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佛陀涅槃和最后说法——佛陀的故事(九)

作者:印度阿弥·阿里着 道真译

  一

  佛陀周游全国说法度人四十五年之后,在八十岁的时候动身到拘尸那竭去作最后一次旅行。当他经过巴陵弗村的时候,他看见有许多人在村庄附近建筑一座新城。他预言说这一座城将来要成为一座重要的城市,名叫巴陵弗城。

  他渡过恒河,住在吠舍离城庵婆波利的芒果树林中。庵婆波利是吠舍离城一个著名的妓女。由于她有天仙一般的姿色,受到国王的宠幸,又是全城贵族少年追逐的对象,因此她非常富有,生活豪华。她听说佛陀来了,就乘着美丽的马车,带着许多仆从去访问佛陀和他的弟子们。

  她听佛陀说完了法,就启请道:“世尊,您明天可以和你的弟子们到我家里吃午饭吗?”

  佛陀和平常一样,默不作声,表示接受了她的邀请。

  庵婆波利看见佛陀默许了她的请求,非常高兴,赶快驾车回城去作好请客的准备。她在路上遇见了一些离车族的贵族们乘着马车去见佛陀。他们觉得很奇怪这个“芒果女郎”为什么要驾着马车跑得那样快。

  那些贵族们见了佛陀之后就说道:“世尊,您和您的弟子们明天可以到我们家里吃午饭吗?”

  佛陀回答说:“我们不能来,因为我们已经接受了庵婆波利的邀请。”

  这些贵族们心中觉得很恼怒,一个妓女居然抢先夺去了他们请佛应供的光荣。

  第二天佛陀在庵婆波利家中受供以后,庵婆波利低着头很恭敬地问佛说:“世尊,像我这样的人也能够行善业吗?”

  “是呀,庵婆波利,”佛陀回答说,“你当然能够行善业。”

  “那末,”庵婆波利说:“我就把现在世尊所住的芒果树林奉献给世尊和您的弟子们吧。”

  佛陀和弟子们回到林中以后,有些僧众埋怨着说:“世尊实在不该到庵婆波利这个下贱阶级的妓女家中去吃饭。”

  佛陀听见了这话就对他们说:“不要说什么高贵和下贱的阶级吧。不论什么阶级的人都能一样证得真理。恒河和克利斯那河的水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但是这些河中的水流到海中去以后,就都是一样的水了。无论什么人只要接受我的教法,行持八正道,都能证得真理,没有什么贵贱的分别。”

  二

  佛陀在竹芳村安居度过雨季,他的弟子们都留在吠舍离没有和他在一起安居。他在竹芳村的时候忽然生了很危险的病。阿难看见佛陀病了,很着急地问佛陀:“世尊,难道您对于僧团不作出任何决定,不留下任何教训就入涅槃吗?”

  “我需要作什么决定,留什么教训呢?”佛陀问道。“让僧团自己决定谁作领导人和应该做些什么事。我已经衰老了。不要求助于我,也不要归依我吧。阿难,你们应该以自己为明灯,以法为明灯,归依自己,除自己以外,别无可归依者。”

  雨季度过之后,佛陀把所有的弟子都召集到吠舍离来,告诉他们说,他在三个月之后就要入涅槃了。然后他就继续他的行程。他在路上经过波婆城的时候,住在一个叫做周陀的鉄匠的芒果园中。周陀招待佛陀和他的弟子们吃了一顿饭。他尽力张罗,准备食物,以最珍贵的旃檀树耳供养佛。佛陀看见这是不易消化的东西,但是他不愿使周陀难堪,也就把树耳吃了,让弟子们吃别的易消化的食物。因此他就感染了痢疾。

  他在离开了周陀的芒果园以后,就觉得病重不能支持,叫阿难在一颗树下面铺一件衣,好让他躺下来休息一下。“阿难,你给我到河边去取一点水来喝吧,我觉得口喝了。”

  阿难回答说:“刚才有五百辆牛车从河中经过,河水已经搞混了。等泥土沉下去河水清了我再去取吧。”

  佛陀实在口渴极了,一定要阿难立刻就去取水。阿难只好遵命拿佛陀的钵取了一钵水来。佛陀喝了这一钵不洁净的水,他的病就越发加重了。

  休息了一会,他们又继续向前走,渡过了希连河就到了拘尸那竭的一座娑罗树林。阿难在林中的地上布置了一个卧处。佛陀这时腹痛难忍,就头朝北右胁向下躺在卧具上休息。

  阿难提出了几个关于僧团的问题问佛。他说:“僧众在每年雨季以后向来是要来看世尊的,如果世尊不在世了,他们应该到什么地方去呢?”

  佛回答说:“有四个地方,我的弟子们可以去访问。那就是佛出生的地方,佛成道的地方,佛初转法轮的地方,和佛涅槃的地方。”

  阿难这时觉得他追随了多年的世尊快要舍他而逝了,心中感到十分难过,就独自一人走到一旁去哭泣。他说:“我还是一个初学,还没有证得觉悟。世尊逝世以后,我怎么办呢?”

  佛陀叫几个弟子去把阿难喊来,对他说道:“不要哭,阿难。我常常告诉你,说一切都是无常变易的,有生者必有死,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说恶言恶语,或者表示恶意,这实在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呀。”然后佛陀又向众弟子说:“阿难有四点美德,僧众听见他说话的时候就快乐,看见他沉默就觉得忧虑不安;尼众听见他说话,或者看见他沉默的时候,也是一样的快乐或不安。”

  于是佛陀就吩咐阿难去通知拘尸那竭的末罗族人,说他在当夜三更就要涅槃了。末罗族人听见这个消息,就都来看佛。来的人很多,阿难来不及逐一向佛介绍,只好一家一家地引见。

  三

  在拘尸那竭附近有一个名叫须跋陀罗的苦行者,他听见佛陀在拘尸那竭,就来见佛,希望佛陀为他解决心中的疑惑。

  须跋陀罗走到树林中来的时候,阿难不许他见佛,因为他觉得佛陀在临终的时候已经有许多人来打扰他,不应该再有人去扰乱他了。然而佛陀知道了这件事,他吩咐阿难让须跋陀罗去见他。佛陀为须跋陀罗说了法要,并度他为最后的一个弟子。

  然后佛陀就问僧众说:“你们之中谁还有任何疑惑吗?如果谁有疑难,就问我吧。”

  但是没有人说话。佛陀转身向阿难:“在这僧团之中,没有一人有任何疑难,甚至这最后来的弟子也已经证了初果。”

  然后佛陀向大众说:“诸比丘,一切法都是无常变易的,精进行道,不要放逸吧!”

  这就是佛陀最后向弟子们所说的教训。然后他就入定,在当夜三更的时候就涅槃了。

  佛陀涅槃以后,那些还没有证道的弟子都觉得常悲伤。于是阿耨楼陀安慰他们,向他们重复讲述一切无常的教义。

  第二天,拘尸那竭的末罗族人都带着香花音乐来向佛陀的遗体致哀,一直继续举行了六天哀礼。在第七天,末罗族的八个首领把佛陀的遗体抬到火葬场去举行火葬。

  佛陀的遗体放在火葬堆上,一切都准备好了,只等候举火的时候,火葬堆不等人点火就自燃烧起来了。火化完毕以后,天上刚好下了一场大雨,把火焰扑灭了。全国各地的人都来收集骨灰,各族的人民都分得了一分佛陀的遗骨,带回去纪念这一位人类的伟大的导师。

  (佛陀的故事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