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灵隐寺里的花木

作者:不详

  “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这句诗出自唐代诗人常建的《题破山寺后禅院》,被不少人所喜爱。诗句将“花木”与“禅房”联系在一起,使人自然而然地联想到古寺中花木扶疏、禅意幽深的景象,不禁心神宁静。其实,古树参天、花草繁盛可以说是中国寺院的一大典型特征。从古至今,在中国的各大寺院中,花草树木不仅是寺院布景的重要元素,也成为传达佛法精神、启迪众生的重要媒介。

  这种现象的形成与佛教文化本身相关。据佛经记载,释加牟尼佛陀一生的几个关键时刻,都与植物联系在一起。如降生于无忧树之下,在菩提树下悟道成佛,在婆罗树下圆寂。且佛陀入灭后,在尚未允许造佛像的时期,虔诚的信徒也曾通过崇拜与佛陀有关的植物,即“圣树崇拜”,来表达对佛陀的思念和对佛法的信仰。佛教中还有“五树六花”之说。一般认为,“五树”即菩提树、高榕、贝叶棕、槟榔和糖棕,“六花”即莲花、文殊兰、黄姜花、缅桂花、鸡蛋花和地涌金莲。“五树六花”被赋予独特的佛教内涵,且被佛经规定为寺院必须种植的植物。

  但是,由于自然环境以及人文环境的差异,中国寺院很难引进所有的印度本土佛教植物。因此,中国寺院里的佛教植物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花草树木历来为文人墨客所喜爱,它们不仅是美的体现,也是人们感情的寄托所在。佛教传入中国以来,自然也受到这种文化的熏陶。寺院里佛教植物的选择不仅保留了佛教文化的烙印,也考虑到某些花木在中国文化中的特定内涵。

  杭州灵隐寺作为一座千年古寺,环境清幽。这不仅得益于山环水绕的自然条件,也得益于寺院内花草树木的栽培。花木与山石相互映衬,既造就了灵隐寺的优美景致,也营造了浓厚的佛教氛围和禅意。总体上讲,灵隐寺里的花草树木可以分为两大类。第一类即典型的佛教圣树、圣花等,如菩提树、阎浮树、娑罗树和莲花。菩提树又称智慧树,主要源于佛陀在菩提树下得道成佛的典故。在《大唐西域记》中有记载:“菩提树者,即毕钵罗之树也,昔佛在世,高树百尺,屡经残伐,犹高四五丈,佛坐其下,成等正觉,因而谓之菩提树焉”。在中国佛教文化中,其可谓最典型的佛教植物的代表。如禅宗流行的偈子:“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其中也是拿菩提树作比喻。另一种阎浮树在灵隐寺里数量不多,据说其与佛教的联系也是源自佛陀。佛陀正是在阎浮树下由观春耕而沉思,产生了修行的想法。还有一种树则是娑罗树,又称为七叶树,位于灵隐寺大雄宝殿东西两侧。据《灵隐寺志》记载,这两颗娑罗树是灵隐寺的开山祖师慧理法师亲手栽种,至今已有千年以上的历史。它历经风雨沧桑而仍旧高大挺拔、生机盎然,不仅是灵隐寺的“宝物”,也是中国罕见的古老的佛树之一。而说起莲花,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它是寺院植物中佛教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结合的典范。一方面,它来自于印度文化,代表再生、纯洁,与佛教追求解脱、从此岸到彼岸的宗教理想相契合,常常出现于佛教的各类装饰以及佛经的各种比喻中,如佛陀步步生莲以及佛陀的“莲花座”、“莲花坐势”等。另一方面,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莲花因为“出淤泥而不染”的特性,也为文人所喜爱,成为高尚人格的象征,并很自然地与佛教联系起来。在灵隐寺内的池子中,就栽有多株莲花。莲花盛开为古寺增添了色彩和生机,观赏之更使人心旷神怡。

  灵隐寺里的第二类花木则属于充满中国文化特色、又与古刹景观相契合的植物,如竹子、松树和桂花。竹子是中国的传统植物,在中国被广泛应用于多个领域。在江南园林的布景中,竹子更是随处可见,如以竹子为主作成的竹径、竹亭、竹廊等景观。与此同时,竹子本身也与佛教有较深的渊源。如佛教寺院的代名词“竹林精舍”的由来,就与迦兰陀长者将竹园布施给佛陀居住和传教这个典故有关。很多竹子的命名也带有浓重的佛教色彩,如观音竹、佛肚竹、罗汉竹、紫竹等。因此,在中国,竹子也多为寺院布景所采用。灵隐寺地处江南,十分适合竹林生长,竹子的存在为寺院增添不少景致和韵味。而说起松树,就不得不想到传统文化中的“岁寒三友”松、竹、梅,以及《论语》中的句子,“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灵隐寺周边遍布松林,寺内也有不少松树,松树的高大挺拔与庙宇的庄严相得益彰,彰显出古寺的深厚底蕴。桂花是我国的传统十大名花之一,杭州桂花历来有名,其中又以灵隐为最。中秋前后,灵隐寺桂花盛开,花香浓郁,随风飘洒,沁人心脾。诗人宋之问在《灵隐寺》一诗中曾写到“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颇有几分神化色彩。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佛教认为,只要心中无物、心中清静,从一花一木中便可参悟整个世界。灵隐寺广植花木,既是美化环境的需要,也意在营造浓浓的禅意。绿意盎然的花木使人在游览古寺之时,能够暂时远离尘世的喧嚣,体会生命的纯粹和美好。

  来源: 中国民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