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灵隐寺飞来峰南宋时期第68号龛罗汉托塔造像考释

作者:司开国

  在灵隐寺飞来峰冷青溪南岸崖壁的造像群中依岩石的自然形状,雕有一南宋时期第68号弧形佛龛,龛内有欢眉大眼的布袋弥勒和姿态各异的十八罗汉,共十九尊造像。O布袋弥勒位于龛正中,踞坐斜靠在背后的岩石上,通肩袈裟向下脱落,露出胸前双乳和肚腹。他左手拿着一串念珠,右手按在一个布袋上,赤足露脚趾,一副乐呵呵,笑眯眯的神态。布袋弥勒身旁有木鱼,他似乎在讲经或说法。布袋弥勒两旁各有九尊罗汉,姿态各异。其中布袋弥勒右侧一尊托塔罗汉,饶有意味。只见他左手撸袖露出右小臂,右手向上托着一石质造型的塔,塔为浮雕镌刻在龛壁上,塔基座类似须弥座,塔身有四片山花焦叶围成的平座,平座上有一塔刹,塔刹上有四重相轮,顶部有火焰宝珠。塔浮雕后壁上有一类似佛身后背光的装饰。罗汉仰视此塔,朝向布袋弥勒,神态极其虔诚。

  一、飞来峰第68号龛罗汉托塔造像的

  经典依据及其演化过程

  记录有十六罗汉名号的《法住记》载:“时此十六大阿罗汉,与诸眷属于此洲地俱来集会,以神通力用诸七宝造窣堵波严丽高广。释迦牟尼如来应正等觉,所有身驮都皆集其内。尔时十六大阿罗汉,与诸眷属绕窣堵波以诸香花持用供养恭敬赞叹,绕百干匝瞻仰礼已。俱升虚空向窣堵波作如是言,敬礼世尊释迦如来应正等觉,我受教勅护持正法,及与天人作诸饶益。法藏已没有缘已周今辞灭度,说是语已一时俱人无余涅槃。先定愿力火起焚身,如灯焰灭骸骨无遗,时窣堵波便陷入地,至金轮际方乃停住。尔寸世尊释迦牟尼无上正法,……次后弥勒如来应正等觉出现世间。”罗汉是现在佛释迦如来和未来佛弥勒之间的过渡人物,罗汉在佛祖涅槃时,绕窣堵波恭敬赞叹,并向窣堵波发愿,受教勅护持正法,及与天人作诸饶益,等待弥勒下世。串堵波是印度早期的佛塔,说明罗汉与塔的关系或罗汉托塔有佛教经典的依据。飞来峰第68号龛中的十八罗汉由十六罗汉演绎而来,有很大的世俗化因素,罗汉手中所托的塔从印度搴堵波逐渐演化而来,同样也有一个中国化汉化的过程。

  《法住记》中的窣堵波,其形象在古印度浮雕上到处可见。它一般由基台、覆钵、平台、柱杆和华盖五个部分组成,基台指大地,半球形覆钵表示天,平台中盛放着佛祖的遗物,柱杆暗指世界的轴线,华盖为诸神的象征。作为珍藏佛陀舍利的纪念性建筑,它的基本功能是作为佛陀涅槃的象征。佛塔和佛舍利象征着佛的神性,佛塔就成了佛教徒至高无上的崇拜对象。

  在佛陀涅槃后200年,印度社会进入阿育王统治时期,阿育王是印度孔雀王朝的第三代国王,阿育王从释迦牟尼受记作为转轮王统治印度,阿育王时代佛教在印度发展达到顶峰,佛教被列为国教,作为统治者转轮圣王的一个重要功能是建塔,佛塔随之进入空前的繁荣期。阿育王从古印度的旧王舍城取回阿阇世等八国国王建塔所瘗藏的佛陀舍利,在世界各地分造八王四千塔,传说中国境内也曾造过,达到十九座。这种佛塔很早就传人我国,显示了阿育王传教对中国的影响,在中国有许多以阿育王命名的佛塔。

  我国历史上五代十国时期吴越王钱弘椒曾仿造印度阿育王建造八万四千塔的事迹,成为我国佛教史上一次大的造塔活动。不过钱氏造的塔,都是用金银精铜制作的金凃塔,这些塔塔形较小,均埋藏在名山大寺,亦称为宝箧印经塔、阿育王塔,如发掘于杭州雷峰塔地宫中的阿育王塔,雷峰塔是吴越王钱弘椒为了庆贺他的宠妃黄氏得子而建造的,又称“黄妃塔”。它是一座八角形的五层楼阁式砖塔,在塔身的每一层都有塔檐、平座、游廊、栏杆等木构。塔内的八面有石刻《华严经》,塔下还供奉着十八罗汉。1924年由于人为的破坏,雷峰塔坍塌了。2001年发掘的杭州雷峰塔五代地宫出土过纯银鎏金阿育王塔。它由塔座、塔身、山花焦叶、塔刹等组成,每个部分捶揲成形,整体接合。塔座方形,下有底板,每侧有壶门、小佛像作装饰。塔身方形,四面镂刻佛本身故事,每面一个,分别为萨埵太子舍身饲虎本生、尸毗王割肉贸鸽本生、快目王舍眼及月光施首本生。外表鎏金,四角各有一只金翅鸟。塔身的最上层用忍冬及兽面作装饰。从塔身镂空处可见里面的金棺,记载中的“佛螺髻发”应供奉在里面,但塔身没有打开,金棺的形制、大小及内部情况尚不清。四角的三花焦叶上有描述佛祖一生事迹的佛传故事画面20余幅。塔刹由刹杆、五重相轮和顶部的火焰珠、宝葫芦等构成,塔刹的底座装饰十二朵覆莲,五重相轮上饰忍冬、连珠纹,底轮最大,向上渐收。以前在浙江、福建、江苏、上海、安徽、河南等地五代至元明时期的地宫、塔身、塔顶中发现的金凃塔,以铜、铁等质料铸造为主,也有用陶、漆木制作的。以五代两宋时期的吴越国故境发现最多,这种塔从吴越王钱弘仿即位后开始制造,有的自铭“阿育王塔”。

  杭州曾作为五代和南宋时期王朝的故都,五代时期吴越王钱弘椒仿造印度阿育王建造八万四干塔的故事,掀起佛教史上一次大的造塔活动,造成了广泛的影响。在此之后,吴越王式塔已不再有大的变化,成为人们公认的以阿育王典故所造的标准型的范本,一般多称为宝箧印经塔。五代后历代都有模仿这种小金凃塔之作,而地面大型吴越王式塔则在江南沿海地区至明代仍可见到,一般都为石制。飞来峰南宋时期第68号龛罗汉手中所托的塔与杭州雷峰塔地宫中的阿育王塔在造型上极其相似,属于模仿金涂塔之作,明显地受到吴越王仿造阿育王塔的影响。不同之处在于:1.杭州雷峰塔地宫中发掘的阿育王塔,它的材质是纯银鎏金,塔身、山花焦叶、塔刹装饰精美,塔里盛放着佛祖遗物;2.阿育王塔是埋放在地宫中的,一经发掘就引起宗教、考古界的巨大轰动。而飞来峰第68号龛罗汉手中的塔是石质素面,造型简朴,塔身没有地宫中出土阿育王塔塔身镂刻精致的佛本身故事,塔被托在罗汉手中,为实心且形体较小出现开敞式的佛龛中。总体说来,飞来峰第68号龛托塔罗汉手中的塔受到了吴越王仿造阿育王造塔活动的影响,托塔罗汉手中的塔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钱仿造塔,佛塔汉化的历史过程。

  二、飞来峰第68号龛罗汉托塔造像的象征含义

  飞来峰第68号龛中托塔罗汉高高托起金凃塔,塔为浮雕紧贴龛壁,塔背后的壁上有类似背光的装饰纹样,佛塔作为佛教的庄严样式与祥瑞有关。在古代中国,祥瑞的出现通常是从地出或自天上飞来,这种观念反映在文献中。《释迦氏谱序》日:“乃至人寿增六万岁已,诸圣并集干阎浮提,收聚如来所有舍利,起一大塔七宝庄严,踊在空中诸阿罗汉各礼佛塔作如是言。”《集神州三宝感通录》中说:“阿育王释迦弟子,能役鬼神,一日夜于天下造佛骨宝塔八王四千,皆从地出。”塔踊在空中,或从地出与祥瑞有密切的联系。飞来峰第68号龛罗汉高高托起金凃塔,朝向布袋弥勒,从罗汉虔诚的神情可看出,塔为祥瑞之物,似从天上来。

  《普贤菩萨说证明经》载:“吾(弥勒)下之时,或兜率天上雀梨浮图,或从空而下,或阎浮履地从地涌出。”浮图即塔,这部经典可反映塔和弥勒的关系。北齐的颜之推将净土和涌出的宝塔相联系:“千里宝幢,百由旬座,化成净上,涌出妙塔乎。”空中之塔或涌出之塔,塔的出现证明转轮圣王的出现,成为佛国净土的象征。按佛经上说,弥勒菩萨原为释迦牟尼的弟子,却先入佛入灭,升人兜率天,待到未来将从兜率天下生人世,继释迦牟尼而降世成佛,故称未来佛。在龙华树下,广传佛法,普度众生,以往生“谷食丰乐,人民炽盛”的弥勒净上。布袋弥勒由民间高僧布袋和尚演化而来,代表着民间的净土信仰。飞来峰第68号龛托塔罗汉仰视金凃塔,朝向布袋弥勒,图像与佛经相适应说明塔与弥勒佛的密切关系。佛舍利塔出现于佛宣法或转轮圣王守护佛法之处,宝塔出现就证明此处就是佛法常住的净土,具有佛国土或佛净土标志的作用。

  塔是佛的标志,成为崇拜的对象,佛典中有很多关于造塔、礼塔的功能描述。《集神州三宝感通录》载:“洛阳、临茁、建邺、郑县、成都五处,并育王塔,礼者不入地域。”沙门刘萨何寻找阿育王塔提到:“晋大康二年,有并州离石人刘萨何者。生在畋家,弋猎为业,得病死,苏见一梵僧语何曰:‘汝罪重,应入地域。吾闵汝无识且放,今洛下、齐城、丹阳、会稽,并有占塔及浮江石像,悉阿育王所造。可勤求礼忏,得免此苦。’既醒之后,改革前习出家学道,更名惠达,如言南行至会稽海畔,山泽处处求觅。”说明阿育王塔的功能有着另一层不同的含义,具有免除地狱之苦,拯救的力量。

  《弥勒大成佛经》说弥勒,“施乐极出世,本为菩萨时,常施一切乐,不杀不恼他,忍心如大地”。弥勒的性格与其他佛、菩萨不同,弥勒的布教不再单纯斥责众生如何罪孽深重,不再用地狱、饿鬼、刀山、火锅等场景控制众生,而是从人间欢乐的立场,美好善良的本意来引导观者和信众对人世的看法。飞来峰第68号龛布袋弥勒开口便笑、肚大如鼓,体现了人间欢乐的表征,罗汉托塔朝向布袋弥勒,塔既象征着祥瑞,佛国净土的含义,又有礼塔、敬塔免除地狱之苦,向往人间净土的功能。

  三、结  语

  一般来说,一个宗教图像必有其宗教及社会含义,如果某宗教图像在一阶段流行,肯定有其宗教和社会原因。灵隐寺飞来峰南宋时期第68号龛以布袋弥勒为主尊十八罗汉拱卫两旁,布袋弥勒身旁的罗汉手托金凃塔,是以浮雕形式存在的庄严样式,具有一定的美化装饰功能,更有圣化空间的功能。它既有佛教经典依据,还有象征意义,反映了当时的佛教信仰。罗汉手中所托金凃塔造型是国内同类题材中非常珍贵的实物资料,对于研究佛塔汉化,罗汉、金凃塔、弥勒造像之间的关系具有很高的价值。

  摘自:灵隐寺与南宋佛教第三届灵隐文化研讨会论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