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佛教故事 > 佛教典故

当前位置:首页> > 佛教故事 > 佛教典故

白云寺里的传说

作者:张瑜

  “白云寺”位于民权县西南20公里处的白云寺镇白云寺村,为中原四大名寺之一,始建于唐贞观元年(公元627年),取名观音堂,又名白云庵,鼎盛于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在三十一世佛定和尚的主持下,在河南布政使牟钦元的资持下,白云寺迅速发展和扩展,寺院占地546亩,聚纳僧人1200多人,有佛殿、廊房、楼阁、僧舍800余间,还有塔林100余亩,成为与少林寺、相国寺、白马寺齐名的四大名寺之一。多半毁于清末农民起义,部分毁于“文革期间”,文革便被白云寺镇的粮店、供销社、学校等部门占用,寺内佛物损坏极尽。改革开放后,党的民族政策使白云寺重振山门,恢复成了现在的面貌,成为民权县的文化旅游景点。

  关于白云寺,历来有很多传说,这说明了佛教在民间的影响深远,现录于几则,以供鉴赏。

  白云助筑

  唐开元年间,高僧一明主持寺务,他对观音堂大力扩建,时值盛夏,烈日炎炎,工程进度极慢。一明就焚香祷告,企求白云遮日,以便施工,果然文殊菩萨显灵,施佛法撑白云围绕上空,工地上凉爽宜人,工程如期完成。相传每逢夏秋,都是白云缭绕,景色奇异,良介和尚做方丈时,把观音堂改为白云禅寺,后人简称白云寺。

  康熙寻父

  白云寺为什么在清康熙年间规模宏大,香火鼎盛,这恐怕与康熙帝三下白云寺,寻父的典故有关。

  相传,顺治帝出家白云寺,年幼的康熙帝登基,待康熙帝长成思父心切,一日辞别母后,来到白云寺寻找其父,到白云寺见一和尚在颂经,他叩问其父,和尚答曰“吾为八×僧,未见其父”康熙归京告其母后,母后惊呼“八×正为其父也”。次年,康熙再下白云,八×和尚不知去向矣,于是康熙御笔“当堂常赏”四字,以祷告天下人丰衣足食。至今“当堂常赏”残碑仍存在白云寺内,更有《顺治皇帝出家偈》,文字悲切,令人潸然泪下。

  韦驮化盐

  全天下所有殿堂内韦驮菩萨的面是白色的,唯独白云寺韦驮菩萨的面是红色的。这里面有个神奇的传说。

  相传康熙年间,寺院僧人众多,加上救济百姓,食盐困伐,主持佛定和尚非常愁苦。韦驮菩萨就自愿化做老僧,敲着木鱼到睢州城(今睢县)盐店化缘。盐店老板看到骨瘦如柴、病弱无力,就问他想要些什么。老僧说:“我想要些食盐”。老板就用大碗给他盛了一碗,老僧嫌少,说不够寺院调一顿菜吃,老板又给他端了一大簸箕,老僧还嫌少,说不够寺院做顿汤。老板不耐烦了,看到他那瘦弱的样子就说:“我心情好你随便拿吧,今天我满足你的要求”。于是老僧就拿过小扁担,挑了四包盐,连声道别都没有,健步如飞的走了。

  四包盐足有四百多斤,老僧挑起如无负物,老板觉得不对味,感到自己不应打赌,肯定遇到高人,悔吧已经晚了,于是就派快马追赶老僧,想探个究竟,老僧见有马追来,就加快脚步,马快他快,马慢他慢,始终和追马保持一望之距。

  从睢州县城到白云寺足有30公里,盐老板的手下一直没追上老僧,待到白云寺,老板的手下看到四包盐已整齐地排在了僧厨,于是就打听佛定和尚是谁去睢州化来盐,佛定和尚方明白是韦驮菩萨显了灵,赶紧去参拜,此时的韦驮菩萨雕像浑身湿个透,脸色通红,汗珠子正往下掉呢,韦驮菩萨被凡人看到无法还原真身。

  佛定井中运木

  相传,佛定和尚当方丈时,初修藏经楼,极缺木材,佛定和尚就不辞劳苦,回到老家河南长垣去化缘。

  长垣县有一斋主是大户,种了几十亩杨树,都有合抱粗,建楼正合适,有多少僧人向他化缘,斋主都没有同意。

  一天,佛定来到斋主家,说了自己的想法,想建一座藏经楼,斋主看在佛定的为人上,同意施舍这几十亩杨树。斋主看到这么粗大的杨树问佛定:“你怎么伐倒运走呢?”佛定说只要你同意就行了。次日,几十亩杨树全部伐倒,佛定又施佛法,一根一根地投入井中,待他返回寺院后,又从寺院的井中把木头捞了出来,至今在寺院不远处还有一眼运木的井。

  鲁班献艺

  在修建藏经楼期间,曾有一衣着褴褛的老木匠扛着一只竹篮来到寺院,竹篮里放有干木匠活的几大件,说是想找些活干干。领工者看他那身打扮,不像个干活的行家里手,也就没有理睬他。这老木匠哀求道,只要能给口饭吃,干啥活都行。领工者看这老木匠可怜,就给他找了份活干,说寺院后面有一大堆杨树疙瘩,你去劈开算了,要是掂量着还有点用,你看着办吧。

  到了中午开饭时间,领工者差人要老木匠到伙上用饭,到地方后却怎么找不到他。领工者来到这里,看到杨树疙瘩都用墨斗放上了墨线,密密麻麻,像蜘蛛网似的,也不知这老木匠想干些什么。

  领工者顺脚踢向一个杨树疙瘩,杨树疙瘩瞬间开了“花”,里面是已雕刻好的花鸟虫鱼。领工者吃了一惊,又打开所有的杨树疙瘩,都是盖千佛阁所需的用料,放在上面不大不小,正好是恰切位置。领工者方知这是他们的祖师爷鲁班下了凡,要帮寺院来建千佛阁,纷纷就地叩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