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嘉兴东塔寺《八大人觉经》墨刻札记

作者:释圣贤

  嘉兴古有东塔寺,并存镇寺之宝《八大人觉经》墨迹与石刻。此绝世珍宝,与元、明两大高僧雪庵溥光禅师、紫柏真可禅师,以及明末藏书家包柽芳等多位嘉兴乡贤均有大因缘。今日道来,犹不失为嘉兴文化史上一段佳话。

  元初高僧溥光禅师,又称普光;字玄晖,又字元晖:号雪庵,别号雪窗。俗姓李,大同人。生卒年不详,大致与赵孟俯同一时代,或年长赵松雪十岁余。白幼出家为僧,系临济宗中兴祖师中峰普应国师之法裔,参禅悟道,深究宗旨。一生修头陀苦行,严持戒律,为金元佛教大头陀教第十一代宗师。喜读书,经、传、子、史,无不淹贯。好吟咏,为诗冲澹粹美。精翰墨,山水学五代大画家关仝,墨竹师苏轼从表兄文同,俱成妙趣;善真、行、草书,落笔遒劲超洒,尤工大字,元朝宫中禁匾皆为其书,所著《雪庵永字八法》、《雪庵字要》,对中国书法艺术理论的发展具有重大贡献和深远影响。赵孟俯尝荐之于朝,元世祖忽必烈曾当面请益佛法,探讨教义,甚为信服。累拜中奉大夫、资善大夫、荣禄大夫,敕封昭文馆大学士,赐号玄悟大师、圆悟慈慧禅师、圆通玄悟大禅师。元初名臣阎复亲撰《大头陀教胜因寺碑》,铭其兴建头陀教最大道场大都(今北京)胜因寺之功德。元本嚼书史会要》、明版《图绘宝鉴》、清编《元诗选》、康熙《顺天府志》、乾隆《大同府志》、光绪刻本《山右石刻丛编》等历代文献典籍均载其事迹,《佛光大辞典》收有“溥光”词条,著名史学家周良霄、顾菊英合著《元代史》亦有论及。

  雪庵禅师文名显于蒙元,书法成就最著,书名与赵孟俯相埒,鲜于枢曾师从受学,堪称元代书坛巨擘、书史大楷第一。后世书家评价其为“追踪颜、柳,无一笔涉元人蹊径,亦不蹈僧家习气”,从而“笔力破余地,腕有颜、柳骨,实出松雪翁上”。北京保利国际拍卖公司2014年春拍“仰之弥高一一中国古代书画夜场”,苏州过云楼旧藏雪庵书《韩昌黎<山石诗>》大字行书纸本长卷,拍出了3507.5万元的天件,创下了国内古代僧人书法艺术品拍卖成交价的最高记录。雪庵溥光存世墨迹,尚有上海博物馆藏《草书石头和尚<草庵歌>》纸本长卷,北京故宫博物院藏《题王希孟<千里江山图>跋》绢本大手卷,现藏于美国国立亚洲美术馆(美国弗利尔和赛克勒美术馆)、传为唐末画僧禅月大师贯休真迹的设色绢本《大阿罗汉尊者像》题跋,藏于民间的水墨绢本《赵孟俯<东坡懿迹图>题识》,以及北京翰海拍卖公司2004年春拍以17.6万元成交的楷书《心经》纸卷等:碑刻有金石书法名品、河南登封嵩山戒坛寺石刻《拣公茶榜》全篇,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陕西产县重阳宫《敕赐大重阳万寿宫》碑名八大字,陕西周至楼观台《终南山古楼观大宗圣宫重建文始殿记》碑阴“文始之殿”四大字:匾额则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山西浑源永安寺“传法正宗之殿”木匾六大字,皆为传世臻品。雪庵禅师尤名于世的墨迹还有大楷《佛说八大人觉经》卷,自署“至元三十一年(1294)十二月二十有七日,雪庵为弟子惠福书”,明万历年间藏之于嘉兴东塔寺。据清吴荣光《辛丑销夏记》卷四《元释雪庵书<八大人觉经>卷》载录,知其卷为“纸本,红格,高一丈二寸余、长三丈四五尺,每字大径三寸许”。卷后有曾少年出家、后还俗为相的姚广孝题跋:“右雪庵书《佛说八大人觉经》一卷,施下天竺寺慈云忏主塔院一一永乐十一年(1413)三月十五日,菩萨戒弟子、资善大夫、太子少师姚广孝。”《辛丑销夏记》载有清钱载、钱樾、成亲王等人题跋,以钱载跋文最为全面:“雪庵此卷,自明叶藏东塔寺僧处,幸不饮人缸面酒,至今无恙。己刻石,嵌禅堂两庑。向藏初拓本,携至京师,皇十一子(乾隆皇帝十一子成亲王永理,清代著名书法家)见之,深加叹赏,谓‘笔力破余地,腕有颜、柳骨,实出松雪翁(赵孟俯)上’,宜当时之推重之也。今过僧庐,纵观墨迹,正如亲到宝山得见真面目,何幸如2--一乾隆乙巳(1785)春三月,钱载题后。”《辛丑销夏记》著者吴氏亦补记曰:“宋人书派,多出梦瑛禅师,至蔡忠惠(蔡襄谥“忠惠”,人称蔡忠惠)犹不脱藩篱。雪庵生尤晚,其善守禅门衣钵者耶一一道光甲午(1834)十二月,南海吴荣光观并记。”清吴式芬《扩古录》卷十七、清孙星衍《寰宇访碑录》卷十一等亦有著录。

  晚明四大高僧之一、《嘉兴大藏经》创刻倡印者紫柏大师曾为嘉兴东塔寺所藏雪庵书《八大人觉经》题跋:“夫人之在心,犹鱼之在水也。鱼之在水,果知水乎?人之在心,果知心乎?鱼能知水则龙已,人能知心则圣已。故曰:百姓日用而不知。呜呼!人为万物之灵,生既不知所以生,岂能知所以死乎?—不知则永不知,永不知则无所知矣。人而无知,可不痛哉!于是,大觉圣人见而悲之曰:奇哉众生,俱有如来。吾己先觉,彼犹不觉。不觉则昏迷长夜,终古不思矣。是岂忍乎?遂将众生日用不知之知,开为八觉,虽则浅深阶次,所用弗同。要而言之:从凡入圣,自觉觉他,靡不满也。此经总三百七十一字,言简旨丰,遮照精深,有而能无,无而能有。能得一觉,则大梦顿醒,况得八觉者乎。嘻!觉则众生可以作佛,凡鱼可以为龙也。元至政间,雪庵溥大师号称能书,书此经若干卷,流行海宇。自元迄今本朝,将三百年。于万历辛卯(1591,万历十九年)四月望日,鹤林蕖公偶得一卷于本寺明秀禅房,宪副包公乃镌于石以寿其传云。”

  清代文学家吴锡麒《有正味斋诗集》卷七,有记于乾隆乙巳(1785,乾隆五十年)诗序一则,正与紫柏尊者题跋相佐:“立秋日,在嘉兴泛舟东塔寺。寺为朱买臣故宅,其墓在焉。主僧出观《元雪庵和尚书<八大人觉经)》墨迹,遂饭于松月堂。午后微雨,棹舟入南湖,登烟雨楼,与诸同年宴集,得诗五首。”

  考诸史实,元朝无“至政”年号,元惠宗时最后一个年号名“至正”(1341--1368)。清代诗人吴聚泉《南湖百咏之六十五》诗序云:“《雪庵和尚墨刻》,在东塔寺。至元三十一年(1294),释溥光书《八大人觉经》,字大径二三寸,有柳诚恳(柳公权字诚悬)魄力。”紫柏真可跋云“至政”,许是“至元”之笔误。

  紫柏跋文所言鹤林蕖公,当为真可弟子;宪副包公,则指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藏书家包柽芳。秀水(今嘉兴)寓公高承埏述《八十八祖道影传赞·达观可禅师传》载:“(释真可)至嘉兴,见楞严寺久废,乃嘱陆庄简光祖、冯祭酒梦祯、包副使柽芳为外护,而委弟子密藏开公、鹤林蕖公兴复之,陆副使光祚助建禅堂。”包柽芳,嘉兴人,字起春,号子柳,别署瑞溪。嘉靖三十五年(1556)进士,历任礼部主事、刑部主事、贵州提学使、吏部郎中等职。据崇祯《嘉兴县志》、光绪《嘉兴县志》、《嘉禾徵献录》等方志古籍记载,包柽芳生于嘉靖甲午(1534),卒于万历丙申(1596)。性喜书,闻有异本,即僻巷环堵,必徒步相访:得之,则分命传抄,手自摘录,丙夜不倦。不仅好藏书,更发心刻书,刻印有唐释道世著《法苑珠林》、宋大慧宗杲述弟子道谦编《大慧普觉禅师宗门武库》、宋释祖咏编《大慧普觉禅师年谱》、宋雪堂道行编《雪堂行和尚拾遗录》、元释文才撰《<肇论>新疏游刃》、明包节辑《苑诗类选》等典籍,在江浙刻书史上占有一定地位。著有《古辨》、《古述》、《今述》等,万历乙酉(1585)孟秋,《新建嘉兴县养济院记》即出其手笔。

  雪庵溥光手书《八大人觉经》卷,其本乃为稀世珍品,历代藏家视为至宝。今有东塔寺《八大人觉经》残碑拓片,流散于于嘉兴民间。曾创办秀州书局的藏家范笑我《嘉兴东塔寺元释雪庵<八大人觉经>残碑》题跋,记述了其收藏雪庵和尚书《八大人觉经》十二字残碑的殊胜因缘:“嘉兴东门外用里街原有东塔寺,传为汉朱买臣故宅。梁天监中建,隋仁寿置塔。宋孝宗以潜邸,改赐东塔广福教院。明洪武中,定为东塔寺。万历辛卯四月,鹤林蕖公得三百年前元释雪庵为弟子惠福所书《八大人觉经》卷,纸本,红格,高一丈二寸余,长三丈四五尺,共三百七十三字。每字大径三寸许。卷首装以宋笺。视为至宝。释紫柏、包柽芳分别题跋;宪副包公镌于石。墨迹与石刻并存东塔寺明秀房。乾隆年间,钱载携初拓本至京师,皇十一子见之,深加叹赏。乾隆甲辰(1784,乾隆四十九年),成亲王得见雪庵真迹;廿八年后,留下回忆墨迹。乾隆乙巳(1785,乾隆五十年)立秋日,钱塘吴锡麒泛舟嘉兴东塔寺,主僧出观雪庵墨迹,得诗五首。乾隆乙卯(1795,乾隆六十年),嘉兴曹秉钧偶憩东塔僧舍,沈稚春、钱讷斋、王若农过访留饮,同观元僧雪庵真迹,留有诗篇。嘉庆庚申(1800,嘉庆五年),沈铭彝偕刊、鹤、果厚斋、高晴香、葛春屿重游东塔寺,观《八大人觉经》墨迹。嘉庆甲戌(1814,嘉庆十九年)新秋,嘉善钱樾观后留有题跋。道光壬午(1822,道光二年),张廷济得见雪庵和尚草书《草庵歌》,有题跋写到:‘元雪庵僧大楷书《八大人觉经》,旧藏郡城东塔寺,近已转入淮海士大鉴藏。’沈铭彝嚷朱买臣墓》一篇则曰:

  ‘近闻已为无赖攫去。’道光甲午(1834,道光十四年)末,南海吴荣光所见《八大人觉经》墨迹,当己不在东塔寺内。从此雪庵真迹下落不明。咸丰年间(1851--1861),东塔寺碑亦遭兵劫,字有残缺。光绪丙子(1876,光绪二年),里人金涵捐资,楞严寺僧朗珠舍石,钟沈霖摹原拓补刻。历近百年,东塔寺全毁于赤毛戊申(1908)。十二年前,时在壬午(2002),周荣先、徐红两君于东塔寺弄民宅访得《八大人觉经》残碑三块,分别为:存十二字,存廿字,存廿四字。出价一百五。四百五转归梅里范君学森。范又将其廿四字碑转归盛泽吴君永华。癸巳(2013)夏,周荣先以扇面与范易回廿字碑,转梅湾晚晴轩张府。甲午(2014)春,又以物换回‘菩萨布施,等念怨亲,不念旧恶’t--字碑。梅雨时节,周氏请磊庵做拓七份。十二字碑亦己转归梅湾晚晴轩。周君荣先嘱题此拓。甲午(2014)六月十五,嘉兴笑我记于鸳鸯湖畔听讼楼头。”

  笑我题跋述及诸历史文化名人,多为嘉兴乡贤。如清乾嘉年间秀水诗派代表人物钱载,乾隆十七年(1752)进士,授上书房行走,擢《四库全书》总纂,督山东学政,官至二品;文学家曹秉钧,号水云,善画梅,工诗赋,著有《水云老人诗钞》:儒学教谕沈铭彝,著有《孟庐札记》等行世:著名学者钱樾,乾隆三十七年(1772)进士,累拜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江苏学政,领《四库全书》缮书处分校官;书法家张廷济,嘉庆三年(1798)解元,精金石考据之学,尤擅文物鉴藏,传世书迹颇富。

  清“吴中七子”之一王昶所辑《湖海诗传》卷三十八,收有嘉兴诗人曹秉钧作于乾隆乙卯(1795乾隆六十年)《偶憩东塔僧舍,沈稚春、钱讷斋、王若农过访留饮,同观元僧雪庵手书<八大人觉经>真迹》诗:“春阴惬幽思,调御室小住。独语听风铃,曲径恣缓步。青白池久湮,雷音额仍故。阒寂不逢人,松扉倩云护。何来同心侣,意外此把晤。缅畦菜耳滋,巡檐花须吐。米汁还共斟,我佛亦不恶。僧弥雅好事,妙书出经库。朱丝阶方阑,墨渖垂秋露。健如神杵麾,劲比漏痕注。当年衣钵传,心印寄了悟(曹秉钧原按:‘雪庵自书付弟子惠福款。’)……”

  清同治《嘉兴府志》总纂吴仰贤之子吴聚泉《南湖百咏之六十五》,则畅情吟咏《雪庵和尚墨刻》:“意行入招提,迤逦达禅窟。天风韵塔铃,夕阳霭林樾。虚廊气萧森,尘壁粉剥没。文石谁镌嵌,磨珑何滑笏。辨是雪公书,惊喜欲颠蹶。纪年标至元,觉世示宝筏。钜字蜷怒猊,圆毫规满月。摹颜擢努筋,追柳夺健骨。奋迅奔泉骥,兀傲凌霜鹘。千钧力不孱,再鼓气愈勃。想其舒婉时,真气运溟渤。狮象森爪牙,见者魄恍惚。我书百无似,春蚓杂苔发。起痹赖针砭,就轨恃輗軏。素师如可作,余愿为结韈。”

  大同人雪庵溥光于元初所书《八大人觉经》,时隔七百多年之后,在数千里之外的江南嘉兴大放异彩,正应了佛教常讲的一句话:千载一时,一时千载:时节因缘,不可思议。

  摘自:《浙江佛教》2015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