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昌明法师》序二

作者:刘铁松

  世纪初,《昌明方丈》在昌明大师指导下,边创作,边在《台州佛教》连载,我系原创的第一个读者。作者每完成一章,都要请我审读,请我把关。如此重托,在诚惶诚恐中,欣然允诺而为之,实为因缘殊胜所致。

  胜缘之一:作者与我同为武汉交院教授,在同一个门洞里居住了近30年;1987年,作者首创错别字心理学理论,我被学院任命为错别字心理学研究室主任,相互切磋,友谊弥坚;作者大我16岁,在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的基础上,建立了莫逆交。鉴此,作者请我审读、请我把关,这天经地义的事,我岂能推辞?

  胜缘之二:我研读恩格斯《自然辩证法》结合佛教现状,难以理解其关于佛教徒处在人类辩证思维的较高发展阶段的称誉。此时,作者送我一本由他编注的《昌明大师诗文选》,读后参学,大师一一开示,使我茅塞顿开,疑惑即解。佛教蕴藏着深邃的哲理,洞察宇宙,科判人生,无不敏捷而深刻,把精神世界引向辩证思维的高度。中国化的佛学——禅学处处闪耀着思辨的光辉:有与无、凡与圣,“二道相因,生中道义”;明与因、暗与缘,“来去相因,成中道义”。(《坛经·付嘱品第十》)慧能辩证思维所生成之中道义,乃佛理之核心。我终于明白了恩格斯所称誉佛教徒处在人类辩证思维的较高发展阶段之所在,昌明方丈一生的言行也印证了恩格斯这一论断的正确性。

  从此,亲近昌明老和尚因缘跨了世纪,直至其人灭。昌明方丈既是方外之高僧大德,又是党的忠诚朋友、国事活动家、社会慈善家、爱国爱教典范;既是觉行圆满之禅师,又是度化众生之调御师;既是佛教的弘法、传法的一代宗师,又是释门的著名诗人、哲人、书法家。

  昌明禅师首创之禅书,掀起书坛旋风,以禅书善款济度贫困,成千上万,无以数计。昌明禅师作为调御师——心理大师,以静虑之默照禅,显示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辩证思维,追求人生之彻底净化,究竟宇宙之终极真谛。总之,以宇宙人生本来面目之回归,调御有情,不亦乐乎!佛学本蕴涵着丰富的心理科学。作者与我共同研究并拓展错别字心理学,亦是治疗社会心理痼疾的过程,得到昌明大师认同和支持,他在武汉市政协、湖北省人大任常务委员期间,为错别字心理学进一步研究和拓展,提交了提案、议案,引起省市语委、教委的重视。

  1999年,老和尚身体有恙,我针灸按摩、运气发功,与老和尚上乘禅相遇相通,如天地同心,历时三月,老和尚康乐,题《妙手回春》禅书赠我,以示赞许。2001年,我晋升教授,老和尚贺赠《能仁居》镜匾和金锈《寿》中堂,还屈尊驾临我家,为家人祈福曰:福具足,慧具足,福慧具足;寿无量,命无量,寿命无量。我与传主昌明方丈因缘如此之殊胜,作者邀请我审读、把关,我更不能拒绝了。

  胜缘之三:在大学里,我主讲的是《中国革命史》,耕耘了近三十载,听课者总数逾万;我还主编了《中国革命史》教科书,发行全国高校;退休后,继任湖北省高校政治理论课督导。《昌明方丈》这部长篇佛教传记小说,是以中国革命为背景的。1917~2007年,昌明方丈90载的行状,无一不融化在中国革命之中。作者坦诚恳切地说:“您是公认的中国革命史的活字典,又是我个人矢志共产主义人生的政委,《昌明方丈》您不审读,谁审读?您不把关,谁把关?”责任重大,情义笃厚,我不得不尽心尽力地去审读、去把关了。

  传主昌明方丈的一生,作者按其修道成就的过程,分了三个时段进行表述:第一时段是1917—1934年,这17年(1-17岁)为昌明做得成于忍、应无所住之大丈夫的准备阶段,经历了五四运动和中国共产党创立时期(1919.5~1923.12)、第一次国内战争时期(1924.1~1927.7)、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1927.8~1937.7)等三个时期;第二时段是1935~1976年,这42年(18—59)为昌明做自觉觉他、觉行圆满之大丈夫的实践阶段,经历了抗日战争时期(1937.7~1945.9)、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1945.9~1949.10)、社会主义改造时期(1949.10~1956.12)、社会主义建设时期(1957.1~1966.4)、“文化大革命”时期(1966.5~1976.10)等五个时期;第三时段是1977~2007年为下卷。这30年为昌明做庄严国土、利乐有情之大丈夫的成果阶段,经历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1976.10~ )。总之,《昌明方丈》用传主的行状,展开中国革命的历史长卷,用中国革命的历史大背景显现传主昌明爱国爱教、忠诚社会主义的人生。昌明方丈说过:“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革命送来了马列主义,还送来了一个拥护马列主义的和尚昌明!”这是昌明方丈生前对《昌明方丈》这部书所开示的基调,作者将此基调贯穿全书,始终不渝,无法放下恩师之情义、导师之理智。

  《昌明方丈》既是人物传记,又是历史小说,既有历史事件的叙述,又有艺术形象的塑造。《昌明方丈》在《台州佛教》连载时,题头上方标注着“长篇佛教传记小说”。显然,传记讲究的是事件的历史真实性,小说注重的是形象的艺术典型性,作者让其互补互融,相得益彰。作者有知恩报恩的情结,虽不能含环吐珠,但以史笔、文笔还归昌明本来面目,永驻世间。昌明方丈不仅是佛教一代宗师的历史人物,而且是释家慈悲睿智的典型形象。总之,作者在《昌明方丈》中,展现了90年间(1917~2007)的中国革命洪流奔腾的气派,让读者感悟到昌明方丈这位高僧大德在洪流中为国为教而勇敢前进的风采。

  昌明方丈九十人生,作者精心用史笔、文笔塑造着:无一日不是以马列主义宗教观审时度势、认知佛教、精修玄门,弘扬大法;无一时不是党的忠诚朋友,忠诚于中国革命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无一刻不是在实践其导师太虚大师的人生佛教,奉献社会,“诸恶不作,众善奉行”。昌明方丈九十人生,作者精心用史笔、文笔刻画着:爱国爱教,毫不含糊,旗帜鲜明:为民为佛,毫不退缩,勇猛精进。昌明方丈九十人生,作者精心用史笔、文笔描绘着:从出生成长,到出家修道,直到圆寂,“地有百万众送行,天有群雁接驾”,迎上九品莲台,“乃人天榜样,万古标格”(《昌明道明禅师舍利塔铭》)。一件件,一桩桩,无不;充满着宗教性的传奇:神圣而神秘。遵照在教言教的原则,尊重宗教人士的感情,在读者面前老老实实展示昌明方丈传奇的人生,不增不减,不炫不灭。

  ‘人走了,所立之法、立之言、立之功,永垂不朽!作者以传记小说这一综合的文学体裁,为读者所讲述的昌明方丈三立三不朽的真实故事,宗教的也好,世俗的也罢,显然是以马列主义宗教观为标尺,长短宽窄,一一合度。《昌明大师诗文选》选有《再论佛教适应社会主义社会》长论,其中引用了马列主义经典作家关于宗教观的论述达40处之多,传主既能如此忠诚马列主义宗教观,作者当然更是将马列主义宗教观当做准绳来讲传主的往事。马列主义宗教观丰富而鲜活,严肃而生动,首先要遵照其对宗教本质的认识:“一切宗教都不过是支配前人的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们头脑中的幻想的反映。在这种反映中,人间的力量采取超人间的形式。”(恩格斯《反杜林论》)对马列主义这个宗教本质的内涵,作者信服并牢记于心,常与我研讨之,以求获得深刻而准确的理解,便于剪裁昌明方丈90年来纷繁行状:合则取之,离则舍之。事实上,昌明方丈在爱国爱教的人间佛教的旗帜下,所作所为,无不证实了马列主义对宗教本质解析的精辟、独到而中肯。

  《昌明方丈》上、中、下三卷,洋洋百万言,围绕传主昌明方丈所塑造的人物,清点起来,多达百千人,乃不同时期的众生相:社会各界,无所不在;境内域外,应有尽有。从社会层面考察,上至军政要员、学者大亨、名家名星,下至黎民百姓、三教九流、插科打浑,等等,这些伟大与渺小的中外人物,在与传主昌明方丈际遇中,生动活泼,各具生机;从人格情操研究,先行与蜕变,烈士与叛徒,勇者与怯夫,正派与狡猾,真理与谬论,民主与专制,自由与束缚,真挚与虚伪,仁慈与残忍,慈善与冷酷,高尚与卑鄙,廉洁与腐败,粗俗与文雅,聪明与愚蠢,等等,这些光明与黑暗的典型代表,在与传主昌明方丈机缘中,泾谓分明,各显其特。总之,这些与昌明方丈结缘的众多人物,作者是通过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亲身经历的生活体验,成竹在胸,也就能精雕细刻,栩栩如生,真实感人。其中,在调御师昌明方丈调御下,金盆洗手,重做新人,有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有之。掩卷赞叹:昌明道明,真不愧为“一代宗师”、“三世菩萨”!在昌明道明禅师灵堂中堂,德相左右,巨幅挽联颂曰:

  昌一代宗师,锡飞九十载,爱国亦爱教,和谐社会,肝胆相照,万众景仰,人天悲;

  道三世菩萨,莲开千百叶,禅法又禅书,利乐有情,风雨同舟,八方和南,灵山悼。

  这部人物传记小说,姓名做了严肃处理,有的是真名真姓,有的是留姓换名,有的是姓名新命,因为这是人物传记小说,只能用“化解”的办法,既对历史人物及其子孙后代负责,也可免去不必要的争论。此“化解”法是学习前人的,见仁见智,作者只能如此了。

  这部传记小说,其人物众多,应接不暇;其结构严谨,得舍相续。全书3卷10106064字;每卷18章,335688字;每章7节,24页18816字。每章结尾有七言偈诗一首,如机车挂钩,前后勾着不脱轨。问其故?答曰:“本书传主是‘方丈’,所居为一丈见方。如此框架,既有一种正方的古典美感,又有适应‘方丈’之禅韵!‘禅韵’者何?《佛光大辞典》对‘方丈’立条诠释曰:‘一丈四方之室。又作方丈室、丈室。即禅寺中住持之居室或客殿,亦称函丈、正堂、堂头。即度之僧房多以方一丈为制,维摩禅室亦依此制,遂有方一丈之说;转而指住持之居室。今转申为禅林住持,或对师父之尊称。’据《维摩诘经》载,维摩居室虽只一丈见方,但容量无限,极其广大,禅韵在此。昌明方丈将《昌明大和尚》更名为《昌明方丈》,因缘也在此。”

  百万字的传记小说,我的序,只能是挂一漏万地评说,重要的是胜缘不可推辞。

  谨序,以告读者。

  更正:5期《昌明方丈》缘起,左上16行总篡改为常务副总纂,左下3行宗教规改为观。右下9行《昌明方丈》改为《昌明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