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佛教雕塑 > 国外佛教雕塑 > 其他

当前位置:首页> > 佛教雕塑 > 国外佛教雕塑 > 其他

十八世纪缅甸佛像 悉达多太子乘马夜半逾城像

作者:不详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十八世纪缅甸青铜雕塑  像高:23 cm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本行集经卷第十七
  隋天竺三藏阇那崛多译

  舍宫出家品下
  尔时车匿既闻太子如是语已。自心思惟。圣子今者。决欲出家。不肯住也。如是念已。故发大声大言大语。问太子言。望使宫人觉知。太子圣子。恒常知诸时节所作之事。常依顺时。今是何时。而唤索马。圣子若欲往诣园林观看善地游戏之者。此非其时。何用马为。圣子今日无有怨仇。复无违逆反叛之人。四方安静。复无有人扰攘离乱。边疆一切无有逃亡。外方邻邦亦无侵夺。欲共圣子斗战之者。圣子覆盖一切大地。唯一无二。今何假须马王干陟。圣子今日此处宫内。诸婇女等。共相围绕。欢娱受乐。犹如天主欢喜园中。释提桓因。共诸天女。周匝围绕。圣子亦然。在此宫内。宝床上坐。何用于马。但愿安心。于此百千婇女之中。听作音声娱乐而住。是时车匿。口如是言。又复以手。拔诸婇女头发令寤。又以脚蹋彼婇女身。但彼婇女不觉不知。以上诸天神通力故尔时太子心内生疑畏众人觉。私密细声。以于此偈。告车匿言。

  同生车匿汝当知  我观宫内如冢墓
  亦似蛆虫穴无异  如与罗刹同共居
  东西南北狼籍眠  又类受胎初泡水
  车匿我见五欲苦  心意不愿在此宫
  若游诸方我不喜  以见老病及死尸
  车匿速将干陟来  我今决欲出家去

  尔时车匿。闻于太子如是言已。犹如猛兽著于毒箭。生大苦恼。大声而哭。白太子言。圣子。今可舍诸尊乎。太子报言。善生车匿。我今欲求胜上之处。宁舍现前诸尊亲族。勿令未来我及眷属入于死命鬼口之中。更为车匿而说偈言。
  我当求于涅槃故  宁舍亲族向出家
  未来死鬼劫夺人  命一入口悉食尽

  尔时车匿重闻太子如是言已。复更殷勤白太子言。大圣太子。一切世人谓言。太子决定得作大转轮王。云何欲舍太子。又断车匿此言。咄汝车匿。莫如是语。我昔在于兜率天上。胜于此处。曾作天王。悉领于彼三十三天。我于是时。犹不乐于彼处之乐。何以故。以见生死无常患故。况复今日此人间乎。少时在于此人境界。多有患浊。处此王位。虽复治世。暂时自在。而不得离病死之怖。但世间中。有死命鬼治世之处。彼之诸王即不能得自在安乐。车匿复更报太子言。大圣太子。虽复太子不用世位。但净饭王今已年老。太子盛壮。勿令大王心生苦恼。太子报言。善生车匿。我今于此大父王边。心生爱敬。如父爱我。我倍爱父。大王奇特。敬爱亲族。我亦不欲舍诸亲族。我于亲眷亦复不作诸余异心。但我大畏。大怖大惊。诸有之中。受生死苦。今日欲求解脱法故。而暂舍离所爱重亲当来世中。能愍救护诸眷属故。又未来世不相离故。

  尔时车匿白太子言。大圣太子心决定耶。要须舍俗求出家乎。太子报言。善生车匿。我已立要。车匿又言。为何事故。太子答言。我见世间无常过故。意欲专求彼胜处耳。车匿复问。以何缘故。觅彼胜处。太子答言。若使世间。无生无死。无老无病。无爱别离。无怨憎会。得王位已。受诸功德。无有无常。境界真实。一生人中。无有浊秽。若如是者。可令我于此处心乐。汝善车匿。莫违我心。我已敕汝。急速被带我同日生马王干陟。车匿白言。如太子敕。不敢有违。其车匿闻太子如是敕语言已。亦识太子深心之意。亦复先知净饭王敕严制禁重。但以诸天神力加故。发心欲取干陟将来太子之前。而有偈说。
  车匿以天神力加  忍违大王敕命制
  兼以菩萨昔愿满  发意遂取马庄严

  尔时车匿即至厩中。于槽枥上。搦取干陟。即以纯金。作迦毗遮。七宝庄严。串于马口。牵出离槽。别系余橛。刮刷其背。先以柔软轻细之物。履于脊上以金所成七宝庄严鞍鞯而被。上覆金网。如是具足被带马已。即牵将向太子之前。是时干陟同生马王。遥见太子身力壮故。遍体欢喜。出大鸣声。时其干陟马王。吼唤出声之时。闻半由旬。时首陀会。一切诸天。以神力故。令此马声隐没不闻。恐畏有人障碍太子不得出家。

  是时太子。欢喜踊跃。遍满其体。即以右手。柔软网缦。手指犹如莲花叶。赤色如紫矿。摩拭马王脊背之上而敕语言。汝同日生干陟马王。我今欲求甘露之法。汝须努力。如是善行。勿令有人作我障碍。汝善干陟。斗战之时。尚出死力。欲胜他故。今日与我。善为佐助。求出世乐。世间之乐。暂时欢喜。不久还失。生大忧恼。为法出力。此事甚难。我今欲为一切世间求解脱故。出家修道。汝善努力。出勇猛筋。捷疾而行。我今出家。为诸世间及汝等辈。作大利益。

  尔时太子正念立地。发大弘愿。作如是言。此我最后在家乘也。我从今去。更不复乘如是之乘。发誓愿已。控[革*必]即乘干陟马上。乘已重语干陟马言。汝干陟马。努力负我。最后负荷。我今为诸天人世间。作利益故。发心出家。太子亦坐干陟马王鞍上之时。一切无量阿修罗众。迦娄罗紧那罗摩睺罗伽罗刹众。毗舍遮地居诸天。及首陀会。乃至阿迦腻吒天等。随逐干陟马王而行。是时诸天手持白盖。复以种种诸宝庄严盖柄周匝。以诸众宝真珠罗网。悬于其上。其网目间。悉悬金铃。擎持以覆太子之上。是时太子乘干陟马。渐向宫门。干陟行时。蹄足声闻一俱卢奢。首陀会天。以神通力。隐彼鸣声。不令远闻。畏有障碍太子出家。

  是时太子出家之时。其虚空中。有一夜叉。名曰钵足。彼钵足等诸夜叉众。在虚空中。各以手承马之四足。安徐而行。太子初欲发足出家。有一天子。唱如是言。愿善吉利大法船师。今欲度脱无量众生于烦恼海。复有一天。唱如是言。愿无障碍大圣世尊。今欲出家渡生死海。

  是时太子语车匿言。善生车匿。汝今可在我前而行示现我道。出宫内门。彼门关钥。欲开之时。其声闻于一拘卢奢。非人至门开彼关钥。其开之时。首陀会天。以神通力。隐蔽彼声。不令人闻。恐畏太子出家之时有诸障碍。是时车匿。白太子言。大圣太子。宫门已开。太子报言。门已开也。决定我心所愿求利。必当得成。无有疑虑。

  尔时车匿白太子言。大圣太子。希有甚奇。此之宫门。以前开时。大用气力。而方得开。圣子今者至已即开。大圣太子。亦至门边。譬如猛风吹彼云队开散两边。是时太子。从内宫门。出于外已。作是唱言。此我最后出于宫门。从今已去。当更不出。

  尔时太子。从宫出已。安庠而至毗耶啰门。其门边有一夜叉将。名曰善入。共其五百夜叉眷属。既见太子安庠徐步向门而来。见已各各共相谓言。今此悉达大圣太子。夜半非时。来向门下。我等今者欲为彼不。时夜叉众各相谓言。我等可为太子开门。随彼称意。东西行动。脱彼如心所愿成就。得甘露道。既自证已。复为天人世间。当得作大利益。是时善入夜叉之将。急疾开彼毗耶啰门。其门已前开闭之时。其声鸣彻。至半由旬。时净居天。以神通力。隐蔽门声。不使诸人得闻其响。恐为太子作出家障。

  太子从此迦毗罗城毗耶啰门。初出之时。彼门所有守门诸将。或有执捉关钥之者。彼等诸人。或著睡眠。不觉太子出彼宫时。或复是彼诸夜叉神之所迷惑。或是诸天神力迷惑。所有最慎。善持更人。彼等一切悉重睡眠。不觉人出。
  尔时欲界魔王波旬。见于太子初出家时。为欲恐怖于太子故。以神通力。化作诸声。所谓虚空出现大云。云中复更出大雷声。及霹雳声。更复化作诸大水河。吹于大石。出没奔流。太子之前。复作大山。其山高峻。现大崖岸。又复化作大猛火聚。炎爀炽然。

  尔时净居诸天。以神通力。隐彼大云。雷电霹雳一切诸声。及彼大山。河石高峻。崖岸猛火。皆令不现。将彼魔王波旬。掷著无量百千由旬之外。勿使障碍太子出家。

  尔时太子从城门出。至外边已。回身观看迦毗罗城。出师子吼。唱如是言。我今宁自掷弃身形。堕大石崖。饮诸毒药。而取命终。亦不饮食。若我未得随心愿求度脱众生于生死海。我终不入迦毗罗城。其诸天闻太子如是师子吼声。皆悉随喜。
  尔时太子出此师子吼声之时。所有守护迦毗罗城。诸鬼神等。或守城门。或守墙壁。或守敌楼。皆悉大唱如是之言。如是如是。愿如太子所出师子无畏吼声。成就满足。以欢喜心。各举两手。语大子言。大勇健儿。出已回观迦毗罗城。

  是时太子闻此言已。不惊不怖。以欢喜心。身毛皆竖。更作是言。此城我今终不回入。若我得于甘露之句诸圣所叹。已断生死烦恼之流。证涅槃道。然后乃入。太子城外。出此师子吼言要誓。证彼真实真如菩提。然后还来入城教化。出此声处。在后诸人造作于塔。名曰太子出师子吼。而彼处所有一最大尼拘陀树。彼树有神。其神以偈语太子言。
  若人欲伐于树木  要必当尽其根本
  如斫物头须断绝  渡水宜令达彼岸
  言语一竟不得虚  作怨亦讫莫复喜

  尔时太子以偈报彼护树神言。
  雪山处所可动移  海水或使其枯竭
  虚空可令崩落地  我吐言语终不虚

  尔时净居诸天而说偈言。
  此处今出大药王  当治众生烦恼毒
  若有被爱箭所射  此匠今悉能拔除
  此处今出大医尊  善治一切众生患
  若人有老病死疹  此设疗治悉能愈
  此处今出大智炬  烛彼颠倒痴众生
  所在愚瞑黑闇中  即皆睹见大光照
  此处今出大显赫  能为世间作大明
  以智圆满慧眼光  普照十方诸境界
  此处今出大船师  当度未度众生类
  牢装方便智舟楫  济度无量亿天人
  此处今出大商主  欲教一切度大碛
  所有迷惑无量众  示导令从正路行
  此处今出是大王  世间法王无上王
  建立法幢大法相  令知是法及非法
  此处今出是大导  能伏一切诸世间
  其未调伏诸天人  一切当能善调伏
  此处今出是大王  出世法主无上王
  当转微妙大法轮  摧伏一切诸外道
  此处今出是大觉  当觉世间未觉者
  其有被诸烦恼缠  能断一切缚令脱
  此处今出大帝幢  当雨无边大法雨
  十力具足世无双  能降一切诸外道
  此处今乘大白象  得度无明远广碛
  执持利智金刚杵  当破外道一切邪
  此处令出大梵王  怜愍世间一切众
  为利愚騃众生辈  当鸣大法钟螺鼓
  此处今出是大龙  当雨世间大法雨
  润益三界诸众生  除其热恼诸邪病

  尔时净居诸天说此偈已。即口称言。南无尊者大丈夫身。礼拜太子。随太子行。时净居天各随先业果报所得微妙之身。威德勇猛。志力精进。难作已作。为于太子。放身光明。灭除暗瞑。显示道路。譬如重云日从中出放大光明。如是如是。净居诸天从其身体放诸光明。为于太子。示现道路。亦复如是。
  尔时欲界诸天子等。皆各化作端正可喜摩那婆身。在太子前引导太子平坦道路。
  大梵天王共诸梵众眷属围绕。在于太子右边而行。
  忉利天王共诸释众三十三天眷属围绕。在于太子左边而行。

  四大天王各以种种微妙璎珞。庄严其身。以妙天冠庄严其首。垂诸璎珞。复共无量乾闼婆众鸠槃茶众诸龙夜叉。无量百千。左右围绕。身带种种坚牢铠甲。手执弓箭。或执利剑。或执长刀。或执铁棒。或执矛戟。或执三叉。执槊执钩。擎持排楯。在太子前。引导而行。语太子言。大圣太子。从于此道。速行莫住。上虚空中。复有无量无边诸天百千亿众。欢喜踊跃。遍满其身。不能自胜。将天水陆所生之花。散太子上。并及旃檀诸妙沉水多伽罗等天诸末香。自余更有种种杂香。散太子上。复有涂香末香烧香。太子行时。各各手持散太子上。以用供养于太子故。

  尔时太子宫内所有婇女睡寤。忽然唱言。不见太子。不见太子。耶输陀罗既睹卧床。独自一身。不见太子。而大唱叫作如是言。呜呼呜呼。我等今被圣子诳逗。即大叫唤。以身投地。把撮尘土。以散头上。又举两手。自拔发毛。拗折打破身诸璎珞。以扑于地。以手指爪。攫裂四支。身体皮肉。所著衣服。皆悉掣毁。举声大哭。出于种种酸楚痛言。又以诸余种种苦恼逼切。萦缠自身支体。

  尔时宫内婇女侍人。奏净饭王。作如是言大王当知今夜睡寤不见太子。其当马人既失干陟。亦复咨奏净饭王言。大王当知今夜厩上亦复不见马王干陟。时净饭王闻此语已。大声叫唤而口唱言。呜呼呜呼。我所爱子。如是唱已。闷绝倒地。傍臣手持栴檀冷水以洒其上。少时还稣。复其本心。然后召唤防守城将。而敕之言。卿等速疾庄严四兵善著铠甲速求太子令知所在时彼防卫守城将军。闻王如是严重敕己。从宫内出。遍告诸余大征将言。汝等诸将。各各当知。净饭大王。有如是敕。所在境界。百官大臣。其有受食我封禄者或有依我而活命者。如是人辈皆悉集聚。速疾分头行求太子。若得见者。善言慰喻。勿听住彼山林磎谷。迎将回还。

  尔时百官诸群臣等。闻彼防卫守城将军如是言已。即时各于迦毗罗城内外衢道。振铃告言。汝等一切所有臣民。食于净饭大王国土封禄之者。及依大王而活命者。诸臣百官悉皆速出迦毗罗城。为求太子。若得见者。慰喻教回。还入宫中。

  尔时释种诸臣百官。并及一切迦毗罗城所居人民。其有食禄。及不食者。皆从城出。行求太子。

  尔时守城大臣。遍告所行诸人如是言已。渐次至于太子当马大臣之家。告彼当马臣如是言。净饭王敕速求太子。出城而行彼大臣言。我当太子所居之处。而不得行。时彼守城大臣。重更语如是言。净饭大王如是严敕。所有太子。侍卫左右。悉皆禁缚。彼当马臣如是报言。仁者若欲缚于我者。且先自缚汝之所有眷属妻儿兄弟姊妹姑姨舅氏。合皆禁缚。时彼城内大众人民。皆悉出求太子而行。

  尔时太子以诸天神威力障故。求觅太子。不能得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