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敬安禅师如此感恩

作者:吴哈斯朝鲁

  敬安禅师如此感恩

  吴哈斯朝鲁

  进入近代以后,东西方文化的碰撞更为剧烈,社会变化更为急速,中国佛教又面临了新的种种挑战,如西方资本主义文明的挑战,新的政教关系的挑战,传统佛教经济基础的崩溃,科学、无神论等新思潮的挑战,以及“外道”的挑战等等。面临诸多从未应答过的挑战,佛教界人士力作应答,奋起扩教,措志改革振作。当时在佛教界德高望重、身居于领袖地位的敬安禅师(1851—1912,又称寄禅、八指头陀),就是‘位富有传奇人士的剜肉点灯、燃指供佛的奇僧,“诗名赢得满江湖”的身在佛门、心萦家国的诗僧,深受各界敬重的声望卓著、佛界领袖的高僧。

  敬安禅师踏入人生旅途,就遭受种种磨难,后来因缘成熟,披剃为僧。佛寺使他找到了安身的地方,更可贵的是使他找到了人生的信仰,同时使他踏上了诗歌创作的征途。他有《语录》四卷,写了1900多首诗,有

  《八指头陀诗集》十卷、《八指头陀诗续集》八卷、

  《爵梅吟》一卷、《白梅诗》一卷。

  敬安禅师22岁那年,离开人杰地灵的湖南,行脚远游江浙各名山大寺和吴越大地的山山水水,先后有九年时间,曾亲眼看到海市蜃楼。“他遍游江南各地,时而跋山涉水,登高远眺:时而泛舟湖上,漫步峡涧,一边游历观光自然景色,一边念诵佛教经文利楚辞篇什。饿了,采几片‘树叶吃吃,渴了,捧几捧泉水喝喝,世人视他为狂人,而敬安却悠哉乐哉,不以为然。一次,敬安冒着鹅毛大雪,登上天台山的华顶峰,举目望去,云海翻涌,一派壮丽的景象,他振衣长啸,惊醒了山中的睡虎,只见那虎咆哮而来,眼看就要冲到身边,可敬安毫无惧色,双目圆睁,注视怒虎,结果,那虎咆啸一声,掉转头,跑进了:山谷。又有一次,敬安走进深山丛林,突然遇见一条巨蟒,那蟒头大如斗,舌长尺余,游动时,卷得树叶沙沙作响。敬安大声念诵佛经,若无其事地从巨蟒身旁走过。”(林建福、陈鸣著《丈苑佛光——中国丈僧》)他发明了一种咏歌方式,将《楞严经》、《圆觉经》的经文混合着《庄子》、《离骚》的警句随意宣唱。

  敬安禅师平生好善嫉恶,往往触景生情。“他曾渡曹娥江,谒孝女庙,竟然重重叩头,流了好多血,同行者看不过眼,责备道:‘你是大和尚,干吗要如此屈身礼拜女鬼?’八指头陀也不等伤口上敷好云南白药,就把这人的责怪轻松挡回,他说:‘你难道没听说过波罗提木叉孝顺父母?诸佛圣人,都是以孝为先。在我眼中,这位汉朝的孝女曹娥,完全与佛身等同。礼拜她,又有什么错?’”(王开林著们同庭波送一僧来——八指头陀的传奇人生》)可见,敬安禅师是有血有肉、有情感、有孝心的慈悲者。

  1877年秋,敬安禅师来到浙江省鄞县宝幢镇的古老名刹阿育王寺。传说,古印度孔雀王朝阿育王曾派使者将释迦牟尼佛的灵骨舍利分送到各国,建了八万四千座舍利塔。这座阿育王寺便是当年传入中国的十九座舍利塔之一。西晋初年,慧达和尚在此挖得一石质舍利塔,是一座高一尺四寸,底宽七寸的小石塔,典雅古朴,玲珑精美。东晋时,建亭供奉此塔。南朝建寺,赐额“阿育王寺”。宋代以后,阿育王寺成了禅宗寺院,明代正式定名为“阿育王禅寺”。石舍利塔一直是此寺的佛宝,供在舍利殿内。敬安禅师很早就想来阿育王寺,亲眼瞻仰供养真身佛舍利的宝塔。那一夜,敬安禅师留宿在阿育千寺,久久未能入眠,脑海里闪现起那座石舍利塔。他披上袈裟,走出僧舍,漫步在寺院的园林小径上,想起了自己的一生,是佛教唤起了他人生的勇气和希望,九年来的僧人生活,不仅使他找到了寄身的处所,找到了求学的途径,而且找到了人生的理想和信仰。九年后的今天,当他面对释迦牟尼佛的灵骨宝塔时,就像找到了自己的父母,他从心底里感激和崇信佛教。他又来到舍利殿前,走进大殿,望着油灯前的舍利塔,剜下臂肉,恭恭敬敬地注入油灯,然后在灯火,卜燃去了左手两指。他是在用自己的肉体来供奉佛舍利,表白对佛祖的感恩之情,表白对佛教的坚信之志。从那以后,自取别号“八指头陀”(头陀,即苦行僧)。

  22年后,敬安禅师回忆这段经历时,曾写下《自笑》一诗:“割肉燃火了供佛劳,了知身是水中泡。只今十指惟馀八,似学天龙吃两刀。”他本性最能耐苦,以前燃顶时,头上灼了四十八个香疤,从脖子到腹部还灼了一百零八个香疤,两臂更是体无完肤。这回从手臂上剜下铜钱那么大的四五块肌肉,又将两指烧断。

  1912年11月2日,敬安禅师在北平圆寂。次年2月2日,佛教界在上海静安寺举行敬安禅师追悼大会,诸多名流云集上海,中国佛教界为失去一位德高望重的高僧而痛吊,中国文学界为失去一位杰出的诗人而追悼。作为敬安禅师生前得意弟子参加追悼会的太虚法师在讲话中,一时且悲且愤,把多时压在心底的话说了出来,并提出了教理、教制、教产的“三大革命”,倡导了“人间佛教”。敬安禅帅爱国护教,僧办学校的遗愿,终于在中国佛教界得到了实现。几年后,各地佛寺的佛学院犹如雨后春笋般地在祖国人地上蓬勃崛起和不断发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