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佛教故事 > 人物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佛教故事 > 人物故事

永和王夜宿寿圣寺

作者:不详

  早年间,在尽善古镇的北堡中,有一座叫做“寿圣寺”的古庙。在东七村人的心里,它没有国宁寺和铁鼓庙的知名度高,香火却十分兴旺。原因之一是它距芦家街酒坊不远,酒家们来往进出方便。二来,据说大殿里的墙上还镶嵌着唐代著名画家吴道子的石刻作品,经常吸引着过往的文人墨客们的频频造访。

  大约是明代万历初年,寿圣寺里发生了一件稀奇事,从那以后,殿堂被翻修了一遍,吴道子的作品也被重新刻石,以酿造老白汾清美酒而远近驰名的尽善古镇,从此又增加了一层神秘的文化色彩。

  这件事与明朝朱皇帝的后裔“永和王”有关。

  那年初秋的一天,居住在汾州城里的永和王想起到城北的野外散散心,于是轻骑简从,来到了冀村镇西北的八里坟游猎。

  水和王常去八里坟自有原因,当时,八里坟是一处占地十几里,郁郁苍苍的幽静园林。那里长眠着永和王家族的先人,高大的陵寝呈凤凰双展翅般排列着,翁仲、石兽默立两排,周围苍松翠柏,清风徐来。汉白玉石陵门牌坊上刻着“木本水源,仪型宛在”八个大字,更是十分醒目。永和王知道其中的含意,“木”字指他家的立祖人晋王朱木冈的偏旁;“水”字指的是他们本支皇族第一代祖先朱济火良中间字的偏旁。朱济火良是晋王朱木冈的第六个儿子,没有这两位先祖,也就没他们后来世袭的郡王之位。想到这里,永和王虔诚地下马默立片刻,然后便一跃跨上金鞍,到野外打猎去了。

  那天从山野间尽兴而归,走上并汾古道时暮色苍茫,路上早已人迹稀少。永和王平时喜好饮酒,特别对尽善古镇内酿造的老白汾酒情有独钟。这次游猎本来就是兴之所至,走得也伧促,没有带上金路牌,这一带距州城还有三十多里路呢,与其到了城下和城门官多费口舌,还不如就近借宿一晚,明天从从容容地启程。他不紧不慢地边走边想,不觉中沿着官道进了尽善北堡。

  寿圣寺就坐落在距官道不远的芦家街上,寺内的老住持见是州城最大的施主来了,马上喜出望外,张罗着端来一桌素席,当然更少不了芦家酿造的陈年老干汾酒。几杯美酒饮过,永和王十分尽兴,当晚便夜宿在寺院中的客房里。

  永和王平时喜爱琴棋书画,更喜欢唐代著名宫庭书画家吴道子的作品。那夜他刚入睡不久,看见身着青灰宽袍的吴道子飘然来到他就寝的榻前,手中举着一支画笔,笑嘻嘻地朝他的鼻尖上点了一下,然后便隐身而去。

  永和王朦朦胧胧地觉得脸上一阵奇痒,伸出两个指头朝痒处拍了一下,睁开眼睛方知是一个奇怪的梦。

  夜宿自己的府外,永和王本来警惕性就高,收回巴掌借着烛光一看,拇指上粘着一只蚊子,已经被他刚才捻死了,指肚上留下一点殷红的血迹。

  永和王家族以郡王身份居住汾州城已有近二百年了。由于皇家的高贵身份,在州城可谓是一呼百应,连州官也得小心谨慎,以礼相待。刚才被这只小蚊虫叮了一口,永和王心头多少有点不快,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联想到刚才的梦境,心中更觉得蹊跷。夜已经深了,他却睡意顿消,披衣下床捧起窗台上的铜烛盏,轻轻地出了客房,走进了烛光摇曳的大殿。

  寿圣寺是一座佛道共祀的三节寺院,既有关老爷的高大彩塑,还有释迦诸佛,观音菩萨。殿墙上部绘满了精美的壁画,下部还镶嵌着不少历代名人的临摹石刻。永和王边走边静静地巡视着,走进西殿内的北墙下时,他的眼睛突然一亮,墙上果然嵌着一幅吴道子画的简笔菩萨像。凑着烛光仔细端详,观音像面如满月,眉目疏朗,衣纹清晰,纯出自然。真切地再现了唐风古韵,展示出吴

  道子的真功夫。

  此前,永和王曾跟着自己的父母来过几次尽善古镇的寿圣寺,那时他年龄尚幼,都是在大批随从乡绅们的陪同下匆匆而行,也不知道殿壁上还有如此珍贵的刻石。如今一见十分喜爱。伸手轻轻一摸,立刻有尘土从墙上“沙沙”落下,抬头朝上望去,殿房顶上有一个斗大的黑窟窿,星光从上面泻下,一股冷风吹了进来,心头马上掠过一阵寒意。

  永和王是个聪明人,目睹殿堂顶年久失修而塌陷的露天窟窿,联想到刚才的梦境,马上意识到是吴道子在给他托梦了,刚才自己被蚊子叮出了血。这分明是神明在暗示他,让他“出血”捐些银子修寺院咧嘛。想到这里,他暗地里微微笑了。

  这个民间传说具有十分可靠的真实性,据民国年间王土育昌先生编撰的《汾阳县金石类编》记载,明代万历六年五月,居住在汾州城内的庆成府辅国将军表橙、知煌以及第八代永和王,确曾共同捐资重刻过唐代著名书画家吴道子绘的菩萨像,还有另外三幅赤足佛像。这几幅珍贵石刻造像,几百年来一直完好保存在寺殿壁上。清代晚期,寿圣寺改建为关帝庙,石刻毫发未损。直到建国后的 1956年间,关帝庙被村中拆毁,石刻造像才失去了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