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尼泊尔朝圣之旅

作者:觉醒法师   尼泊尔朝圣之旅
  觉 醒
  2004 年 11 月,应尼泊尔政府邀请,在中国佛教协会和有关部门的安排下,我有幸率 “中国佛教赴尼泊尔访问代表团”出席了在蓝毗尼召开的“第二届世界佛教大会”,代表团一行九人,除我以外,还有国家宗教局副局长杨同祥先生,北京的那仑 ? 向巴昂翁活佛,上海玉佛寺的慧禅法师,国家宗教局的褚有奇先生和刘威先生,中国佛协的张开勤先生、王立先生和赵磊女士。杨同祥副局长担任团部顾问,那仑 ? 向巴昂翁活佛任副团长。随同代表团一起赴尼的还有“上海佛教信众赴尼泊尔随喜访问团”。尼泊尔驻上海领事馆的施小姐担任随团翻译。
  11 月 28 日下午我们搭乘尼泊尔航空公司 RA412 次航班从浦东国际机场离沪赴尼,飞机飞行 6 小时 15 分钟,于当地时间 20 : 15 时抵达加德满都机场。刚下飞机,我们就受到了尼泊尔方面的热情欢迎。当晚,代表团下榻于“牦牛宾馆”,随喜团成员则下榻于邻近的“凯悦宾馆”。
  加德满都地处尼泊尔中部,周遭皆山,中间是一个较为平坦的盆地,飞机要穿越重叠、高耸的山峦才能到达。该市人口 200 万,面积 625 平方公里,是尼泊尔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现在的尼泊尔沙河王朝从 1768 年起在这里建都。
  根据行程安排, 11 月 29 日的上午,我们参观了南亚最大的“博达哈大佛塔”和“斯旺那布”佛教寺庙,两处景点都属于联合国认定的“人类文化遗产”,很值得参观。
  “博达哈大佛塔”类似藏传佛教的白塔,高耸雄壮的佛塔,令人油然而生敬仰之情。围着圆形白塔形成了一个圆周形的街道,满是商家店铺,十分热闹。街道的所有行人都是按照顺时针方向行走,没有逆向行走的情况。这到底是一种风俗习惯呢?抑或是一种宗教礼仪呢?问询了尼泊尔当地的导游苏丹先生,他的回答也很含糊,好象是说两者兼有吧。
  “斯旺那布”佛教寺庙建筑在一座山丘上,离开市区有一段路程。据说从山下到山顶有三百六十级台阶,估计拾级而上得花不少气力。按照众人的意愿,我们驱车盘旋而上。山顶满是佛塔、佛像和宗教建筑,站立山顶还可以鸟瞰加德满都的市区街景。
  11 月 29 日下午 4 点多,我们乘坐尼泊尔国内航空公司的飞机前往蓝毗尼。飞机航行了大约 40 分钟,傍晚时分抵达蓝毗尼机场。在“第二届世界佛教大会”会务机构的安排下,我们在机场受到了有组织的欢迎,先期到达的“上海信众随喜团”也特地赶到机场加入了欢迎的行列,场面颇为热烈。由于蓝毗尼所在的百乐候瓦地区的治安情况较为紧张,据说附近的反政府游击队有武装袭击的可能,所以我们前往宾馆的车队是在荷枪实弹的军车和装甲车护送下上路的。当晚代表团下榻在蓝毗尼的水晶宾馆,本来计划和住宿于“桑塔奴宾馆”的“信众随喜团”的成员在水晶宾馆聚上一聚,但由于当地实行宵禁而作罢。
  翌日上午,代表团和随喜团的全体人员驱车前往大会会场。会场设在蓝毗尼花园的旁边,是临时用布蓬在空地上搭建起来的。我们与各国的代表团先后在会务处做了注册登记,领取会议证件及文件,接着在会务人员的安排下,依次进入会场。当天上午的会议实际上是一次预备会议,国家宗教局杨同祥副局长于主席台就座。蓝毗尼发展基金会秘书长首先致欢迎词,尼泊尔文化、旅游、民航部部长接着致词,并介绍了此次会议的议题内容。下午的会议安排是自由讨论,各国的佛教代表团起草发言报告。
  12 月 1 日上午举行了“第二届世界佛教大会”的开幕式。会场设在蓝毗尼花园附近的另外一块空地上,也是临时搭建的会场,除主席台和观礼席有蓬布遮盖外,会场完全是露天的。不过在佛教教旗、各色彩旗和鲜花盆景的装饰下,整个会场洋溢着十分欢快的气氛。使人印象深刻的还有会场的安全保卫工作,武装的警察和军人遍布会场四周,几乎可以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来形容。
  大约 10 : 30 时,尼泊尔国王贾南德拉陛下偕同夫人在政府官员和保安人员的簇拥下,来到会场。会场上顿时鼓乐齐鸣,气氛热烈,礼仪小姐敬献花环,记者奔前跑后地拍摄。待国王夫妇落座后,主持人宣布“第二届世界佛教大会”正式开幕,各国高僧相继致辞。我因为是这次“中国佛教赴尼泊尔访问代表团”团长,所以排座于主席台,并在会上代表“中国佛教赴尼泊尔访问代表团”作了发言。我在发言中首先感谢尼泊尔国王和政府对此次会议的精心组织和周到安排,使我们各国佛教界能够共同聚会在佛祖的诞生圣地,对佛教的教义和作用展开相互讨论和彼此交流;接着对此次大会的和平主旨进行了赞颂,表示了中国佛教界积极响应和全力支持的态度;同时希望进一步加强各国佛教界之间的友好往来,充分发挥佛教对世界和平、人类文化和社会进步的积极作用;最后希望中尼佛教界增进合作,加强往来,为弘扬佛教、缔结和平世界而共同努力。会议期间,我还代表“中国佛教赴尼泊尔访问代表团”向贾南德拉国王陛下敬赠了礼品。
  是日下午,代表团和随喜团一行参访了中华寺。中华寺是中国佛教协会应尼泊尔政府的请求,于 1999 年帮助尼泊尔无偿建造的佛教寺院,双方原本约定寺院竣工后由尼泊尔方面管理,但是正式竣工后,尼泊尔方面又表示在管理上有困难,所以中华寺仍由中国佛协管理。中华寺的现任方丈玄中法师,原来是上海南汇县佛协会长,是上海佛学院第四届毕业僧。热心的玄中法师为我们这次访问活动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在蓝毗尼期间,他几乎是鞍前马后、形影不离,又是介绍,又是照料,颇使我们感受到“他乡遇故人”的亲切。玄中法师在向我们介绍了中华寺的情况后,还盛情安排了素食自助晚餐。值得一提的是,中华寺一共只有五个法师,平时吃饭也是雇用尼泊尔当地的工人照料的,根本就没有能力做出可口像样的中国素餐。于是随行的“信众随喜团”的女士们自告奋勇地承担起了这个责任。一番短暂的忙碌,摆放出来的自助晚餐倒也像模像样,有菜有汤有冷盘。屈指一数,各色菜肴竞然也有十二个之多,理所当然地受到了用餐的中国驻尼泊尔大使、国家宗教局和中国佛协领导的交口称赞,他们觉得,即便是玉佛寺的信徒,也具备如此应急的素质,不油得使人佩服之至。
  12 月 2 日上午的会议由尼泊尔首相杜巴先生主持。先是通过了大会起草、讨论的“联合宣言”,而后一些国家的高僧大德发表了佛学演讲,接着尼泊尔的文化、旅游、民航部副部长、蓝毗尼发展基金会副主席和各国代表团先后发言致辞,最后由尼泊尔政府内阁杜巴首相致感谢辞,大会至此宣告闭幕。
  午餐后,我们随即驱车前往迦毗罗卫国遗址,瞻仰了佛祖当年居住过的王国故地。走近遗址,到处可见是古木参天,庄严肃穆,气象神圣。据介绍,迦毗罗卫国遗址南北相距 550 米,东西相距 450 米,按当时的生产力来衡量,也算是了不起的规模了。我们站在出土的西门、东门的遗址前,默默体念佛祖的慈悲心怀和伟大品格,不免使人肃然起敬,流连忘返。在导游的陪同指引下,我们接着又瞻仰了邻近的净饭王和摩耶夫人火化遗址。圆形的火化台是由红砖砌成的,分为大小两个。大的是净饭王的火化台,直径有 52 英尺,高 7.5 英尺;小的是摩耶夫人的火化台,直径有 26 英尺,高度约 4 英尺。
  据佛经记载,释迦牟尼出家成道后,周游列国,讲经弘法,以后又来到了故乡迦毗罗卫国。净饭王为了方便佛祖讲经弘法,特地建造了一处寺庙供他使用。紧接着我们又驱车前往瞻仰这处遗址。从遗址发掘的情况来看,当时的寺庙很有气派,规模也很大,石柱石阶上都刻有精美的花纹,一色的红砖古朴墩实,显得很不平常。当年由于佛祖离家出走,作为父亲的净饭王日夜思念,痛苦万分,所以他转告佛祖,日后接纳比丘僧众,务必征得本人父母的同意,以免造成父母子女间的分离伤痛,所以佛门从此有了僧人出家须经父母同意的规矩。
  我们最后顺途参拜的一处遗址是佛祖前身成佛的圣地,这里竖有著名的阿育王石柱,雕刻着的文字印证了释迦牟尼成佛的前身已经四度成佛,并且预言释迦牟尼佛涅槃以后将会有未来佛在此降生。
  瞻仰参拜完了四处遗址圣地后,天色已近黄昏。又乘车颠簸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方才回到了下榻的“水晶宾馆”。
  12 月 3 日,天色微熹。代表团、随喜团的法师、居士和中华寺的法师相约来到蓝毗尼花园,在摩耶夫人庙旁侧的阿育王石柱前举行了一次诵经活动。我们怀着虔诚的心情,在佛祖诞生的圣地如法如仪地念佛诵经,以表达我们对佛祖的无限崇敬之情。随后我们参观了蓝毗尼花园。
  蓝毗尼花园当初是佛祖释迦牟尼外公天臂城主须菩提的别宫,和迦毗罗卫国相邻。当时摩耶夫人怀孕临产前,依照时俗返回娘家待产,途经蓝毗尼花园休息时,生下了佛祖释迦牟尼。所以蓝毗尼花园从此成为佛教信徒神圣向往的地方。现在的蓝毗尼花园十分幽雅美丽,菩提树枝繁叶茂,高耸入云,遍地鲜花盛开,葱绿的草地显得自在熨贴,给人以悠然娴静的超然感受。
  12 月 3 日上午 11 时,我们告别了蓝毗尼,搭乘飞机又回到了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 12 月 4 日上午,我们拜访了尼泊尔佛教复兴党委员会总部。
  下午,我们乘了近一个小时的车,前去游览始建于 13 、 14 世纪的巴德岗杜巴广场 ( “杜巴”在尼泊尔语中是“王宫”的意思 ) 。巴德岗杜巴广场前车水马龙,人头攒动。高大气派的王家宫殿栉比鳞次,造型各异的寺院庙宇错落排列,商铺盈街,店家林立。其间的 55 窗宫、巴特萨拉女神庙、尼亚塔波拉塔更是艺术精湛、美奂绝伦,叫人瞻仰之余而赞叹不已。整个巴德岗杜巴广场就象是一幅瑰丽多姿的人文画卷,无愧于“露天博物馆”和“活的遗址”的称号和美誉,难怪导游苏丹先生在出发前的鼓动言词:不去巴德岗杜巴广场,就等于没来加德满都!
  当晚 23 : 45 时,我们乘机离开加德满都返回上海。
  这次有缘参访蓝毗尼圣地,是我一生难以忘怀的经历。在尼泊尔短暂的六天时间里,受益匪浅,感慨良多——
  历史悠悠,长河漫漫,佛光普照,世界祥和。二千五百余次的年轮更迭,佛教以耀眼炫目的光芒,照耀着印度、中国、东南亚乃至世界各地,在启迪昏蒙、开启智慧、指导人生、净化社会等方面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在佛教成功传播的背后,谁又能够忘记我们的祖庭——蓝毗尼园,这个当代佛教的复兴基地,世界佛教徒景仰朝拜的圣地。正如《印度圣境旅人书》所说:“蓝毗尼园或许是寂寞的,但是,也只有寂寞的蓝毗尼,才能保有其他圣地中少见的恬适静谧与清澈安详;包容人们在其中沉思异想;才能保护那位千年前忍受着阵阵剧痛的皇后,产下将为世间点燃明灯的圣者。” 蓝毗尼,在世界佛教徒的心目中有着无法替代的重要地位。
  历史跨入二十一世纪,人类文明前进的号角吹出了更为强劲的音符,科学昌明发达,技术突飞猛进,社会财富急剧增长,思想文化日趋自由。但是,人类文明的前进必然要付出相应沉重的代价。恐怖战争、地区磨擦、种族冲突、邪教肆虐、强权政治等现象,严重影响了人类健康发展的进程,极大地威胁着人类世界的安全与稳定。人类社会似乎开始进入了精神失衡与绝望时期。
  正当人类社会为此一筹莫展的时候,蓝毗尼,为我们送来了一缕和平的曙光。蓝毗尼,诞生了一位历史圣哲——释迦牟尼,他是我们的慈父和教祖,他是世间的大雄和觉者,他为世界奉献了自己的智慧,为人类社会提供了宝贵的人生财富;蓝毗尼,佛陀选择示现降生的圣地,为世界佛教徒提供了生活的指南和航标;蓝毗尼,更是世界佛教徒的永久性会场,始终致力于维护世界和平和人类的文明进步的会场。定于每年召开的佛教与世界和平大会,为凝聚世界佛教徒的力量,共同致力于世界和平的努力,提供了交流和研讨的平台,为世界佛教徒之间的友谊和国际社会的广泛团结,架设了一道亮丽的彩虹。这里,是人类团结、世界和平的大舞台,是世界和平的新曙光!
  人人渴望和平,个个向往幸福;世界呼唤慈爱,人类倡导平等。永恒的和平、不朽的安宁,是千百年来人类梦寐以求的美景。但是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和平不会凭空到来,也不会形成于一夜之间。未来的恒久和平,需要我们从心灵净化做起,踏实践行佛教的智慧、慈悲、平等、一体精神,以无私无畏的气概、以推己及人的胸襟,置身于社会洪流之中,自行化他、普度众生,从而集全社会之力,共同维护世界和平。
  愿佛陀精神永放光芒,愿蓝毗尼园日益年轻、永远圣洁,愿世界和平之花以蓝毗尼为根,绽放全球、开遍世界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