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尼泊尔宗教文化

作者:不详

  尼泊尔宗教文化

  宗教在尼泊尔人民的生活中占有重要位置。每当黎明的晨曦进人千家万户时,每家的男女老幼便携带着奉献给众神的贡品到印度教或佛教的寺庙去。他们通常都用钢或其他金属的小盘盛着大米、红粉和小黄花辫之类的贡品,把它们摆在神像面前祭献,然后把贡品与泥土搅拌一起,搽一小点点在前额的两眼之间,以示神灵存在的象征。这样的宗教仪式随时随地、任何场合和活动都在举行。这是尼泊尔宗教的基石,从远古神话时代就一代一代传下来。对尼泊尔人来说,一次次的奉献贡品可以保持和加强他们与神的感情交流。

  尼泊尔宗教活动的另一个基石是祭祀。不管是婚丧嫁娶还是开工竣工典礼,不管是宗教节日还是什么庆典,从喜马拉雅山到特莱平原,人们都以各种极其简单或极其盛大的形式祭扫。祭扫一般都是宰杀一只公鸡、一只公羊或一头公牛,这不仅意味着当着神的面杀死一头牲畜,而且意味着使一个“不幸的兄弟”从作为关押牲畜的监牢中得到一次解放,给他再生为人的一次机会。

  在尼泊尔最大的宗教节日、初秋的德赛因节,几天内就要杀1万头牲畜,其中主要是山羊。而更通常的是在达克辛卡利(Dab-shinkali)寺每两周举行一次杀鸡或杀羊祭扫。在较次要的寺庙,这种祭扫一般都在每周星期天或星期六举行。

  在尼泊尔,通过宗教仪式遵循神的法规和受神的安慰是每日生活的重要部分。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参加宗教活动。对于一般人来说,虽然这只不过是重复千万次的姿态,但却是感知无处一不在的神灵,是人类强烈尊严感的升华。

  宗教主流

  在尼泊尔人民的生活中占据主要位置的宗教是印度教和佛,约据统计,尼泊尔居民中印度教徒占90%,佛教徒占7—8%,其他教徒占1—2%。但是,在尼泊尔,印度教和佛教往往相互混合在一起,特别受从远古就流传下来的万物有灵崇拜为背景的密宗的影响,人们往往同时崇拜两种宗教的神。像尼泊尔这样一个人兼有多种崇拜和参加多种宗教典礼在世界上都是绝无仅有的。这种多种崇拜表现了尼泊尔人民在宗教信仰上的宽容。虽然法律禁止改宗,对于改宗者或迫使他人改宗者要处以长期的监禁,但人民群众中既信印度教又信佛教的现象很普遍,印度教和佛教教义相互渗透。例如,加德满都的大多数尼瓦尔族人都是佛教徒,因为他们的家庭教士都是密宗佛教,但尼瓦尔的村民们也崇拜作为村里保护神的密宗印度教神。当一个人皈依佛祖以后,并不意味着他不再是印度教徒。事实上,佛教徒视印度教三位一体的神婆罗贺摩、湿婆和毗湿奴为原始的佛祖的化身,在佛教起源说中给这个三位一体神以重要位置。同样地,印度教徒也视释迎牟尼为毗湿奴的化身。

  一、印度教

  尼泊尔是世界上唯一的印度教君主立宪国,印度教是尼泊尔的国教。

  印度教在尼泊尔的流传比佛教晚,大约在李查维时期开始在尼泊尔传播,但是后来逐渐成为尼泊尔居优势的宗教。与此同时,佛教依然盛行,两种宗教和睦相处,并行不悻。历届统治者虽然都是印度教徒,但大多数都支持佛教和其他宗教的发展。例如,据流传的碑文记载,公元7世纪时的纳伦德拉·德瓦国王是一个印度教徒,以湿婆为主神,但据中国文献记载,这位国王也是一位胸前佩戴佛像的虔诚的佛教徒,他曾以极大的敬意接待我国佛教游僧,带他们参观王国内的佛教寺庙。

  但是,到公元8世纪时,当时的尼泊尔国王把印度的婆罗门商揭罗(Mara,公元700—750年)(中世纪印度教著名哲学家,吠擅多哲学派别的创始人,著有《梵经注)(Braasutra BasVa)等。)请到尼泊尔大力传播印度教,排斥佛教,使佛教受到严重打击。到公元14世纪,从马拉王朝的贾亚斯蒂提·马拉(Jayasthiti MalU开始,统治者给人民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迫使他们遵从印度教种姓结构社会制度。18世纪中叶沙阿王朝统一尼泊尔,把笃信湿婆的瑜办行者戈拉克纳特(Gorakhnath)神化并奉为沙阿王朝的保护神,印度教种姓社会化的趋势更加强。拉纳家族统治时期,历届拉纳首相不断加强尼泊尔社会的种姓差别,提高统治种姓的财富和权力。自此,印度教在尼泊尔社会中的支配地位更加巩固。

  印度教是在婆罗门教的基础上,吸收佛教和香那教的某些教义经过改革而成的,大约初形成于公元前3世纪,公元8至9世纪时流行于印度。印度教没有正式的教义,没有统一支配的组织,唯一遵从的就是《吠陀经》以及《往世书》、《奥义书》及《罗摩衍那》和《摩河婆罗多》两大史诗。可以说,印度教实际上就是建立在人们的物质和精神渴望基础上的一种生活方式。印度教分为6派,即(1)崇拜毗湿奴派,(2)崇拜湿婆派,(3)拜力派(把沙克蒂IShakti,原始力量」作为女神崇拜),(4)象头神(智慧神)崇拜派,(5)太阳神崇拜派,(6)众神崇拜派。尼泊尔的印度教徒主要崇拜湿婆(大自在天,即毁灭之神)。毗湿奴(遍人天,即保护之神)、沙克蒂(即原始能量)和象头神(即智慧神),并且崇拜印度两大史诗《罗摩衍那》和《摩可婆罗多》中的英雄。

  印度教的基本特点是尊崇《吠陀经》,信仰神,强调宗教仪式,接受经典中规定的规范,相信宗教教师,接受并烙守种性制度的社会秩序。但是,种姓制度和种姓意识在尼泊尔的印度教徒中不像印度的印度教徒中那样严格和强烈。在尼泊尔,印度教主要在上层种姓婆罗门和切特里、某些尼瓦尔族人以及特莱平原居民中流行。

  二、佛教

  佛教在尼泊尔占有重要地位。佛祖释迹牟尼就诞生在尼泊尔。佛祖释边牟尼于公元前543年出生在今尼泊尔特莱平原中西部的蓝毗尼,姓乔塔摩(Gautama),名悉达多(Siddhartha),释迪族人,是古代印度北部迎毗罗卫国(今尼泊尔境内)净饭王的儿子。相传他在29岁时,痛感人世生、老、病、死各种苦恼,不满当时婆罗门的神权统治及其梵天创世说教,舍弃豪华的王族生活和美丽的妻子及可爱的孩子出家修道,遍访名师,初无所获,终过6年苦行,终于在印度西部贝拿勒斯附近的佛陀迪耶菩提树下“成道”,悟到人间无常和缘起诸理,随即在鹿野苑开始传教,为乔陈如等5人说苦、集、灭、道“四谛”及正见、正图、正言、正行、正生、正力、正心和正思等“八正道”,《佛经》称为初转法轮。据佛祖说,人类遭受痛苦是因为人们依恋于尘世,只有按“八正道”生活才能克服物欲,因而也就可以摆脱痛苦。“自我”不过是陷入“轮回”和由“揭摩”(即因果报应)制造的幻觉。只要遵从佛教的“达磨”(即法),人便可以终止“揭摩”,摆脱“轮回”,达到“涅终’(即“超脱”)。

  佛祖入灭后的若干世纪中,佛教徒对佛祖的教义的解释逐渐发生分歧,并导致分裂成各种教派,其中主要的是大小乘教派。

  小乘教派属较保守的一派,更格守于佛祖的原教义,在斯里兰卡和东南亚占主导地位。大乘派则向印度以北和以东流传。尼泊尔的佛教属大乘派。大乘佛教的中心思想是人可以通过遵循菩萨(出于怜悯和为拯救他人而不入“涅架”〔天国〕的人)的榜样而达“涅梁”境界。

  佛教在印度孔雀王朝时期(公元前4至2世纪)因阿育王的大力提倡而得到很大发展。阿育工本人曾于公元前3世纪到蓝毗尼附近的佛祖诞生地访问,并派使者到加德满都谷地修建佛塔、传播佛教,促进了佛教在尼泊尔的传播和发展。

  远在印度教传人尼泊尔以前,佛教就在尼泊尔传播和流行。今天在加德满都谷地矗立着的许多古老辉煌的佛教建筑标志着佛教曾在尼泊尔辉煌一时。其中著名的斯瓦扬布寺始建于公元前3世纪,证明佛教在尼泊尔流传之久远。但是,后来因尼泊尔统治者大力扶植印度教而排斥佛教,把印度教的种姓制度和各种教规礼仪强加给尼瓦尔人和其他土著居民,迫使部分尼瓦尔人放弃佛教,迫使许多尼瓦尔僧人还俗,使佛教在尼泊尔的影响逐渐减小。但是,由于许多统治者既笃信印度教,又保护佛教,尼泊尔人民也有各教派和睦相处的优良传统,因此虽然印度教是当今尼泊尔占统治地位的宗教,但佛教仍占有一定地位。佛教主要在塔芒人、古隆人、谢尔巴人和其他一些居住在高山区的民族和部落中流行。尼瓦尔人本是主要的佛教社区,后因统治者强行推行印度教,许多人皈依印度教,但现仍有一部分信仰佛教。关于尼泊尔的佛教徒人数,据统计大约占全国人口的7—8%,但许多尼瓦尔人既信印度教又信佛教,所以包括这些尼瓦尔人实际人数还要多。

  三、密教

  密教严格说不是一种宗教,而是一套规定的准则。密教宣扬即身成佛,身、口、意“三密相印”,通过密行(如密咒、密印、性爱等方式)可获得俗世的饶益;推崇精神和物质的统一;提倡身体和道德的规范;提倡沉思、瑜林功、魔法和声响;宣扬酒、肉、鱼、女人和性交的“五重福利”。密教是后期大乘佛教与印度教某些教义相结合的产物,起源于印度北部,在次大陆的其他地方已完全失去其影响,唯独在尼泊尔还有重要地位。尼泊尔所有的宗教,不管是印度教、佛教还是其他宗教,都受密教习俗的强烈影响。尼泊尔的印度教和佛教都披上一层密教的外衣。尼泊尔有好几个密教神祉和建立在密教基础上的节日。

  四、喇嘛教

  喇嘛教即藏传密宗佛教。喇嘛的意思是天师,是信徒的精神导师。根据喇嘛教,万事皆空,到处都是愚昧无知,只有认识自己的读职和罪过,认识自己的愚昧无知,才能皈依佛法,承认罪恶才能消除罪恶。喇嘛教的最高首领是达赖喇嘛,是天人合一的教主。每一届达赖喇嘛死后由他的“转世灵童”继任。其他如班禅·额尔德尼等上层喇嘛都由其“转世灵童”继任。喇嘛教分4大派,即格鲁派(黄教)、宁玛派(红教)、噶举派(白教)和萨迪派(花教)。在尼泊尔,喇嘛教主要在藏人中流行。

  五、伊斯兰教(穆斯林)

  在尼泊尔,伊斯兰教徒(即穆斯林)占全人口的1~2%。穆斯林信仰先知穆罕默德。伊斯兰教分为两派,即什叶派和逊尼派。尼泊尔的穆斯林大多数属逊尼派。每年尼泊尔的穆斯林都要远途跋涉去麦加朝圣,尼泊尔王国政府为他们的朝圣活动提供方便。在加德满都有两座著名的清真寺,位于叶莲塔(CloackTOWer)的两侧。

  六、基督教

  尼泊尔信仰基督教的人很少。尼泊尔的基督教主要是一些外交使团人员及其家属、援尼技术人员、暂住居民和印度来的移民。

  七、萨满教

  萨满是尼泊尔的一种用巫术为人们治病的医士,尼泊尔人称之为‘唐克里”Jhan Kris)。这种用巫术为人治病的过程往往在月圆之日或节日开始之时。萨满把人体机能失调归咎于超自然的力量在起作用。因此要消除超自然的力量对人体的折磨,萨满们就要使自己人迷,即要使自己被迷住,有时甚至要使自己的灵魂“出窍”。这要通过各种大小法事才能实现。小型法事比较简单,即念一个魔方,口中念念有词(一些神圣的话),这样便像扫帚一样把痛苦从身体受折磨的部分扫除。如果小型法事无效,就要做大型法事。做大型治疗法事时要求助于神灵并且使自己人迷。

  大法事往往从日落到第二天黎明持续一个夜晚,病人和萨满都要进人昏睡和人迷状态。这和我国解放前农村的放阴相似。

  尼泊尔人,特另是尼泊尔农村的人相信萨满都是因为他们认为阴界和阳界是不能截然分开的,人类的疾病和痛苦是由于神发怒、鬼怪作祟或是死去的先人不高兴而引起的,是俗人侵犯和打扰鬼神或亵读了神灵。但是,神与鬼不同,神具有同情心,他们往往给崇拜他们的人以恩惠,而鬼怪则不然。

  尼泊尔人认为,恶鬼是诸如意外事故和自杀等非正常死亡的人未得到超度的灵魂。鬼魅引起的疾病一般分为4种,即(l)受到突袭;(2)中邪;(3)失魂;(4)人迷。对于突然袭击人的恶鬼,只要通过萨满供给他们食物就会使他们得到安抚而脱离人体。人们普遍认为,正是这些恶鬼伤害人类和牲畜,带给他(它)们疾病和死亡。他们往往都是些饿鬼,想从他们的受害人那里得到食物,有时就直接从受害人的身体摄取食物。他们受女巫的指挥或按自己的意志行动。女巫具有魔力且有同情心,她们收取受害人的所有物,如头发。指甲、衣服等,以折磨这些东西的主人。但是,女巫是实实在在的人,只是她们的身份不明。如果病人是受女巫的侵扰,那么萨满就要找出这个女巫是谁。住在什么地方。由恶鬼引起的疾病也可能是由于受到恐吓而失魂。这和种情况下病人会出现懒惰和健忘的症状。据认为,如果萨满找不到病人失去的灵魂,病人就会死亡。生病的另一个原因是由于被鬼迷心窍。这种情况下病人的身体就会颤抖不止,严重时会猛烈扭曲。这种受鬼迷的病人主要症状就是痉挛性震颤。鬼神引起的病要由萨满做大型法事来医治。但是,萨满是医治不了流行性霍乱等急性传染病的,这些病需要用现代医药治疗。萨满医治的范围仅限于病人能保持日常状态的疾病。萨满们更关注的是无明显外因而突然发作的病。

  萨满教驱邪治病的理论显然是迷信,根本没有科学依据。但是,在现在的尼泊尔,由于现代医药不普及,且大多数的人都处于愚昧无知的状况,因此有病求萨满的现象还比较普遍。有学者认为,不管萨满是否能治好病,但他们确实起了一个社区心理疗法医生的作用,至少可以缓解一些病人的痛苦。实际上,萨满们对治不了的病也建议转用现代医药治疗,而且他们也开始采用现代医药为人治病。有些萨满还掌握了基本的现代医疗知识。他们并不排斥现代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