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李云清:太虚

作者:李云清

  中国现代名僧。太虚(1889—1947),俗姓吕,名淦森,1889年出生在浙江海宁一个贫苦的家庭里。他5岁丧父,6岁丧母,早年身体不好,经常有病。15岁时到海宁县长安镇一家百货商店当学徒,吃尽千辛万苦,因不堪忍受店主的打骂欺辱,遂产生了脱离尘世的想法,终于在16岁那年,投奔苏州平望一个小寺院出家当和尚。不久,受戒于浙江宁波天童寺寄禅法师,并先后在天童寺、永丰寺研读《法华》、《楞严》等佛学经著,对禅宗也作了一定的考究。20岁时,他在慈溪西方寺读康有为《大同书》、严复《天演论》、谭嗣同《仁学》,以及梁启超、章太炎等人的有关政治与振兴佛学的文章,受他们的思想影响,他萌发了改革佛教的想法。当他读邹容的《革命军》以及当时出版的《民报》和《新民丛报》时,又接受了民族革命的思想。21岁时,他去了南京,在只洹精舍就学,听了几个月的佛学讲座,使他的佛业大有长进。回宁波后,就任普陀山化雨学堂教员。22岁时,他去广州组织佛学精舍,讲学著述。此后,他还曾去杭州组织永明学舍、佛教慈幼院,组织武昌佛学院、闽南佛学院、汉藏教理院等,兴办佛教教育事业,培养了一批佛教人才。1914年,他周游上海、宁波、杭州、绍兴之后,回到普陀山锡麟禅院掩关,专心参禅拜佛,读书著述。闭关三年期间,他对大乘八宗的天台宗、华严宗、法相宗、禅宗、律宗、净土宗、密宗、三论宗都加以专心研究,写出了《破禅执论》、《震旦佛教衰落原因论》、《教育新见》、《哲学正观》、《辩严泽》、《订天演》、《论荀子》、《论周易》、《论韩愈》、《百发明门论及宇宙观》、《墨子评论》等论著。此外,他还写出了《佛教导论》、《整理僧伽制度论》、《僧制今论》、《建僧大纲》等,对教理、教制,教产改革,提出了积极的建议。他曾任中国佛教总会机关刊物《佛教月报》总编辑。1918年在上海与章太炎等设立佛学团体“觉社”,主编《觉社丛刊》。同年,他应邀任归元寺住持。1921年他主持杭州净慈寺寺务。1924年,他发起召开世界佛教联合会,邀请日、德、美、芬兰等国佛学家来参加大会。次年,他率领中国佛教代表团出席在日本东京召开的东亚佛教大会。后又遍访南洋各国。1927年,他被德国朗福特大学中国学院聘请为院董。同年任厦门市南普陀寺住持,兼任闽南佛学院院长,在开学典礼上宣讲《救僧运动》。1928年,他应邀赴英、法、德、荷、比、美等国宜讲佛学,在巴黎筹备组建世界佛学院,并到巴黎大学讲授东方佛学,是中国僧侣去欧美传播佛教的第一人。回国后,应邀到南京宣讲《佛陀学纲》,并筹备组建中国佛教会。他还曾周游台湾、苏州、南京、北京、四川等地,宣讲《真常之人生》、《佛法两要素》、《普门品》、《唯识二十论》、《华严经》、《法华经》、《因明论》、《金刚经》、《大阿弥陀经》等经典佛家教理。1930年,他的《环游记》一书出版发行。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他发表告中国台湾,朝鲜、日本佛教徒书,号召广大的佛教徒,不管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要秉承佛祖的训诫,起来反对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行径,以维护人道和善理。1939年,他组织佛教访问团出访印度、缅甸等国家,在国家反侵略协会的欢迎会上提出武力防御和文化进攻的学说。访问团访问了缅甸、印度、斯里兰卡、新加坡、越南等国家,得到各国佛教徒的同情和援助。归国后,他号召佛教徒组成抗战救护队、运输队,积极参加抗日救国工作。他曾在重庆缙云山将那些从论陷地逃来的爱国青年,收留下来,举办了一个以爱国教育为主要内容的训练班,并邀请冯玉祥、郭沫若、田汉、老舍、格桑泽仁等爱国进步人士,来寺宣讲爱国思想,号召大众积极为抗日救国做贡献,热心投身到抗日救亡的行列中去。1943年,他创办了巴利文三藏学院。抗战胜利后,他于1946年从四川回到南京,这年冬天,回浙江延庆寺居住,宣讲《弥勒上生经》,举办菩萨学处。1947年,因几位佛教挚友相继去世,太虚法师内心极度悲痛,竟在赴上海玉佛寺为镇华法师送灵期间,突患脑溢血病逝,终年59岁。他的灵骨,由上海送回浙江,在雪窦山建塔安葬。(《佛教文化·佛教历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