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近现代都市佛教中的社会功能(一)

作者:达亮

——以潮州开元寺为中心

  提要:唐时的大佛寺在国际担负着文化交流的作用,潮州开元寺当时也担负着此项任务。史实证明,中国古代都市佛教不仅是佛教徒信仰活动的场所,并在一定意义上也成为古代都市民众文化生活的公共空间,同时也是重要的文化传播中心、本文以潮州开元寺为背景,以超社区的社会慈善凝聚教化功能、文化生产传播功能、对外友好交流功能为中心,解析潮州开元寺在社会政治、经济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以其宗教信仰的凝聚力,对社会各阶层的开放,成为沟通社会联系,同时还是联结海内外佛教文化的纽带与圣地。由此,近现代都市佛教中的潮州开元寺,对于社会的存在和发展起过一定的促进作用,

  关键词:都市佛教潮州开元寺社会功能

  前言

  寺院是僧众修行的地方,是信徒心灵寄托的中心,也是社会大众寻幽揽胜的最佳去处。寺院,就是相当于如今重视社会大众文化教育的学校,所以寺院是社区的精神文化重镇,是民族生活、习惯、风俗的凝聚处,也是现代信众信仰的中心。现如今,寺院除了满足宗教生活的需要之外,在更高层次文化里,寺院又具有多种教育的功效。因此,与现代人生活较为密切的,莫过于寺院。

  古代寺院往往是客商,旅人、士子甚至官员可靠的寄宿处所。宋代佛教寺院是允许行人投宿的,“行人得以栖托焉”。(u南宋建炎(1127-1130)年间,潮州贡院废于火,赶考的郡士就居于潮州开元寺内。延至清初,潮州开元寺内尚有房舍出租供商旅住宿。

  潮州开元寺建于唐玄宗开元二十六年(738),当时把潮州市区中甘露坊的“荔峰寺”改建为开元寺。乾隆《潮州府志·寺观》记载:“开元寺在城内甘露坊,创于隋唐,兴废不一。”释慧原《潮州佛教志·潮州开元寺志》记载:

  据本寺耆考相传,谓寺先名荔峰,因寺内原有小丘,名荔峰,系金山来脉所结,寺先建于此,故以为名。至唐开元间,始易今名。

  可知,开元寺于唐以前已开山立寺。唐开元年间令全国各州郡各建一佛寺,规定以纪年为名,故称开元寺。这是一座庞大的宫殿式四合院建筑群,明.天启六年(1626)碑记云:“(寺)左边约地三百间,右边地五十间,视左尺寸加半。”相传本寺地广百亩(现存约三分之一)。

  潮州开元寺在漫长的历史嬗变中,它发挥了多方面的社会功能,对促进社会的发展起了一定的影响。

  一、超社区的社会慈善、凝聚、教化功能

  佛教对社会的慈善功能:1、赈灾济贫。民国期间,开元寺尚有施粥之举。特别是在民国(1939—1944年)日军侵占潮州期间,在兵燹旱魃、饥馑交侵之际,潮州开元寺僧释莲舟(1904—1996)法师,常协办汕头善堂小学,在潮州开元寺向贫民施粥、米、衣物。他“具悲慈悯人之旨,于三十二年(1943)六月,潮汕兵燹、旱魃、饥馑交侵之际,大发宏愿,出国募捐”,到港、泰、越、缅、柬、印尼,先后共募“白米、饭干、米粉共六千五百包合七十八万斤”大批米食,世人被称为“华憍米”或“和尚米”。他多次用船载至汕头,再由各善堂布施,拯救奄奄一息的灾民,被世人誉为“大峰再世”。当时潮州分得550包,在开元寺天王殿分发。2、助医义诊。民国二十二年(1933)秋,开元寺于“观音阁内设民众阅览室;义诊所,为群众免费诊病”。02007年,潮州开元寺创办“开元寺慈善中医诊所”,其宗旨“扶贫济困,治病救人”,为潮州市湘桥区域内的低收入困难家庭人员、每月按规定到由居委会发放医疗卡为凭证、提供免费普通医疗服务,施医送药。

  佛教对社会的教化功能:1、终极关怀,佛化火葬习俗。佛教传统,僧人圆寂须火葬,即荼毗,因佛祖释迦牟尼涅槃后是采用火葬,故相沿成习。西湖山摩崖石刻《俞献卿葬妻记》中有“厥躯愿勿火化”句,该文镌于北宋真宗天禧四年(1020),。说明至慢在宋初,潮州民间已经很盛行佛教的火葬方式,因土葬开销大,贫民百姓无力操办敛埋费用,有的受佛教的影响,认为火化后能往生净土世界。中国人接受了佛教习俗包括火葬在内,虽然历史上有的统治阶级和一些儒家常千方百计抵制,严禁火葬,但佛教的火葬,毕竟深深地影响了汉文化。在潮州南门外前街村前建有开元寺僧人普同塔,它始建于清代乾隆丙寅(1746)年间(参见《重修普同塔碑记》),距今(2013年)已有268年历史。乾隆年间重修此塔时,其旁则有化身窑一座,供荼毗(即焚化尸体)之用,塔原来仅供奉开元寺僧人骨灰,后来改为贮藏佛教四众骨灰。每岁逢古清明节(三月初三)及重阳节(九月九日),开元寺遣派僧人前往祭塔。1956年夏,由开元寺住持纯信和尚倡仪扩建新塔,以贮藏佛教四众骨灰,翌年竣工。1956年,“开元寺住持纯信及诸大师以南关外普同塔仅为开元寺所有,未能惠普十方六众,乃慨然议改为佛教公墓,兼以提倡火葬”,得到各界人士的赞成。2、摄受民众,米商于寺内神农殿校验量器。潮俗以每年农历十月十五日为神农氏(俗称“五谷主”)诞辰。“城中各米商,咸集祀于此开元寺神农殿,礼毕,遵例各出‘筒’、‘斗’量器,当众校准修正后,回公会聚宴。岁以为常,亦佳例也。”潮城米商每年一次的祀拜与校验量器,实是米行公会为防止行业商家短斤缺两的违规行为,旨在施行公平交易。这种在寺里借助佛祖的尊严及护法神的震慑,提倡公平贸易的商业道德,的确是潮州商业的一大传统及特色。

  佛教对社会的济世功能:1、参加抗洪抢险。“民国三十六年(1947)六月,南堤告急,本寺僧众主动驰赴救助救。……是月十七日傍晚,本城南堤告急,……时少壮寺僧二十馀人,自告奋勇,携麻袋数十,张开元寺灯笼,星夜赴南堤助堵,……至拂晓,堤安僧众方返。是役幸抢救及时,南堤终告无恙。而开元寺僧奋勇救堤之事,亦腾载报章云。”2、组织“僧尼救护队”,支持抗战。1924年5月4日,潮州城学生在开元寺隆重集会,纪念“五四”运动五周年,会后游行。1937年7月7日芦沟桥事变后,政府通令抗战。抗日初期,青年抗敌会设在潮州开元寺祖堂。1938年春,本省第九区民众抗日自卫团统率委员会驻潮州开元寺祖堂、十方堂、藏经楼。9太虚法师呈准政府同意僧侣改为特组训练,偏重于救护技能,俾合佛教宗旨。开元寺在通令下达后,时任“开元寺住持纯寂和尚,积极响应,组织‘僧尼救护队’,准备效力沙场,特请潮安县政府派员指导,凡适龄者皆踊跃应召来寺受训。”1939年6月28日日军陷潮城。

  二、文化生产、传播、摄受功能

  1、弘法利生,兴学育才。释怡光(1862—1930),饶平黄冈人,俗姓陈,在南澳叠石岩出家。民国初期,他率属下僧人到潮州开元寺端正道风,登台讲经,开创了该寺新局面,成为潮汕一代著名法师。潮州居士、金中校长王弘愿对其赠联“是近世僧伽真宝,开我潮佛学曙光”。目前,潮汕佛门修持的绝大多数是净土法门,也可以说他们是先禅后净。如潮州开元寺,于民国六年(1917),由开元寺释怡光法师在藏经楼下禅堂讲《金刚经》,并倡导僧俗念佛,自此改为净土宗念佛堂,影响遍潮汕。潮州自清末至民初,讲经事自此始。至民国七年(1918)释怡光法师任开元寺监院,倡导念佛,潮州自清末至民初,念佛之风自此始。四

  民国初,“开元寺里方丈厅设图书馆、法师讲经、开佛化讲座”。民国二十二年(1933)秋,“开元寺在其天王殿内设民众茶园、素食处、佛学通俗讲座;又于观音阁设民众阅览室”。

  开元寺常作“村塾”或借为教学场所。远的不说,仅开元寺在清末、民国间就有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扶轮堂于方丈厅设“三育学堂”。民国初,初祖堂“后为乙商学校”。民国十七年(1928)春,“开元寺住持释智臻于寺内创办觉世小学,呈准每年免再纳城南小学经费”,他在“寺内药王殿、五观堂,办觉世小学校”,潮安教育局长陈去非赠“乐育为怀”木刻横匾纪念。民国三十四年(1945)日本投降,“省立金山中学回城,因金山校舍于潮论陷时被毁,乃暂设于开元寺内天王殿、观音阁、地藏阁、东西两廊、钟楼、诸天阁等处”,照常开课。

  2、弘法出版,从出世到入世的转型。清代出版书籍,今尚存有《开元传灯录》《瑜珈焰口施食仪轨》(禅和板)等。民国期间,1920年1月,潮安青年图书社在开元寺内开设新刊贩卖部,销售来自京、沪的数十种书刊。潮州岭东佛学院出版有“《人海灯》半月刊、《海沤集》《南询集》《静贤全集》”。

  3、弘法利生,佛乐教化。开元寺有佛乐禅和板与香花板(又称本地板)二种,由于此二板的唱法及板眼,皆有其各自的旋律、风格,而且各具与民乐不同的特点。因此,在声艺丛中,能独树一帜,而成为特有佛乐。

  禅和板传入潮州是在清乾隆初年,罗浮山曹洞宗华首派密因和尚住锡开元寺。此后,寺院一切规模法度悉依其规制,其佛乐特点体现了清丽优美而不妖冶佚荡,平缓悠扬而非萎靡不振。在唱念中,从赞、偈、板、呈、诵五种结构形式看,具有独树一格,迥异凡响的功能。

  香花板,又称本地板,是流传于潮汕各县市的佛乐。此板的音调旋律,类似闽南僧侣所唱,佛曲亦似闽南戏曲风格。由此可见闽潮两地佛教文化的亲缘关系。

  “歌咏法言”的梵呗是佛教法事仪轨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由此,“以音声为佛事”的梵呗应运而生。

  春秋时期的潮汕,虽被称为南蛮和百粤,是古越族的住居地。那时这里已有青铜文化,说明中原文化已渗透到这里。直至秦始皇帝统一中国,发兵百粤,已有揭阳戍守区。后来还有将领史禄及其军众留寓揭阳。音乐文化随着南来的移民传入百粤之地,与土著音乐文化互相融合。这是潮州音乐的渊源。

  潮州音乐系流传于中国广东潮州、汕头地区传统器乐的统称。潮、汕古代属百越。自先秦开始,随着中央政权的军事戍边、中原居民的避乱南迁和高官士宦的贬谪,这里与中原文化之间经历了反复不断的交流。经过两干馀年融合沉淀,潮、汕一带凝聚成一个丰富多样而又极具特色的区域文化圈。特别是传统音乐,从宫廷雅乐到文人词乐,从宗庙音乐到民间俗乐,这里一应俱全,被誉为传统音乐的“聚宝盆”,潮州佛乐亦在其列。

  香花板和禅和板音乐,是潮州僧俗依据梵呗唱法,吸取当地民间音乐精华,经过历代不断的创新和完善,形成的独具一格的潮州民间音乐。在寺内的法会和俗家人做佛事中广泛运用。不仅如此,它还被民间音乐和戏曲(潮剧)的唱腔和伴奏所借鉴、吸收,为广大潮人所喜闻乐见,但却一直得不到应有的重视。解放后,才引起国内音乐行家的注意,并由潮州开元寺僧人和民间音乐艺人逐步加以发掘和整理,其中一部分已被制成各种唱片和录音带出版,并在多种音乐会上演奏过,颇受欢迎。

  潮州佛乐有两次大整理,第一次是1961年10月北京广播电台及中国唱片公司、广东音乐家协会来汕头制作作潮州音乐;第二次是二十世纪80年代,以原开元寺住持慧原法师为主,陈天国、苏妙筝、陈传云等记谱,在汕头广东潮剧院演唱3个月,整理出现代的词曲谱30馀首,1989年8月编人上海《中国音像大百科》29首;后,1995年由释慧原、陈天国、苏妙筝编著《潮州禅和板佛乐》@一书,此书收录130首,这一次整理比较完善。慧原法师对潮州佛乐这次录制却持有一个观点,认为潮州“梵呗初无管弦伴奏之事,至清末始有以小唢呐和之者,既而渐益他器。至民国初年,器乐庞杂,锐利雄烈,以至混蔽呗音,喧宾夺主,殊为不妥。”主张“采取器乐曲与赞呗分录之法,一为恢复古制,二为词意清晰。”此外,国内外不少有关单位及个人也陆续来潮汕采风,录制和研究潮州佛乐。诚然,潮州佛乐被专业作曲家和演奏家吸收后已搬上多种音乐会上演奏,从而焕发出新的艺术光辉。

  值得一提的是,潮州佛乐一些曲式、曲凋已被专业作曲家和演奏家吸收后加以艺术创造。如1983年潮州市民间音乐团创作和演出的器乐曲《祭鳄颂》,作者大胆吸收潮州庙堂音乐的旋律特点和节奏形式,并以庙堂音乐的打击乐器伴奏,取得很好的艺术效果。1993年中国音乐学院教师,潮州籍古筝演奏家杨秀明先生,在北京举办个人古筝演奏会,所演奏的乐曲有些也借鉴潮州庙堂音乐的旋律和节奏,在国内音乐界引起相当大的反响。如潮州民间音乐团原团长杨先生,观看禅和板佛教音乐会后赞叹说:“禅和板佛教音乐确实独具一格,没有现代流行音乐的刺激性,它秀丽优美而不妖艳靡荡,平缓悠扬而非萎靡不振。可谓此曲只应天上有,值得大力发扬。”他还亲自到寺内找资料员,索取禅和板佛乐唱本,准备在由他组织的“庙堂音乐团”中排练演出。又如潮州音乐、佛教音乐的研究有陈天国教授,他的研究成果《潮州音乐概论》《佛教音乐概论》等均属开拓性的。

  禅和板佛教音乐是潮州开元寺特有的传统佛乐,庄严典雅、优美悠扬、整规有序,令听闻者心旷神怡,忘却识藏之中的恩怨和烦恼,产生真善美之感,今已名闻于海内外。解放后,德国电台首来录音播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也多次播出禅和板《南海赞》佛曲。2006年为举办一场有特色的音乐晚会,潮州开元寺为此还举办了禅和板佛乐培训班,培养中青年僧人和部分居士学习演唱外,特别与一直坚持用禅和板佛乐进行佛事活动的居士林商定,请他们组成佛教音乐团,排练出《大三宝》《禅定》《香赞》等10多个唱板,为开元寺举行的禅宗历史文化活动,举行了专场演出。为了使音乐会更丰富多彩,潮州开元寺还在明镜古寺举办了“禅宗历史文化长廊系列活动·九九重阳敬老联欢会”慰问演出,潮州佛乐团表演了佛乐。2006年2月17日,广东佛教音乐团在天河体育馆举行“粤海沐春风,梵音颂和谐”大型佛教音乐汇报演出;11月10日,广东省佛教协会、云浮市六祖文化研究会、新兴县六祖思想研究会、新兴县国恩寺联办,由上海音乐学院表演的“六祖惠能”大型音乐剧在广州中山纪念堂首次上演。2007年10月30日,由广东省佛教协会、香港慈辉佛教基金会主办“佛乐颂和谐、爱洒新农村”——大型新佛乐慈善义演晚会在惠州体育馆举行,来自台湾、香港、国内各地108位法师出席晚会。省佛教协会和光孝寺举办的两场“粤海沐春风,梵音颂和谐”大型佛教梵呗音乐会和广州、深圳两地举办的“神州和乐一梵音交响诗大型音乐会”,演出圆满成功,其美妙的旋律不但令人赞叹,给人以“净化心灵”的感觉,而且还加深了人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了解。

  潮州佛乐之所以能传至今天,是因为佛教宗派的封闭,东晋导唱制度的确立,兼于衣钵的传承并构成了代代相传、不容经改、渊源古远的潮州佛乐。其实,潮州佛乐在流传过程中,也受到各地民俗影响,如梅州客家常用的潮州佛乐是香花板和禅和板,流行于梅州、河源、韶关等各县市,但梅州客家用的是一些不成体系的山歌唱腔咏唱的。尽管如此,但我深信,潮州佛乐将会成为传统民间艺苑中一朵奇葩,音乐史上珍贵的“活化石”,在新的气候土壤中争春吐艳,香飘四海,音传千古。(待续)

  摘自:《人海灯》2016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