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佛陀涅槃及其舍利光照人间——庆祝佛诞二五四八周年纪念

作者:振为法师

  佛陀涅槃及其舍利光照人间——庆祝佛诞二五四八周年纪念

  ◎振为法师

  一、弘法、遗教、涅槃

  早在二千五百多年前,释迦牟尼在雪山修道大彻大悟。有一日,他离开伽耶山,布道传法,普度众生,转眼已是四十九年。在这漫长又短暂的四十九年里,佛陀共有弟子证得阿罗汉果的就有两千二百五十余人,讲经三百八十余次,度人无数。其中说《华严经》八十九天,说《阿含经》十二年,说《方等经》八年,说《般若经》二十二年,说《法华经》和《涅槃经》八年。这些均为法会的宣讲,至于四圣谛、十善业道、八正道、五蕴因缘、十二因缘、四无量心、三转十二法轮和八关齌戒等,几乎是他每天的教导。直到迈入老年,还常常外出说法,度化众生。

  有一次佛陀外出传教回到精舍,立即召集全部弟子,进行最后一次说法。完毕后,他严肃而深沉地说道:

  “弟子们,世上没有永久不灭的法身,然而却有千古长存的法门。我向你们郑重地宣告,三个月之后,我将于拘尸那迦罗城郊的娑罗双树下,进入最后涅槃。”

  众弟子听后大为惊骇,顿觉天旋地转,一个个痛哭流涕,悲恸万分。

  佛陀缓缓站起身,以安详慈悲的眼光望着众弟子谆谆告诫道:“你们不必悲伤,更不要流泪。天地万物人天卑尊,有生就有灭,有实相就有无常,谁也逃脱不了这个定律。有眷爱就有散失,有聚合必有分离,有欢乐必有痛楚。你们如果希望我的经律永驻人间,那么今后就要按我的教法而行。这样,我的法身和慧命就算永恒了。”

  不久,佛陀在弟子阿难的奉伴下,离开了精舍,向拘尸那迦罗城布道而去。

  当师徒二人来到拘尸那迦罗城郊外时,佛陀不幸身染重病,再也无力前行了。阿难便扶佛陀来到两棵娑罗树中间小息。

  佛陀陷于安详的沉默中。

  当月光普照山林大地的时候,佛陀吩咐阿难:“今天晚上我将要在此处涅槃,你就在这两棵娑罗树当中为我设座铺床吧……。”

  阿难听后,慌忙找了一个小童,去告知佛陀的弟子们……。

  诸弟子听到消息纷纷赶到这里,听了佛陀的教诲,泪如泉涌,慌忙跪拜祈祷。

  阿难擦着眼泪,跪拜在佛陀的跟前,泣不成声地问道:“圣明的佛陀,弟子有四事要问。”

  “擦干眼泪,起来讲吧。”佛陀依然安详地说。

  “一、请问佛陀,在您灭寂之后,我们以谁为师?二、以何安住?三、如何对待恶比丘?四、如何结集经典令人证信?以上四事请佛陀明示弟子。”阿难再次跪拜。

  佛陀听完,略微抬了抬头,慈祥地作答:

  “第一、以波罗提木叉(戒)为师;第二、以四念住处安住(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第三、恶比丘默摈;第四、一切经典,应在经首加‘如是我闻’令人证信。”

  佛陀说完,用右手做枕,吉祥侧卧。

  这时,夜深人静,月光如水,荡动飘逸的月光树影,闪闪烁烁地辉映着佛陀慈祥、安逸、温和的双目微闭的脸孔。

  “弟子们,”佛陀睁开眼睛,最后一次望着身前跪拜的弟子说:“我所要救度的众生皆已度尽,未度的众生,都已结下了得度的因缘。世人随教我的教法而行,就是我的法身常驻之地。我要进入常乐的涅槃了!”

  说罢,双眼安详地闭上,进入不生不灭的涅槃境界。?

  这是公元前四八五年二月十五日子夜时分。

  这一天,正是中国周穆王五十三年,申岁,二十五日平旦(公元前四八五年古历二月十五日黎明三时),据《周书异记》载,这一天的中国大地暴风突起,损舍折木,地动天阴,西方白虹十二道……太史扈多曰:“西方圣人灭矣!”此即涅槃之相也。

  一代佛祖释迦牟尼出生在娑罗树下,成佛在菩提树下,寂灭在娑罗树下。他的生与灭,都与树结下了不解之缘。

  伟大的佛祖涅槃了,若干年后、人们还在追忆设问他给这个凡尘滚滚、色欲横流的世界留下了甚么?

  佛祖在涅槃前对自已的言论教义,奉行的是不留只言片语,并言:“不可说,不可说。”当然,这句话的本意不是不说,或者是没有的说,而是他看到的太多了,要说的事情也太多了,有些事情祇能心领,无法传授。后来便有了“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俱……”后来,佛祖的言论被他的弟子整理成《大藏》、《阿含》、《本缘》、《般若》、《法华》、《华严》、《宝积》、《涅槃》、《大集》、《经集》、《密禅》、《密教》等一千四百六十部经典共四千二百五十卷本。其中既有禅功,也有秘法,从对人生博大精深的初探,到对生命大彻大悟的圆觉,从静观人生,到见性成佛,如同一盏不灭的智慧之灯,照亮了世世代代众生迷茫的航程。二千五百多年来,以他的教法经典,不知度化了多少众生。佛陀与东土众生因缘深厚,不仅留下了许多大、小乘经典,还留下了真身舍利,诸如“佛牙舍利”“佛指舍利”等等。

  二、历代王朝发现舍利事迹

  在中国的史书中。也有许多这类记载。《魏书.释老志》中有:一梵僧金盘盛水,投入舍利施法,盘中五色光起,从而感化了魏明帝。三国时天竺高僧康僧会,也以舍利为孙权表演了神异法术。

  佛书《法苑珠林》叙及:唐高宗显庆五年三月(公元六六○年),虔请法门寺佛指舍利入洛阳宫中奉养时,又有一西域僧人来到东都,呈献高宗佛之顶骨,其高五寸,阔四寸许,黄紫色。

  另外,据佛教史籍记录,佛陀涅槃后,有两颗佛牙留在世间,一颗传到斯里兰卡,一颗流传当时的乌苌国,后由乌苌又传至我国新疆和阗县(古称于阗)。五世纪中叶,南朝高僧法献去和阗后,把佛牙带到了萧齐首都建康。隋文帝攻取江南,天下归为一统,佛牙又被迎到长安。唐末五代,中原兵祸迭起,佛牙转入北汉国,后来又让辽的统治者得到。辽咸雍七年(公元一○七一年)八月,佛牙舍利奉藏于辽都燕京灵光寺中的招仙塔下。

  一九○○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灵光寺招仙塔被炮火击中,塌成一片瓦砾。寺内僧人在清理塔基时,才重新发现了盛放佛牙舍利的石函及舍利佛牙。函内套放一沉香木盒。佛牙即在其中,木盒上有“释迦牟尼佛灵牙舍利”字样及北汉天会七年四月题记。

  对灵光寺招仙塔,《辽史》曾有记载,立塔人为当时辽国宰相耶律仁先的母亲,这在塔顶石露盘铭记中也得到印证。

  三、佛牙舍利首次出国巡礼瞻仰

  建国后,佛牙舍利迎至北京广济寺,供奉在舍利阁的七宝金塔中,一九五八年和一九六一年还应缅甸与斯里兰卡政府和佛教界的要求,奉送出国,供两国信徒顶礼膜拜。

  一九六四年,由中国佛教界发起,在灵光寺故址重新建造了一座凝重庄严的新塔,用来珍藏佛牙舍利。新塔高约五十一米,外形为八角十三层密檐砖塔,饰以碧瓦金刹,绮窗复拱,风格简洁朴实,挺拔秀丽。塔体内为七层殿堂,盘以石梯,可上登佛牙舍利堂,佛牙舍利被供奉在堂内七宝金塔内。一九九九年香港佛教界恭迎佛牙舍利供奉瞻仰七日,东南亚各国华人信众前来朝礼舍利百多万人。

  对于舍利,佛书还有一则记载,说隋朝开国不久,一印度僧人来到京师,献给文帝一些佛祖舍利,以后杨坚将其中三粒转给高僧静琬;他于是把舍利安放在北京西南郊房山县石经山第五藏经洞,即雷音洞内。明朝万历二十年(一五九二年)。佛舍利被发现取出,万历皇帝朱翊钧的母亲将舍利请往皇宫慈宁宫供养了三日,但其中一粒舍利在供养时不翼而飞。祇好把其余二粒重新藏入雷音洞内。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房山县文物管理人员在清理著名的第五藏经洞地面时,于佛座后面地表五厘米处,发现一石板,其下有一竖穴,穴中放置五重宝函一套,佛舍利盛放在最里的白玉函内。最外的汉白玉函盖里表都凿刻题记,对明代万历年发现隋朝舍利情况予以概述,白玉函内的青石函上镌刻:“大隋大业十二年,岁次丙子,四月丁巳朔八日甲子于此函内安置佛舍利三粒,愿住持永劫。”青石函内再套汉白玉函,盖上有“佛舍利”等字。其里又有镀金银函,上錾刻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图案,内放置木质彩绘香珠一颗,珍珠十一颗。第五重函,即盛舍利的白玉函,做工精细,小巧玲珑,平面呈正方形,边长十二毫米,高十七毫米,里面放有乳白色、似粟米一般的佛舍利二粒,还有珍珠二颗。经佛学专家考证研究,证明确为佛祖茶毗后的真身舍利,可谓是弥足珍贵的稀世之宝。

  建国后,从五十年代开始,一直到八十年代,经过科学发掘清理历代佛塔地宫,佛祖舍利不断有新的发现,地域几乎覆盖了整个华夏大地。从时间上看,从北魏迄明代的塔基都有,我们把历次发掘中有代表性的遗存作以下简要回顾。

  一九六四年,考古工作者在河北定县城内发掘了一古塔的塔基,在挖至夯土一米多深处时,发现了一石函,函盖盝顶上凿刻“大代太和五年”等字样。这年即公元四八一年,正当北魏中期。揭开函盖,其内盛放置着舍利容器,琉璃钵、铜钵和琉璃葫芦瓶。这算是经科学发掘得到的有明确纪年的较早的舍利容器。此外函中还放有金银、铜、琉璃、玉、玛瑙、水晶、珍珠、贝、珊瑚、货币等,所谓佛之“七宝”,合计达五千六百五十七件之多。

  一九六九年又在定县静志寺塔基地宫中,发现宋代重新瘗埋的石函,函上题刻说明为北魏兴安二年(公元四五三年)实物。

  永宁寺是北魏洛阳著名的大寺,特别是永宁寺塔更是闻名于世,塔有一百丈之高,塔刹就有十丈,塔体高大宏伟。被火焚毁后,经过一千多年,废弃塔基仍有数米高,状似一王侯陵墓的封土堆,三十年代一军阀误以为塔基是一陵墓,胡挖乱掘了一气。所以一九七九年清理发掘时,塔基中的竖穴方坑中,文物散乱不堪,有珍珠、玛瑙、水晶、象牙及铜钱等等,估计当时埋入的舍利及石函,在盗掘时已被挖走。

  隋文帝杨坚曾大行分舍利建塔之举,遗留下的隋塔基中的舍利及历代重瘗的隋舍利较多,而且所出土的舍利石函上的铭记表明,瘗埋舍利同历史记载的隋文帝几次下诏敕建佛塔时间相吻合。如山东阴洪范乡隋塔基所出石函盝顶盖上铭刻“大隋皇帝舍利宝塔”等等。

  一九六九年陕西耀县发现一座舍利塔基,在砖石砌成的石室中,放有石函。据出土的塔铭可知,原舍利塔是隋仁寿四年(公元六○四年)文帝在宜州宜君县神德寺供养舍利所建之塔,奉送舍利到神德寺的为大德法师沙门僧晖。石函高一百一十九厘米,长宽各一百零三厘米。函盖高五十二厘米,上有篆书“大隋皇帝舍利宝塔铭”九字,函盖四侧线刻飞天、花草图像。函体四侧浅线雕舍利佛、大迦叶、阿难和大目犍连及四天王、力士等图像。石函内盛舍利三枚。盛放在涂金盝顶铜盒内,同时还有波斯银币、隋五铢铜钱、金银环、玛瑙、珍珠、水晶、玉簪、铜锥、钢小刀等。

  如甘肃泾川县武后延载元年(公元六九四年)大云寺塔基地宫出土的宝函,就有五重。大云寺塔下地宫是农民在平整土地时发现的,舍利函放置在地室正中,最外宝函由青石凿制,其内依次盛放鎏金铜函、银、金棺、琉璃瓶。石函盖上铭刻,大周泾川大云寺舍利之函总一十四粒”,字体阳文隶书,遒劲工整。四周刻缠枝西蕃莲,匀称规律,富有韵致。还有铭文和施主姓名。琉璃瓶下衬两块古铜色织锦,瓶呈透明白色,长颈、圆腹,瓶内装盛舍利十四粒,形似米粒。质如珍珠。中间有人工所穿小孔,直径最大不足○.五厘米,最小仅○.○一厘米,

  一九八五年,在陕西临潼县新丰砖瓦厂地表下六米处发现了一座砖砌券顶地宫,地宫门向南开,有石门,楣、框、扉、槛、墩俱全,“释迦如来舍利宝帐”置于地宫北壁下正中,高三十厘米,宽四十四厘米、壁厚七厘米,宝帐四周分别雕释迦牟尼说法、涅槃、荼毗和供奉等故事画面。帐内套银,前挡刻出门形,门扉上贴有两鎏金菩萨。两侧上贴铺首,十大弟子鎏金造像列于其下,盖饰一朵用白玉和红玛瑙作蕊的鎏金莲花,四周以水晶、猫眼镶嵌,盖周边垂悬珍珠流苏。银内置金棺,长十四厘米,大头高九.五厘米,宽七.四厘米;小头高六.五厘米,宽四.五厘米。座为镂空长方形。盖呈弧形,中央粘有缠枝澹金宝相花,两侧及后档上贴珍珠团花。棺内铺锦衾,锦已朽坏。金棺内放置两个绿色琉璃瓶,一高四.六厘米,一高二.一厘米,瓶座为铜质莲花状。瓶内俱盛舍利。按《上方舍利塔记》述及,开元二十九年四月八日(公元七四一年)宝塔建成之日,“士女星奔,以虔绕阡陌昼空。童耋雾委以归”,盛况空前。

  宋、辽经清理的塔基有二十余处,均出有舍利及供养品,数量种类与唐代比较,有所减少。呈现出诸多新的形式和特点。如在舍利函内普遍出现了放置佛经的作法,即佛经所称的“法舍利”。就瘗埋制度来说,又从中国化的棺宝函制回归了早期似印度式的罂坛和函瓶样式,这也是文化发展螺旋上升的表现。

  一九五七年在江苏苏州虎丘云岩寺塔发现的石函。函底座刻“建隆二年(公元九六一年),男弟子孙仁朗镂……,”函内放置经函,经函内藏法华经及纸卷等。

  一九六九年在河北定县电力公司院内发掘清理了宋代太平兴国二年(公元九七七年)重建静志寺舍利塔的地宫。地宫安奉的“真身舍利”,经历了北魏、隋、唐诸朝的供奉,宋代重立塔后安放了旧塔中的舍利。地宫内的正方体小石函铭刻“大魏兴安二年岁次癸巳十一月”的题记;正方体大石函盖上有“大隋大业二年岁次丙寅十月壬午朔八日己丑舍利宝塔之铭。”函盖上方平放一方形志碑,叙述了宋代建塔的经过。石函内盛放金质钻花棺三个,鎏金铜铸天王像二个,银塔四座,银炉一个及金银首饰和瓷器。瓷器均以丝绸品包裹,内有大量银、玉、水晶、玛瑙、琉璃、珍珠以及骨灰等。

  一九六四年镇江考古工作队发掘清理了江苏镇江宋甘露寺铁塔地宫,竞出土了舍利和灵骨各达七百七十三、五百二十二颗,数量惊人,前所未有。可以说破了舍利数量的纪录。

  甘露寺在镇江北固山后峰,唐代末年,李德裕任润州刺史时,在北固山甘露寺建立一座石塔安放舍利。宋熙宁二年(公元一○六九年)改立铁塔安奉。明万历十一年(公元一五八三年),铁塔因海啸倾塌,祇残留三层。万历中期,重筑增至七层。清代道光廿三年(公元一八四二年),英军入侵镇江,烧杀劫掠,企图摧毁铁塔盗掘塔下地宫宝物,但最终未成。清同治七年(公元一八六八年),铁塔再次崩塌,仅余二层。

  一九六零年镇江市文物工作队修复铁塔时,在塔基下约三.五米处,发现了地宫。其由十九层青砖砌起,底铺石板。地宫东西长九十七厘米,南北宽八十六厘米,高度为八十厘米。有一长方形大石函放置其中,上面覆盖刻于宋元丰元年(公元一○七八年)四月八日的《润州甘露寺重瘗舍利塔记》石碑。函内有一《李德裕重瘗长干寺阿育王塔舍利记》小刻石,铭记:“上元县长干寺阿育王塔舍利二十一粒,缘久荒废,以长庆甲辰岁十一月甲子,移置建初寺,分十一粒置北固山,依长干旧制造石塔,永护城镇,与此山俱。”

  大石函里用锦绣包袱裹着两个小石函,及银函、银盒两个,漆盒一个,此函是专为盛放长干寺舍利的。还有一件圆银盒,内盛木函、琉璃瓶、舍利灵骨等。在函内北端的长方银函内,也放多颗舍利。

  文物队的发掘人员对舍利作了一一统计,其中唐代长干寺舍利小金棺内有十一粒,禅众寺舍利金棺内放置一百五十六粒;宋代重新放入的有,银函内五十七粒,银圆盒内一百七十粒,木函内三百七十二粒,都呈透明或半透明的颗粒,多为无色或白色。细如芥子。合计有七百七十三粒。另外灵骨也有五百二十二颗,长干寺舍利银里有一百一十八颗,禅众寺舍利银内六十八颗,金棺内放三十四颗。宋代放入的圆银盒和大石函各为一百五十六、一百四十九颗,

  明代的塔基经清理的不多,五五年在浙江崇福寺西塔塔顶发现了舍利及供养品,其均安放在天宫之中。明代放入了吴越金涂塔,塔内银盒里藏舍利及金、银、玉饰物,铜钱等。

  这些舍利及珍宝文物留存下来,给佛陀教化人间起到了积极作用,佛教异于一切宗教,它保存了佛陀真身舍利,光照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