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南宋时期灵隐寺禅师著述提要

作者:吴平

  宋代帝王对佛教的态度是鼓励多于限制,即使是限制,采用的也是温和的经济手段,加上宋代的印刷、史学处于鼎盛时期,因而使得宋朝的佛教文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发展。

  宋代的禅宗则顺应当时社会的需要,逐步形成了适应文人士大夫需要的禅学形式,禅法也开始定型了。虽然禅风为之一变,但仍旧是禅宗发展的黄金时期,对后世禅宗乃至佛教的发展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南宋时期的灵隐寺位于天子脚下,更是龙象辈出,著述丰富:

  1.《大慧普觉禅师语录》,三十卷,略称《大慧录》。大慧宗杲撰,雪峰蕴闻编。

  宗杲(1089-1163)俗姓奚,字昙晦,号妙喜、云门。宁国(今属安徽)人。17岁于东山慧云寺依慧齐出家,次年受具足戒。参圆悟克勤大悟,嗣其法,为临济宗传人。克勤命宗杲分座说法,于是名震京师。靖康元年(1126),丞相吕舜徒奏赐紫衣,赐号“佛日大师”。绍兴七年(1137),应丞相张浚之请,住持径山能仁寺,诸方缁素云集,宗风大振。宗杲性贞坚,敢于作为。秦桧当国,恶其为士大夫宗仰,借端流放衡州(治今湖南衡阳),宗杲不改其节,所至角巾说法,度化甚众。绍兴二十五年(1155),遇赦。晚年住径山,四方道俗闻风而集,座下常数干人。孝宗即位,引见大内,奏对称旨,赐号“大慧禅师”。宗杲辩才纵横,平日致力鼓吹公案禅法,其禅法被称为“看话禅”。卒谥“普觉禅师”。嗣法弟子九十余人,较为著名者有思岳、德光、悟本、道颜等。

  《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一至卷九为语录(依次为住径山能仁禅院语录、住育王广利禅寺语录、再住径山能仁禅院语录、住江西云门庵语录、住福州洋屿庵语录、云居首座寮秉拂语录),卷十为颂古,卷十一为偈颂,卷十二为赞佛祖,卷十三至卷十八为普说,卷十九至卷二十四为法语,卷二十五至卷三十为书信。在本书的另一种版本中,书信由黄文昌重编,略称《大慧书》,共收53篇书信。以书信体的形式回答门下缙绅居士所问,借以说明宗门要旨。收入《永乐北藏》、《频伽藏》、《大正藏》、《中华大藏经》。

  2.《大慧普觉禅师普说》,五卷,略称《大慧普说》。大慧宗杲撰,慧然、蕴闻、道先等编。

  《大慧普觉禅师普说》收录大慧宗杲普说宋代诸禅师的宗旨。卷一记载诸禅师之间的对话,卷二至卷四详记临济禅风,后附汤丞相请大慧宗杲升座疏语及大慧宗杲法语。卷五为净智居士黄文昌重编。此书于大慧宗杲示寂后27年,即宋绍熙元年(1190)刊行,是研究临济宗禅机的珍贵资料。

  宗杲是禅宗史上划时代的人物,他推崇颂古,作颂古百余篇。他也重视参禅实践,极力攻击曹洞宗僧人正觉的默照禅,倡导“看话禅”(又称“看话头”),从而成为后期禅宗对公案(前辈禅师的言行范例、禅机故事)运用的一种独特方式。

  所谓“看话头”,指提出公案中的某些典型的语句作为“话头”(即题目)加以参究。宗杲将公案的文字分成“活句”和“死句”,他认为那些意义明确的文字人人皆知,不需要再作什么发挥性的解释,这就是“死句”;而禅师对答过程中那些模棱两可、意义不明的文句则是“活句”,正是参学者应当用功之处。宗杲提倡的最常见的“话头”有:“父母未生以前,如何是本来面目?”“念佛者是谁?”“狗子有无佛性”等。这种“看话头”是对当时盛行的“文字禅”作出的反应。宗杲反对在文字语言上对公案内容进行解剖,要求人们从记载公案故事的文字中超脱出来,主张内省的、非理性主义的神秘体验,使参禅的方法再一次大大简化。这种方法对后世的禅宗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3.《正法眼藏》,六卷,大慧宗杲撰。

  《正法眼藏》为古尊宿机缘法语集,共一百余篇,其体例类似《五灯会元》,附作者短评,言简意赅,为后人留下了“义理禅教”的精华。宗杲于南宋绍兴十一年(1141),贬居衡阳,其间与诸方大德往来酬酢的法语,为侍者冲密慧然随手抄录,于绍兴十七年(1117)编录而成,寻即刊行,俗称《大慧正法眼藏》。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普善庵慧悦等人重刻,附圆澄、李日华序,另加宗杲的《答张子韶侍郎书》。收入《嘉兴藏》、《续藏经》。

  4.《宗门武库》,一卷,全称《大慧普觉禅师宗门武库》,略称《大慧宗门武库》、《大慧武库》。大慧宗杲撰,门人道谦编集。

  《宗门武库》为大慧宗杲辑录前世或当代禅林故事和禅宗高僧机语,文笔近似诗话、词话,可谓“禅话”,共121条。所收禅语,有机锋峻峭者,有平实朴质者,有些是生动有趣的故事,还有多则神鬼怪异故事,是一部颇有特色的禅宗作品。一向为临济宗禅僧所传诵。收入《频伽藏》、《续藏经》、《大正藏》、《中华大藏经》。

  5.《瞎堂慧远禅师广录》,四卷,又名《瞎堂禅师语录》、《灵隐佛海禅师语录》、《佛海瞎堂禅师广录》、《佛海禅师广录》。瞎堂慧远撰,齐己、如本、祖淳、法慧编。

  慧远号瞎堂,俗姓彭,眉山金流镇(今属四川)人,13岁从药师院宗辩禅师出家,前往成都大慈寺听习经论,后成为圆悟克勤的嗣法弟子。乾道五年(1169),奉诏至杭州住持皋亭山崇先寺,次年(1170)任杭州灵隐寺住持,赐号“佛海大师”。淳熙二年(1175)升座说法题偈后圆寂。

  《瞎堂慧远禅师广录》,主要收录住滁州龙蟠山寿圣禅院语录、滁州琅琊山开化禅院语录、婺州普济禅院语录、衢州子湖山定业禅院语录、衢州报恩光孝禅院语录、潭州南岳山南台禅院语录、台州护国广恩禅院语录、台州天台山景德国清禅寺语录、台州浮山鸿福禅寺语录,灵隐佛海禅师人内升座录、序、小参普说、法语、机缘、颂古、赞佛祖、偈颂、自赞、跋。慧远因“机铁峻发”而被称之为“铁舌远”,由此书可见一斑。宋淳熙四年(1177)刊行。后收入《续藏经》。

  6.《密庵和尚语录》,一卷(又作二卷)。又作《密庵咸杰禅师语录》、《密庵录》。密庵咸杰撰,松源崇岳、笑庵了悟等编。

  咸杰(1118—1186)俗姓郑,号密庵。福清(今属福建)人。博通内外,能文善书。壮年出家,倾慕禅寂。至衢州(今属浙江)明果庵参昙华禅师得悟,为临济宗杨岐派传人。出住乌巨庵,后历住蒋山、华藏、径山、灵隐、天童诸名刹,禅僧萃集,常逾干数,门庭肃严,海内第一。晚年住育王寺。

  《密庵和尚语录》收录住衢州西乌巨山干明禅院、大中祥符禅寺、建康府蒋山太平兴国禅寺、常州华藏禅寺、临安府径山兴圣万寿禅寺、灵隐禅寺、明州天童景德禅寺七会语录,以及小参、普说、颂赞、偈颂、法语,附塔铭。卷首有张磁序。于淳熙十五年(1188)刊行,后收入《嘉兴藏》、《续藏经》、《大正藏》。

  7.《佛照光和尚语要》,一卷,拙庵德光撰。

  德光(1121—1203)俗姓彭,号东庵,新喻(洽今江西新余)人。21岁依同郡东山光化寺足庵吉落发,受具足戒。师徒相携人闽,住福州西禅寺。德光又参谒大慧宗杲于阿育王寺,禀教契悟后,为函丈之侍者数年,嗣其法,为临济宗传人。乾道三年(1167),住天宁寺,时衲子云集。淳熙三年(1176),敕住杭州灵隐寺,屡次召入宫中说法,奏对称旨,留宿中观堂。特赐号“佛照禅师”。后奏进《宗门直指》一篇。卒谥“普慧宗觉大禅师”。嗣法弟子有浙翁如琰、北僩居简等人。

  《佛照光和尚语要》摘录德光的上堂语、小参、拈古、赞、偈颂、自赞等,但未说明摘自何种语录。收入《续刊古尊宿语要》第五集。

  8.《松源崇岳禅师语录》,二卷,又作《松源和尚语录》、《松源语录》、《松源禅师语录》。松源崇岳撰,善开等编。

  崇岳(1132—1202)俗姓吴,号松源。处州龙泉(今属浙江)人。幼年即有出家之志,二十三岁始受五戒,先后参谒灵石妙、大慧宗杲、应庵昙华等禅林宿老。隆兴二年(1164),于西湖白莲精舍得度,游方参江浙诸禅师。后谒密庵咸杰禅师,闻僧问:“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之语,豁然大悟,嗣其法,为临济宗杨岐派传人。历住报恩光孝寺、实际禅院、荐福禅院、智度禅院、云岩禅院,法化大行。庆元三年(1197),住持灵隐寺,并开创显亲报慈寺。

  《松源崇岳禅师语录》包括住平江府阳山潋照禅院语录、江阴军君山报恩光孝禅寺语录、无为军冶父山实际禅院语录、饶州荐福禅院语录、明州香山智度禅院语录、平江府虎丘山云岩禅院语录、临安府景德灵隐禅寺语录、开山显亲报慈禅寺语录,以及秉拂普说、法语、颂古、赞佛祖、偈颂等。后附陆游所撰塔铭一篇。于宋嘉泰三年(1203)刊行,后收入《续藏经》。

  9.《破庵祖先禅师语录》,一卷,又作《破庵和尚语录》。破庵祖先撰,圆照等编。

  祖先(1136—1211)俗姓王,号破庵。广安(今属四川)人。少习儒业,通经传子史。长慕禅法,遍参禅林老宿。后参密庵咸杰,左右奉侍五年,获彻悟。又游诸方丛林,历住常州荐福寺、真州灵岩寺等。弟了有无准师范、石田法薰等人。

  《破庵祖先禅师语录》收入住夔府卧龙山咸平禅院语录、平江府秀峰禅院语录、临安府广寿慧云禅院语录、平江府穹窿山福臻禅院语录、湖州府凤山资福禅院语录。以及秉拂、普说、法语、偈赞、行状、跋等。收入《续藏经》。

  10.《济颠道济禅师语录》,一卷,又名《钱塘湖隐济颠禅师语录》。沈孟袢叙述。

  道济(1148—1209),俗姓李。名心远,字湖隐,号方员叟。临海(今属浙江)人。18岁于灵隐寺落发。性狂颠,嗜酒肉,不守戒律,人称“济颠”。历参国清寺法空一本,只园寺道清,观音寺道净。后投虎丘山瞎堂慧远门下,嗣其法,为临济宗杨岐派传人。移住净慈寺。佛教徒将他神化为罗汉,称为“降龙”。小说《济公传》就是关于他的神话传说,《济颠道济禅师语录》是一种带有僧传和语录性质的话本小说,后附《湖隐方圆叟舍利铭》。收入《续藏经》。

  11.《北磵居简禅师语录》,一卷。又作《北磵和尚语录》、《北磵语录》。北磵居简撰,物初大观编。

  居简(1164-1246)俗姓王,号敬叟,晚号北磵。早年习儒,后弃之出家,依同邑广福院圆澄得度。长慕禅道,谒别峰宝印。一日,读《万庵道颜语录》有所省悟。又谒育王寺德光,修学十五年,遂得其法,为临济宗传人。其后历参罗湖晓莹、大慧宗杲。初于台州(治今浙江临海)报恩光孝寺弘法,迁杭州净慈寺,大开法道。能诗文,著有《北磵集》十九卷、《续集》一卷。

  《北磵居简禅师语录》收入住台州般若院语录、报恩光孝寺语录、湖州铁观音寺语录、西余大觉寺语录、安吉州圆觉寺语录、宁国彰教寺语录、常州显庆寺语录、碧云崇庆寺语录、平江府常熟慧日寺语录、道场山护圣万岁院语录、净慈山报恩光孝寺语录,以及小参、秉拂、告香普说、颂古、偈颂、赞、小佛事等,附有石溪心月等人的序。收入《续藏经》。

  12.《淮海肇和尚语录》,一卷,原肇撰,又作《淮海原肇禅师语录》。实仁等编。

  原肇俗姓潘,号淮海。通州静海(治今江苏南通)人。)9岁剃发受具足戒,至径山参浙翁如琰得法,为临济宗传人。绍定六年(1233),住持通州报恩光孝禅寺,历迁双塔寿宁万岁禅寺、清凉广慧禅寺、万年报恩光孝禅寺、万寿报恩光孝禅寺、江心龙翔兴庆禅寺、阿育王山广利禅寺等。著还有《淮海外集》、《淮海辈音》等。

  《淮海肇和尚语录》收录住通州报恩光孝禅寺语录、平江府双塔寿宁万岁禅寺语录、建康府清凉广惠禅寺语录、台州万年报恩光孝禅寺语录、平江府万寿报恩光孝禅寺语录、温州江心龙翔兴庆禅寺语录、庆元府阿育王山广利禅寺语录、临安府净慈报恩光孝禅寺语录、景德灵隐禅寺语录、径山兴圣万寿禅寺语录。佛祖赞颂。后收入《续藏经》。

  13.《无准师范禅师语录》,六卷,又作《佛鉴禅师语录》、《佛鉴录》、《无准和尚语录》、《无准禅师语录》。无准师范撰,宗会、智折等编。

  师范(1178-1249)俗姓雍,号无准,梓潼(今属重庆)人。9岁从阴平道钦出家。绍熙五年(1194),受具足戒,庆元元年(1195),于成都正法寺坐夏。20岁投育王山秀岩师瑞,时育王山有佛照德光居东庵,空叟宗印任分座。法席人物之盛,为东南第一。师范贫,元剃头之资,时人常以“乌头子”称之。后至杭州灵隐寺,渴松源崇岳,往来南山,栖止六年。又闻破庵祖先住苏州西华秀峰,往依之。不久,至常州(今属江苏)华藏寺师事宗演,居三年,复还灵隐寺。侍郎张新创建广惠寺,请破庵祖先住持,师范亦往侍三年,又随其登径山。破庵祖先将寂之时,以其师咸杰的法衣顶相付之。绍定五年(1232),奉教住径山,次年入慈明殿说法,宋理宗深为感动,赐“佛鉴禅师”之号,且赐银绢,作为径山寺的修缮之资。淳佑九年(1249)三月十五日,书遗表十余种,三天后示寂。

  《无准师范禅师语录》卷一至卷二辑录住庆元府清凉禅寺语录、镇江府焦山普济禅寺语录、庆元府雪窦山资圣禅寺语录,庆元府阿育王山广利禅寺语录、临安府径山兴圣万寿禅寺语录,卷三至卷六辑录小参、法语、普说、拈古、颂古、偈颂、赞佛祖、自赞、小佛事、序跋、祭佛鉴禅师文、径山无准和尚入内引对升座语录(奏对录)、行状等。于宋淳佑十一年(1251)刊行。后收入《续藏经》。

  14.《笑庵悟禅师语要》,一卷,笑庵了悟撰。

  了悟,号笑庵,苏州(今属江苏)人。参密庵咸杰得悟,遂嗣其法,为临济宗传人。住杭州灵隐寺。

  《笑庵悟禅师语要》收录笑庵了悟的上堂语、赞政黄牛,但未说明摘自何种语录。收

  15.《五灯会元》,二十卷。普济编纂。

  普济(1179-1253)俗姓张,字大川。奉化(今属浙江)人。19岁至香林院从文宪剃度受戒,又学天台性具之理,觉其并非超生死之捷径,遂有志于禅。往参育王如琰,言下相契,遂依止之,嗣其法,为临济宗杨岐派传人。后随如琰迁天童山,主管经藏。出住大慈报国寺、净慈光孝寺、景德灵隐寺。晚年编纂《五灯会元》二十卷。另有《灵隐大川济禅师语录》一卷行世。弟子七十余人。

  《五灯会元》中的“五灯”为《景德传灯录》、《天圣广灯录》、《建中靖国续灯录》、《联灯会要》、《嘉泰普灯录》,各三十卷,篇幅繁冗,互相多重复之处。普济删繁就筒,合五灯为一,故称《五灯会元》。原五灯共一百五十卷,《五灯会元》仅二十卷,卷帙缩小大半,实际内容仅减去约二分之一。原五灯以南岳、青原两大系分别叙述,以下不再分宗立派。然世系既久,支派繁衍,法嗣散布,大系难以统摄。故作者在删繁就简的同时,又整理头绪,系下分宗,宗下分派,相对集中,以序排列,条理井然,既便于阅读,又明晰易查。此书内容的时间跨度,包括中国禅宗发展的初期和鼎盛期,对禅宗渐趋衰微也有所反映。以记述禅师法语为主,禅语精华,半数以上载于该书。书中语言透彻洒脱,新鲜活泼,简要精炼,公案语录趣味盎然,深为僧俗喜读。故自元、明以来,士大夫喜爱禅学者,无不家有其书,也为僧众参禅悟道提供了方便途径。因删削颇多,所引原始资料不如《景德传灯录》等书完备,是其缺陷。收入《嘉兴藏》、《龙藏》、《续藏经》、《中华大藏经》,有1984年、1997年中华书局苏渊雷点校本,后者标点错误较少。

  16.《灵隐大川济禅师语录》一卷,普济撰,元恺编。

  收入住庆元府妙胜禅院语录、庆元府宝陀观音禅寺语录、庆元府岳林大中禅寺语录、嘉兴府报恩光孝禅寺语录、庆元府大慈名山教忠报国禅寺语录、绍兴府兰亭天章十方禅寺语录、临安府净慈报恩光孝禅寺语录、临安府景德灵隐禅寺语录,小参、举古、颂古、赞佛祖、自赞、跋、偈颂、小佛事、灵隐大川禅师行状。后收入《续藏经》。

  17.《偃溪和尚语录》,二卷,广闻撰,元清等编。

  广闻(1189-1263)俗姓林,号偃溪。侯官(治今福建福州)人。18岁随光孝寺智隆和尚剃度。后从径山浙翁如琰修学,由“赵州洗钵话”得悟。绍定元年(1228),于净慈寺弘法,迁香山智度寺、万寿寺。淳佑五年(1245),敕住雪窦资圣寺。其后历住阿育王山广利寺、临安净慈寺。宝佑二年(1254),住灵隐寺,赐号“佛智禅师”。

  《偃溪和尚语录》收录住庆元府显应山净慈禅寺语录、庆元府香山智度禅寺语录、庆元府万寿禅寺语录、庆元府应梦名山雪窦资圣禅寺语录、庆元府阿育王山广利禅寺语录、临安府净慈报恩光孝禅寺语录、景德灵隐禅寺语录、径山兴圣万寿禅寺语录,法语、偈颂、佛祖赞、自赞、小佛事、题跋,附塔铭。收入《续藏经》。

  18.《兀庵普宁禅师语录》,三卷。又作《宗觉禅师语录》、《兀庵宁和尚语录》、《兀庵和尚语录》、《兀庵录》。兀庵普宁撰,净韶等编。

  兀庵(1197-1276)法名普宁,西蜀人。幼年于蒋山出家,初习唯识,后游方遍访禅林诸老,登四明阿育王山参无准师范,体证玄旨,嗣其法,为临济宗杨岐派传人。师范特书“兀庵”二字赠之,因以为号。与祖智、妙伦、了慧共称师范门下四哲。后移杭州灵隐山、四明天童寺,为第一座。又于象山(今属浙江)灵岩寺弘法。景定元年(1260),受请东渡日本,于博多圣福寺整理禅规,又住持镰仓建长寺。咸淳元年(1265),渡海返宋,住婺州(治今浙江金华)双林寺、晚年移住温州(今属浙江)江心龙翔寺。卒谥“宗觉禅师”。于日本创立兀庵派,为日本禅宗二十四派之一。

  《兀庵普宁禅师语录》收录师范手白、住庆元府象山灵岩广福禅院语录、常州无锡南禅福圣禅寺语录、巨福山建长兴国禅寺语录、婺州云黄山宝林禅寺语录,以及法语、序跋、佛祖赞、自赞、偈颂、小佛事、跋。兀庵在日本圣福寺、建长寺等处的法语,是了解宋元时期与北条时赖、时宗政权的关系以及当时镰仓武士与禅的关系的重要参考文献。宋咸淳(1265—1274)年间刊行,后收入《续藏经》。

  2000年,我在完成了《新译{碧岩集)》一书后,突然产生了这样一个命题:禅宗的黄金时期是从《坛经》传世开始,到《碧岩集》问世结束。通过对南宋禅宗的深入研究之后,我感悟到这个命题是错误的。《碧岩集》问世后,禅宗的黄金时期并没有结束,灵隐寺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在大慧宗杲等一批大禅师的努力下,禅宗的黄金时期得到了进一步的延续。

  摘自:灵隐寺与南宋佛教第三届灵隐文化研讨会论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