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浅谈从《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看如何建立正信正行

作者:替净

  《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是净土五经之一,被称为净土之“心经”,是《楞严经》卷五中的一段。经中诸大菩萨自述往昔得道因缘,至大势至菩萨时,?则揭示了“彼佛教我念佛三昧”的念佛法门,及由此所得之殊胜妙果。正如清代净土宗的行策大师所说“选择圆通法门,犹如国家用兵选将相似。或推作先锋,或压令殿后。殿后者为正选。”由此可以看出,大势至菩萨在诸多修行法门中独说此念佛法门是有其深意的。那么,如何从念佛这个“至圆顿、至捷径、至稳当”的行持中圆满修行的过程?是不是只是单纯持一句弥陀名号就能成就圆通?净土所宣畅的信愿行如何含摄在一句弥陀名号里?如何以持名成就正顺解脱?如何建立正信正行使之成为净土现前的资粮?这些也正是我们接下来要探讨的问题。

  先请大家考虑一个问题:我们打电话的时候,要先知道对方的号码,然后拨打,看似简单,其实这个过程是需要众多因缘条件才能完成的。阿弥陀佛是万德洪名,就像我们有了对方的号码了,而阿弥陀佛也是一定会“接听”我们的电话的,因为十方诸佛忆念众生从无暂时的舍离。所以,我们不必去考虑佛会不会接引我们,我们要考虑的是如何能感得阿弥陀佛的接引。这就需要正信和正行。

  首先,印可念佛之殊胜,由此建立正信。晋译《华严经》云:“信为道元功德母,增长一切诸善法。”也就是说,佛法大海唯信能入,那么,什么叫信呢?。《成唯识论》卷六云:“云何为信?于实、德、能信忍乐欲。心净为性,对治不信,乐善为业。”只有对于三宝的真实、功德以及救度众生的能力认可并乐欲修学才能称之为信。如果我们能够从大势至菩萨的一句“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无生忍。今于此界,摄念佛人,归于净土”深信不疑,则念佛的精进力、信解力必能倍增,可是如果我们对于大势至菩萨说的念佛一事,虽有好乐,但执行力不强、意志力薄弱、心念无力,则说明我们的信心还没有真正建立。

  如何才能建立正信?第一,信解大势至菩萨的现身说法,如经中说“佛问圆通,我无选择。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得三摩地,斯为第一。”深信菩萨所说所行;第二,利用比量智观察世间善恶、因缘果报,对于善恶异熟的相对应道理生起深刻认知:知道如是心感得如是果报,那么,与佛相应之心必能感得未来佛果的依正庄严;第三,深信念佛是与佛相应义,若能虔诚持名、踏实笃行则能“佛号投于乱心,乱心不得不佛”。基于此,我们对自己念佛能够往生彼佛净上当生起决定的信心;第四,我们深信自己呼唤的不仅是西方净土阿弥陀佛,同时也是在唤醒我们自心中的“自性弥陀”,当自心自证时,即是彼土显现时。有了这样的深刻信解,对于大势至菩萨所讲的“忆佛念佛”方能生起深忍印可。

  在建立正信之后,发愿是必不可少的。因为愿让信更加坚固,行更加有力,如此则不至于无的放矢。如何才是正愿呢?所谓的正愿就是最圆满、最究竟之愿,其莫过于上求无上佛果,广利一切有情。正因为有了愿力的挚诚,才能使得我们修行的功夫不至于导向人天或是二乘,并且愿有多大,其相应的行就有多深广!在《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中说:“譬如有人,一专为忆,一人专忘”,我们在旷劫轮回,无疑就是在扮演着那个“专门忘却”的人,所谓“一人专忘”,其实足不愿意忆念,其原因莫过于对佛功德的不信解和对三界的颠倒眷恋。愿之如何决定了去向之如何,有了深信,自能发起大愿,正如佛在《阿弥陀经》中所说“若有众生,闻是说者,应当发愿……”。所以,只要我们发愿,愿生净土,愿成佛道,以佛的净土作为修行的归结处、回向处、信乐处,那么,修行所做的一切都将成为皈投如来净土、成就念佛圆通的菩提资粮。

  有信愿势必要有行动,正所谓“行山填愿海”。《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中菩萨教导众生修念佛法门,经中说“若众生心,忆佛念佛,先前当来,必定见佛。”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忆佛、念佛,并由此建立念佛之正行?念佛人多,可是我们的念佛功夫如何?或是虽然念了佛,但是我们内心是否真正相应于佛义?如果我们经常不乐于修行善法,或是念佛也分“朝九晚五”,还外带每周六、周日休息,再或是我们经常用世间法来间杂念佛,那么,这里请大家注意:大势至菩萨说的可是“净念相续”,并且也是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才得生彼国土的。我们多数时候将念佛认为是口称弥陀,手执念珠,一天定多少功课就可以,却忘记了心是否也与佛相应。正如古德说的“口称弥陀心散乱,喊破喉咙也枉然。。可见念佛重在一心、专心,不忘失正念。如经文中菩萨所说“譬如有人,一专为忆,一人专忘,如是二人,若逢不逢,或见非见。”佛陀无时不忆念众生,可众生忆念佛却无法如此,因为我们多数时间是处于“一人专忘。的状态。抑或是佛在面前,也不得相见。

  如何忆念佛陀呢?我们要像大势至菩萨以“母子相忆喻”指示念佛人当如子忆念母亲般忆念佛陀,经云“十方如来,怜念众生,如母忆子……子若忆母,如母忆时,母子历生,不相违远。”世间的母亲爱孩子只限于现前一生,且只能对自己的孩子倾尽所有,而佛陀对众生的慈悲忆念则是永无止境的,众生不出离生死,佛就永远不会放弃,施设种种方便,使吾人疾登莲品、蹴离五浊。众生在烦恼业海中沉沦久矣,长劫在梦,错把他乡当故乡,若能认知到此娑婆使我颠沛流离,忽而恶趣、转眼万年,则能厌离娑婆,此对三界的厌离一生,则随之而来的就是对净土的欣乐,如昙鸾大师的《往生论注》中说广见有国土以爱欲故则有欲界;以攀厌禅定故则有色、无色界,此三界皆是有漏邪道所生,长寝大梦莫知希出,是故兴大悲心,愿我成佛,以无上正见道,起清净土,出于三界。”厌离娑婆,歆慕净土,则忆念佛陀之心势必能够生起。

  又如《圆通章》中说:“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从这一句中可以看出这样一个问题——忆佛念佛是能够成就佛道的。那么,这个忆念就不可能是单纯的语言上的念,还要把念佛的心行和赋子佛号的含义落实下来。念佛究竟念的是佛陀的什么呢?有句话叫做“名以昭德”,就是说念佛行人当忆念佛的种种庄严、功德,在内心中对于佛的圆满生起渴仰之心,希望自己也能成就如佛的功德,为成就这样果德,那么就应该随佛所行。正如世间人所说“以父母心为心可谓至极之孝”!同样的,我们以佛心为己心,如此佛离我们不再是十万亿国土之遥,心念佛,佛就在我们身边,如经中所说“如染香人,身有香气,此则名曰香光庄严。”

  紫柏老人说过,“念佛心真不真就要看自己在对欢喜、烦恼时的心是如何的,如果真心念佛,欢喜、烦恼动他不得。”之所以能欢喜烦恼动他不得,是因为他能够净念相继。我们不能够净念相继,是因为我们的六根驰骋外境,心随境转,因此我们常常将六根喻为六贼,能劫夺我们的功德法财,如果沉溺六尘五欲则还是凡夫相,想要与佛“心心相映”,最先要能净念相继,亦即必须都摄六根。这也就是菩萨在经中教给我们的念佛、忆佛的秘诀。菩萨说:“佛问圆通,我无选择,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得三摩地,斯为第一。一都摄六根”与《阿弥陀经》中的“若一日,若二日……若七日,一心不乱”的本质内涵实际上是相同的。对于初修者而言,都摄六根莫过于念兹在兹,将全身心投于一句弥陀名号上。起初也许很容易为外界干扰,念佛之心常被余念所间杂,但不要因此而起退悔之心。修行是一个过程,念佛也是。刚开始可能只有几分钟的“净念相继”,第二次我们将这几分钟延长一点,哪怕只是一点点,第三、第四次,每次都在原来的基础上进步一点点,久而久之就可以从一点成为一段,然后打成一片,这样就可逐步完成净念相继、绵绵密密,成就祖师所说的那样“风吹不透,雨打不湿”。

  忆佛念佛就是正行,就是与佛相应。正如经文中说“二人相忆,二忆念深,如是乃至从生至生,同于形影,不相乖异。”要与佛同于形影,不相乖异,说明了我们不仅在念佛,更是要随佛所行,只有随佛所行,才能与佛不相乖异。所以,莫要将念佛、求佛错认为就是学佛。要成佛必须学佛,因为学什么就成就什么!忆念谁就是以谁为仰止。佛陀肯定不是仅仅念佛就成佛的,是履行菩萨道,广集福慧资粮,然后才能成就圆满的果位!佛号不仅仅是佛陀的名字德,而是在念佛的同时,把对如来功德涵括进所念名号之中,忆念佛所成就的一切功德,这就需要我们深入了解佛陀有哪些功德。

  最重要的是菩提心。众所周知,阿弥陀佛在因地时为法藏比丘,法藏比丘发广大无边宏慈誓愿,万行沸腾,成就庄严佛国,拔济无边众生,使之咸登彼岸,这就是成就圆满菩提心的典范!既然阿弥陀佛的因行中重要的一环是发菩提心,那么,我们现今要往生彼国,是不是也要随顺彼佛的因地行愿呢?如《维摩经》中说:“宝积当知!直心是菩萨净土,菩萨成佛时,不谄众生来生其国;深心是菩萨净土,菩萨成佛时,具足功德众生来生其国;菩提心是菩萨净土,菩萨成佛时,大乘众生来生其国;布施足菩萨净土,菩萨成佛时,一切能舍众生来生其国;持戒是菩萨净土,菩萨成佛时,行十善道满愿众生来生其国。”由此可见:愿生彼国应当具有成就彼国殊胜的因相,这因行之首,当为菩提心。也就是说:阿弥陀佛发菩提心成就极乐净土,我也当如是发菩提心,凡是菩提心所摄受行履的,就是成佛的因。我们以菩提心来贯穿于整个修道过程,乃至成就净土。试问:如果不与佛的因行相应如何能够成为佛陀摄化的弟子?不忆念佛的果地圆满如何知道彼土是真正可皈依之处?这些胜解落实下来就是成就“净念相续”的最好基础。

  再者,忆念佛时或以名字忆念,或以相好忆念。若是以名字念,则要把对佛功德的忍可、对娑婆的苦空观察、对成就佛果的信念、对菩提心的忆持等涵括进来,这才不是“空念”,使念佛之心得到众多善法的巩固,不易失坏,并且随分成就彼土功德。

  再说观相念佛,因为佛的功德无量,成就无边相好,吾人难以一时系念,但可以就其中的某些功德做具体观察、做决定观察,观察后便能如实随学,如佛的三十二相中有牛王睫相,这个相好是如来“果相”,可供观相念佛,而这一相的因,是佛在因地时从未轻视过任何众生,于是这一因相在吾人忆念佛功德时就落下圣道的种子,继而成为日后行为的准则。再进一步讲,这个尊重苍生、等视有情的平等之心,也是成就未来无相念佛的方便。因为先成就平等喜舍之心,即能渐趋随顺法性,也就是大势至菩萨说的“以念佛心,如无生忍”。

  综上所述,大势至菩萨在楞严法会上开示的这次含义甚深的“大法盛宴”,为后世相应根机的众生指明了修行念佛法门的方向。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去佛不远,不假方便,自得心开。树立正信,启迪正智,摄功德念于一心,系庄严相于愿行。这也正是蒲溢大师所说的“弥陀法界身,遍我心想中。我心想佛时,佛即全体现。”

  (演讲者为福州正心寺佛学院学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