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佛教雕塑

当前位置:首页> > 佛教雕塑

色达喇荣寺五明佛学院

作者:不详

  色达喇荣寺五明佛学院,座落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色达县境内,海拔3700米。本院是在党的民族宗教政策落实后,凭借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为了继承和发展藏学大、小十明以及佛教传统文化而创建的。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晋美彭措上师不顾年迈体弱,于1980年到色达县喇荣沟这个荒无人烟,生活条件极为艰苦的地方,白手起家,苦心经营,创建了只有32名学员的小型学经点。至1982年,中央下发了(82)19号文件,根据文件提倡各教团体创办学校,培养专门人才的精神,晋美彭措上师在色达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下,以极大的毅力把学校推向了更加完善、更加充实的新阶段,一所继承和宏扬民族文化,学习和实践佛教文化艺术的大学已初具规模。1985年5月19日色达县政府批准了喇荣学经点的成立。1987年班禅副委员长题写了"色达喇荣寺五明佛学院"的校名,同时致函色达县人民政府说∶"新龙喇嘛晋美彭措准备在色达喇荣寺筹建一所佛教五明学学校,这是一件好事,在此,我同意并批准建之。希望你们给予应有的协助,使之切实办好。"1992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阿沛阿旺晋美给学院题词∶"色达喇荣寺五明佛学院,是全知班禅仁波切悦意批准建的,至今已有五年历史,在此过程中发展壮大,特祝吉祥如意。将来继续培养爱国爱教,能为人民服务之有用人才而努力奋斗。"1993年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欣然挥毫为学院题写了汉文"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的门牌。1997年由甘孜州宗教局报请四川省宗教局同意,正式批准设立了"色达喇荣寺五明佛学院"。
  在色达县委人民政府和有关部门的热情关怀下,经过全院师生的共同努力,学院已发展成为现今的伍千余名来自藏汉蒙等民族的佛教四众学生和一百余名具有较高水平的教师以及四位精通汉藏语言的教师,并配备了比较齐全的教学设施。
  学院主要依据藏区寺院的传统教学模式并采纳当今各大学、中专的管理办法和教学方法。自创办以来,先后培养造就了一批批有较高文化素养,又有相当佛学造诣的专门人才,光扫盲即已达两千五百余人,为促进两个文明的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五明佛学院 - 学习课程
  五明佛学院开设的课程可分为:显宗和密宗两大部份,而显宗是日后修学密宗的基础。有人以为藏传佛教唯有密宗,其实不然,藏传佛教中显密同样发达,其从印度翻译的显宗经论之浩瀚实不逊於汉传佛教。且与汉传佛教相比,其次第严谨,修学系统性的特点尤为突出。明朝时中兴宁玛巴的无垢光尊者龙钦巴曾作过如是教诫:末法时代,唯有闻思究竟的人方可证悟大圆满。闻思的第一步即是学显宗教法。学院里开设的显宗课程有戒律、因明、俱舍、中观、般若五大类。藏族僧众们上课要求特别严格,在第二天上课时不但要背出头一天的颂辞,而且还要完整地复述出其主要內容。各科修完,一般需四、五年时间,然后经过严格的答辩,与大众前激烈的辩论,过关者可获得堪布(法师)的称号,才有资格给他人讲经说法。经过这段时间扎实的学习,能使学人对三宝获得决定的信心,在知见上生起甚深的定解,避免於日后的修道中误入歧途,更不可能受种种邪知邪见的蛊惑。
  密宗课程开设有加行、续部讲解和传授大圆满诀窍。所传的密法中还有大幻化网、时轮金刚、大威德金刚等。无论是仁波切堪布,还是一般僧眾,在修密法正行之前必须先修满五个加行,其时间一般与学显宗教法同步。具体为:
  皈依。学佛之人皈依后,皈依之心並不能直接如量生起,这皈依修法就为增上、坚定对上师、三宝的信心,从而为出世间的种种功德打下基础。
  发菩提心。大乘与小乘的区别标志是,发起了为救渡一切眾生而誓愿成佛的真实菩提心。这是进修菩萨道、圆满佛果的最根本的因,在此基础上才能生起大乘的一切功德。
  忏悔。眾生无始以来积集了种种身口意罪业,致使远离解脱沉沦生死。密宗以最殊胜之忏罪法──金刚萨埵忏罪法遣除罪障,使三门清净,功德得以迅速增长。
  献曼达。佛又可称作两足尊──福慧资粮具足。眾生福薄慧浅,修此殊胜的献曼达,可迅速圆满福慧资粮。
  上师瑜伽。上师为佛法僧三宝的总集体,密乘的修学功德均源自上师,於上师信心大者,单修此法即可成就。
  五个加行需按次第而修,每个加行中都有一特定的密咒,每个密咒至少应念满十万遍,並且不以修满一轮为足。加行好比是对自己的善根培土施肥,土质只有从贫瘠改造为肥沃深厚后,才有长出参天大木的基础。即令圣者法王,学法时也共修满二轮加行。加行修完,显密闻思获得了一定的定解,並接受了大圆满灌顶后,便接著修大圆满中的特殊加行,完成后方正式开始修正行的彻却(立断)与托噶(顿超),其修行步骤之严谨由此可见一斑。
  学院在弘扬以寧玛巴大圆满显密教法为主的法要的同时,並广泛吸收其余教派的菁华。如法王曾开讲过宗喀巴大师的《菩提道次第广论》,每年还要多次讲解萨迦派大德图美无著尊者的《佛子行三十七颂》,法王每到外地弘法,均要讲授此论。
  汉藏佛教秉承不同的传承体系,各自结出了丰硕成果。然而由於高原地理的阻隔,歷史上两地佛教甚少交流,以致互存讥嫌。至今藏地仍有人认为“和尚教”非佛陀所说之教法;汉地则看“喇嘛教”又是摇铃,又是打鼓,多视其为巫术类,其实这都是因为没有深入对方而遽下结论,结果造下了谤法的地狱之罪。法王以其將大圆满弘遍南瞻部洲的宏愿及与汉人的甚深缘分而在五明佛学院开设的汉僧部,促进了汉藏佛学的交流,弥补了这一缺憾。
  法王亲自挑选出三位大堪布给汉地僧俗弟子传授显密教法及藏文。十几年间,共讲授了:《中论》、《入中论》、《入菩萨行论》、《定解宝灯论》、《中观宝鬘论》、《格言宝藏论》等显密法教及许多大圆满的论典及诀窍。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