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元明清水陆画浅说(四)

作者:黄河

  元明清水陆画浅说(四) 

  (三)青海省西来寺也仍保存着一套明代后期的水陆画。西来寺位于乐都县碾伯镇东关街。寺院原山门西山墙上墨书的《佛门弟子杨蕃创建佛寺始末根缘记》记载:昔明万历三十四年丙午(1606)夏五月,蕃乘暑于佛堂幽静间,忽言客来,视之,乃山西省平阳府曲沃县善士杨士恩至。……我等施资铸铜佛一尊,……蕃云:……你有铸佛善心,我有修寺良缘,人生尘世,错过难逢,我等喜舍资材,选择善地一所,修缮佛殿一座,于内或铸塑三宝金像,尚若完工,有万世不没之境,是二人修因得果。……随即化众,捐资于个月间,…… 丁未年(1607)三月,融和起工烧造砖瓦,僧本寿、善士熊冻、柴时茂、杨遇贤带匠入山,采木运至工所。八月良辰,起盖大殿一座。此时恩即下山西,购买钉丝,诸色颜料缗金,取匠本寺,打造佛金。……庚戌年(1 61 0)三月,善士傅士荣下绛州取塑匠四人,三月起,八月完。辛亥年(1611)正月,居士杨遇贤下山东取画士四人,三月到,八月画完。……壬子年(1612)三月,普请西宁众僧,五月遍邀梵僧,人天百众,庆赞诸佛,阐扬教法,礼拜皇梁天子,雪罪宝忏,施食拯拔亡鬼。……大明万历四十二年(1614)岁次仲秋八月吉日谨志。功德弟子杨蕃、傅士荣、杨东贤……谨志。画士五戒第子潘桂叩题。

  依此,西来寺当创建于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落成于万历四十二年(1614)。寺藏绢质水陆画24幅,保存完好。其笔法细腻,色彩鲜明,人物生动。每一幅画的内容分为上、中、下三层,画中人物计有四空、三禅天众、天妃圣母、三皇上圣,往古王子王孙、四值功曹、往古王妃彩女,五湖龙王、风潮使者、家贤大帝、大小耗神、血胡大神,往古孝子顺孙、诸子百家、桥梁路倒孤鬼、五帝、地府药叉神、沿江诸庙之神等。此外,还有清烟饿鬼、车辗马踏鬼、虎咬蛇伤鬼、投河落井鬼、客死他乡鬼等。其中梁武帝问志公图中的《水陆缘起》文末有清康熙三十九年(1700)重裱的题记。

  从上述水陆画风格、人物造型和服饰衣纹看,应为明代中期作品,但它的绘制手法,继承了不少元代以来寺观壁画传统。元明时期的山西永乐宫、青龙寺等诸寺观壁画风格与此极为接近,这可能是因为流传粉本相同的缘故。根据《创建佛寺始末根缘记》的内容,可知西来寺的创始人之一,是山西平阳府曲沃县的杨士恩,在建寺过程中,请山西晋南绛州的塑匠4人和山东的画匠4人,该寺与山西晋南一带有密切关系,请晋南一带民间画工绘制水陆画的可能性也很大。

  (四)在甘肃省河西地区的古浪县、民乐县、山丹县、武威市博物馆等几处共藏水陆画486轴,分属佛、道两家,现将这批水陆画的有关情况简介如下:

  1、古浪县博物馆藏一堂水陆画42轴,绢画绢裱。第一次重裱时代为明代万历三十一年(1603)。第二次重裱于清代雍正六年(1728)。原绘时代可能在明代初期。原藏于古浪县泗水堡香林寺,建国初期由县文化馆接管,后来移交县博物馆。据本县老人传说,香林寺原有一堂水陆画72轴,20世纪初被某外国人骗走了30轴。仅为传说,尚无查证。

  2、民乐县博物馆藏水陆画两堂,共计112轴。其中一堂为60轴,绢画绢裱。原绘时代可能在明代嘉靖年间,来源不明。另一堂为52轴,布画绫边,其制作方法和唐卡相似。时代为清代康熙三十五年(1696)。原藏于民乐县洪水堡弥陀寺。这两堂水陆画建国初期由民乐县文化馆接管收藏,后来转交县博物馆。

  3、山丹县博物馆藏水陆画61轴。其中58轴,绢画绢裱,原绘时代为明代崇贞年间。清代咸丰年间重新装裱。原藏于山丹县大发塔寺。有两轴为布画绫边,原属民乐县存。1958年,山丹县与民乐县合并,但1962年分县时没有归还民乐县。还有一轴,绢

  画绢裱,是新西兰国际友人艾黎先生捐赠的。时代、来源不明。风格与古浪县的水陆画相似。

  4、武威市博物馆共藏水陆画270轴,可能有四堂,但有的不全。

  清代康熙五十九年(1720):一堂41轴,绢画绢裱,画师是本县杨先声等人。以佛教人物为主,保存较好。

  清代雍正四年(1726):一堂67轴,绢画绢裱,画师是本县杨先声。以道教人物为主,保存较好。  

  清代道光十年(1830):一堂73轴,版画彩绘,绫裱,画师是本县马僖、马倍。版画描金,描绘精致,保存较好。

  民国时期18轴,纸本纸裱,来源不清,水平较低,破损严重。

  版画墨拓式水陆画15轴,纸本纸裱,时代不明,保存完好。

  前四堂水陆画,可能原藏于武威县罗什寺、大云寺、海藏寺、玉皇庙,一时难以分清。这批水陆画建国前由武威县民众教育馆收藏,建国后由武威县文化馆接收。20世纪60 年代转交武威县文庙博物馆收藏。

  甘肃河西四县市博物馆所藏的水陆画,最早年代为明代中,晚期,最迟为民国时期。所有水陆画全为卷轴装,绘制装裱有绢绘绢裱,纸绘纸裱,布绘绫裱等形式。画芯一般高约120至150厘米,宽约70至90厘米。若计装裱尺寸,一般高约260厘米,宽约120厘米。来源有当地的画师、画匠所绘画的,也有从外地传来的(其中一堂明确标出由北京请去)。时代、来源、绘画者尚未全部搞清,尚待进一步调查考证。

  综观北京、山西、陕西、青海、甘肃5个地区的明、清水陆画,可以发现一些规制性内容,归纳有三:l、明代早期佛、菩萨都呈男相;2、明代中期及清代广泛流传的佛、菩萨、宾头罗尊者、面然鬼网、监斋鬼王、城隍、土地、韦驮、关公、监坛杨元帅为单幅画;罗汉与诸天分两幅或四幅画;明王有分两幅、五幅、十幅的。其余皆每幅上下3行,每行1至3组不等。3、一些水陆画具有皇家内府风格,特点是每幅人物以一两个为主体,其余辅以侍从等人。画面以五色祥云渲染,构图疏朗,用笔精细,幅数众多,比较精致。

  四、重绘水陆画缘起

  近代寺院做水陆法会时所用的水陆画,大多是民国以来江浙一带据法裕汇本所列画式:上堂10席、下堂13席,每席分左中右3张,共73张;看上去很齐整,摆起供来长短一致。细究起来除了画工粗俗不堪,使人生不了恭敬心以外,就内容而论,上堂第四、五、六席的人物形象非常雷同,若非有像赞提示根本无法区分。第八席没有天龙八部形象,在构图上也显杂乱无章,人物分不出主次。这堂水陆画除了张数和画式符合现今通行的水陆法会仪轨外,其它无可论之处。

  现在还有人以山西宝宁寺的水陆画和甘肃古浪的水陆画为底本,或临摹或影印进行复制,质量虽都优于江浙,但严重缺陷是不能符合现今通行之仪轨。此外只有文字内容而无画的也很多。我们简要举例如下:

  1、宝宁寺水陆画虽存世有136张之多,但以现今通行的水陆法会仪轨和画式对照看,宝宁寺存佛像9张,符合的仅3张,缺2章内容;第二席3张内容全缺;第三席宝宁寺所存10张菩萨在这里需以1张完成,另外2张内容缺;第四席3张内容全缺;第五席保你寺所存8张十六罗汉,在这需1张完成,另外2张内容缺;第六席3章内容全缺;第七席宝宁寺存1张,另外2张内容缺;第八席宝宁寺所存的23张画需合在  3张完成;第九席宝宁寺存1张,另外2张内容缺;第十席3张全缺;下堂第一席宝宁寺所存的19张内容需合补在3张完成,尚少三台华盖和灵应真君2组内容,第二席宝宁寺所存14张内容需合在2张完成,缺1张内容第三席宝宁寺所存9张内容需合在3张完成,缺孔子、孟子等五组人物形象,第四席宝宁寺所存4张内容需合在2张完成,另缺1张内容,第五席宝宁寺存1张,缺2张内容;第六席3张保宁寺存;第七席宝宁寺所存5张需合在3张完成;第八席3张宝宁寺全,只缺拔舌锯齿等3组内容;第九席宝宁寺存1张,另外2张内容缺;第十席以下内容全缺。

  2、甘肃古浪的42张水陆画:上堂第—席佛像存3张,多1张多宝佛,另2张内容与不需要的十二圆觉在一起;第二席3张全缺;第四席3张全缺;第五席缺1张半内容;第六席3张全缺;第七席存1组人物与下堂的合画,缺2张内容;第八席存6张;第九席3张全缺;第十席存1张,缺2张;下堂第一席分在9张之中,内容并非同一席;第二席至第九席基本完整,但内容都有缺失,席与席之间内容相互混杂,第十席3张全缺,第十一席存2张;以下全缺。这堂水陆画的最大问题是上下堂内容不分,席与席内容混杂,这是当时民间画工对仪轨内容不掌握所致,也是殿堂狭小的寺院敷衍法会所致。

  其他存世的水陆画都或多或少存在上述问题,此处不细述。要想画出一堂如法如仪的水陆画,不仅需要扎实的绘画功底、对传世的历代水陆画做大量收集和整理,还需对历代水陆仪轨的演变有充分的研究。

  作为水陆法会中必备的陈设水陆画,自唐以来不断发展,到明代已达巅峰。南、北水陆画多寡不一,没有定制,多者近二百幅,少者几十幅。从现存情况看,以一百二十幅左右者为多。在内容上有分有合,既无统一,亦难与仪规一一对应。虽到法裕汇刊仪规时,对水陆画订出明确张数和每幅画面的具体内容,但到目前为止,尚未发现一堂按此仪规所绘之全堂水陆画。历代所绘都已残缺不全,无法使用,且多数藏于博物馆。二百余年来,一直没有一堂能符合仪规的高水平水陆画。有鉴于此,承古斋画社依据现今寺院水陆法会通用的汇本仪规为规范,以现存最完整、出自明代内府、绘画水平最高的水陆画为粉本,参照清康熙二十六年内府画师所绘水陆画及甘肃、山西、河北等处的水陆壁画、

  卷轴画重新绘制了一堂76幅水陆画。绘制过程中修改了一些古代水陆画不合仪轨、不尽如法的地方,将最优秀的瑰宝继承下来,重现了明、清两代水陆画最高水平,参加绘制的都是当今一流名师,76幅画历时三年乃成,观者无不赞叹。

  (中国佛教文化信息中心提供  文/黄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