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锡兰佛教僧众的生活——法舫法师在雪窦寺茶会上讲

作者:法舫

  各位法师:本人到这里来,承各位的热情鼓励,非常的感激!刚才亦幻法师介绍我和各位谈一点锡兰、缅甸、暹罗佛教徒的生活情况与教育文化。关于这,我亦喜欢谈,不过暹罗我没有去过,知道得不十分清楚,不能作全面的介绍,只就我所知道的和我自己所经过的,作一个简单的报告。我先把他们的生活分为衣、食、住、行,从他们衣食住行中可以透视到他们的生活情景,其次再说他们的教育与文化。

  僧衣,即是袈裟,是佛教僧人的制服。锡、缅、暹、安南和尚所穿的衣服,就是袈裟,除此以外,别无其他服装。袈裟的颜色,十之八九是黄的,和我身上所穿的一样(记者按:其时法师着黄色五衣,袒右肩,光脚),有时也有缁色的,但是很少。无论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都穿这黄色袈裟决不改换,在学校教书、读书,也是一样。有一次我在仰光,一位缅甸和尚到医院去医病,遵照院方规章,住院非换掉衣服不可的,这位和尚死也不换,他说:假使我脱去这袈裟,我就不是和尚了,许我住,就住,不许,我就走。在坚决条件之下,院方也只好依他。从此,倒反而开下和尚住医院都不换衣服的先例。普通都着五衣,衣的长短,皆依戒律,着七衣的很少,做起来也不方便。九条以上都是双层衣,二十五条乃至一百条都是双层,双层衣,出门的时候带在身边,冷时着,睡时又可以裹在身上当铺盖用哩。

  食,钵,是每个和尚都有一个。锡兰的和尚托钵的少,他们有田;缅甸和暹罗和尚托钵就多了。每日托钵两次,有一定时间。早上,人家盛饭在门口等着托钵的和尚;午上,就有一定的斋主了。托钵的时候,晴雨不打伞,那怕最热的天气,也光着脚走路,这是规矩。寺里是难得做饭的,也用不着做。在上午可以随便吃,一过十二点钟以后就不许可吃了,甚至吃牛奶,俗人看到都非常地瞧不起。还有一桩在我们看起来认为很不雅的事——用手抓饭吃,其实很平常。托钵回来,把各个人托钵得来的饭合在一起,分装在盆子里,小菜有人分散,汤,浇在饭上头。吃的时候,比丘坐在前,沙弥在后,就好像中国丛林的斋堂里过堂一样。

  住,僧人住的寺庙与俗人家的房子相同,所不同的,别有佛殿。佛殿里或供佛像或壁上画像,锡兰多画一尊弥勒像。他们每天每人都要去拜佛、拜佛塔、拜菩提树。拜的时候,晚上念经而早上很少念经。住的房子是有施主的,破了,有施主修理,不修,就可以自由地离开那里到别的地方去住。和尚不化缘,化缘修庙的是在家信徒的事,和尚尽管用功研究,衣食住,不但一点儿心思。施主家里死了人了,和尚去念经是义务,念好之后不收钱,施主也不给钱,只以些日用品,和雨伞、手巾、鞋、袈裟之类以及午斋供养,有些施主什么也不给你。这一点,与中国现在念经拜忏像做生意,是迥乎不同了!

  行,他们出门所着的衣服是很严格庄严的。普通都着五衣,有的偏袒右肩即可出门。还有一派是非裹衣不可出门的,不能随便。缅僧出门托钵时,可以不化钱乘车,并且车中有规定僧人乘车的坐位,僧人走进车厢,绝对不会站着,即使车里已经满了乘客,他们会让座位给和尚坐。火车,挂有给和尚坐的专厢。于此,也可以看到他们的社会上的地位,和受人民的尊敬与优待了!

  上面我已把他们的生活大略地报告过,还有些锡、缅不同的习惯,再大略地说一说:锡、缅的和尚可以吃烟香。缅甸和尚可以走在大街上公开的吃,而锡兰和尚只在寺里吃。前者认为很平常的,因为他们以为凡是施主供养的都可以受用;后者就不同了,假使在行路中吃香烟给俗人看到是很不美观的。缅僧可以到戏院里看戏、看电影;锡兰和尚绝对不能到任何娱乐场所。所以有好多锡兰和尚从来就不知道戏院里在做什么呢?缅甸和尚不但可以看戏,并且比俗人便宜,戏院里第一排坐位都是给和尚坐的,这又是锡兰与缅甸不同的地方。

  出家,在锡兰人看来确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他们的确相信:“一子出家,九子升天”的传说。还俗,是件不美的事,受批评的事!假使有一个人出了家再还俗,非但他的父母不许可,就连他的远亲近邻们都要嘲笑他、咒诅他,整个家庭都因此失去体面!我在锡兰曾经看见一位青年学僧还俗,当这消息传出被他父亲得到,他父亲于是把所有家财全分给他别的弟兄,没有一点儿留给他,并带信说:“你回来,就打死你!”这种消息被他听到时,他又只得死心塌地的再出家做和尚了。锡兰、缅甸人出家的时候,礼仪很隆重。出家的人载上如印度太子冠帽,穿上古装,骑着象,在街上游行,现在也有坐汽车的。亲戚邻居们都要送礼志庆。至于缅甸呢,那又不同了。在缅甸可以说每—个人都要出家一次,出家的时间,不问三年两年,三月两月乃至三日两日,然后还俗。即使受比丘戒的,也可以随便的还俗。要还俗的人只要先向师傅说:“我于某一天要还俗了”,师傅说:“好”,将衣放在师前,师长为他说三皈五戒后,就可以回家去,毫不困难的。这事我也亲眼见过。

  受戒,是很严格的。全锡兰三派僧人,每派只有一个戒坛,故受戒者,只许到一处受戒,他寺不许传戒。非满二十岁者决不可受比丘戒,决没有像中国的和尚,今天穿上和尚衣服明天就可以去受三坛大戒!即使三十岁出家,也得在寺内服役几年,最少一年,师长许可后,才去受戒。受戒的时候,是一个人一次,不像中国一次三人、六人至九人的。受戒的时间,两个钟点就完,无需几十天,因为他们早在寺内受过训练了,已学会了比丘戒的一切,受戒不过是证明你加入比丘僧团,取得比丘资格而已。他们只受比丘戒而决定没有受菩萨戒的,因为释迦佛没有制下什么菩萨戒。

  教育,是最普遍的。锡兰一万五千多和尚,就有一百多个教育场所——如我国的佛学院。最大的一个学院在哥伦布,就有八百多学僧在读书,现在已有一千多了。我曾住过的那个智严学院,也有六百多学僧,其余能容一百、八十、五十的多得很。他们上午做事,应供、托钵,下午去读书。佛学院里,政府有规定的课程,毕业可得学位。教育部设有专管僧教育的督学,文凭也是由教育部颁发的。毕业以后,可以到社会学校里教书,可以考大学,可以到印度、英国去留学。在锡兰第一流文学家都是和尚。他们因为受了高等教育,在国家的地位是崇高的,他们能领导社会,感化民众向正路上走。由于此,僧徒也就自然而然的受到国家社会的优待与尊敬了!

  石香记

  三七年七月五日

  (原载《海潮音》第二十九卷第八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