲杰贝建立,主要传授红阎摩德迦五尊和十三尊灌顶教授。

  雅德派,据萨迦·三木旦嘉措的《吉祥阎摩德迦正法源流格言妙吉祥法普明月》记载,由雅德·索南桑波建立,他从迦湿弥罗班智达释迦室利的弟子施戒受红阎摩德迦五本尊灌顶,得到真传,译出护轮的《护轮鬘光明论》和《十三尊大威德灌顶仪轨金刚鬘》等。他之后中断了传承。

  西藏密教传授的大威德灌顶主要有:大威德胜魔四灌顶、大威德独雄不共随许灌顶、大威德胜魔灌顶、大威德八起尸灌顶、四十九尊大威德灌顶、十三尊黑阎摩德迦灌顶、十三尊红阎摩德迦四灌顶、大威德集咒随许灌顶、金刚大威德十三尊灌顶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