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灵岩寺宋塑罗汉像艺术风格初探

作者:赵颖

  赵颖(河北省保定师范专科学校)

  一、引言

  灵岩寺位于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万德镇的方山之阳,始建于东晋,盛于唐宋,与江苏南京栖霞寺、浙江天台国清寺、湖北江陵玉泉寺合称为“四绝”,成为全国四大佛寺之一。后经金、元、明、清四朝的发展,除明末曾受匪类损毁外,大部分遗存保存至今。

  灵岩寺现存40尊罗汉像分别列坐在千佛殿内的东、西两侧,坛座高78公分,脚座高约33公分,脚座至罗汉像头顶高约155公分,比真人稍大。其印属于宋塑的27尊罗汉像分别是:陈列在殿内西壁前的第1、2、3、5、6、8、10、12、13、14、15、16、17、18、19等15尊和陈列在东壁前的第21、22、25、27、28、33、34、35、36、37、39、40等12尊。这些宋塑罗汉像塑于北宋治平三年(公元1066年),原有32尊,陈设在千佛殿后面的般舟殿中,后该殿倾圮,明万历十五年(公元1587年)重修千佛殿后,将般舟殿中残存的这27尊罗汉像迁于千佛殿内,并根据殿内的空间布局,增补至40尊环周排列。罗汉像的最后一次妆銮是在清同治十三年(公元1874年)。

  从1981年5月开始,我国政府经过两年多的时间,对千佛殿内的罗汉像进行了维修。1997年6月,中国文物研究所胡继高主持维修千佛殿内的泥塑罗汉像,进行除尘、杀菌、防护、加固工作。

  二、灵岩寺宋塑罗汉像的组合类型分析

  为了更好地分析灵岩寺宋塑罗汉像的艺术风格特点,首先对这27尊罗汉像作一简要的组合类型分析并对其中的典型材料进行较详细的叙述。

  从罗汉像的外貌上看,最为明显的是肤色的不同,所以可首先根据肤色分成两组:

  第一组:肤色为褐色、黑色等深色系。有第8、16、21、27尊。

  第8尊罗汉面呈深褐色,皱眉肌紧促,咬肌、口轮匝肌紧张,牙关紧闭,神情紧张严肃,怒目凝视右臂所指之处。然右臂弯曲前伸,手腕放松,手指与手腕、手臂形成一自然柔和的弧线,显示出动作姿态的轻松。严肃的表情与柔和的动作相结合,更显示出罗汉伏虎的神奇法力。题榜为“忍辱无嗔伏虎禅师”,与罗汉造型基本相符,因此可推测这一木牌题榜可能是原物。

  第16尊罗汉面呈褐色,貌如梵僧,善跏趺坐,双手举于胸前,神情严肃,目光凝视前方,令人敬畏。其木牌题榜为“宋仁钦和尚”,显然有误,是后人胡乱添加的。

  第21尊罗汉头上披巾,面呈深褐色,双手作禅定印,闭目端坐,面无表情,胸前所露胸骨清晰可见,视其外貌,应为达摩尊者。

  第27尊罗汉皮肤酱黑,貌似梵僧,眉弓隆起,颧骨高突,体魄雄伟,气势粗壮。凝视梁上的蛟龙,在位置上与西面的伏虎罗汉相对,显然是能以秘咒使龙下钵的降龙罗汉。

  第二组:为其余的罗汉像,肤色基本呈黄色系。在这组中又可按照罗汉所表现的的年龄特征大致分为以下三类:

  第一类:年长罗汉,有如第2、25、34、36尊罗汉。共同特征是面部皱纹刻画清晰,容颜苍老,饱经风霜,筋骨明显,躯形瘦削,额骨高突,齿床隆起,胸锁乳突肌与甲状软骨刻画得都很真实,显出了颈中央三角与侧颈三角的体面关系。

  第2尊罗汉像,双手高抬,右手平额,左手伸掌,双眼注视掌心,生动地刻画了僧人修行聚精会神的状态,苍老悲怆的面容更加强了他坚忍苦修的精神,具有感人至深的力量。

  第25尊罗汉,面部刻画精细人微,额头与眼角有较明显的皱纹,脸部肌肉尤其是颧骨部位肌肉松驰下垂,在鼻翼两侧形成八字纹,显然是一年长的僧人。这尊罗汉像右腿盘,左腿盘置于右腿上,双臂抱左膝,身体左侧转,头部也随之转向左上方,动作显得轻松自如。然而面部表情却庄重严肃,双眉微颦,极目远眺,双唇紧闭,嘴角后收,似乎正在探寻那深奥漂渺的佛学哲理。躯体动作是与面部表情一松一紧,一张一弛结合在一起,既不懈怠,又不压抑,达到了和谐完美的境界,同时也展现了他与其他思维罗汉性格与思想境界的不同。

  第34尊,半跏坐,右臂微抬,作端然自信论法状。

  第36尊罗汉,头形长方,双目平行下视。嘴微张,嘴角略下撇,似在表明自己谨修功德,问心无愧。坦胸,胸前肋骨清晰可辨,更映衬了他的诚实可信纯朴善良。肉体表现与心理活动自然统一,可见古代匠师的独到用心与高超的技艺。

  第二类:中青年罗汉,有第l、3、6、13、15、17、18、19、28、33、35、37尊罗汉。这类罗汉大多肌肉平滑较有弹性,无皱纹的刻画,然多形体俊瘦,骨骼肌肉起伏明显,更显阳刚之气。这一类中,按照形体胖瘦又可分成:

  1.第1、3、6、13、17、18、28、35、37尊罗汉,身躯及面部较为瘦削。

  第1尊罗汉像,双脚盘膝而坐,双手仰掌相叠,如佛的禅定印,是坐禅的姿势。法衣右袒,一角披挂右肩,内衣束腰带,法衣大袖和下裾对称地披落台座上。塑像的脸型长方,前额广阔,双颊较消瘦,头骨、眉弓等处棱角分明,眉眼修长,双唇紧闭,相貌清癯高雅,双目直视,目光深邃,表现了僧人严谨、自律、坚忍的性格与精神。

  第3尊罗汉像,结跏趺坐,右手下意识地举到胸前,左手拍腿欲起,紧锁酌双眉欲展,鼻翼扩张,紧闭的双唇欲启,似是数年佛海觅理,终一朝忽悟真谛,从内心深处受到震撼。

  第6尊罗汉,面部及身躯极为削瘦,骨骼肌肉线条明显,肤色较其他罗汉发红,双手柱杖,身体倚靠之,头扭向一旁双眉紧皱嘴唇微撅,眼神中流露出愤懑和不满。胸锁关节及胸骨两侧和肋软骨相接的愈合节头均稍隆起,使人感到心脏在跳动。手部仍保持了原作的形状,脉管与筋腱都隐约可见,似可感到血液的流动。脚也比较瘦削。此尊罗汉像的服装颜色与众不同,整体的蓝色为主,显得格外朴素与清丽,这与其卓尔不群的神态相得益彰,性格突÷显得更为鲜明到位。

  第13尊罗汉,面型方圆,下颔角低平,眼较凹陷,唇略外翻,目光如炬,右臂高举,扬手昂头气宇轩昂作说法姿态。位于殿之西北角,其面所对的方面,正是山顶的朗公石。(长清县志》记朗公石说:“在岩上类老僧供伛立状。此岩便称朗公岩,世传僧朗公说法时石为之点头,公曰:‘山灵也,无足怪’灵岩之名始于此”。而此尊罗汉像的木牌题榜为“灵岩寺朗公普朝老和尚”,看来是可信的。

  第17尊罗汉,善跏趺坐,双手叠置于腹前,身体微侧,头扭向一边,神情专注,作倾听状。

  第18尊罗汉,法衣宽松,袒胸,坐姿安适随意,表现出豪放不拘小节的精神气质。头、颈、胸的骨骼和肌肉刻画得准确逼真,胸锁乳突肌与甲状软骨刻画得也很真实,颈中央三角与侧颈三角的体面关系明朗。头侧转,目光炯炯,似盯视他人侃侃而谈,作据理论辩状。加上有力的手势,令人感到谈锋犀利,气势压人。佛教禅宗勃兴以后,谈禅说理蔚然成风,僧人探讨佛学时,言辞犀利,巧斗机锋,这组塑像正反映了此种风气。

  第28尊罗汉,貌似第3尊,然而神情较安详,微带笑意,似在与谁促膝谈心,又似在禅法的修习与论辩中领悟到什么而使内心得到满足而喜悦。

  第35尊罗汉,拍手胸前,作惊讶状。

  第37尊罗汉,额心宽阔,额顶至眉心的距离尤长,以示修行有道,智慧不凡。双眉微蹙,目光冷峻,注视右手,神情专注作沉思状。皱眉肌紧蹙,额部血管突起,似可见血液的流动,面部泛红,更强化了他专注的神情。左手掌上摊布一方,右手似持某物,作补纳状,眼手的关系处理得极为微妙协调。

  2.第15、19、33尊罗汉,面庞身躯稍胖。

  第15、19两尊罗汉面型长圆雍肿,表情呆板,颈项挺直,技巧较差。

  第33尊罗汉双目微睁,侧视一旁,流露出鄙夷的神情。

  第三类:年轻罗汉,有第5、10、12、14、22、39、40尊罗汉。这类罗汉面部肌肉显得平滑细嫩,眉清目秀,按照形体胖瘦亦可分为:

  1.第10、12、14尊罗汉,面庞清秀,结跏跌坐,面型长圆。

  第10尊罗汉双手举于胸前,目视前方,神情严肃。

  第12尊罗汉头较小,眼微闭,眼球较凸,双臂抬起,双手掌心向内,抬于面前(其左邻为本寺开山祖师朗公普朝),据寺僧大文所树木牌题榜为“灵岩开山法定老和尚”,推想可能有根据,相貌和位置都比较合适。宽大的衣袖与下体相连,一方面有助于支撑高抬的双臂,一方面也使罗汉禅坐的形象显得更加端严潇洒。其双手为同治年间重装时加补,即呆板又与全身动态不协调乙

  第14尊罗汉双手举于面前,似乎正在专心的穿针引线。

  2.第5、22、39、40尊罗汉,肌肉肥胖松软,面庞丰满,面型扁平方圆,口小。

  第5尊罗汉,半跏趺坐,上身微前倾头略低下,左手捋袖,右手下指,凝目注视,作交谈探讨状。态度谦和,显得矜持拘谨。

  第22尊罗汉,也是半跏趺坐,右手捋袖,左臂平抬,手指前方,头稍后仰,作据理力争之状。

  第39尊罗汉,自然放松地坐于台上,身躯微呈S形,行云流水的衣纹与他似在倾听又似置身境外的神情态度相协调。

  第40尊罗汉,面方圆,口小,眉梢上吊。表情恬静,动态自如,给人以温柔敦厚的感觉。

  三、炅岩寺宋塑罗汉像的艺术风格特点

  1.高度世俗化,注重写实,形象逼真。

  现存的这27尊宋塑罗汉像完全摆脱佛教造像仪规的限制,表现的不是虚幻世界中的偶像,而是世俗生活中的人的形象,或者说是高僧的写真。从体貌特征上看,虽有几尊罗汉像的皮肤呈褐色或深黑色,略带梵僧的面貌特征,但大多数为中国本地人的形象,而且带有明显的山东地区男性的体貌特点:长方脸,眉骨隆起,轮廓清晰,身体健壮魁梧。

  从肌体的质感性上看,高超的泥塑与彩绘技法使人物肌肤更具质感,并如实地绘出颜面和身体裸露部分以及服饰的细部,眼睛嵌入琉璃珠,肌肤裸露部分涂以油蜡或蛋清润饰皮肤,使之有柔软、光泽的质感,使罗汉像在视觉、触觉上更增加了真实性。

  从解剖比例与动作姿态上看,塑造技法的改进,空体腔的运用,造型意识的进步,使罗汉像的躯体更加稳固,身体比例更加精确,动作更加多样。人体姿态动势的把握更为精准,不仅动作自然,而且能够注意到动作与神态的相互结合与映衬,使动作不空洞,神态不妄发。此外在西壁第8尊罗汉像体腔内发现一具完整的丝质内脏,肠、肝、肺等形状和大小都与现代医学人体解剖发现的类似,实在令人吃惊。

  从服饰上看,刻画的是北方人的服饰特征,衣饰多厚重,服装有袈裟、披肩、无领大襟、腰带、花结、宽袖大袍等。内衣、中衣、袈裟交待得十分清楚,且能表现出丝麻的质感。衣饰设色和谐精当,以青绿、红黑、紫白为基调,而具有色调性,将罗汉们装扮得既端庄富丽,又神秘莫测。细微处更是独具匠心,如法衣的白领和花纹白边,衬托得罗汉像全身神采焕发,整洁秀美,从而达到塑容绘质,栩栩如生的艺术效果。衣饰图案有花草、果实、神兽、水波、火焰、汉字、几何图案等,其中还有许多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吉祥纹饰,如宝相花、如意草、灵芝头、寿桃、牡丹、菊花、寿字纹等,使罗汉像在外观上更贴近现实生活与民族审美趣味。衣褶断面皆呈S形,衣纹组织疏密相间,起伏交错,繁而有章,疏而不僵,既具有“曲铁盘丝般的刚劲,又富于轻柔纤巧的质感。”人体与衣饰的关系处理也非常得当,线条的直曲,虚实与起伏,人物动态中瞬间的衣褶变化表现得准确而有节奏感。一位医学界人士说,透过罗汉的袈裟,能看出古人对人体解剖的理解。灵岩寺宋塑罗汉像的衣饰造型完全符合宋代前后绘画作品和雕塑作品的衣饰特征,如与故宫雕塑馆宋、元时代泥塑阿难,故宫藏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中的老和尚,以及灵岩寺内现存金皇统七年(公元1174年)洛阳雍简所绘《济南府灵岩寺祖师观音菩萨托相圣迹序》中祖师法定的形象的服饰均非常相似。而它们那富有纹饰的服装与1991年在山东长清县宋代真相院释迦舍利塔地宫发现的十件银质罗汉像的服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从关键部位如面部、手部的刻画上看,更是精细人微、写实逼真。额骨、眉骨、颧骨、鼻部软骨、颌骨、甲状软骨、锁骨、胸骨、肋骨、手部各指骨关节,皱眉肌、眼轮匝肌、咬肌、口轮匝肌、胸锁乳突肌及头部、颈部、手部的筋脉、血管都作了真实细致的刻画。通过对这些控制人体动态,传达人物情绪的肌肉骨骼筋健细腻准确地刻画,表现了罗汉们瞬间的情绪状态与不同的性格特点,真实而传神,令人惊叹古代匠师们的高超技艺以及他们对人体解剖的谙熟,这一点是以往各时代的变形夸张的人物造型艺术所无法企及的。因此可见灵岩寺宋塑罗汉像达到了我国古代人物造型艺术写实性的高峰。

  2.注重人物个性与内心活动的刻画。

  灵岩寺宋塑罗汉像虽然都做僧人。形象,但通过上述类型的分析发现他们的外貌、动作、姿态、神情等均不相同。即使是年龄相仿的罗汉,雕塑匠师也以现实生活中典型人物典型性格为依据,本着写实的精神,通过各种手段比如运用眼神、嘴角、脸部肌肉、手姿等极其细微的变化,动作的不同等等,使之具有不同的形貌与性格。例如,同属于第一类肤色较深略带梵像的第8尊伏虎罗汉与第27尊降龙罗汉,前者动作柔和,双目微睁,犀利的眼神体现了他柔中带刚的性格,而后者圆睁的双目,面部凸起的肌肉,有力的手势,粗壮的体态,则展示了他勇猛外向的性格。而同样作论说状的第18尊罗汉与第5尊罗汉,前者热情大方、不拘小节,后者冷静细致、含蓄拘谨。同样年纪较轻的第39尊罗汉和第40尊罗汉,前者面无表情、冷漠安静,似与世无争,后者面带温和的笑容,单纯敦厚,有极易亲近之感。

  灵岩寺罗汉像依据宋代僧人塑造,而这些僧人既是凡人,又非同凡人。他们有着不同于凡人的内心世界,古代匠师运用他们高超的写实技法对罗汉像进行精妙的刻画,捕捉并定格了那转瞬即逝的神态,成功的表现了禅僧们特殊的精神世界。最为有特点的是那些世俗与禅学结合的作品。比如第14尊罗汉手举于眼前,在专心地穿针引线,世俗的琐事动作,瞬间拉近了观者与佛教的距离。第37尊罗汉作专心引线补纳状,但其表情却显得并不轻松。双眉紧皱,双目紧盯左手中的纳布,右手停于半空,神思早巳游离于所做之事外。禅宗主张定慧双修,这不同于达摩面壁这样的苦修,而是主张在行、住、坐、卧的日常生活中,触发自悟。那么引线补纳这一世俗琐事触发了此罗汉何种思索呢?他领悟到什么了呢?观者不禁在其静止的动作与神态中产生对他心理活动的疑问,甚至也会驻步凝思,与他一起经历一段佛理真谛探索的心路历程。

  3.气质含蓄儒雅。

  现存的这27尊宋塑罗汉像大多作禅定、思索、辩论言说状等。表情虽有喜悦、愁苦、气愤等状,但多表现的比较适度,无过分夸张之态,显得端庄儒雅,含蓄内敛。作禅定状的罗汉像自不必说,紧闭的双目,沉寂的面容,让人肃然起敬。最突出的代表为第l尊罗汉,正如前所描述,他端正的坐姿,坚定而深邃的眼神,紧闭的双唇,肃穆的表情,无处不昭示着他正直、严谨、自律、坚韧的性格。作思索状者虽然动作姿势不同,甚至有的还显得相当轻松,如第25尊,然而共同的特点是他们眼神与面容中都透露出一种严肃与庄重。这群罗汉像中虽有表情作愤怒状者,如第6尊罗汉,从他的表情和脸部手部肌肉均可看出它的愤懑,但他的表情同样是自抑的,矜持的,与唐代众多石窟造像中怒目圆睁、筋骨暴突、怒不可扼的力土是完全不同的。而作辩论言说状的罗汉像姿态动作更是多变而自如,如第13尊罗汉举臂昂首,气宇轩昂,又如第18尊罗汉抬膝探身,袒露胸襟,气势压人,表情显得较为激动,使人能够感受到辩论气氛的热烈,但却没有口若悬河、夸夸其谈,眉飞色舞的神态刻画,均带有自持自重的风度,使人观后不禁为其学识与人格所折服。

  参考资料:

  1、《灵岩寺》编辑委员会:《灵岩寺},文物出版社,1999年版。

  2、中国美术全集编辑委员会:  《中国美术全集:绘画编3两宋绘画》,文物出版社,1988年版。

  3、(清)舒化民撰《长清县志》,道光十五年本。

  4、刘凤君:《山东佛像艺术》,艺术家出版社,2001年版。

  5、葛兆光:  《中国禅思想史》,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