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弘护佛法,慈济利世——访新加坡佛教居士林

作者:林志明

  一九九七年六月,父亲林子青老居士应邀赴新加坡作佛教之旅,继母与我亦随行。我们共参访了十五个寺庙和佛教居士林,后者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略作介绍。

  六月廿九日上午十时半,新加坡佛教居士林司理李木源居士亲自驾车来我们挂单的毗卢寺接我们去访。这是一个晴朗的周六,居士林院内和佛殿人来人往、熙熙攘攘,香火特别旺盛。李居士陪我们各处参观,并作详细介绍。从该林六十多年的发展过程可见其弘法利生事业兴旺发达之一斑。

  ——缘起及概况——

  一九三四年,转道、瑞寄法师及邱菽园、庄笃明等缁素发起创建新加坡佛教居士林,林所全座楼屋由李俊承居士购赠,首届林长为李忠石。当时林友仅百余人。一九三九年以后的三年内曾三迁林址。一九四一年,日寇侵入,星洲沦陷,百姓流离失所,领导师达明、广洽法师及李振殿、高敦厚等董事,以慈悲济世的精神成立了“中华佛教救恤会”,设置了二十七个难民收容所,投入赈灾救济工作。一九四六年,张淑源、李振殿正副林长倡议购地兴建林所,并各自出资万元,得到大家的响应,遂筹款购买了现林址(金炎律十七号)。一九五一年,居士林大楼落成,奠定了永久基业。一九五八年后,林友由数百人增至千余人,原有佛堂等不敷应用,陈赐曲、陈光别等居士各出巨款合力购买隔邻旧屋三万余平方尺(约一万平方米)之地基,于一九七O年兴建一座五层大厦,内设大殿、讲堂。至一九七七年,陈光别林长在李木源司理协助下,大力发展林务,增设图书馆、助学基金、扩建大殿。一九九三年,重建旧楼,使两栋楼排列规整,更加庄严宏伟,并增设了念佛堂、大讲堂、功德堂。大殿供奉从中国铸造并请来的青铜佛像,又扩充了图书馆等,组织日臻完善,各项弘法利生活动蓬勃开展,林友由原有千余人增至现在的一万余众。

  ——扩建后新貌——

  走进居士林大门,在“新加坡佛教居士林”上面有弘一大师题的“灭除一切苦”的横幅,院内有七座石塔,排列于两栋相连的大楼前,塔上共刻有一整部《无量寿经》。父亲母亲与李木源居士在其中一座石塔前留影。朝大楼举头望去,新楼正门上方高处壁上是一巨形铜雕西方三圣像,是在中国请中国匠人制作,分体运抵星洲后再拼接而成的。三圣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立体感强,十分壮观,彷佛西方三圣正在接引苦难众生往生极乐世界。

  步人大殿前,我们遇见了在此参加居士林与新加坡净宗学会联合主办的“弘法人才培训班”(由净空法师主讲),武汉宝通寺住持、年轻的界奇法师,他是福建人,以前认识父亲,此刻,他乡遇故知,倍感亲切。大家一起进入大殿,礼佛后,在佛像前合影留念。

  李木源居士领我们参观新大楼,乘电梯直上最高的五层,楼道及电梯间居中,其一侧为“广洽和尚纪念堂”,亦用作讲堂,面积很大,足可容纳三、四百人坐听讲经;另一侧为一小厅,目前用以陈列各种结缘品,有佛书、音带、佛像等,大部由净宗学会提供。我选了一些,请居土林林友为我寄到常州,以便流通。

  “光别纪念堂”和“五百罗汉堂”设在四层,五百罗汉图由屏风组成,别具一格,是用各色贝雕粘贴制作而成,人物形象精致而生动,我依次将此珍贵的佛教艺术品全部摄下,限于篇幅,这里仅提供两张,以与读者共飨。

  清净幽雅的图书馆在三层,尽管另一侧还有个不小的“功德堂”(或称“念佛堂”),然而,我们印象最深且停留最久的还是这座图书馆。其阅览室宽敞明亮,管理设施现代化,全馆面积五千余平方尺(约近两千平方米),有空调设施。馆藏中外文图书近三万册,计有大正藏、宋碛砂藏、续藏、中华大藏经、房山石经、大般若经、文殊大藏经、大藏经补编等。还有教理、教史、教典、佛教文学、美术、建筑、画册、期刊、报纸和儿童读物等。各种文集、全集、丛刊、杂志亦搜集得颇为齐全,如大部头的有《现代佛教学术丛刊》(台湾大乘文化出版社)百余本,《世界佛学名著译丛》(台湾华宇出版社)九十多本,《现代佛学大系》(台湾弥勒出版社)五十余册,还有《印光大师全集》、《慈航法师全集》、《弘一大师全集》、印顺法师的《妙云集》等。杂志有《千佛山》、《人生》、《法音》、《内明》、《香港佛教》、《慈济》、《普门》、《妙林》、《狮子吼》、《慧炬》、《慈悲》等十几种,且均是装帧讲究的合订本。进人“儿童阅览室”,我们看到有小至五六岁,大到十几岁的孩子在翻阅佛教故事书或连环画,我们与孩子们合了影。在另一个阅览室内,我们发现了六、七册父亲编著的精装《弘一大师年谱》,李木源居士将其全部取出,要请父亲在靡页上签名,父亲只签了一本后说:“我又不是什么名人,算了吧!”据了解,该馆现有全职管理人员三名,均为图书学方面的专业人才,管理井井有条,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读者,每天至少接待七、八十人。目前该馆有会员约九千名。凡新加坡公民或持新加坡工作证或学生证者,均可免费申请办理借书证,借书用磁卡,上面的照片、姓名、编号等均输入电脑,管理设施既先进又方便。父亲仔细巡视了各种藏经、藏书,赞叹居士林为大众创造了如此清净幽雅的修习佛法的环境和条件,真是功德无量。

  二层有宽敞的餐厅,足可放上十来桌,我们与许多中国大陆来的法师一起用餐,菜肴丰富可口,据说都是义工们来协助烹调的。

  办公室也在二层,大办公室内,人们在忙碌地工作,我们经过大办公室被引入林长办公室喝茶休息。这里最吸引我的是墙上挂着的弘一大师赠新加坡佛教居土林的集句墨宝真迹:“普令众生得法喜,犹如满月显高山”(晋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偈颂句)。

  ——普及佛教教育,培养弘法人才——

  为普及佛教教育,培养护法居士和年轻僧人,居士林于一九九三年七月创办了第一届初级佛学班,请厦门闽南佛学院讲师传发法师讲授《佛学入门手册》、《成佛之道》、《佛法概论》及唯识、中观等。此后,又陆续聘请中国大陆及台湾的大德们前来讲经说法。

  一九九五年九月至十二月,居士林与净宗学会联合主办了第一届净土培训班,由净空法师担任导师,历经三月,九位由中国佛教协会选送来的学僧,在导师指导下,刻苦学习,懂得了讲经的重大意义和历史使命,并掌握了讲经方法、技巧、原理、原则等。我原本盼望这次能在新加坡见到久别的净空法师;,然据说他老人家要到九片份才会莅新讲学。只得自叹无缘了。今后,在净空法师的指导下和居士林的大力支持下,一定会不断地培养出更多的弘法人才来。

  为普及佛教教育,并指导大家修学佛法,居土林于一九九五年秋,主办发行了季刊《狮城潮音》,颇受信众欢迎。

  ——法会及大众共修——

  居士林每年农历七月,举行为期一个月的地藏法会;农历七月十五举行供僧法会;每年卫塞节则举行传灯法会,参加善信常达两千余人,大家手捧莲灯绕佛,井口诵佛号,场面十分感人。一九九五年,还请上海玉佛寺真掸大和尚及其他六十五位法师前来主持和参加水陆法会。

  居士林的修持每天都有,早晚课为上午九时和下午五时(星期日为下午二时),每周一至六晚七时共修,内容依次为《无量寿经》、《药师经》、《普门品》、《阿弥陀经》、《地藏经》、《普贤行愿品》,每月四个星期日(下午四时)依次共修《大悲忏》、《净土共修》、《金刚经》、《地藏忏》;每逢初一、十五,上午十时为上供,诵大忏悔文。

  除以上种种,居士林数十年如一日地广行布施,其中包括:为贫病老人及残障人士发放渡岁金,为贫寒学生发放助学金(除新加坡外,现已开始向中国大陆一些大学的学生发放)、施医、施药;赠衣送粮、济贫解困和赈灾等。

  我们在居士林参观仅仅一天,然而,就我们所见,他们的活动既轰轰烈烈,又井井有条,信众们都那么虔诚,同修间都那么平等友善。到了这里,使人感到清净却又温暖,我看到许多义工,在认真地操持各种林中事务,最令人感动的是在大食堂,我们见到了各方居土送来的堆积如山的米粉和各类食品,还见到许多义工辛勤而和蔼地在接待大家,其中有两位义工老太,动作利落,李木源居士给我们作了介绍,我当即为她们照了一张相,左侧穿蓝色上衣一手合掌者已九十二岁,右侧带围裙者亦已八十有八了,大概是念佛修心又勤做善事的缘故,她们竟健康得像仅六七十岁的老人一般。

  总之,有愿力无穷的董事、司理居士们引领,有成千上万林友们的支持,相信新加坡佛教居士林定能在弘扬佛法、净化社会、慈悲济世、普渡众生、续佛慧命、令正法久住方面作出更加卓越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