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概述宗喀巴大师

作者:不详

  诞生后一生进行闻思修、讲辩著,弘扬佛陀教法的事迹:

  宗喀巴大师诞生在往昔雪域诸法王统治之下的多康之中的多麦下部地区宗喀地方的“玛”氏家族。父亲达鲁花赤鲁本格英勇正直,处事果断,信奉佛法。母亲香毛阿曲具备女人的本性,没有虚荣心。在如此圆满高贵的种姓之中,父亲达鲁花赤曾经梦见拉萨的释迦牟尼佛像被车拉到他的牛毛帐篷中,父母双亲作了许多这样奇异的梦。夫妻双方共有三个孩子之后,幼子(宗喀巴大师)生于佛圆满涅槃后的两千一百九十九年,即藏历第六饶迥的火鸡年(公元1357年)。他拥有头如伞盖形等善相,远弃放逸之行为,与众不同。三岁时,从噶玛乳必多杰(噶玛噶举派大师)受居士戒,取名“贡噶宁波”。

  七岁时,从法王顿珠仁青修习大圆满、大威德、胜乐、喜金刚、金刚手的曼荼罗等密法,系统地掌握了秘密金刚乘教法,法号“顿月多杰”。又由上师顿珠仁青担任堪布,达温循努僧格的学生循努绛曲任业轨范师给他授予前节沙弥戒,取名“洛桑扎巴”(善慧称)。

  十六岁时宗喀巴告别经师顿珠仁青经过多康地区,在度过新年,水牛年(1373年)秋天抵达止贡替寺(噶举派主要寺院),跟从京俄学习大乘佛教发菩提心法;跟从蔡(贡唐)地方的著名医师贡却嘉钻研医术,掌握了《四部医典》的全部内容。然后去到聂塘第哇巾寺从该寺堪布扎西僧格和益希僧格闻习缘起法;从第哇巾寺喇嘛坚白仁钦听受慈氏五论等教法,深领要义;从喇嘛丹巴索南坚赞、堪钦仁钦南杰、班钦玛德巴学习文殊胜乐等部分法;在萨桑巴身前学习教诫与声明学;从玻东乔勒南杰学习觉囊派所传的六支瑜伽;从那塘寺著名学者、译师顿珠桑波学习《俱舍论》和《释量论广释》;跟从三位获得噶居学位的学者学习香巴噶举派所传的六手印法、开许法以及普遍除障法;从娘温贡噶贝学习般若学论著《现观庄严论》;从萨迦派著名学者仁达哇·循努洛追学习仁达哇自己注译的《俱舍论》,以及《中观论》、《释量论》以及密法,成为一名享有盛名的喇嘛;从大译师绛曲则摩学习《对法集论》;从觉摩隆寺堪布洛萨哇学习戒律和对法;从墨竹拉隆上师索南扎巴修习其他多种教法;从南喀桑波译师学习印度诗学名著《诗镜论》;从杰尊巴学习中观、因明和对法;从那塘寺堪布贡噶坚赞钻研中观和因明学,巡回艾、萨迦、泽当、拉顶、那塘等大寺院辩经,对因乘法深有研究。(约1385年)由雅隆僧团堪布噶宇巴·楚臣仁钦担任堪布,协藏僧团堪布夏尔贡巴任轨范师,协藏僧团翁则索南多杰担任教授师,另两位聚会师补足业轨范师之数在僧众中间受别解脱比丘戒。受戒后他从达宇哇学习旧派密法方面的大阿阇黎的要语密法(上师自己说此本原自怙主上师宗喀巴自己的听法笔记,“要语全纸文”即法自在长寿修近传要语全文)等金汁书写的教法及马头金刚长寿修法等。

  其后,宗喀巴依止第哇巾寺的坚白仁钦、上师杰尊巴、上师确西等名师学习零散教义;从止贡替寺京俄曲吉扎巴听受那饶六法和声明学;从喇嘛益西坚赞认真学习《时轮根本经广释》,刻苦钻研因相占星学方面的知识;从布顿大师的亲传弟子喇嘛德钦巴曲贝学习《时轮根本续广释》、《金刚鬉灌顶教诫示意精要妙音》的教戒、舞步、单线、歌舞以及《金刚心要释》、《集密》等密法以及布顿大师这方面的笔记。从琼波拉巴听讲瑜伽方面的后续部类经教及灌顶,犹如长流水注满宝瓶,掌握了所学的全部内容,并且为具根器者坚赞扎巴校正了瑜伽舞步歌赞。

  如果能考察抉择中观学派创始人龙树师徒的思想观点和五次第等难以证达的思想,意义非常重大。如果不进行分别抉择,就会坠人邪见,陷入深渊难以挣脱。因此他想,不论能正确讲授这些法的上师是住在印度、尼泊尔、藏区的哪个地方,都必须不顾生命安危,宁愿忍受各种艰险痛苦,也要找到。当他准备前往时,亲眼见到文殊菩萨显现,由大成就师巴俄多吉或喇嘛邬玛巴作解释翻译中观见地密咒和法相的特点,解决了无上秘密法道的难点和五次第的次序的了义不了义等方面的疑难。从洛扎大成就师羯摩金刚闻习耳传教法和菩提道次第等多种教授,从京俄仁波且曲吉嘉波学习那饶六法。依止四十余位善知识,为多名显密弟子讲授成熟解脱的灌顶教语,讲经受戒的事业不可思议。

  宗喀巴大师依止的全部导师之中成熟金刚乘门和授沙弥戒的导师是曲杰顿珠仁青,般若学导师是娘温贡噶贝,仁达哇·循努洛追主讲月称论师著的《入中论》和法称的《释量论》等多种教法,声明学导师是萨桑玛德班庆,诗词学导师是大译师南喀桑波,旧派密法导师是达宇哇,噶当派教法导师是结拉巴和洛扎大成就师,噶举派教法导师是止贡京俄曲吉嘉波和止贡替寺的京俄曲吉扎巴,时轮和星算学导师是益西坚赞,从僧团堪钦楚臣仁钦受别解脱戒,从医师贡却嘉学习医学,从喇嘛邬玛巴学习中观见地,从大成就羯摩金刚学习菩提道次第法和耳传教法。以上十四位经师(对宗喀巴大师)恩德无量,其中主要经师是曲杰顿珠仁青、仁达哇·循努洛追、大成就师巴俄多杰、洛扎大成就师羯摩金刚,他们四人是无与伦比的根本上师。宗喀巴从这些善知识们广泛闻习佛教显密知识,不仅从了义上说是至尊文殊菩萨,而且从众人共同的见相说,他每日闻习教法之余,还能记诵箭杆长的经叶十三叶,每日从黎明到太阳照射到蔡布林寺金顶之间,能背诵从未见过的箭杆长的每叶九行的经叶四叶,聪明异常。他的论著方面有前著(如密宗道次第与灌顶等)和后著的区分。有些学者对文殊怙主法王宗喀巴的真实思想持两种看法(如六法)。现在要全面了解宗喀巴大师的著作,我(指第悉桑结嘉措)整理他的显密两种经教方面的论著共计十八函,其中的第一函为:《分别遍主大金刚持的道次第秘密诸要点》的上部共十章,以及前三部灌顶、边依等。

  第二函:《分别遍主大金刚持的道次第秘密诸要点》上部第十二章、《二次第合一显示必修菩提》、《集密修行法诸瑜伽次第》、《根所缘境广明》、《圆满次第五次第圆满座教授》、《合转口诀》、《五次第摄论》、《注释续金刚鬉笔记》。

  第三函:《集密要义明论》、《金刚诵及现菩提自加持》、《无上佛义笔记》、《布置二十仪轨之源》、《修道法》、《指示经要偈颂》、《智慧金刚遍集广说》、《注释续根本方便》。

  第四函:《菩提道炬论》及疏释等。

  第五函:《断边宝穗》、《论释摄义》、《律论释》、《空性明论》、《二十一种短文及散文》、《地仪轨如意穗》、《集密第一章释义笔记》、《文殊金刚荼罗仪轨》、《修行法文殊妙音明意》。

  第六函:《集密口诀五次第明灯》、《二次第修行法教诫笔记》。

  第七函:《集密生起次第》、《四百论说》、《侍师五十颂说》、《修行法词义略立》、《了不了义集咒及加持仪轨笔记》、《集密金刚心读诵次第》、《施难笔记》、《降雨陀罗尼咒》、《马头金刚离云法》、《十忿怒金刚法笔记》、《大威德所修法胜魔》、《十三尊大威德》、《四十九尊本尊法》、《内外加行口诀》、《黑敌阎摩德迦修法》、《阎摩德迦仪轨宝鬉论》、《大威德护摩成就海》、《文殊菩萨息怒护障及长寿口诀》、《四字护持》、《四字口诀》、《本脉、左右脉、中脉及阎摩德迦行法》、《释大成就祥持四空性》、《内脉轮及阎摩德迦加行法》、《大轮现观曼荼罗仪轨》。

  第八函:《胜乐略续释隐义普明》、《五次第广释隐义眼分别》、《曼荼罗仪轨及圆满次第大瑜伽教授次第摄略》、《鲁俄巴所传曼荼罗仪轨》、《达师所传修法大乐明论》。

  第九函:《胜乐现观释如意宝》、《圆满次第成就穗》、《外供仪轨笔记》、《供祭念珠》、《铃尊者所传修法》、《诵读仪轨次第》、《身曼荼罗》、《仪轨宝藏》、《五次第教授文》、《金刚空行释笔记》、《初十供养》、《口诀穗》、《无畏论释赞颂笔记》。

  第十函:《那饶六法教授》、《瑜伽实践法摄论》、《圆满次第》、《呼金刚续及空性母曼荼罗修法》、《二观察笔记》、《红空行母修法》、《殊胜本尊独义释》、肋口行八观察第三品》、《开转轮金门》、《六支瑜伽》、《六支瑜伽释义》、《无二时轮论》、《现观灌顶》、《六支瑜伽所需笔记》、《死辰与余寿广说》、《六支瑜伽与修行者之四手印笔记》、《圆满次第略要》、《教授文》、《界明点》、《后禅定笔记》、《秘密四差别笔记》、《八大成就入坐法笔记》。

  第十一函:《辨析无垢光要点时轮总义》、《时轮根本略续释》、《金刚界地仪轨笔记》、《金刚顶曼荼罗仪轨笔记》、《行续注释》、《曼荼罗仪轨续义明论》、《文殊菩萨修法》、《事行二续部差别》、《具光佛母修法》、《积痣佛母修法》、《三十五佛现观》、《俱卢长寿修法》、《开光广略论》。

  第十二函:《侍师五十颂广释》、《秘密行成就穗》、《前二戒学处》、《中论广释智慧海》、《见授》、《现观庄严论笔记》。

  第十三函:《入中论广释思想明论饰备忘录》、《六十如理论释》、《智慧品笔记》、《中观应成派与自续派差别》、《二谛论》、《中观应成派八难笔记》。

  第十四函:《现观庄严论善说金鬉第一、三章广释》。

  第十五函:《现观庄严论后五章广释》。

  第十六函:《菩提道次第广论》中《下中士大夫共道次第佛子总行修习》、《止观品》。

  第十七函:《文殊菩提道次第略论》、《上士夫安立》、《辩了义不了义格言藏论》、《二十僧论》、《诸义释》。

  第十八函:《集学论笔记》、《释量论广释》、《现观庄严论章节备忘录》、《现观庄严论广释》、《律海心要摄颂》、《学处天顶量广略论》、《禁戒广释》、《圆满三学处仪轨等别解脱戒取舍略论》、《启白文段》、《圆满见镜》、《执照二部》、《语散集格言》。

  宗喀巴大师的四大业绩:

  宗喀巴大师以显密教法为徒众传授灌顶,讲解经义、续部释、戒律等,做了许多有利于佛教发展的大事。他所做的四大事业,第一件他三十六岁时(1392年),看到沃喀藏协寺(精其寺)内供奉的弥勒佛像被损,积极筹资修缮,当资具不够用时,他向声闻弟子们托付事业,使所需资具不费力地自然出现,天神工匠与僧俗人众一起修建,很快修复一新,举行开光典礼时,出现了七世佛亲临融入画像以及掌持酥油灯的奇异征兆。

  第二件:宗喀巴大师三十九岁时(1396年),在涅(今西藏的隆子县)的色其崩巴地方举行供养大法会,向僧众讲授多种戒律,为堕罪者们忏悔,一切世俗信徒都来受近事戒和皈依戒,僧俗大众共同建造擦擦(一种印度制造的泥塑小佛像)佛像,这些事迹在隆热广泛传颂。

  第三件:宗喀巴大师五十三岁时(1408),(举行拉萨祈愿大法会),法会举行的前一年,他向内邬宗宗本南喀桑波提出于舍卫城佛供祭日在拉萨举行祈愿大法会的想法,修缮和新建能依所依(指佛像、佛塔)等。尤其按照遗教中所说,修饰五种珍宝制成的佛陀十二岁身量之像,称觉卧仁波切(指拉萨大昭寺内的释迦牟尼像,据记载是文成公主嫁到吐蕃时从唐朝带来的佛像),未来时将到龙界延长事业。为了使这具五决定的身像留住人世,奉献了圆满受用身的头饰,陈列各种供品,在初八和初十两日举行以金汁为主的供养,奉献无数供品。

  在法会期间,他在诸护方神的旗上画像,在经幡上书写咒语,把四大天王的胜幢和八大龙王的旗幡插在各自之方位。供养近万名僧人,为了使佛教发展兴旺,引导六道众生去往乐土,他为首广发誓愿。他每日讲授《佛本生经》一段。法会结束之日僧众从寺内佛像座上迎请佛像绕行城市(大昭寺),认为如果众生虔诚祈愿就会在未来时转生到弥勒佛的佛土中。为了众生的缘起,把用财神像胸前的银子和克什米尔莲花建造的慈氏四兄弟像中的一尊、神八万岁的男女神像、虎、狮子、牦牛模型以及国政七宝抬出,与乐器队等绕行大昭寺。

  第四件:根据师徒们的祈愿,关于决定寺址的征兆,在《协普哇秘密自传》中记载,大成就师羯摩金刚向金刚手菩萨请问授记,菩萨回答说:“你的寺院建在什么地方好?我请问本尊,本尊说:在各灌顶的壁画,后妃眷属平坦处,卫藏多康及汉地,殊胜供地集资粮,阿里北方诸疆土,十方大地寺院盛。”随后又说:“详细情况你自己知道,如是考虑。”

  又说:“寺院的名字具有缘起声义,由于你自己从这里去兜率天宫住在弥勒佛尊跟前,故取寺名为‘甘丹’(兜率天)等预言。”按照经论的明示,定在称为“卓日”或“廓巴日”的山上。祈愿大法会结束后,宗喀巴大师亲自来到廓巴日山勘察“卓甘丹南杰寺”的寺址,按律经和圣典的意义修建寺院。寺院建成后,宗喀巴大师考虑如果在大经堂举行曼荼罗修供法会,未受灌顶的僧人会有看见曼荼罗的大罪孽,为此必须修建一座幽静的修供殿堂。根据他的这些想法和意见,羊年举行奠基仪式,用各种珠宝专门修建了集密、胜乐、金刚界的曼荼罗立体坛场,同时举行修供仪式。

  内邬宗宗本南喀桑波、嘉央曲杰扎西贝丹等来到明解脱寺吉祥哲蚌寺基处勘察,创建了哲蚌寺,宗喀巴大师五十九岁时寺院落成。

  根据“在野玫瑰生长的叫做却顶的地方出现讲修大乘一切教法的寺院”的缘起,大慈法王释迦益西在宗喀巴大师六十二岁时(1419年)创建了色拉寺,对于戒律和中观应成派见地为主的佛法总别具有很大恩德。尤其传授发展“无垢上师的一个化身前往印度”的预言所说的觉卧达巴德噶拉及这位上师的化身仲敦巴·嘉哇窘乃、俄·勒贝喜饶师徒所传的七宝法、《菩提道炬论》等空性教义,使一度衰微的噶当派的教法在这一时期得到了恢复发展。在戒律的教法方面,萨迦、噶举派教法曾有很大的发展,但是由于时境关系,实践等甚深法没有传播开来。在色拉寺院内根据(喀且)班智达所传的清净长律仪,规定三种应该持守的戒规,不仅是为了记诵词句,而是在实践中进行验证。这所寺院特别重视对空性思想和戒律学的传播,在这两方面恩德非常大。

  但是,出家众还没有足够的缝纫匠人,除了持化缘钵等器具以及穿防止外界尘土的外套之外,心目中根本没有自己特有的僧帽和教规的概念。他说:“相顺观察一切教法,一切经典都认作佛语。”总之,他们认为不仅不应该按佛教法规坚持所取和所舍,而且因对他人的嫉妒,自他许多人厚集异熟业。文殊怙主法王宗喀巴大师和班钦根敦珠师徒的思想中虽然没有考虑这些,但是按照其他师徒的愿望,将帽子的颜色定为纯金色,让他们专门持受。

  班钦根敦珠以中玛派教法伏藏双运的本尊极密马头金刚和从玻东乔勒南杰传承的二十尊自在母中的主尊热玛德为护法神,如今这些本尊护法神成为本派(格鲁派)的主要护法神。班钦根敦嘉措接受香派所传的于玛派的马头金刚秘修法以及“娘”(娘·尼玛俄色)等人掘出的伏藏中所说的五佛中的青色语佛战神的誓词咒语,现在我们派的人们进行这种体验和依止战神。尊胜上师、有寂世间的顶饰阿旺洛桑嘉措(五世达赖喇嘛)为使藏区的众生安乐,以前弘期所传的寂静忿怒业边种姓金刚乘为主,按照宗喀巴大师的教诫正行见地,在藏区弘传手印、大圆满、中观等显密教法。他说:“龙树师徒中观思想顶,非修理论智者很难证。现在所说的大手印是心处见,大手印非实相。”根据这种说法,甚深道大悲观音法也是文殊怙主法王宗喀巴大师思想的组成部分。但是,格鲁派在当时所发展的性相方面以萨迦派见地为主,中观方面以应成派见地,律仪方面依据班智达(喀且班钦)的传承,密法方面主修布顿所传,尤其修习明灯,本尊方面以热译师所传,大威德方面以绒巴·喜饶僧格所传,这些在以前没有差别,以后略有不同。在两种传承中,宗喀巴大师向法王顿珠仁青闻习远传,近传是在堆隆噶哇东亲眼所见。

  关于护法神方面,香巴噶举派所传的六手印中有十三种不同的教诫,其中的开许法和除障法是从那塘译师顿珠桑波学习的。擦尔学派所传的多闻子有十六种不同的教诫,其中的静安、九尊或大雹、蓝色秽迹,据听法笔记是从布顿大师的亲传弟子扎且巴·仁钦南杰学习的。内外秘三种、业、阎摩德迦是从大成就师巴俄多吉或喇嘛邬玛巴学来的。前弘期的教法,文殊怙主法王宗喀巴大师是从达字哇学的。但是,大圆满法规与现在本派(格鲁派)所传的马头明王秘修、极密、退敌天女以及法王方面教法等,当时除了在桑耶寺的贝哈尔护法外,没有进行依止,这在他的传记中很清楚。总之,大手印法是各派所共传的密法。

  噶举派的大手印法在米拉日巴以前传播不广,本派是依据洛扎耳传和法王诺尔桑巴的《明灯}修行的。前弘期佛教时,伏藏中也出现了一些“大手印”之名。文殊怙主法王宗喀巴大师从止贡巴和止贡替寺的京俄学习大手印法,当时除了那饶六法教授外,尚没有“大手印”之名,讲义见于文殊怙主法王宗喀巴大师教语集中的《去惑除锈}。有一段时间被称为“新蕾”的大手印法,被子玛、格鲁的几名自称的学者把自己的观点混合到正确的说法之中,真是狮子的上唇,猪的下唇,两不相合,其错误之文,曾被怙主法王宗喀巴大师满腔热情地质问,杰喇嘛的三种要道教授中多次说:对于大手印观点任何时候都不应该进行诽谤,请一切能知者对此进行思考。此外因萨迦班智达曾(对大手印法)进行遮止,而产生多种疑虑的话,实际上大手印、大圆满、中观、和尚的教法等,尤其是大圆满中的小山等内容,是尊胜上师的不共思想,这点从我在别处的讲述即可知道。

  来源:《格鲁派教法史 黄琉璃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