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我与灵悟法师

作者:张长兴

  我与灵悟法师
  张长兴 

  1997年8月。盛夏。在张家界旅游区的火车上。酷热、嘈杂、烦闷……
  火车上推销报刊的走来,我信手抓来一本《文学天地》,只见封面赫然——“记新中立第一个踏入佛门的青年作家。古刹深深掩僧。”
  作家,我佩服;青年作家,我神往;青年作家遁入佛门,我突兀!我马上记起解放前的大作家李叔同,竟入佛刹,闻名的弘一大师……
  中历史上的许多文,往往与佛有缘。苏东坡、曹雪芹便是。儒教让他们入世进取;当现实容不了他们时,恰恰是清静的佛刹给了我们一方心灵的净土。因此,被滚滚红尘扰烦了的我,也不时与寺僧为伍,和经卷作伴。
  改变行程,往夹山寺,拜访灵悟,结个善缘,岂不善哉?
  夹山寺又叫夹山灵泉禅院,建于公元875年。庭院深深,金碧辉煌,肃穆庄严。大量资料表明,明末农民起义领袖李自兵败九宫山后,即来此寺削发为僧,号奉天玉和尚!二年前,江泽民总书记来此考察;随后,务委员李铁映挥毫亲题的“寺古追唐宋,林深隐帝群”的大门对联,更是增添了神圣。
  我扑进里面,直找灵悟!
  灵悟偏偏不在!
  接待我的是蕉岭老乡、来此出家的居士郭铭标。他是个看破红尘的年青。他告诉我,灵悟刚往潮州开元寺的岭东佛学院深造了……
  惆怅啊,惆怅!慕名而来,千里万里而失之交臂……
  郭居士送给我一本灵悟的散文集《戴斗笠的少年》。一翻阅,的确不简单!一位出道的年青作家,贾平凹为其题写书名,王蒙作前言,湖南作协老主席未央作序。再读下去,恰恰是名符其实,并非名家过誉。灵悟原名陈维,石门。父是革命,却于1962年的困难时期被抛到穷乡僻壤。他出生之后,便在生死线上挣扎。这书,是他在死亡线上的搏命的实录。据实描绘,无遮无掩;也没有套语,更无大话假话。一切那么率直,一切那么天然。的确是“敢于直面惨淡的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他与我,都是赤脚少年!他与我,有大多的相同与相似!他与我,既喜佛,又抓笔杆!难道、难道我们是前生有缘?!
  ……
  一年之后,我在宁中中学的家里,甚至寂寞。突然“铃、铃、铃——”电话响起!
  “我是灵悟,灵悟!湖南,夹山寺!”
  “啊——你好!我的灵悟法师!”
  有缘千里一线牵啊!大作家,大法师,竟然打长途主动问候一个素未谋面的芸芸众生。我可是诚惶诚恐、受宠若惊啊!
  他告诉我,已从岭东佛学院毕业,回到石门夹山寺。他主编佛刊《吉祥草》,会给我寄来。他还说,在出家前出版了《戴斗笠的少年》及长篇小说《天杀的爱》;如今即将出版长篇报告文学《虚云长老》……
  虚云长老,活了一百二十岁,他曾和光绪帝、慈禧太后一起逃难,曾和孙中山、袁世凯、蒋介石打过交道,警告过杀魔王戴笠。他曾在凶猛的军前护百姓。他曾被周恩来接见与关怀,他曾是中佛教会的创始之一;尽管如此,周总理保不了他,西天的如来诸佛也许还要他再历劫:结果,还是被划为“漏网右派”!
  “坐阅五帝四朝不觉沧桑几度;受尽九磨十难了知世事无常。”此乃虚云长老自书对联。我看,灵悟法师遁入空门后,潜心修行,精思附会,从自己于红尘中之苦难,从虚云长老之经历;同时,他也不能不熟知弘一大师之遭遇;再加上他天生灵悟,我想,西天如来之佛光,南海观世音之慈悲,已在灵悟心中扎根。悲天悯天,普济众生,苦海茫茫,回是岸。那佛光四射的虚云长老,分明在灵山上导行灵悟,分明是灵悟的楷模与偶像。他写虚云长老,是弘扬佛法;而灵悟,一边出书,一边苦行僧,一边捐资希望工程。这,分明在效法长老,要做虚云长老第二!这,何等崇高而伟大!
  孙中山先生云,佛学是智慧之学。佛家有大千、中千、小千世界之说,其视野包涵了整个宇宙。宇宙源于一百多亿年的大爆炸,也总有一天归于毁灭。按马列的说法是某事物的终结——死亡;按佛家的说法则是“空”。既然如此,世界之末绝不存在美好的终极,一切生、社会的美好终化为乌有;我们也不可能奋斗出最美好的终极的未来。
  但是,从类产生到宇宙末,少说还有几十亿年之漫漫岁月。为了在这漫长之中类社会能有序前进,伟总得总结出学说来指引众生。其中,生的价值自然是传统话题与众生的自我关注。按马列学说,应无我、无私,把一切奉献给共产主义,的价值才最高与永恒。但是,许多众生文化低,未具科学脑,同时也很难达到如此高的“无偿”境界。因此,不是谁都愿意奉行的。
  让我们再来观佛学之说法,其因果报应、色空之说,“机智”地向一般文化乃至无文化的俗介绍了世界的本源及其“有偿”从善的好处——未来可以获回报,来世可以佛“极乐”之回报;既可回报自我,也可回报活着的、乃至死去的亲。而且,自禅宗六祖惠能之后,修行从善方式更为简易;简直是随时随时可行也。既然如此,不论是发达家,还是贫困家,信奉包括佛学在内的各种教派,才会遍及世界任何角落。
  我信奉科学,坚信如今整个宇宙的物质世界,也坚信生仅一次之说;但是,在“劝善”、做好,在让芸芸众生心理平衡方面,在稳定社会,维持社会有序运转方面。“马说”与“佛学”又找到契合点了!既然如此,我与远在湖南深山夹山古寺中的遁入空门的新中第一位作家灵悟法师,自然了志同道合的同志。
  老实说,在许多之后,在我读了许多书之后,我便十分佩服中的老子、外的释迦牟尼、耶稣基督。他们本是芸芸一众生;然而,正是他们的悲天悯,正是他们上刀山,下火海,被钉死在十字架的奉献精神,才有了他们伟大的创举,伟大的形象,永恒的震撼,被们超时空地顶膜拜。在稳定社会,平衡心态,让好好好活下去,让坏有所收敛等方面作出了永恒的贡献。步其之后虚云长老如此,步虚云长老之后的灵悟法师,亦如此……
  我细读灵悟法师之著作,细读其编撰的《吉祥草》,其佛香缕缕,佛光缕缕。其幽香阵阵,光华灿烂,来自湖南的夹山寺,来自李自兵败后出家的灵泉禅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