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南宋佛教与灵隐寺信仰文化的主要特点

作者:吴小丽

  历史上的南末时期,定都杭州后,由于南方的经济比北方发达,佛教一度繁荣起来,对当时社会的政治、道德伦理、文化等方面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灵隐寺作为当时著名的五山十刹之一,吸引了众多的高僧、信众投入到佛教事业的建设中,有了飞来峰上摩崖石刻佛像的建造以及寺中殿堂庙宇、佛菩萨像的修建与塑造。在整个宋代,除了宋徽宗崇道教抑制佛教外,其他时期都是对佛教非常推崇的。定都杭州之后的南宋王朝,在皇室的尊崇下,佛教也随之兴旺发达起来,并展现出这一时期的特点。灵隐寺作为当时著名的佛教道场代表之一,从建寺至今1680多年的期间,虽几经兴衰,但大多都在发挥着它的以佛教信仰文化为载体的教化作用。

  一、南宋时期佛教信仰的特点

  宋代的佛教之所以在南方盛行,与南方的地域特征密不可分,南方多是富庶之地,经济比较发达,人口密度比较大,据相关数据统计,北宋时期的僧尼数量为:江南54316,两浙82220,南方的数量是北方的三倍多,及至南宋时期,数量又有所增加。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发达,文化也就发达,南方尤其两浙一带山水秀丽,更加吸引了佛教寺院、佛教文化的建设,从而奠定了这一时期雄厚的佛教文化基础,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特点。

  (一)皇室信仰与推崇

  南宋定都杭州后,接近一百四十年的时间里,宋高宗、宋孝宗、宋仁宗、宋宁宗、宋真宗、宋神宗,宋哲宗等等都会在皇宫内设置内道场,也就是在皇宫内举行各种有关佛教、道教的宗教祈祷活动。这些法事活动祈求的内容不外乎两类:一为国家,另一则是为统治者自身。为国家祈求的主要内容多是希望风调雨顺、农业丰收、国泰民安等等;为统治者自身祈求的多是希望生者能够长寿,病者消灾、早日康复,死者超度、能够往生到佛国净土等等。

  内道场在唐代贞观年间就有记载:“释恒景。姓文氏。当阳人也。贞观二十二年勅度听习三藏。一闻能诵如说而行。初就文纲律师隶业昆尼。后入覆舟山王泉寺。追智者禅师习止观门。于寺之南十里别立精舍。号龙兴是也。自天后中宗朝。三被诏人内供养为受戒师。以景龙三年奏乞归山。勅允其请。诏中书门下及学士。于林光宫观内道场设斋。先寸追召天下高僧兼义行者二十余人。常于内殿修福。至是散斋。仍送景并道俊玄奘各还故乡。帝亲赋诗。学士应和。即中书令李峤中书舍人李又等数人。时景等捧诗振锡而行。天下荣之。”这里讲述了当时皇室及宫中大臣请高僧人宫,讲经说法、传道受戒,并虔诚供养的事件。

  宋太宗时期,高僧释赞宁也讲述到:“设或略舍内财决定当圆檀度。故庄严论云。若能施自身命则为希有。成菩萨檀度也。将知四轮出世十善行时。有道则尧下足淳民。奉孝则曾家生令子。我圣上践祚之四载。两浙进阿育王盛释迦佛舍利塔。初于滋福殿供养。后迎入内道场。屡现奇瑞。八年二月望诏于开宝寺树木浮图仅登于尺。先藏是塔于深甃中。此日放神光亘烛天壤。”此处,详细记载了在皇宫之内迎请释迦牟尼佛舍利的宝塔,并进行隆重的供养佛事活动,并且还有种种瑞相显现。

  由此可见,南宋时期对佛教信仰和佛事活动是带有强烈祈求国泰民安、消灾免难的目的性,皇室的信仰,同时也带动了整个南宋时期整体对佛教的信仰及佛事活动的推崇。另外南宋皇室还会从财力上支持寺院的扩展与建设,南宋诗人陆游就记载了:“(德光)乃尽以所赐及大臣、长者、居士修供之物买田,岁人谷五千石。”高僧德光,是南宋时期最具代表性的五山禅僧之一,学于大慧宗杲门下,在灵隐寺期间是他一生传播佛法活动的高峰,后归于阿育王寺。陆游记载的就是德光把历年皇帝、朝廷赏赐的金银珠宝等大量的物资财富用于买田和寺院的建设上,

  (二)僧侣的文人化

  这一时期僧侣的文人化,集中体现在此时期高僧的禅师禅语,颇具文采的高僧传,以及以佛教为题材的绘画艺术上。

  打开南宋佛教史,可以看到这一时期很多著名的高僧,如禅僧圆悟克勤、大慧宗果、天童觉禅师、万松行秀等等。这一时期主要的佛教宗派是禅宗,是临济宗和曹洞宗的天下,有临济宗中南宋大慧宗杲的看话禅,曹洞宗中宏智正觉的默照禅,后来临济宗的杨岐派在南宋时期也是一个重要的派别。

  南宋的禅僧传,自北宋惠洪的“镕众说以成文”的《禅林僧宝传》,到庆老《补禅林僧宝传》,祖诱的《僧宝正续传》,更加关注佛教的义理,对高僧所处的当时时代、寺院状况,以何因缘出家、开悟、修正,传播佛法的状况都有了更为详细记述。

  这一时期的僧侣呈现出了文人化的特征。有南宋时期的各类禅僧诗为例,大慧、虎丘二派以及杨岐派都有大量的禅僧诗流传下来。如《指月录》中有一段记录大慧宗杲禅师和前来求学弟子的对活:“大慧宗杲禅师。因悦禅人请普说。僧丫司。临济示众云。有时夺人不夺境。有时夺境不夺人。有时人境两俱夺。有时人境俱不夺。如何是夺人不夺境。师云。三千里外绝诸讹。进云。如何是夺境不夺人。师云。拔出眼中楔。进云。临济道煦日发生铺地锦。婴孩垂发白如丝。未审与和尚答底是同是别。师云。咬人屎撅。不是好狗。”可以看到禅师们的才思敏捷、妙语连珠,散发着智慧同时又赋有强烈的文人气息。这一时期也吸引着外来僧入学习佛法,尤其是禅法,如日本著名僧人荣西,先后在天台山万年寺的虚庵怀敞、天龙山景德禅寺学习临济禅,他学成回国后成为了日本禅宗的创始人。

  南宋时期以佛教为题材的绘画艺术也有自己的特色。主要是禅宗的顶相图,也就是祖师画像兴起,以及用于记录佛事活动的水陆画。禅宗的顶相图,相当于将衣钵传授的一种信物,画中还要有传承本人的题赞,作为对传人的印证,从北宋到南宋元代,尤其江浙一带,祖师画像非常盛行。这种制作促进了南宋的禅画创作,带动了各类鉴赏活动的出现,绘制这些画像的科仪、仪轨还影响到了日本、朝鲜等国家。

  (三)南宋时期佛教信仰的平民化

  靖康之难,南渡之后,禅悦之风兴起,皇室、平民、尤其是平民妇女们也对佛教表现出了虔诚的信仰,这与佛教教义中常常宣讲的平等观是密不可分的。西方学者卡莫迪就讲到“事实上,佛教的婚姻观接近于把男女视为平等的观点。”

  平等观念,佛教的经典中讲得比较详细,如:“若不能解佛性平等。谓我有性故能发心。他无佛法不能发心。故生高慢。若体此理无有彼此。高心即灭。”“非是虚妄。间。前云得决定心故与受记。后明依佛性平等故与受记。”佛教是宣讲六道众生皆有佛性的,是平等的,何况男女,但在漫长的封建社会历史进程中,中国一直都是男尊女卑的,女性在男权社会中一直备受压迫,因此佛教的平等观吸引了当寸越来越多的女性的信仰。

  而在另一部重要的佛教经典《妙法莲花经》中,讲到了龙女以女性之身也能成佛,更是体现了佛教中的男女真正平等。这部经典中讲到:

  尔时龙女有一宝珠,价值三千大千世界,持以上佛。佛即受之。龙女谓智

  积菩萨、尊者舍利弗言:我献宝珠,世尊纳受,是事疾不?

  答言:甚疾。

  女言:以汝神力,观我成佛,复速于此。

  当时众会,皆见龙女忽然之间变成男子,具菩萨行,即往南方无垢世界,坐宝莲华,成等正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普为十方一切众生演说妙法。

  尔时娑婆世界,菩萨、声闻、天龙入部、人与非人,皆遥见彼龙女成佛,普为时会人天说法,心大欢喜,悉遥敬礼。无量众生,闻法解悟,得不退转;无量众生,得受道记。无垢世界,六反震动;娑婆世界,三千众生住不退地,三千众生发菩提心而得受记。智积菩萨及舍利弗,一切众会,默然信受。

  可以看到,在释迦牟尼宣讲佛法的法会上,有世尊、佛的一些弟子是在怀疑女身怎么可能成佛,而龙女就以她给释迦牟尼佛供养宝珠为例,比喻有佛法智慧的女性也一样可以迅速成佛,就这样,龙女在与佛以及佛弟子们对话的过程中,为大家示现成佛的事实,完全体现了男女众生在佛性面前的平等、无二。

  二、灵隐寺的佛教文化内涵

  南宋时期,这种上至皇室贵族,下至文人、平民百姓对佛教一致推崇的现象,使得灵隐寺等这样的名寺香火兴盛、佛教文化繁荣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唐代著名诗人杜牧,在他的诗作《江南春》中写道: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他用这首诗描绘了一幅江南寺院林立,香火袅袅的画卷。南宋时期也依旧延续了这样一派佛教寺院繁荣的景象,当时比较有名的是五山江南禅院分别是:径山寺、灵隐、净慈寺、天童寺、阿育王寺,灵隐寺就名列在其中。

  灵隐寺中的自然景观如:飞来峰、理公塔与冷泉等,显现了此寺地理环境的独特之处,也是灵隐寺建寺的由来。飞来峰上的三百多处摩崖石刻,寺内的南宋韦陀像、华严三圣像等建立无不是佛教宣讲深奥教义的一种象征,蕴含着佛教中禅、净、密等诸多佛教的法门。

  (一)灵隐寺的理公塔与冷泉

  灵隐寺,形成于公元328年的东晋时期,距离今天已经有1700多年的历史了。印度僧人惠理法师在此时期来到中国,从中原云游今天的杭州,见到飞来峰就赞叹:“此乃中天竺国灵鹫山一小岭,不知何代飞来?佛在世日,多为仙灵所隐”,就在飞来峰前建了灵隐寺。惠理大师在建好灵隐寺之后,又飞来峰下连续建立了其他四座寺院,大师去世后就埋在了飞来峰下的石塔中,建塔为理公塔,永远相伴于这片令他赞叹的圣地。    。

  冷泉,是飞来峰下天然升起的一股泉水。宋代,依此泉又建了亭子,故名冷泉亭。冷泉亭上的对联“泉自几时冷起,峰从何处飞来”写的就是飞来峰和冷泉这两处著名景观。唐代白居易在此他所题的《冷泉亭记》中的:“东南山水,余杭为最。就郡则灵隐寺为尤,就寺则冷泉亭为甲。”使得亭子和白居易都流芳后世。他的多首有关灵隐寺的诗句,如:渐出松问路,犹飞马上杯。谁教冷泉水,送我下山来。前台花发后台见,上界钟声下界闻。遥想吾师行道处,天香桂子落纷纷。既写实的描绘了灵隐寺的景致、佛事活动,又反映了当时的文人对佛教智慧的向往以及当时文人与灵隐寺之间的密切往来。

  苏东坡在杭州做太守时,也是常在冷泉亭饮宴赋诗。唐时冷泉上有5座亭子,后因山洪四亭俱毁,冷泉也于明万历年间移建岸上。苏东坡还将将白居易所书“冷泉”两字之后补上一个“亭”字,还写了许多有关灵隐寺的诗句,其中《留题灵隐寺方丈》一诗:溪山处处皆可庐,最爱灵隐飞来孤。乔木百丈苍髯须,扰扰下笔柳与蒲。高堂会食罗千夫,撞钟击鼓喧朝晡。凝香方丈眠氍毹,绝胜絮被缝海图。描绘了当时灵隐寺晨钟暮鼓、香火鼎盛的寺庙盛况。苏东坡与当时佛印禅师的一番有关一尊佛、一堆牛粪的禅语对话,也同样显示了宋代时期文人喜爱与禅师的往来互动,喜爱受到佛法智慧与禅机妙法的熏陶。

  (二)摩崖石刻、护法韦陀与华严三圣

  飞来峰上汇集弥勒菩萨等五代、宋、元的摩崖石刻,南宋遗物护法韦陀菩萨与华严三圣、善财童子这些灵隐寺中有代表性的佛教景观,其中都蕴含着佛教不同宗派和法门的深奥义埋,以慈悲、平等、无碍、解脱等佛教的智慧吸引着众多来访者。

  1.摩崖石刻

  灵隐寺中的飞来峰上多是奇石、古树构成,印度惠理法师曾说此峰像印度的灵鹫峰,又别称灵鹫峰,整座峰的山体由石灰岩构成,山高168米,迥异于四周群山。明代的文人袁宏道赞叹:湖上诸峰,当以飞来为第一。更为珍贵的是峭壁上刻有的摩崖造像345尊,时代历经五代、宋、元。其中元代密宗,藏传佛教造像最为珍贵,是我国东南地区最大的一座石窟造像群落。摩崖群像中两米多高的石刻弥勒造像,吸引了众多来访者的关注,有关弥勒的信仰历史上早有记载。

  弥勒信仰,在印度兴起的时代,普遍的认为大约在公元前2世纪以后,约为佛灭后三、四百年,学者李玉珉根据《大史》中描述,杜多伽摩尼(King Dunagamani)在他临终之前愿生兜率面见弥勒,而杜多伽摩尼在位的时间确定是公元前161年—前137年,因此她认为弥勒信仰在公元前2世纪的印度已经存在。此后的百余年,弥勒信仰在在西域广为流布。在中国的兴起可以追溯到南北朝时期,至隋唐时期弥勒信仰就已经颇为盛行。《梁高僧传》卷一中大量记载:弥勒信仰首先兴起于僧伽内部,主要是北朝时代修头陀行、习禅的僧人信奉的;后来,由于弥勒拥有解经解疑的能力,具有对经典理解的权威性,在学问僧人中便具有极高的威望。这一点在以道安、玄奘和窥基为代表之后的学问僧众中尤其体现出来。从《续高僧传》中,可以看到许多有名的僧人,如:僧皋、智头、灌顶等等都有追从弥勒,盼望上生兜率天的愿望。

  东晋时代的慧远是被净土宗尊为始祖的,但其实在慧远的师父道安(东晋、前秦时高僧,佛经翻译家)那里,道安信仰的却是弥勒净土。道安早年师从的是佛图澄,是发愿往生到兜率天的;而慧远则是信仰弥陀净土,是发愿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二者虽然有所分别,但是共同作为祈求往生佛国的一种思想,两人的思想目标却是一致的,都是共同期望。在作为一个人的肉身坏灭之后,能够往生到一个安乐的净土佛国。其实在当时,无论弥勒信仰还是弥陀信仰,都是佛教禅法的一部分,还都没有相对独立的意义,都是一种发愿祈求往生的法门。因此可以说,慧远的弥陀净土信仰,是道安弥勒净土信仰的一种再次延续。之后唐代的高僧玄奘,唐朝皇帝李世民、武则天,唐代的文人白居易等等都是弥勒净土的虔诚信仰者,南宋时期的白莲教则是假借弥勒净土信仰之名而建立的民间组织。

  2.护法韦陀

  灵隐寺中有一座韦陀菩萨,是南宋极为珍贵和重要的遗物,用整根香樟木雕刻而成,不用一钉。作为佛教中重要的护法神,韦陀菩萨具有保护国土和众生的职责。

  关于韦陀菩萨,在佛教的相关典籍中有详细记载:“若渚众生。爱统鬼神。救护国土。我于彼前现天大将军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天大将军即天帝释神将。又四天王各有八将。而韦驮为上首。国土即指四洲国土。”此处说明护法神韦陀是在佛教传统四大护法天王下面的八大护法神中,居于首位的一位护法,当国家、众生有危难时,他就会率领鬼神进行救护。

  护法神韦陀不但护国护众生,更是会守护名山大川,以及建在名山大川中的寺院庙宇。这在佛教的经典中多有讲述:“一心奉请南无大梵尊天。三十三天护世四王。金刚密迹散脂大将。大辩天神。摩利支天。韦驮天神。坚牢地神。菩提树神。诃梨帝喃鬼子母等五百眷属。一切皆是大菩萨等。及此国内名山大川一切灵庙。当州地分属内鬼神。此所住处护伽蓝神守正法者。一切圣众。”十方诸佛。并殿上释迦佛国。山寺里护法伽蓝。及三洲感应韦驮菩萨。天眼遥见。天耳遥闻。他心证知。由此可见,由于佛教中修行者所在是伽蓝之地,以及在寺院所处之周围,韦驮菩萨都会尽职尽责地率领他的眷属,进行护佑。

  这也是凡是佛教寺院殿堂之中一定看到有韦陀和四大天王这些护法像的原因。灵隐寺中这座珍贵的南宋遗物,香樟木雕刻的韦陀菩萨,无疑就是体现了虔诚的信仰者们希望他能保护这座充满灵气的寺院,庇护前来拜访的虔诚信众们。

  3.楠木华严三圣与善财童子

  明末四大高僧憨山大师说:“不读诵华严经,不知佛家之富贵。”灵隐寺华严殿中的华严三圣以及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的事迹,都可以在佛教著名经典《大方广佛华严经中》中找到出处。

  华严殿是灵隐寺的最后一重殿,华严殿供奉高8.1米的“华严三圣”近代楠木雕塑,分别是:大日如来即毗卢遮那佛,代表着法身佛,还有代表智慧的文殊菩萨和代表大愿的普贤菩萨。对于这三尊华严三圣,在佛教的典籍中这样阐释到:“在制华严三圣圆融观中。先明二圣三对表法。一普贤即所信如来藏,文殊即能信之心……然此二圣各相融摄。谓依体起行。行能显理。故三普贤而是一体。信若无解。信是无明。解若无信解是邪见。信解真正。方了本源。成其极智。极智返照。不异初心。故三文殊亦是一体。又二圣亦互相融。二而不二。没同果海。即是昆卢遮那。是为三圣。故此菩萨常为一对。”此处讲到了普贤菩萨是行于大愿的,所以体性是周遍法界;文殊菩萨是智慧菩萨,曾为七佛之师,具备般若妙德;大毗卢遮那佛是主体的遍一切处的华藏世界。两位圣者普贤与文殊,共同辅助大毗卢遮那佛,成就了多层次的莲华藏世界,显示了不可思议的互相紧密联系的因陀罗网境界。

  灵隐寺的大雄宝殿后壁上,有一组有关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的巨型彩塑立体群雕,共有一百五十位塑像。正中为净瓶在手,普度众生的鳌鱼观音像,下方是善财童子为求佛法,四处参访名师共五十三位,拜见到观音菩萨是参访的第二十七位。

  有关善财童子的来历,在《大方广佛华严经中》详细讲到:“尔时,文殊师利知觉城大众集已,随其所应,以大慈力,令彼清凉;大悲现前,将为说法;甚深智慧,分别其心,以大辩力而为说法。观察善财童子,以何因缘,名曰善财:此童子者,初受胎时,于其宅内,有七大宝藏;其藏普出七宝楼阁,自然周备,金、银、瑠璃、玻嚟、真珠、砗磲、码碯,从此七宝,生七种芽。时,此童子处胎十月,出生端正,肢体具足;其七种宝芽,高二寻,广七寻。又其家内,自然具有五百宝器,盛满众宝:金器盛银;银器盛金;金刚器盛众香;众香器盛宝衣;玉石器盛上味馔;摩尼器盛杂宝;种种宝器盛酥油蜜,及以醍醐资生之具。瑠璃器盛众宝;玻瑠器盛砗磲;砗磲器盛玻璃;码碯器盛赤珠;赤珠器盛码碯;火珠器盛净水珠;净水珠器盛火珠;如是等五百宝器,自然行列。又雨众宝,满诸库藏。以此事故,婆罗门中,善明相师,字曰善财。此童子者,已曾供养过去诸佛,深种善根,常乐清净;近善知识,身、口、意净;修菩萨道,求一切智;修诸佛法,心净如空,具菩萨行。”山善财童子,之所以称为善财,就是在他刚刚示现人胎的时候,家里金、银、瑠璃、玻嚟、真珠、砗磲、码碯七种宝物就充满了。等到出生之时,又有五百种宝器中自然盛满了各种宝物,并且能储存的地方都填满了。这些瑞祥之象都表明了善财童子是一位具足善根,勤行佛法的善知识。

  也正是因为善财童子有寻求佛法、获得解脱的决心,才有了他历经艰辛、不畏险恶参访五十三位善知识、菩萨的历程。《宗鉴法林》中有讲到这段求法历程:“五十三个指路人。因循流落百余城。草鞵蹋破成何事。争似归家罢问程。范茫梦里去游南。五十三参发指端。大土臂长衫袖短。善财脚瘦草鞵宽。五十三人一缕穿。小儿虽小胆如天。茫茫烟水无重数。买得风光不用钱。善财诣佛会中参普贤。见乘白象王处红莲座。一心亲近咨闻法要。智悲圆满行愿功成。即获佛德显同果海微尘三昧。”善财童子一路克服艰难困苦,游走了百余座城池,参学了五十三位佛法指引者,因求法精进不懈,最终获得了智慧、圆满、解脱。

  上述灵隐寺中这些主要佛教景观与人物,如摩崖石刻上的佛菩萨像、护法韦陀与华严三圣、善财童子等等,可以看到佛教的宗派、修行的法门、佛法的义理在他们身上的折射。不管是净土、禅法,还是包罗万象的华藏世界,都在以一种包容、圆觉的智慧不断地吸引着来访者。正如《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所讲的:“善男子!此三法门皆是圆觉。亲近随顺十方如来,因此成佛十方菩萨种种方便,一切同异皆依如是三种事业,若得圆证即成圆觉。善男子!假使有人修于圣道,教化成就百千万亿阿罗汉、辟支佛果,不如有人闻此圆觉无碍法门,一刹那顷随顺修习。”不管是禅净密的哪一个宗派,佛法总是会根据众生的八万四千种烦恼,找到对治的种种方便法门,最终获得圆觉、圆融、自在、无碍,这种精神层面的升华,正是佛教作为一种文化载体的意义所在。

  已有1680多年历史的灵隐寺,历经了初建时东晋的印度高僧理公为祖,五代时期吴越王钱谬请永明延寿重兴为宗,清顺治年间禅宗大德具德的中兴,中间又几经磨难,如唐末“会昌法难”等的毁坏,时至今日,几番修整的灵隐寺焕发出崭新的气象。如今,在方丈光泉法师的带领下,通过各种讲经交流的学术活动,与港台、泰国等互相访学,注重佛学院僧团的培养、发展佛教的慈善事业等等这些方式,继续推动着灵隐寺佛教文化的健康发展。在现当代对宗教包容、尊重的大背景下,灵隐寺在促进社会和谐、大众伦理道德提升等方面也一定会发挥其积极向上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