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佛教故事 > 佛教典故

当前位置:首页> > 佛教故事 > 佛教典故

东光铁佛寺的传说

作者:不详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东光铁佛寺是著名的名胜古迹,素以"沧州狮子景州塔,东光县的铁菩萨"闻名遐迩。据《东光县志》记载,铁佛寺原名"普照寺",始建于北宋开宝五年(公元973年)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因寺内释迦牟尼佛体态硕大而闻名,民国25年(公元1936年)直系军阀吴佩孚曾亲笔题匾为"铁佛寺"。解放后,铁佛寺被列为河北省重点保护文物。随着岁月的流逝,时间的变迁,铁佛寺历尽沧桑。"十年动乱"期间(1966年8月25日),这些象征悠久历史文化的名胜古迹,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

  改革开放以来,为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遗产,县政府报请省政府批准,重修铁佛寺。于1987年3月22日破土动工,投资500万元,于1989年3月将铁佛寺修葺一新。占地面积7334平方米,包括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东西配殿,为一组古朴典雅雄伟壮观的仿宋古建筑群。山门正中门楣上"铁佛寺"三个刚劲有力的大字是由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著名书法家赵朴初先生亲笔书写。

  大雄宝殿是寺内主体建筑,坐落在长34.72米,宽31.96米,高2.1米的台基上。它面阔五间,进深三间,高14米,为单檐歇山式。殿前有抱厦,檐下“大雄宝殿”金字匾额由我国著名书法家中国末代皇帝的胞弟爱新觉罗·溥杰所书,自然流畅,潇洒活泼。

  大殿正中面南端坐释迦牟尼佛,完全由生铁铸成,是现今我国最大的坐式铁铸佛像,高8.24米,重48吨,佛像是中空的。两侧左为药师佛,右为阿弥陀佛,后排依次站立观音菩萨、普贤菩萨、文殊菩萨和地藏菩萨。大殿东西两厢对称的排列着十八罗汉。这此塑像如真人大小,泥塑全身,神态各异,栩栩如生。大殿的红色圆柱上,悬挂一对楹联,上联曰“宝树列祗圆护持大千世界”,下联曰:“慈航登彼岸普济百万人天”,系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孙轶青所书。

  历史上有许多关于铁佛寺的传说。据《东光县志》记载,铁佛寺原名“普照寺”,始建于北宋开宝五年。传说,北宋从太祖开宝到至道年间,大雨频繁,洪水泛滥,死伤者无数,人们为了乞求神力,决定铸塑铁佛,以镇天灾。吴桥镇有一位张铁匠,带领数百名工匠,支起百余盘熔炉,化开铁水铸佛。当铸到平肩时,头部说什么也铸不成,因为工匠端着铁水登上两丈多高的脚手架以后,铁水就冷却了。正当工匠们一筹莫展之际,来了一位白发老者,口呤“要想铁佛成,必须脖儿平”,唱罢就扬长而去。工匠们心领神会,便在佛身边围堆土成台,与肩部相平,并将化铁炉安置在台上,佛台很快便浇铸成功了。百姓又为铁佛建起庙宇,题名“普照寺”,意为铁菩萨金光普照东光。

  而另一段传说却又有不同。东光铁佛却不是铸的,而是由运河里漂来的。据传,东光县城内有一泉眼常泛滥成灾。东光自隋唐佛教传入,善男信女颇多。铁佛原在京东香河县金鸡寺,因惦念东光这块佛乡的善男信女,每天僧人撞钟即发出“东光、东光”的声响。金鸡寺和尚意识到铁佛要去东光,于是用铁链锁住铁佛的右臂,但铁佛去意已坚,终于挣断锁链沿运河逆流南下。沿途各县见运河里漂来了大铁佛,有的在河边修起了接佛寺,想拦留铁佛进寺,但铁佛毅然向南,目不斜视,直漂到东光码头停住。这样的庞然大物谁能搬的动?此时,走来一个小和尚,说愿意帮忙搬铁佛,但要先吃一顿饱饭。运河边上一家包子铺的掌柜,遂蒸了十屉包子给小和尚吃。小和尚吃罢,俯身把铁佛的背上岸来,放在口泉眼上。人们在泉眼上建起了铁佛寺。从此,此泉再无泛滥。后来工匠为铁佛铸造右臂,佛高数丈,铁水每端至佛肩就已冷却而不能铸成。一日,小和尚又从此路过,口吟“要想铁佛成,必须脖儿平”,唱罢就扬长而去。工匠们心领神会,便在佛身边围堆土成台,与肩部相平,并将化铁炉安置在台上,佛臂很快便浇铸成功了。据说这小和尚就是铁佛的化身,铁佛下有一口井,深不可测。而此后,寺内撞钟却发出“心慌、心慌”的声响(本地方言中“心慌”表示及其饥饿的感觉)。这尽管是民间神话传说,但听说在香河县民间传说中,其中竟也有铁佛在该县当年的金鸡寺,遗下一只胳臂而去东光的传说。两地相距数百里,传说却如此契合,这让人惊诧不已!

  东光铁佛的体态颀大而闻名,有两个传说形容铁佛之大。一说在抗日战争时期,老百姓被受欺凌,人们为求得平安,纷纷在铁佛寺落脚。一天铁佛大耳朵里有8个打牌的,还围了许多看热闹的,正在这时,日本鬼子扫荡来抓人,发现了他们,于是他们便从铁佛的一只耳朵往里跑,从另一只耳朵里跑出来逃走了,没有被日本人抓到。另一个说法是在1989年铁佛寺刚开业待客的第一个星期五,这一天是全寺上下打扫寺院,擦洗大佛的日子,人们擦完铁佛的脚腿身体,为怎样擦到头肩而发起了愁来,这时在寺院里承包照相的西南营村青年刘振起想出了办法,他顺着铁佛手指上悬挂的红布往上爬,爬到右手处时,他两手抓着铁佛的手,从铁佛弹指状的手指间钻过去,爬到铁佛臂弯里,顺着胳膊爬到肩膀上,站在肩上比铁佛的头矮不少,正好擦到头、肩。

  另有传说铁佛的灵验。据传在抗日战争取得胜利的1945年,日军战败,日本鬼子全部遣送回国。当时,中国人受尽了日本军的凌辱,恨透了日本人,见一个抓一个。有一个日本人(没做过坏事)在被老百姓追逃时,跑进了铁佛寺,他发现铁佛座下有一口古井,便跳了下去,并许下愿望:“我虽是个日本人,可我在中国什么坏事也没做过,求佛祖保佑别让我被抓,平安回国,我一定再塑金身”,他的愿望应验了,躲过了这一难平安回到了日本。他回国后,一直把自己的愿望放在心里,可是开始他不能到中国来,后来文化大革命铁佛寺被毁,直到1986年,铁佛寺重新修复之时,他专程来到东光,捐资铸造铁佛。

  然则,铁佛虽然灵验,终未能逃脱“文革”浩劫,不能不说是东光的一大憾事(因为沧州狮子、景州塔均未破坏,唯有东光的铁佛拉倒砸碎了)。人们在痛心疾首之余,又有神话传出来:铁佛显灵,翻砂不成,出了人命,报应报应。原来,造反派们想用铁佛翻砂铸件赚钱,岂知这尊铸于北宋的铁佛内腔早已氧化锈蚀,炼出了一堆废渣,连把铁铲也未制成。据说指挥拉倒铁佛的头头,不久暴病而亡。这事是否真实也未可知,但足见百姓对暴殄天物者的愤恨与诅咒。

  一九八六年,东光县委、政府根据人民的意愿,并报上级批准,重建铁佛寺。在重建过程中,亦也传奇不绝。据说铁佛铸成,分体吊装。当铁佛重达十来吨的头颅和身体对接时,工人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总也装不上去。,有几个老人听说,拿几张黄裱麻纸,朝西南方向点燃。就在青烟缭绕之际,工人们正在休息之时,只听“咚”的一声巨响,铁佛头从兜住的钢丝绳上滑脱下来,正好落在脖子上的安装位置,分毫不差,严丝可缝。钢丝绳的脱扣,铁佛头向下的巨大冲击力,老人们烧纸,这都带有偶然性。然而,神话传说就能把它们有机的联系起来。每当你参观铁佛寺,导游就会给你讲这段奇闻逸事,让你听的津津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