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克孜尔千佛洞的壁画

作者:不详

  克孜尔千佛洞的壁画

  克孜尔千佛洞建造时间的下限,目前有二说,一说在唐末五代,一说在元代。

  克孜尔石窟编号已有二百三十六个,较完整的石窟有八十个,佛教洞窟占多数。

  石窟的形制有三种类型,一种是仿木石结构的六重斗四窟顶;一种是方形穹顶窟;还有一种就是一般所谓“龟兹型窟”。

  “龟兹型窟”的结构是前后室的长方形建构,前后室之间用置有中心柱的间壁隔开,前室较为明亮宽敞,后室相对阴暗窄小。在格局上,前室正壁中间是佛造像,立于佛龛中;龛上部和左右两侧壁面,则分布佛传故事的壁画。

  后室壁面上是涅槃像,画着释迦牟尼佛圆寂时的情景。

  克孜尔石窟的佛传故事在具体壁面上的处理,似乎也有位置不同选择情节不同的特点,如正壁上端弦月形壁面上以独立画面形式出现在众伎乐女环绕下的悉达多太子无精打彩的情景描写,完全以壁面实际平面轮廓作为构图依据。而两侧的壁面则以连续展开的形式展开佛传情节,各段情节均以释迦牟尼佛修道及说法为中心,利用周围人物的散聚加以区别。

  克孜尔千佛洞的题材内容在早期属小乘(说一切有部),晚期出现一佛二胁侍及千佛的大乘题材。但不论其早晚,石窟设计显然是以塑像为主,壁画为辅。

  经历了历史的风风雨雨,克孜尔千佛洞的塑像已无一幸存,壁画破损也很严重,但从整个壁面绘画情节的大致分类看,除了前述的佛传故事主要分布在四壁之外,券顶则集中着本生故事的画面,依然可以归纳出当时十分流行的几类本生题材,它们是:

  (一)戒度类

  1,商主断爱恋之情。

  2,商主受报。

  3,顶生王因贪丧命。

  4,善事兄弟。

  5,慕魄被埋。

  6,清信士舍身成相。

  7,须陀素弥王不食言。

  8,狮王舍身。

  9,雁王复归。

  10,象王护鹑。

  11,母鹿守信。

  12,象王拔牙。

  13,象、猕猴、鸟自分长幼。

  14,菩萨善行。

  15,仙人破戒。

  (二)忍辱度类

  1,熊救樵夫而被害。

  2,熊救樵夫而被杀。

  3,水牛忍让猕猴之辱。

  4,龟救客商而被害。

  5,猕猴王救人而被害。

  6,羼提波罗忍辱修行。

  7,睒摩迦行孝道而被射。

  (三)明度类

  1,猴王斗水妖。

  2,五通比丘论苦。

  3,郁多释偈。

  4,大光明王始发道心。

  5,端正王判断亲子案。

  (四)布施度类

  1,萨埵那太子舍身饲虎。

  2,白兔自焚供养。

  3,雪鸽自焚救人。

  4,童子投身饲虎。

  5,设头罗健宁王化鱼救人。

  6,尸毗王舍身饲鹰。

  7,贫人以身布施。

  8,一切施王布施。

  9,快目王施眼。

  10,月明王施眼。

  11,慈力王施血。

  12,月明王施头。

  13,圣友施乳。

  14,散檀宁恒施食。

  15,跋摩竭提施乳。

  16,须大拿布施。

  (五)精进度类

  1,九色鹿王。

  2,鹿舍身救兔。

  3,鹿王舍身救群鹿。

  4,鹦鹉舍身救火。

  5,锯陀兽舍身救猎户。

  6,大象舍身救囚徒。

  7,猕猴王舍身救群猴。

  8,狮子舍身救商贾。

  9,骏马舍身救主人。

  10,马璧龙王载救商贾。

  11,大施戽海索珠。

  12,狮子商主斗旷鬼。

  13,勒那阇耶舍身济众。

  14,萨缚燃臂为炬。

  15,须阇那割肉奉双亲。

  16,昙摩钳自焚闻法。

  17,修楼婆王闻法舍妻儿。

  18,婆罗门闻法舍身。

  19,阿兰迦兰修行。

  (六)禅度类

  1,梵志禁日出。

  在这些残存的本生故事画面中,以“精进度类”为最多。

  “精进度”是“六度”之一,小乘有部七十五法,大乘百法之一。它的主旨是通过不懈努力地修善去恶,成就“菩提”、“佛道”的必备条件。每一个本生故事有一个独立完整的情节,而克孜尔千佛洞的券顶部分的本生故事画面都是以一个独立装饰纹样的形式表现故事的高潮,以期引起观者对这个故事的前因后果的联想。

  例如“萨缚燃臂为炬”一幅,故事内容是:一队五百人的商贾队伍在其首领萨缚的带领下走到一条黑暗的山谷中,因天黑迷路,行动极为迟缓,又有遭到强盗抢劫的危险。萨缚深感自己责任重大,遂以白毡缠住双手臂,浇上酥油点燃为火炬,为大家照明引路。历经七日七夜,才安全走出山谷,五百商贾皆感其德。

  画面是一幅菱形构图,只有三个人物,半匹骆驼。右侧一人立前方,双足分开作前行状,略顾首。双手高举,手掌处各呈火焰状,他的身后是二位身着龟兹服装的商贾,商贾亦作举手呼叫之态,似乎因意外而惊呼。他们身后的半匹骆驼背上驮满货物。背景是由呈花心状的六小圆点作四方连续排列,因而减低了背景层次,以暗示黑暗的环境。

  画面选择的是萨缚刚刚开始引臂自燃作炬的时候,同行者既见到光明,又意外地看到萨缚的双手已成火焰在燃烧,不胜惊讶,于是举手呼喊,而萨缚却毫无畏怖,迈开双腿且回头招呼同伴们随之同行。可以说,这一个特定情节的表现是借此以展现全部故事过程,从而很好地揭示了主题思想。

  克孜尔千佛洞壁画人物造型十分简练,擅长于线条表现。形像除了轮廓线条而外,几乎不加任何辅助线条,画面因此显得干练明确,人物动态清楚,充分表达了画面中各个形像之间的相互关系。

  克孜尔千佛洞中本生故事壁画大放异彩的时候,也是中原地区本生故事十分流行的时期。值得注意的是,克孜尔千佛洞的本生故事在逐渐东传过程中,有一些题材曾被后世中国汉文学创作所撷取。

  如“明度类”的“端正王判断亲子”的本生故事即其一。

  故事梗概是:有二妇人都自称是某小儿之母,争执不下,求端正王判断。端正王要两位妇人各执小儿一手,说:“谁能把小儿拉到自己身边,谁就是他的母亲。”结果亲生的母亲因为怕儿子被拉痛,非其母者则拼命狠拉,把小儿拉到自己身边。端正王因此判定真假母亲。

  画面上端正王抱小儿在膝上,前方有两妇人跪地作诉辩状。画面选择的情节是端正王正在冥思苦想,找一个妙法来判断面前这两个妇人的真伪。端正王面相俊慧,表情严肃认真,使观者预感到事情的发展会有一个巧妙圆满的结局。

  这个故事情节在宋代以后的“清官断案”故事中几乎有完全雷同的版本,应该是本生故事题材“汉化”结果之一。

  克孜尔千佛洞中众多的佛教艺术画面,是龟兹国当年佛教盛行的标志,寺院造像相当普遍,《出三藏记集·比丘尼戒本所出本末记》卷十一记述龟兹寺庙之盛:

  拘夷国(即龟兹)寺甚多,修饰至丽。王宫雕镂之佛形像,与寺无异。同时,在于阗国流行的行像样式在这里一样盛行不衰,直到唐代玄奘所见,还是令人目眩:

  在(龟兹)大(都)城西门外,道路左右两旁各有佛的立像,高九十多尺。在这些佛像的前边,建筑了五年一度的大会会场。在每年秋分的几十天内,全国的僧徒都来这里聚会。(在聚会期间)上自君王,下至官员百姓,全都抛开世俗事务,来这里持斋受戒,听讲经说法,乃至忘记饥渴疲劳。各个寺庙都装饰佛像,点缀上晶莹的奇珍异宝,披挂上锦绣罗绮,装载在轩车上,称为“行像”,(行像之多)往往数以千计,云集在会场上。(今译本《大唐西域记》卷一)

  每年秋分的几十天里,集中全国人力大作佛事,数千尊行像的集中展示,无疑对佛教造像艺术的交流和发展起着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