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明学苑

当前位置:首页> > 因明学苑

至苦至勤

作者:张朋编著

  文纲,原本姓孔,会稽人。他的曾祖父孔范是陈朝都官尚书,祖父孔祀是祠部侍郎。他的父亲因为要躲避隋朝战乱出海去了,直到战乱平息、唐朝建立之后才回来。在唐太宗贞观年间,文纲的父亲做尚乘直长,主要崇尚儒业,同时兼览佛学著作。在这种家庭氛围中,文纲受到了良好的基础教育和文化熏陶?

  文纲素有善根:据说,他的母亲在怀着他的时候,不吃杂食。有一个婆罗门的头陀对他的母亲说:“你的儿子以后一定会皈依佛门,继承三宝。”自此以后,但凡文纲的母亲所在之处,空中常有异香扑鼻,同时还有阵阵仙乐之声。在文纲出生的那天,有白色的仙鹤飞绕聚观。还是婴儿的时候,文纲就形成了过了中午不再吃奶的习惯,就好像佛家坚守戒律一样。

  在童年的时候,文纲跟随师父学佛学:等到了十二岁,他就入寺出家了:二十岁时,文纲受具足戒,从此每一天他都是精思苦修,心中不存杂念。他每天吃野菜粗粮,穿麻衣,坐草席,行止皆有法度,口中从无妄言。不久之后,文纲又到京都长安跟随道成律师学习律藏。文纲从二十五岁开始学习律法,等到了三十岁他就登坛布道了。

  文纲经常勤修深思,凝思返视,净如止水,凝重如山。因为每时每刻都在精修佛理,所以他的道业每日精进,威德每日增长。行动举止,超凡脱俗,一切水到渠成,自然成就。因为知道善言就像是甘露一样能够救济世人困苦,而妄言就像利剑一样伤人,所以文纲的言语总是慎之又慎:

  正是因为文纲的慎行守戒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所以四面八方的修持者就像云合一样都聚到他那里跟他学习《四分律》,学习之后又像雷鸣一般赞叹不已。

  武周久视年中,天空一直下雨不停,老百姓都是愁容满面。文纲心有不忍,于是他后背靠墙端坐在那里,一直沉思着这件事-到了半夜,他所居住的这一间房屋忽然倒塌,只有他后背所依靠的那堵墙一点事儿也没有,还是巍然屹立:有一名懂得道法的人认为这是因为文纲有定力、得神通的缘故-

  他的随从人员对“日月灵迹,幽明潜感、兆于集事、应乎遗言”等这些奇迹感应、前兆预言感到奇怪,文纲说:“真实无相,尘色本空,如来正觉圆常,佛心大悲深定。那些部不可取。”

  文纲名远声重,他是唐代四朝皇帝的老师。他开坛布道,听者云集,学徒盈门,解除众生烦恼,为大众排疑解惑,指点出世大道,众人都受益良多。皇帝赐圣旨让他在京城翻译佛经,施惠世人,让世人都能从佛经上领悟无上菩提。这样一来就使得文纲受到满朝顶礼,得到布施无数。

  文纲只依布萨持戒,尽用庄严。他曾经到过二十几座寺庙挂单,而他每到一处,都使得这个寺庙的香火格外旺盛。文纲还刺血写经,一共写就了近六百卷经文;他登坛授具,门徒有数千人之多。文纲的修行可以用“至苦至勤,纳无我之海;不寝不食,种无生之田”来形容:他如此勤苦精进,只求涅槃成佛。

  武周长安四年,文纲奉圣旨到歧州无忧王寺迎清佛骨舍利:景龙二年,唐中宗孝和皇帝清他到道场行道,送佛祖真身舍利回无忧王寺入塔。同年文纲在乾陵宫主持宫内尼姑受戒,又在宫中安居坐夏,为两宫内尼讲了一遍《四分律》。唐中宗非常赞赏文纲,赐给他金银器物和三千匹彩帛作为剃度弟子之用。又因为文纲所住持的道场发生了灵感之事,六月七日唐中宗御笔亲题匾额,赐名“灵感寺”,并下令选召各个寺庙之中的名僧隶名灵感寺。在灵感寺的左边是禁卫署,右边是上林苑,南台称为终南,北池为渭水。灵感寺于是大盛,称得上是“千门官阙高耸入云,万乘旌旗迎风招展”。

  等到了先天年间,唐睿宗又在偏殿请文纲做菩萨戒师,让嫔妃们都站在台阶上,侍从们都列队跪拜,大家一起听文纲讲授三聚净戒:唐睿宗又颁下圣旨,赐给文纲三千匹绢。文纲把这些赏赐都交给灵感寺打理,用于寺中各个方面的用度。或用在墙垣轩廊上让寺庙看起来更为庄严壮观;或用于讲经堂、藏经楼等用来供奉法事;或用于布施,周济僧宝。

  文纲正要进一步为众人引度,指点迷津,开化众生,可惜的是他归期忽至。文纲于开元十五年八月十五日怡然坐化,终年九十二岁。同年九月四日,在灵感寺旁边建塔。

  听到噩耗,受过文纲点度的中外各族僧侣、信主都过来致哀奔丧。因为前来奔丧的人数达到数万人,以致于车马人流把通往灵感寺的道路都给堵塞住了。在奔丧致哀的人中,著名的僧侣有京兆的怀素、满意、承礼等,外地的有襄阳的崇拔、扶风的凤林、江陵的恒景、淄川的名恪等一百多人。这些人都对文纲的辞世感叹道:“智河舟船去,法厦栋梁折。”其他的一些弟子,比如淮南的道岸、蜀川的神积、歧陇的慧颉以及京兆的神慧、思义、绍觉、律藏、恒暹、崇业等五十几个僧人也都有“慈眼已瞑,灰骨不言”的感慨,

  于是大家请当时非常有名望的滑台太守李邕作碑文。李邕模仿司马迁《史记》、班氏《汉书》之中的体例,把文纲与道宣以及怀素三人同传合写,并在碑文中认为文纲无愧于后学怀素,也无愧于前辈道宣,李邕的这篇文章得到了大家肯定的评价。

  另外,还有一位淄州的名恪律师,他精研律法而且能够坚定地按照律法执行,刻苦钻研,勤求深解。名恪律师曾经在道宣的法筵上听道宣讲法,亲自间道宣《钞序》的要义。道宣亲自把他收录下来,在灵感坛举行仪式,把他的名字列在经的后面,后来名恪律师也拜在文纲门下:

  (作者系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所副研究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