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明学苑

当前位置:首页> > 因明学苑

西藏佛教焚香源流的艺术文化

作者:不详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香之源头甚久,佛教以前便有烧香记载。在印度古时还有专门之香神,称不“达”。内地的香史发展主要经过原始初期,普及到民间这三个阶段。西藏地区香史发展也大互致相仿。隋唐之际,汉地香业已走向高度发达。藏地是自唐开始逐步完整地显示出造香术发展状态,到元朝之际已成辉煌。

  生活在雪域高原的藏族人民有着悠久灿烂的香菜俗文化,早在远古时期由于祭祀天地神灵的需要,高原先民创造性了煨桑习俗,这种焚香祭祀活动在长期的演变中显得日益丰富和相对子规范,並与后来的佛教仪轨相融合,形成了完整而独具藏地色彩的体系。除外来佛教经典《戒德香经》、《苏悉地经》、《大日经》、《首楞严三昧经》、《维摩法经》、《大方广佛华严经要》、《大宝积经经》等的影响外,还产生了许多藏传佛教的祭祀书典,这些书典也被称为“煨桑文”或“煨桑书”。

  关于“煨桑”的起源,根据藏传佛教中最著名的祭祀文献(在藏族社会流传极广)宁玛派的《献供焚香祭》(莲花生大师著)记载、称其“源自于天”事实上可以追溯到佛教传人之前的时代,“煨桑”是高原先民同高高在上的神灵间沟通的方式,他们认为袅袅而起的香烟直达天之极深处,飘至神灵居住的地方,可以将人间的美味传递其所在。煨桑所焚之柴是有选择的,一般是焚烧柏枝、巴里(一种植物)、糌粑或其它食物和供品。

  “桑”在藏语中意味着净化,同时“桑”也有祭祀献供之意,甚至在藏语中“煨桑”成了祭祀神灵的代名词。而今藏族民间的煨桑习俗虽然已是佛教之味郤依然长盛不衰,几乎家家每天早上都要举行“煨桑”活动。就藏族人来说,神被基本认为是闻香即可,而非象人一样必须用食物来填充。

  煨桑与佛教溶合后,就把它的净化环境、削除邪气与秽气、净化心灵等功能发挥得更加完整,更加丰富。用袅袅香烟送去人们对神佛的祭品早就成了藏族百姓每日的功课,煨桑即是祭神供佛,这种思想自古延续至今。佛香在西藏的传入,有记载的历史大多都认为是公元七世纪松赞干布时期,据说在桑耶寺的修建过程中,由于遭到吐蕃鬼神的破坏,白天修建的石墙之类,到了夜间就被破坏等等,更为严重的是各种疾病开始到处流行,于是君臣商议后,请来了密宗大师莲花生大师来镇伏鬼神。莲花生在桑耶地方建金刚撅壇城,并用燃香烧桑等活动和仪轨制造神秘而特殊的环境氛围,降伏了吐蕃一切鬼神,向佛法僧三宝献了包括香供在内的供养,向一切神、护法、地神、龙神(鲁神)、念神献了供品,这才得以全面完成桑耶寺的修建工程。后来还演变出了藏历五月十五的世界焚香节。这个月的十五日,称为“卓林吉桑”,意思是“南瞻部洲焚香祀诸神的美好日子”。相传这个节日始于公元 8 世纪藏王赤松德赞时代。赤松德赞为祝贺莲花生大师降伏妖魔使雪域大地一派祥和、吉祥而进行的赞美活动。当时,他下令在海布日神山之巅砌一巨大香炉,亲自焚烧香草香树,祭祀天空、大地和江河里的一切神灵,烟云袅袅,与蓝天丽日相接,艳阳照射,如彩虹蔽日,大有弥漫世界之势,故有“南瞻部洲焚香日”的美誉。后来,这一活动遂演变成一宗教节日。这一天拉萨的居民身着盛装,到大昭寺和其他寺庙楼顶祈祷,到附近山头、河岸高处烧香。人们还对神呼喊,祈求他们赐予人类幸福和繁荣。

  此被认为是佛香出现在西藏的似乎较确切说法。但真正造出藏香的却是吐蕃七贤之一的吞米·桑布扎大师。大师幼年即被松赞干布送往印度等地学习,学成归来后,除创制了藏文、翻译了佛经,还在现今尼木县吞巴沟发明了水磨香车,研制出了真正的第一代藏香,彼时距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了。除佛经外,藏族的大小五明学说中和《四部医典》等等古籍中都对藏香的配方、生产方式、藏香的使用等都有很详尽的描述和记载。

  其后,在历代僧俗大众的努力下,藏香发展的十分丰富而成熟,各类香品一应俱全,有药香、熏香、水香等等。至元以降藏香生产技术十分发达,据说可生产各种燃后显出祥瑞符号的香雾,并能有效控制香雾的升降,有一种藏香飘至人的鼻端便停止上升,煞是奇妙。但这些造香术已失传。由于藏传佛教和藏香的药用功能,旧进西藏地方政府对藏香生产机构管理极为严格,不可随意造香,并有专门机构管理此事,每年都要检查藏香的生产作坊及产品质量。藏香使用范围也逐步明晰。达赖喇嘛、西藏地方政府祭祀仪式、各寺庙宗教活动、大型宗教及民间活动,使用都有明确的定制与分类,产生了相应的等级制度、礼仪和完整的藏香文化随着藏香的不断发展要,完整的香具也开始诞生,其最早的发端也在千年以前,藏族香具先有土石制成和砌成的香炉,而后逐步发展到陶制香炉,才逐渐演变成金银铜铁木瓷等。最早有明确记载的室外大香炉在赤松德赞时期已产生,“世界焚香节”也源于此时,说明那时藏传佛香文化已很发达。迄今品种已不可胜数,最有特点的是各种金银铜和土陶等材料制成的香具。山南、日喀则等地金银铜香具,仁布等地玉香具,敏竹林寺、塔巴地区的陶香具等等,都是名品,同时也诞生了独特的香具审美情趣,形成了历史悠久的藏香美学流韵,极强的美学追求。

  藏香发展到现在,品种虽数以百计,其药用功能也越发显著,但历经千百年不衰的最经典品牌却依然是著名的西藏三大名香:用于布宫的圣香敏竹林藏香、广泛用于民间的尼木吞巴藏香、寺庙喜用的噶丹地区的噶丹熏香。新创品牌中,以西藏藏医学院的藏香较好。完整的焚香礼仪和藏香文化。藏密中的供香仪式就极其独特而严格。

  藏传佛教对神灵有独特的焚香方式和仪轨,通过这些仪轨,人们同超自然的力量进行对话、沟通,求得人与神灵间的和平共处,以祈福求助与神对人的保佑和凭借神佛实现自己的愿望。供香主要在寺庙与家中佛龛前进行,这几乎是每天必做的佛事活动。的确,香已经完全渗透内化到了藏人的精神之中,这种渗透是那样的深远,也就难怪世事变迁而熏性不改了,所谓“无限心意善怀,寓寄一柱烟中”便是最好的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