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从大势至菩萨念佛三昧看禅、净会通

作者:成建华

  在中国民间,自古就有“家家弥陀佛、户户观世音”的说法。可以想见,弥陀信仰和观音信仰已然在我国民间有着广泛的市场和根深蒂固的基础。然而,与之相比,大势至菩萨信仰,无论是从传统佛教的角度,还是从民间信仰的角度,其影响力则要逊色很多,远远不及观音信仰的普遍。尽管如此,这并不能动摇大势至菩萨作为在尽虚空法界提倡念佛三昧、专修净土法门第一人的地位。大势至菩萨被净土宗尊奉为该宗赖以传承与发展的鼻祖,在净土佛教思想史上享有崇高地位。根据佛经记载,大势至菩萨是继观世音菩萨之后,将来要在西方极乐世界补处成佛的菩萨。他与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一道,被称之为“西方三圣”,深受广大佛教徒的崇敬和膜拜。

  一、大势至菩萨名号及其特点

  大势至菩萨是阿弥陀佛的右胁侍者,为大乘八大菩萨之一。因以念佛三昧,修行证果,被净土宗奉为法界初祖,是与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地藏王菩萨齐名的大菩萨。“大势至”是梵语Maha^stha^mapra^pta(摩诃娑太摩钵罗钵眵)的意译。此外,还有“无边光”、“大势志”、“得大势”、“大精进”等异名。何为“无边光”?《观无量寿经》中是这么说的,“此菩萨身量大小,亦如观世音……举身光明,照十方国,作紫金色,有缘众生,皆悉得见。但见此菩萨,一毛孔光,即见十方无量诸佛,净妙光明。是故号此菩萨,名无边光。”这是经中对是名“无边光”的解释。那么,什么是“大势至”呢?《观无量寿经》中又说,“以智慧光,普照一切,令离三涂,得无上力。是故号此菩萨,名大势至。”《思益经》中说:“我投足之处,震动大千,及魔宫殿。故名大势至。”《观无量寿经》亦有同样的记述,“此菩萨行时,十方世界,一切震动;此菩萨坐时,七宝国土,一时动摇”。

  上述记载,均说明大势至菩萨与众不同,具有独特的性格特征和超然的智慧威力。根据佛经,“大”是所证之法身,以法身竖穷横遍,故名“大”;“势”是能证之般若,以般若智内破烦恼惑,外伏诸魔怨,故名“势”;“至”是究竟义,即解脱德,以菩萨位邻极圣,证近于佛故名“至”。可见,大势至之名,与菩萨的智慧、德行以及大威力有关。

  大势至菩萨在中国汉地,与观音菩萨一样,都是以女性的相貌特征示现世人的;在日本真言宗里,他被特别尊奉为第十三尊佛,受到顶礼膜拜;在藏传佛教里,金刚手菩萨是大势至菩萨的化身。按藏传佛教的一般说法,大势至菩萨以神通力闻名,号称“大勇”,现金刚怒目相时,为金刚手菩萨,与观世音菩萨和文殊菩萨一道,为密教最受尊崇的三大菩萨之一。所以在大日经系的典籍里,大势至菩萨被列属观音部,密号有“持轮金刚”、“持光金刚”、“转轮金刚”、“空生金刚”等。此外,大势至菩萨还是月亮的象征,所表征的是“智慧”。而观世音菩萨则是太阳的象征,所表达的是“慈悲”精神。

  按照佛经的说法,大势至菩萨身量大小,与观世音菩萨相当。他举身光明,照遍十方国;全身光量,呈紫金色。所以凡有缘众生,皆可亲眼目睹菩萨光辉伟岸的形象。只要见到他一毛孔所放出的光明,就等于见到十方无量诸佛的净妙光明。故大势至菩萨亦名“无边光”菩萨。因为他一毛孔的光,就与十方无量诸佛的光明一样,能够广照无边十方世界。就像观世音菩萨以慈悲之光遍照一切广样,大势至菩萨以智慧之光遍照一切,令众生远离三途,得无上光明。大势至菩萨高大威猛,举足行走之时,能令十方世界一切震动。而大地震动的地方,都会生出亿宝莲华,高尚华丽而庄严,点缀得像极乐世界一样。此时,大势至菩萨端坐于所化莲花之上,演说甚深妙音之法,以度一切苦厄。所以,大势至菩萨名号的由来,与该菩萨所特有的性格和气质,如智慧、光明和威德等密切相关。正如印顺法师所说,“佛教所崇仰的佛菩萨,都是依德立名的。”这种以崇高的圣德立名,目的就是为了表达佛菩萨的特殊气质和性格特征。

  《悲华经》卷三说,当阿弥陀佛人灭后,由观世音菩萨补其位;观世音菩萨人灭后,由大势至菩萨补其位,大势至菩萨成佛后,名为“善住珍宝山王如来”。大势至菩萨都摄六根,以念佛而证道,先后经历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及等觉、妙觉等五十二个阶段,最终成就正果;据《楞严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说,大势至菩萨于往昔劫中,得遇十二如来,其中最后遇见的佛,名叫“超日月光佛”,还专门为他作了念佛法门的开示。根据《观无量寿经》,超日月光佛即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有十二种名号别称,分别为“无量光佛”、“无边光佛”、“无碍光佛”、“无对光佛”、“炎王光佛”、“清净光佛”、“欢喜光佛”、“智慧光佛”、“不断光佛”、“难思光佛”、“无称光佛”、“超日月光佛”。以光明立佛,分十二号,这是阿弥陀佛的性格特征。大势至菩萨的念佛圆通法门,后来成为我国净土行者修行的重要准则。此外,《十往生阿弥陀佛国经》里记载,若有众生念阿弥陀佛,发愿往生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即遣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等二十五菩萨护持接引。

  二、念佛圆通法门之意涵

  据佛经记载,念佛三昧是超日月光佛(即阿弥陀佛)教大势至菩萨所修的圆通法门。三昧即梵语Sama^dhi,译为“三摩地”、“三摩提”等,意译“定”、“正受”、“等持”、“正心行处”、“调直定”、“息虑凝心”等,泛指摄心专注一缘而不散动的心境。根据陈兵教授的解释,念佛三昧,是以佛为系心境缘的定,亦即专意念佛而不散动的心境。《楞严经》卷五记载,大势至菩萨在无边世界,摄受引导一切念佛众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他是通过念阿弥陀佛,勤修念佛三昧法门而成就佛果的。《楞严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是这样记载的

  我忆往昔,恒河沙劫,有佛出世,名无量光。十二如来,相继一劫,其最后佛,名超日月光。彼佛教我,念佛三昧。譬如有人,一专为忆,一人专忘。如是二人,若逢不逢,或见非见,二人相忆,二忆念深,如是乃至,从生至生,同于形影,不相乖异。十方如来,怜念众生,如母忆子。若子逃逝,虽忆何为?子若忆母,如母忆时,母子历生,不相违远。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去佛不远。不假方便,自得心开,如染香人,身有香气,此别名曰,香光庄严。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无生忍。今于此界,摄念佛人,归于净土。佛问圃通,我无选择,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得三摩地,斯为第一。

  “我忆往昔,恒河沙劫,有佛出世,名无量光。十二如来,相继一劫,其最后佛,名超日月光。彼佛教我,念佛三昧。”大势至菩萨说,在无数亿劫之末劫,有位名叫超日月光的佛,教他如何修证念佛三昧。显见,这里首先交代念佛三昧法门的原出处。

  “譬如有人,一专为忆,一人专忘,如是二人,若逢不逢,或见非见,二人相忆,二忆念深。如是乃至,从生至生,同于形影,不相乖异。”意思是:比如有两个人(朋友),一个十分重感情,所以时常惦念另一个人,而另一个却比较薄情,经常忘记对方。如此二人,一旦离别,深情者,自然会倍加忆念对方,而薄情者,饱尝了离别的寂寞,认识到友情的重要,也开始苦思他那情深的朋友。经过多日的双向相思,必然促使二人重逢。经过一番离愁别绪,两人友谊不断加深,发誓从今往后,永不分离。这种坚定的誓愿,使得他们生生世世永结同好,形影不离。这一比喻,说的是佛与众生的关系。佛就像那深情的一方,无论何时,常在惦念众生。而众生就像那薄情的一方,虽然从来不知忆念佛,但经过长劫生死沉论,深感轮回之海中缺乏导师的落寞之苦,认识到佛的可真可贵,乃忆佛念佛,誓愿生生世世以佛为依,永不离佛。

  “十方如来,怜念众生,如母忆子,若子逃逝,虽忆何为?于若忆母,如母忆时,母子历生,不相违远。”十方诸佛,恒常慈悲,忆念众生,那种深情,就像慈母惦念自己的儿女一样。子女如果弃母而去,即便慈母对他们苦思苦忆,这样的一厢情愿,那又有什么用呢?子女若能以慈母忆念他们一样,深情忆念他们的慈母,母子必然重逢,从此生生世世不相离弃。

  “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去佛不远。”如果众生能以游子思母一样的心忆念佛,不论现在还是将来,必然能亲眼见佛,自己离成佛也就不远了。

  “不假方便,自得心开,如染香人,身有香气,此则名曰,香光庄严。”意思是:只要从念佛三昧一路深入,便可开悟,见性成佛,无须借助其他方便法门。就像那经常接近好香之人,身上自然会沾染上香味。所以说,念佛见佛,深受佛力加持,转烦恼为菩提,转妄识为智慧,令自心佛性得以开显。

  以上是超日月光佛教给大势至菩萨的念佛法要。接着,大势至菩萨又介绍了他自己如何由念佛三昧得大成就的经验。他说:“我本因地,以念佛心,人无生忍。今于此界,摄念佛人,归于净土。”在这里,因地,指菩萨最初发菩提心、修菩萨道的地方,为佛果正因,故称因地。大势至菩萨当初发心修道的因地,是按超日月光佛的教导,修念佛三昧,以忆佛念佛的因地心,直人菩萨无生忍位。无生忍,具称“无生法忍”、“无生忍法”,意为通达本来不生不灭的法性,安住于所证悟实相,不动不退。大势至菩萨早已超无生忍位,现在常于此娑婆世界,专门摄引念佛人往生净土——西方极乐世界。只要往生彼国,便寿命无量,不再轮回六道,在阿弥陀佛愿力加被下,径直获证佛果。所以说,欲得速满菩提愿,须做笃诚念佛人。

  那么,如何来念佛呢?大势至菩萨的要诀是:“佛问圆通,我无选择,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得三摩地,斯为第一。”大势至菩萨说:佛要我等各自陈述当初修证圆通的方法,我在修行的时候,不是选择一根、一门去深入,而是以念佛一行齐摄眼、耳、鼻、舌、身、意六根,令念佛的净念相继不断,直到人三摩地,这是我证圆通的第一诀要。圆通,意为通彻法性,心性圆明周遍、妙用无碍。三摩地即三昧,泛指一切定境。大势至菩萨所示“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八字,与《佛说阿弥陀经》中的“一心不乱”四字,历来被奉为修证念佛三昧的诀要。

  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法门是净土思想最为核心的内容之一。此念佛圆通法门,详见于《楞严经》卷五,即《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被印光大师单独列出,并纳入到净土根本法门之列,成为“净土五经”之一。随着净土法门影响的日益扩大,此章愈来愈受到人们的重视,并成为净土修行者践行的重要法门之一。

  在《楞严经》二十五圆通里面,其中有两个圆通被特别提到:一是观世音菩萨的耳根圆通,二是大势至菩萨的根大圆通。后者先前我们已经提到。这两个圆通被排放在二十五圆通的末尾,而没有按照常规的次序排列。如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圆通中,本来就排列第二的观音菩萨耳根圆通,却被抽出来放在第二十五位。七大(地、水、火、风、空、见、识)圆通中,大势至的根大(见)被抽出来放在倒数第二,即第二十四位次。这两个圆通被特别选放在最后,说明观世音菩萨的耳根圆通契合的是娑婆世界众生的根机,而大势至菩萨的念佛圆通则是三根普被,利钝全收,契合十方世界一切众生的根机。所以,观音菩萨的耳根圆通与大势至菩萨的根大圆通,一显一密,交相辉映,相得益彰。

  《楞严经》是大乘佛教的重要经典,在中国佛教史上有着特殊的地位和影响。此经自宋代以来一直盛行于禅、教之间,是我国禅宗、净土宗所依奉的一部重要经典。《楞严经》文字华丽优美,历来深受士大夫们的青睐与好评,在中国各大宗派佛教中影响广泛,有所谓“宗教司南,性相总要,一代法门之精髓,成佛作祖之正印”的评价。尽管《楞严经》在我国佛教中有着重要地位和影响,但此经自从唐代中叶被译出之后,就被一部分学者怀疑为“伪经”,尤其是到了近代,这种怀疑更为甚嚣尘上。尽管如此,这并不能动摇《楞严经》在中国佛教发展史上的独特地位,也从未影响到中国佛教徒对该经的情有独钟及崇敬之情。由于《楞严经》在中国佛教中所具有的特殊地位和影响,《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及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法门,将更加受到净土行者的高度重视。

  三、念佛三昧之内在联系

  念佛即是禅观,由念佛而人三昧,这是大小乘所共通的修行法门。念佛早在阿含经中就有记载了,如念佛、念法、念僧的三随念,再加上念施、念天、念戒,名为六念法门,这是系心思维的念。据经律中说:佛弟子在病苦时,或于旷野孤独无伴时,或亲爱离别时,或遭受恐怖威胁时,可开念佛法门。佛有无量功德,相好庄严,所以在念佛时,即会觉得有伟大的力量来护佑他;病苦、恐怖、忧虑等,随即消除。

  龙树的《十住毗婆沙论》卷五说,菩萨修行之道,有难、易两种,即难行道和易行道。龙树所说易行道的修行方法,就是首先要称念十方诸佛,其次称念阿弥陀佛等,再其次就是称念十方诸大菩萨的名号。而到了净土宗的实际创始人昙鸾时,其《往生论注》卷上中,则鼓吹专念“阿弥陀佛”一佛名号,并将此称之为易行道,宣扬弥陀的他力本愿,乘佛本誓愿力,即得往生彼佛净土。道绰的《安乐集》,则将难行道称为圣道门,易行道称为净土门。日本的法然,则以“自力圣道”与“他力净土”来说明难行道与易行道的不同。所谓难行道,就是以三大阿僧祗劫,修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的菩萨道,这是修行佛法的通途。三世一切诸佛都是在因地发了无上大菩提心而成佛的。

  龙树菩萨所说的易行道,是以称念诸佛菩萨来求生十方净土。而中国及日本的净土行者,则以修行阿弥陀佛的净土法门为易行道,仰仗彼佛愿力,往生极乐净土。到了彼佛净土之后,由于所见所闻,都是阿弥陀佛说法教化的设施,耳濡目染,无非念佛、念法、念僧,所以比较容易成就菩提,且能直至位阶不退。所以,以称念佛菩萨名,为学佛者的修行方便,早在龙树时代就极为普遍了。

  从《般舟三昧经》的定心念佛,到《无量寿经》、《观无量寿经》的定心及散心念佛,再到临命终时的称名念佛。这些念佛法门,随着时间或地域的变迁,而变得愈来愈浅易了。由于受到西域译经传法者的影响,称名念佛的易行道,很快就被修行者接受并广泛流行和普及开来。

  念佛求生极乐世界,达到一心不乱至关重要。莲池大师有事一心与理一心的分别。事一心实可析为净念相续,定心现前二类。众生由于无始以来的烦恼习气,极难达到内心一致,一心不乱。而不净的散乱的心念,就是虚妄分别心。在虚妄分别心心所法中,有善心所现前,如对佛法僧的善念;有恶心所的生起,如贪嗔痴等烦恼。所以学修之人,要先用善念对治恶念,以净念而去除染念。念佛就是这种方法之一。以念阿弥陀佛,除去不净妄念。净念念佛,念念相续,唯此念佛,远离掉举,远离昏沉,没有杂念渗入,没有间断,明明现前,即达到一心不乱。一心不乱乃定三昧。所以定心现前,乃是净念相续更深的一个层次。定有一定的条件,先要系念于止,止成就后,才有定心现前。念佛得定,名念佛三昧。此时眼等五识不起,唯定中意识现前。称名、观相,也可现见阿弥陀佛。正定现见阿弥陀佛,可成为往生净土的保证。《阿弥陀经》说,深信切愿,执持阿弥陀佛名号,若一日、若二日,乃至七日,一心不乱,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是人临命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无量寿经》、《观无量寿经》亦说,即使临命终时,十念念阿弥陀佛,也得往生乐邦,花开见佛。所以,依佛经的说法,将来见佛者,已成就念佛三昧,尤专念阿弥陀佛求生净土之人,临命终时必蒙佛的接引,往生极乐净土。

  四、禅、净会通之理据

  在所有佛教宗派中,禅宗与净土宗是最具有中国特点的两派。它们在发展过程中从对抗到不断融合,最终形成了禅净会通、禅净双修的格局。

  净土宗是以阿弥陀佛为信仰对象,以念佛为手段,以往生极乐世界为目的宗派。在求得往生的过程中,净土宗主张要一心念佛,依靠阿弥陀佛之力,才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所以净土法门是专重他力的。而禅宗则主张心外无物,顿息一切分别。禅宗最独特的思维方法,在于它的非论理性和反权威性。它自诩为“不立文字,教外别传”。抛开有形的文字,否定无形的思辨,所谓“言语道断,心行处灭”。禅宗要的是如电光石火般的般若直观,而不是分析性的论理推量。

  禅宗主张“明心见性”,“即心即佛”,禅者就是要自识本心,自见本性,悟此心性本来是佛。“即心即佛”是禅宗的解脱理论基础,依此而建立的解脱论很自然地就采用“自力”的方法。归纳言之,禅宗的特性包括,不重思辨重直观,不重理论重实践,不重他力重自力,不求来世的净土而求当下的解脱。

  与禅宗相比,净土宗有截然不同的特色。净土宗建立于“三他”上,即他力,他时、他方。净土行者根据净土典籍之教示,培养信、愿、行,祈望借助阿弥陀佛慈悲的“他力”,于“他时”(命终之后),往生“他方”极乐世界。此种解脱方法曾受到禅宗强烈的批判。如《六祖坛经》曰:“迷人含佛求生彼。悟人自净其心,所以佛言随其心净则国土净。使君东方人但心净无罪。虽西方人,心不净亦有愆。东方人造罪,念佛求生西方。西方人造罪,念佛求生何国。凡愚不了自性,不识身中净土。愿东愿西,悟人在处一般。……心地但无不善,西方去此不遥,若怀不善之心,念佛往生难到。”

  有感于禅、教宗徒“以冰杂火势不俱全”、“各自开张,以经论为干,互相攻击”的态势,为调和禅宗和净土宗日益加深的矛盾,唐代净土宗高僧慈愍慧日(680--748),一方面严厉批驳禅者的极端,另一方面则积极提倡教禅一致和禅净双修。认为正确的禅定是要制心一处,念念相续,离于昏沉。如果修禅有昏沉覆障时,应以念佛、礼拜、行道等来对治,并且将所修行业,回向往生净土。他认为能如是修习禅定者,才是“佛禅定与圣教合”。慈愍可说是把禅、教、净三合一的首创者。而传承其思想之集大成者则是五代的永明延寿禅师(904--975)。永明提倡禅净融合,主要是针对当时禅净两派之争而提出的对治方法。禅净双修是“虽禅而净,虽净而禅”的禅净不二的新境地。在理论上,它会通了禅净的差异,在实践上更吸收二者的特色,超越禅、净个别的效用,。永明除了将禅净合一建立在理事不二的理论架构上之外,另一个重要的方法是以“唯心净土,自性弥陀”的理论,作为其禅净融合的依据。其意指阿弥陀佛与极乐净土俱在自己心中,从自性中去发觉佛性和净土。这就是《观无量寿经》所说的:“诸佛如来是法界身,遍人一切众生心想中,是故汝等心想佛时,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因此,永明所提倡的不是指方立相的净土,而是唯心净土和唯心念佛。当念佛至一心不乱,妄念归于空,即无念之念。念佛即念心,自心即佛。“唯心净土、己身弥陀”的理念,在禅和净土之间架起互通的桥梁,使能念的众生和所念的佛之间的二元对立消失。自力融人他力,他力也融人自力。当念佛者证人这种自他不二的念佛三昧时,也就是禅和净土融合的境界。

  参禅不碍念佛,念佛不碍参禅。念佛的最高境界就是达到一心不乱,也就是证人念佛三昧,所谓的“想心都息,缘虑并亡,三昧相应妙境”。此时身亦阿弥陀,JC/亦阿弥陀。这种身心浑然忘我的心理状态,和参透公案时的“心思路绝处,当下身心颖脱”之禅悟定境是可以互通消息的。

  五、结

  大势至菩萨的念佛三昧是净土宗所遵循的重要修行法门。念佛即三昧,三昧是净念念佛所达到的一心不乱的境地。念佛的最高境界是一心不乱,也就是证人念佛三昧。所以,念佛与三昧之间有着内在因果联系,二者在本质上是统一不二的。这也就是,在中国,尤其是到了宋、明以后,禅净和净土宗在修习方法上逐渐走向会通和融合的主要理论依据。总之,禅和净都不过是一种方法,而使彼此能互通的主要因素,是二者都具有非论理性的直观思维方法和神秘的宗教体验。在印度佛学里,依理论而言,禅净未尝不可融通,但是依事相而言,中国佛教徒才真正把二者同时并行互修。这正表现出中国佛教具有开创性的一面。

  摘自:《佛学义理研究》成建华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