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明学苑

当前位置:首页> > 因明学苑

藏传因明学的本土化过程

作者:才华多旦

  [摘  要]公元7世纪,与佛教的正式传入,因明学也随之传入了雪域藏地,并在藏地传承和延续,成为“人类文明园地中的一束奇葩”。本文中,因明学与本土文化水乳交融的历史脉络入手,粗略梳理出不同历史时期,因明学在藏区的本土化路径与趋向进行探讨。

  [关键词]藏传因明学;本土化;传播与弘扬

  因明学,发源于印度。“梵文Barman的含义是‘新知’,藏文译作Tsedma(测码),即‘真知’或‘正确的认识’”。[1]这种“真知”的逻辑推理,被学术界推举为世界三大逻辑体系之一。[2]其义理艰深、术语繁多、明辨细腻,成为许多读者拒之门外的“天书”。“以揭示人类认识规律,锻炼提高思维能力为宗旨的因明学早在一千二百多年前就与佛教一起传入藏区,经过无数藏族学者的研习吸收、消化改造、提高发展,已变成了藏学中一个闪光的组成部分”。[3]最初,因明学也对佛教一样,对藏区的传播历经磨练与沧桑。因诸多佛教大师的传承与研习之功,“产生、发展于印度的因明传统,在翻越了文化与地理屏障的喜马拉雅山后,却在藏区壮大与成熟起来,这不仅是因明传承在异地的延续,也是印度因明逐渐在藏区的本土化过程。”[4]千百年来,因明学在藏区的修习、注疏、造论等传承与延续中实现了本土化,现今已融入了藏族传统文化的血脉,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藏传因明学。笔者以因明学与本土文化水乳交融的历史脉络入手,粗略梳理出不同历史时期,藏传因明学在藏区的本土化趋向。

  在藏区,因明学主要经历了三大发展历程,其发展内涵藏族学者概括的极为精彩。“珍宝正理经义论,雪域藏地三种说:因明七论结合说,印译精要集中说,凭借个人见解说。”[5]这三种说法,分别是俄氏叔侄、萨迦·贡嘎坚赞、宗喀巴·罗藏智巴等几位因明论师时期,他们对藏传因明学的贡献具有里程碑的意义,这恰恰也是因明学本土化的三大过程。

  一、第一次本土化过程——俄氏叔侄时期

  据史料记载,公元7世纪,随佛教的正式传入,因明学也随之传入了雪域藏地。因明学在西藏的传播与发展,其功劳应该归于印度大僧人寂护。“从印度迎请中观瑜伽自续派寂护(静命)论师来藏弘扬佛法,并与达摩阿罗伽共同藏译陈那的《九因轮》,这是译成藏文的第一部因明专著”。[6]自第一部因明学译著的问世,西藏开始掀起了翻译因明学的热潮。先后“三大译师”为主的吐蕃大译师,与印僧合作翻译了大量的因明学名著。其中嘎瓦·巴泽(吉祥智)译师最为功不可没,他藏译了法称的《正理滴论》、《观相属论自释》、《成他相续论》;胜友的《正理滴论略译》;律天的《因滴论广释》、《成他相续论释》、《诤正理论释》、《观所缘缘论释》;善护的《成外境颂》等多部因明巨著。另外,尚·益西德(智军)译出律天的《正理滴论广释益习者论》;占巴南夸(念空)翻译了法称的《观相属论》。后弘期,玛·格布罗智(玛善智)、琼普扎赛、天智慧等藏族学者除了翻译,还对因明论著加了些注释和讲授。但其影响很小,没能形成一股气候来。自寂护论师至大俄译师,大约经历了三百多年,这阶段主要以印度因明论著的文本翻译为主,史称旧因明或旧量论。

  因明学在藏地本土化的第一阶段,俄氏叔侄居功甚为。一是俄大译师仿照印度中古时期的最大经学院那兰陀的体制创办了五部经学院,使因明和佛学的研习走向了正规化的道路。这一时期桑普寺辩经院培养出了一大批因明学和佛学方面的人才,其中专讲《正理彻悟论》的有255人,专讲《正理庄严论》和《大合理论》的有55人。俄•罗丹喜饶(1059~1109),藏传佛教噶当派重要佛学理论家、译经大师。通称小俄译师。出生于吐蕃羊卓地区。自幼从叔父俄•雷必西饶译师学经。曾赴大小勃律(今克什米尔)、泥婆罗(尼泊尔)等地,学习梵文、密宗及各种经典,期间翻译了《量庄严论》。精研佛门经论17年后,于宋元祐八年(1093)返回吐蕃,开始了翻译佛经事业。他把大量梵文经典译成藏文,并对前人译文的纰漏作出修订。西藏大藏经中由他译出的经论达40余部,所译的各种经文成为吐蕃、泥婆罗、朵堆(西康地区)、朵麦(安多地区)、宗喀(今青海西宁湟水)等地佛门弟子的必读经书。在从事译经的同时,他还编写经论注释,著作有《道次第广论》、《教次第广论》等。他还前往逻些、桑耶等地讲经,主要讲授以《量决定论》为主的法称著述及其注释,阐述佛教逻辑和认识论,还讲授了《慈氏五论》和《中观论》及其他论著。洛登西饶对西藏佛教哲学最大的贡献是翻译介绍印度佛教因明学集大成者法称著的《定量论》,由此打破了由玛·格韦洛追开创的“旧因明学”,创立了西藏的“新因明学”传统。其叔父俄•雷必喜饶逝世后,继任桑浦寺堪布,1109年在返桑耶的途中逝世。

  桑普寺第四任主持恰巴•曲杰桑格论师(1109-1169年)开创了《集学》最初理论纲要。这是通过分析、推理、论证的方法去认识、辩别各种概念、内涵、外延和事物之间的关系,来提高分析、思辩能力的一种学科。这为后期的《集辩》奠定了基础,为因明辩论技术的进一步提高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后来,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对恰巴•曲杰桑格创立的辩经理论和制度做了一些修改和增补,创立了适合格鲁派学僧学习的新内容,逐步形成了格鲁派的辩经制度。辩经是佛学用语,是对佛教理论的辩论。为了加强对佛经的真正理解,采用一问一答的方式交流所学心得和所悟佛法。它是僧人学习佛经的一个方式。色拉寺、甘丹寺和哲蚌寺僧人学经内容和步骤基本相同,先学显宗,然后学习密宗,显宗主要以格鲁派规定的五部经典为主,学完这些经典通常需要20年或者更多的时间。大量深奥的佛学典籍仅靠自己修习恐怕很难将它们完全记住,所以辩经这种相互问答促进的方法非常有利于修习,同时也是除转世灵童之外,学经僧依次升级为高僧的途径。

  二、第二次本土化过程——萨迦·贡嘎坚赞时期

  萨迦派第四代祖师萨迦·贡嘎坚赞(1182-1251)时期,藏传因明学进入了一个空前的繁荣时期。这是因明学在藏地本土化的第二个阶段。萨迦·贡嘎坚赞学识渊博、精通五明[7]而著称。他“从商羯罗难陀弟子旺鸠班智达和克什米尔释迦室利师徒二人精学《释量论》,对俄译师的《释量论》修订版再次作了认真校订,”[8]使因明藏文译本更加准确精炼。他在萨迦寺开讲《释量论》,使藏传量论的研习重点从《决定量论》转向《释量论》。萨班对量理学说了悟深透,且善言雄辩,传说他以量理学说击败前来挑战的印度绰杰等六位外道论师,使他们落发为僧,皈依佛法。据说,这六位外道论师的头发至今仍保存在萨迦寺。

  萨迦·贡嘎坚赞深入研究融会贯通陈那、法称及其后学的量论思想的基础上,以陈那的《集量论》和法陈的《释量论》等七部量论为内容,用他自己的认识论和逻辑理论撰写了藏族第一部理论研究的专著《量理藏论》,批判了形形色色的错误观点,建立了自己的因明理论体系。从而,这部巨著就成为学习和研究因明者的必读之书。《量理藏论》的主题构思和体系安排既不同于印度量学,也不同于恰巴•曲杰桑格之摄类论证著作,而是把印度量学的全部内容取精用弘、重新归纳,将哲学本体论、认识论和逻辑推理有机地联系起来,从客观存在到感觉思维,再归纳出思维形式与规律,从而使藏传量论这一新兴学科在内容上更加完整和系统化。萨班的这种量学理论体系对后世学者影响颇深,宗喀巴新学派都是遵循这种体系写成的量学著作。《量理藏论》中,萨班不但驳斥了外道学派的观点,同时也对早期的量学大师们进行了批评。他的量学思想自成体系,并有新见,为藏传量论的发展开辟了新途径。

  三、第三次本土化过程——宗喀巴·罗藏智巴时期

  公元14 世纪,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1357~1419)和他的弟子们时期,因明学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这也是因明学在藏地本土化的第三个阶段。宗喀巴大师从仁达哇·宣奴罗哲处精学《释量论》。他以前贤天主慧和释迦慧的释文为基础,总览前人在研究量学时提出的各种见解,融会贯通,汲取各家之长传授量学,著有《量学七论入门》、《量论道编》等量理要著。尤其,《量学七论入门》提纲挈领,言简意赅,可谓藏传因明学史的一座里程碑。宗喀巴大师不仅在前人因明学者观点的基础上,深入研究考证,提出了新的理论思想。更为重要的是宗喀巴大师认为,因明不仅是用于辩论推理的工具, 也是修行成佛的重要途径。宗喀巴以及门徒发挥了法称后学教义派的思想, 更注重于因明的知识论内容, 特别批判了“因明非内明”而轻视因明学的现象,极大提升了量论思想对藏族传统教育举足轻重的地位。

  宗喀巴大师及弟子们重理轻经、深入深讨的学风树立了良好的典范。大弟子贾曹杰的因明领域的学术成就仅次于宗喀巴,他以天主慧释文要义,对《集量论》、《释量论》、《定量论》、《正理滴论》、《观相属论》、萨班的《量理藏论》等量学经典著作分别作了精辟的释析,量论专著达13部之多,越过其全集之半数。第二大弟子克珠杰(一世班禅)对格鲁派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他一生著作甚多,其中因明著作有《因明七论除意暗庄严疏》、《释量理海论》、《现量品注》、《量论解脱道》等因明著作五部。根登珠巴(一世达赖)的因明著作有《释量论善说》、《量理庄严》。后世学者特别尊崇克珠杰的《因明七论除意暗庄严疏》和根登珠巴的《量理庄严》两部巨著。

  因明学在一千多年千传入藏区,经过无数藏族学者的研习吸收、消化改造、提高发展,现在已经成为藏学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参考书目

  1、多识·洛桑图丹琼排.爱心中爆发的智慧(增订本)[M].兰州:甘肃民族出版社,1998.

  2、贡珠·元丹嘉措.知识总汇(藏)[M].北京. 民族出版社,2002.

  3、祁顺来.因明学通论[M].西宁:青海民族出版社,2006.

  4、万果.藏传因明学名著翻译的学术意义.[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2010(3).

  5、祁顺来. 因明在藏区的传播与发展.[J].青海民族学院学报,2003(4).

  6、多识仁波切.藏传佛教认识论——开启量学(因明学)宝库之金钥匙[M].兰州:甘肃民族出版社,2010.

  [1]多识.爱心中爆发的智慧[M].兰州:甘肃民族出版社,1998:410.

  [2]第一个体系是希腊体系,就是亚里士多德逻辑体系,黑格尔等人都是从亚里士多德这个体系发展过来的。第二是因明学逻辑体系,就是佛教逻辑,我国汉藏诸圣僧多次东渡印度,接受了印度佛经逻辑,并进行翻译、传承、辩论、修习的艰难历程,成为中国本土化的因明学。第三个逻辑体系是中国古代名辨, 经过墨子、荀子、韩非等人的贡献,成为世界三大世界逻辑体系之一。

  [3]多识.爱心中爆发的智慧[M].兰州:甘肃民族出版社,1998:411.

  [4]万果.藏传因明学名著翻译的学术意义.[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2010(3).

  [5]贡珠·元丹嘉措.知识总汇(藏)[M].北京. 民族出版社,2002:284.

  [6]祁顺来.因明学通论[M].西宁:青海民族出版社,2006:30.

  [7]五明是西藏传统的五大学科,分别为声明、因明、工巧明、医方明、内明。

  [8]祁顺来. 因明在藏区的传播与发展.[J].青海民族学院学报,2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