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宽运法师:佛说做到四点今生来世都能富贵

作者:宽运法师

  各位法师,各位居士:

  现在要跟大家讲的是:“如何得到富贵?”我们很多人都喜欢富贵,这富贵是怎么来的呢?在《妙慧童女经》的时候,来请教我们的释迦佛,释迦佛就说,每一位如果想得到富贵的话,要有四个条件,哪四个条件呢?

  第一要“应时布施”。大家都知道这布施就是结缘,结缘是应时,什么叫应时?就是人家有需要。假如说地震了,他需要赈灾,那我们第一个出钱、出力、出物。那人家有水灾,我们也是如此。我们都说这布施都有五种,你说你可以用眼睛来布施,用你的面来布施,你可以用语言啊,赞叹的语言,让别人来帮忙也可以,你可以出力,你可以出心,这个都是随缘、随分。那布施的时候,应时的就是需要。就好像富楼那尊者,他知道到偏远的地方去弘法,人家耕田的帮人家耕田,人家起屋的帮人家起屋,人家打渔的还要帮人家打渔,因为人家不知道杀生的不好。那大家了解了,这个人怎么这么好呢?是谁派来的呢?是释迦佛的弟子。这人家就跟你结缘,人家说未弘佛法、先结人缘,所以应时布施,这就是结人缘、结法缘,所以做什么都要应时啊。过了这个时机,就没有这么好,我们说了,恰到好处,经常也说“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就人家在需要的时候,你帮人一把,这个已经是很了不起了,所以要应时布施。

  那第二个条件是什么呢?布施的时候“没有轻慢之心”。有的时候我们就看了,这个人啊,我很喜欢,这是大德高僧,供养多一点;这个是个小沙弥,不出名的,就少一点。当然我们都不是佛,我们还有一个相,但是不要有轻慢之心,不论对胎生、卵生、湿生、化生,对所有的生命都要尊重,因为生佛不二,佛教讲“平等观”,所以布施的时候平等很重要,我也经常跟人家说,你看佛教里头,一说“布施”,二是“供养”,这个“布施”“供养”都是给予,但是有所不一样,这“布施”就是一种我高你低,我给你的感觉,我给你,你说那当然就是说了,施比受还有福,都愿意在高处给人家。但是佛教讲“供养”啊,就是我给你的时候,你高我低,我给你,我跪在那里头,我双手给你。那你看,这就完全不一样,给你就要给得让人家吃得舒服、拿得舒服,你看这个才是供养。这就是佛教里说了,不单没有分别,我们还你高我低,因为我们这样,把贡高我慢的心就会去掉,这惭愧的心就会生起,所以这一点上非常、非常的重要。你看《地藏经》里都说了,这师子奋迅如来是怎么样的,怎么这么庄严的相啊?就是因为他多生多世布施而来的。他今天有这么大的福报,都是他结缘布施、肯布施来的,所以说他就是我们的榜样,那我们也是用这种心态才可以。

  第三种是什么呢?“欢喜而予”,这个很难,我们都说了,要布施啊,首先刚才说了,那我们之间已经没有轻慢之心了,我们是不是能够欢喜,这个很难。但是我们都说了,“众生欢喜,诸佛欢喜”,你给的时候也要给得很欢喜,因为能布施就说明你能拿得出,就有这样的环境,这样的福德因缘,所以给的时候心里头要用欢喜的心,今天我们能和大家结结缘,结今生的缘,结来世的缘,结成佛的缘,所以说“给”很重要。所以我现在提倡“喜悦人生,自在生命”,我们大家都要充满着喜悦,给的时候心生欢喜,要知道舍才得,不舍怎得呢?你不付出怎么得到呢?所以这个呀要有欢喜心。

  第四种就是说,“不希求回报”,你布施的时候,帮人家的时候,你不要有回报的心。一有回报的心,你心里有的时候达不到自己的要求,我们就会有落差,我们就会生烦恼,就会抱怨,怎么样,我对他这么好,他怎不向我点头呢?不向我问好呢?不向我关心、关怀呢?所以做事,我们怎么样啊?了因、了缘,做了就了了,所以说这个了因、了缘很重要,一切自有因缘,今天我们能给也是因缘,他能收还是因缘,一切都是因缘,那就完全不一样,你的心态好了。所以佛教就讲“三轮体空”,没有布施的自己,也没有布施的中间物,没有布施的对象,如果你每天用这种心,你见到所有的人都很欢喜,你不会想回报,没有回报了,不要求回报了,那我们的心量就扩大。否则的话,你看很多人,家庭也是,你对子女好,子女不孝顺时,你很难过。你对丈夫好,丈夫有点点不对你的心意,很难过。有的时候你对太太很好,太太有的时候做的有一点、二点的事情不如你的心意,你也很难过。你对朋友好,朋友有的时候回报不够,你心里难过。如果你本身做的时候就没想到回报,那你想,你心里有多高兴呢,每天觉得很喜悦,所以我们拜佛拜得非常的喜悦,不单喜悦啊,怎么能够富贵啊?

  这四种就是让我们能够今生和来世都能够富贵,大家可以重温一下,第一个是“应时布施”,第二布施的时候“没有轻慢之心”,第三种是“欢喜而予”,第四种是“不希求回报”,只有这种心态,将来不会富贵都难,所以大家一定富贵,这就是学佛的好处,希望大家慢慢体会,一分体会一分收获,而且毫厘不爽,而且这段话是谁说的啊?释迦牟尼佛说的,所以我相信是真实不虚的。

  主讲:宽运法师,香港能仁书院本科及硕士毕业、博士研究,1986年依止永惺上人剃度出家,1993年起担任西方寺监院一职。二十多年来一直追随永惺上人修学佛法,辅弼上人弘法利生,协助各种大小法会及社福开展慈济活动,2007年被两序大众推举为西方寺第二任方丈。除管理西方寺外,法师同时担任多个佛教组职及社会事务公职,包括: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中华慈善总会常务理事,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辽宁省委员会委员,香港菩提学会副会长兼总务主任,东林念佛堂方丈,西澳菩提寺住持,香港佛教联合会董事,香港佛教文化产业名誉顾问,佛教菩提护理安老院管委会副主席,香港虚云和尚纪念堂董事,佛教能仁书院校监,佛教慧远中学校董,佛教慈正村菩提幼儿园校监,佛教彩辉村菩提中英文幼儿园校董,《菩提月刊》主编等。2007年,荣获全国性单位中华慈善总会颁赠“中华慈善事业突出贡献奖”,并授予“中华慈善人物”称号。可见法师于社福事务之努力,深获广大国民认同。宽运法师著有《大悲观世音菩萨》《因缘集世间》《佛教改变命运法》《何去何从》《西方寺七宝镶嵌艺术》等书,言简意赅,文约义丰,普遍流传于国内外,深受华人弟子欢迎,对现代佛学之推广影响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