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长篇佛教传记小说:昌明方丈

作者:隆非

  5    民国35年七八月,戎狗初秋,在苏中战役,以共军七战七捷、国军损失三万人而结束。史载:苏中战役,国军系徐州公署军一绥靖区,13万人枪,由司令官李默庵统率,摆3个长蛇阵,首尾呼应,大摇大摆向苏中老苏区进犯。共军系新四军华中野战军,3万人枪,由司令员粟裕指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奇路奔袭,打他个措手不及,把这条毒蛇斩它个几截。从7月13日,苏中战役在宣泰打响,共军旗开得胜,首战告捷,接连五战,战战凯歌,直至8月27日,袭击李堡大捷,为七战七捷打上圆满的句号。中共中央军委通报全军,高度赞扬粟裕(1907-1984)指挥的华中野战军苏中战役,并指出七战七捷的经验:第一,集中绝对优势兵力对敌分而击之,士气高涨,战无不胜;第二,凭借解放区作战,百姓支援,补给便利;第三,指挥正确,灵活而勇敢。号召全军学习,希望各区仿照办理。国军徐州公署李默庵司令手中12万国军,七战七败,让蒋介石大失所望,十分窝火。

  这天,8月28日,昌明在居士林收到双挂号邮包,寄自辽宁沈阳。谁从沈阳给他寄双挂号邮包,除了朱宏勋,还会有谁呢?昌明快拆开邮包,一个牛皮纸信封内,竟然是一幅书法作品,题曰:“通天有路千万条,首选善道走一遭。即心即佛扪心问,伊种苦果伊来嚼。敬录法王偈语,以奉国修诸贤。山中无甲子本心明白沐浴敬书。”昌明很看重这幅条屏的颜楷,颜体风骨,正是朱宏勋的写照。这本心签署,显然是个大隐患,若被毛人凤国防部保密局暗探得知,后果不堪收拾。即使很珍惜朱宏字,很敬重朱将军,但牢记当断不断,必有大乱。事不宜迟,一烧了劫。

  了断未久,有人敲响了法堂之门。昌明若无其事,开门迎客,合十致礼:“施主吉祥!”

  这位施主系居士林的老资格——医生向松林(1898-1965)。向松林18岁时从祖父学中医,在中药店当学徒。后人陆军医院学医护,供职川军,受“中山舰事件牵累,被关押一年。民国17年夏,白松林回四川彭山老家,正值土地革命高潮,他积极投人农民运动,参加县农民协会,被推举为五人领导成员。越年1月,白在沪州作革命宣传工作时,被川军第三师卫戎司令部便衣捕押,严刑拷打,宁死不屈。同年8月,白和一批进步学生被押往重庆较场口刑场,进行集体枪毙。所幸白松林命大,子弹未能射进致命处,当晚被渔夫救出,一帆送至宜昌救治。愈后,婉拒为国军军医,于民国19年逃至石首藕池落脚,悬壶行医,安顿下来,成家落籍。医术高,医德更高,享誉遐迩。向氏死里逃生,一心向善,笃信佛教。民国25年,藕池佛教会改为居士林,由救济会所变成修行道场,向松林作为功德主,成为第一批居士林成员。每逢初一十五,向医生例行来居士林义诊,施医施药,分文不取。别人赞扬一下,向总是说:“我的命是观世音菩萨应化渔夫救的!知恩报恩,施医施药,理所应当。”

  在议决居士林住持之时,向松林为中兴功德主,参与其会,当听完朱师长、王会长介绍后,他举双手赞成,说道:“昌明法师身世,在下早知一二。曹志秀是枝宜神童,驰名夷陵荆沙,一篇口占的《祭贺文强兄文》,九龄童撼动着荆江上下两岸,北伐军开拔,团防复辟,险些丢了小命。”向松林有说信息来源,当昌明升座后,有几天,向医生拜谒方丈,坦然谈了他在藕池如何认识余一炎,如何与其交往,如何谈及神童曹志秀,而且,真诚地向昌明追叙了土地革命血与火的战斗岁月。虽然,医生与方丈拉近了距离,成熟了的昌明只是不停地“阿弥陀佛”,有予可否。今天的到来,昌明不得不多了个心眼,等向松林“阿弥陀佛”还礼后,便道:“老先生来义诊,功德无量!”

  “今天不是义诊日,在下特地来拜谒方丈,求教方丈!”

  “阿弥陀佛!您家是长辈,莫折杀后生了!”

  “可是,丛林不以年龄论辈,我虽长您家20来岁,您家是法王,弟子该向法王求开示。”

  “阿弥陀佛!”

  “现在,内战开始了三月,蒋氏并有胜算,毛氏却旗开得胜,华东的苏中战役,共军粟裕部打得国军李默庵部焦头烂额。损兵折将。朱师长东调,属李默庵的第一绥靖区,不知其境况如何。他是位爱国的将军,是位虔诚的佛子,他发过心,要为抗战而牺牲的东北军英烈启建一场水陆法会,追悼、超度殉国将士!”

  “朱将军对本山也发过心,山僧承诺启建一场‘众姓水陆’,扩大影响,表达荆楚百姓感恩东北军将士他们为荆楚而战而牺牲!”

  “方丈,在下算上一个坛主!”向松林转了话题,“林继武、刘中明二位先生来药店拜访,也谈到水陆法会的事,说要跟方丈商量,东北军将士在湘鄂拼战鬼子,牺牲在湘鄂,湘鄂‘众姓水陆’,正好是湘鄂百姓对牺牲的东北军将士最佳的超度。”

  时间的闪电,闪完狗年冬天,藕池居士林在翻年的春雷中,举行了“众姓水陆”。与会的僧人、居士、名流、士绅达千馀人,来自湖南的有安乡、南县、华容、岳阳等地,来自湖北的有宜昌、宜都、枝江、江陵、松滋、公安,这次水陆,主法师均为崇善、法光两佛院的同学,昌明主持,本一坐镇,妙德、妙理把关,法会圆满,四众欢喜。

  送走远宾近客,本一未走,要与昌明判断时局。爷孙俩,逃出居士林的闹市喧嚣,漫步在藕池河北岸,眺望南镇的熙熙攘攘。走到矶头,昌明提议望河跌坐,本一便驻足先坐,昌明随即坐下。这座矶头,行砌石级码头,置于码头上游,专门迎接长江下来的洪峰,保堤护岸。此为寂静处,除了潺潺水声,万籁俱寂。本一先开口:“昌明,你而立之年的首战告捷,水陆圆满功德,功德无量。就是远在辽宁的朱宏勋师长并不知道他的心愿已遂,如何让他知道呢?他也是个坛主嘞!”

  “写信、拍电报都是不行的,他寄来的条屏,落的地址肯定是子虚乌有!我想写篇稿子寄给《海潮音》,或者寄给沈阳的几家报纸刊登,也许朱师长可能看到。”

  “办法甚好。稿子内容,要好好斟酌!”

  “抓住东北军130师藕池神主牌位供奉状况,抓住湘鄂百姓为英烈而启建水陆法会盛况,估计沈阳报纸会发表的。回去就办!”

  6  “现在时局”,本一进入正题,“把报纸正面看了,应反面想,方可理出头绪。从去年6月到今年3月,内战进行了9个月。打仗嘛,由地方局部扩大为全国整体。和谈嘛,还在进行,装腔作势,蒙骗国人。到了今年1月30日,国府宣布解散军事三人小组、军事调停处执行部,于是,多方代表、工作人员打道回府。”

  “蒋氏以为大打,现已准备就绪,和谈的烟雾不再放了,赤条条的,动刀动枪,充分显露了他师日本军国主义、战争狂人的本来面目,虽然狰狞,但也虚弱,纸糊的灯笼,长久不了!共军为工农而战,准能打它个落花流水,打出新江山!”

  第二天,昌明送走本一回来,邮差送来一信,按过一看,竟然是湖北省武汉市都府堤秋菊塾馆寄来的,忙拆封一览:

  昌明方丈:

  白丁胡氏兄弟携妻迁回秋菊老家武昌都府堤,照料先贤香火,以慰馀生。

  方丈开示,已嘱管家办理。在省城已申办秋菊小学获准,秋菊主理,立云襄理,开学招生,一切顺利。祖田、祖禾已应聘文华中学、博文中学国文教员。书香人家,献身教育为根本。

  胡氏兄弟远离儒商、儒官之类,公司不开,不往来官商之间,课馀诵经,尘埃尽落,没有烦恼,一身轻松。

  专此奉达。谨祝

  六时吉祥

  白丁胡氏兄弟顶礼

  昌明看完信,心想自己开示,姑爹姑妈采纳了一半:回武昌办学不办公司,也算是一种选择。田还归泥腿子,顺应潮流;自己以教书养活自己,与剥削决裂,做开明士绅,也是/顷应潮流。考虑再三,昌明未回信。一月之后.都府堤来了姑妈联名信,昌明仔细阅览,认真思考,仍然不给回复。又过了一个月,立云姑妈来了一封含怨不怒的回忆往事的信,昌明流着泪看完的,思量又思量,昌明将回信写了又撕,撕了又写,还是未写成寄出。

  民国36年3月17日,到了这天,中国佛教最暗淡的日子。斯日,下午1时l刻,一代佛教领袖太虚大师,人灭于上海市玉佛寺。昌明得知这噩耗,迟了两天。19日,居士林的居士林继武、刘中明结伴拜上住持昌明,一进法堂,林居士急侃道:“昌明方丈,您家的导师太虚大师前天圆寂了!”

  “啊……”昌明大吃一惊,泪如涌泉。

  刘申明从皮包里拿出18日的《武汉日报》,摊在昌明面前,昌明再也控制不住了,号啕大哭了起来,不哭则已,一哭就哭它个天昏地暗。林、刘二居士好不容易劝住,昌明决定道:“二位先生,劳驾去谢林长处,代为告假,我得去上海奔丧!”

  林、刘应承而去,昌明立马找到监院谷清法师,交待各项事务,请他暂代住持,谷清还未表明态度,本一到了,昌明无语先流泪,本一严厉道:“道场住持,还能以哭打前阵?”

  谷清见是本一长老,便悄悄退出法堂。谷清一走,本一道:“太虚人灭,谁都悲痛!师公怕你有失方寸,特此赶来给你拿主意。昌明你先说你的主意!”

  “徒孙决定去上海奔丧!”

  “不妥!太虚身边的在家、出家弟子,你认得几个?几个认得你?”

  “阿弥陀佛!”

  “报载:太虚在上海玉佛寺直指轩安详舍报时,在其身边的是苇一、大醒、亦幻、尘空、灯霞、月耀、松月、演培、李子宽、谢健、沈仲钧、卫立民、杨树梅、过圣岩、胡圣轮、杨承多人等,他们并不知道你是太虚在法光佛学院收的最后一名人室弟子,最能证明的空也,他先一步走了,悲观师父也能证明,但他在缅甸仰光为抗战而牺牲了,还能证明的是法光、弘化的同学以及道安社长。末学自卑,未见人去;道安长老和师公一样,风烛残年,无力远行。这般如此,你虔诚去上海,你悲哀回荆楚。昌明,你要明白,僧团是最讲纯洁的,不许野狐混人!”

  “昌明岂是野狐?”昌明给师公激着了,陈述道,“当年,太虚导师在法光,命我在导师寮,把他为我从重庆带来的他自撰的专著、自编的杂志,一一咐嘱于我,令我时时研习,弘扬他的人生佛教的主张!”

  “既有法光咐嘱,如何不在藕池佛教居士林发起湘鄂的太虚追悼活动?”

  “是呀!”昌明眉宇舒展了起来,“师公,就在居士林设灵堂吧!电台已由绣林县城迁入藕池镇,可发电报给法光、弘化的同学,邀请他们来藕池共悼导师太虚,还可在鄂西诸家报馆登个讣告,以居士林名义。”

  昌明话音落地,谢滋生林长与林继武、刘中明到。谢林长“阿弥陀佛”向本一、昌明致敬之后道:“方丈,您家拜托林、刘二居士向我告假,准备到上海,为太虚奔丧,在下特来送行,林中的事,您家尽管放心!”

  “方丈改变了主意,”本一代答,“就地追悼太虚大师,启建一场七七无碍法会,林长想必是支持的。”

  “此等善举,我居士林当鼎力主办。方丈是太虚人室弟子,我等全力襄助。”

  “请林、刘二位先生拖步,到电报局给我法光、弘化同学发个电报,让他们速来。”

  “可得!请方丈拟稿,并开名单及其地点。”林继武说道。

  昌明即用卫煌所赠的关勒铭金笔,写下法光、弘化同学的法名及地址,拟的发报文是:“太虚人灭,人天共悼。特邀请师兄速来湖北省石县藕池镇佛教居士林,同建七七大悲无碍法会,追荐导师。昌明敬邀。3月19日。”

  “在下即去沙市,找到那里的《江陵日报》、《江汉日报》、《工商日报》三家报馆,以居士林名义发个讣告,敬邀缁素来藕池居士林,共悼佛教领袖太虚大师!”

  谢滋生、林继武、刘中明去后,本一帮太虚策划太虚灵堂的设立、布置,法会的仪轨、人选、时间,以及如何与上海追悼的步调一致,19日封了龛,由善因主持,荼毗日期还不明朗,应与上海通联。具体到太虚遗像放大问题,这时,藕池印刷厂的鲁知煦老板来了,顾不上礼节,急匆匆道:“谢林长去沙市前找到了我,说居士林要启建追荐太虚法会,急需用人,你赶快去吧!于是,放下饭碗,就赶来了。昌明方丈,有事就吩咐吧!”

  “您家来的正好,灵堂差一张放大的遗像,还差一批法相与追悼者结缘,您家印刷厂有有有办法?”

  “有办法,厂里有照像放大、翻拍修复、制版印刷全套设备,您家把照片给我,立马完成,晚上加个班,清早送货。”

  本一、昌明听了很落心,赶紧找出太虚赠他存念照片。鲁老板风风火火,马不停蹄,收好照片,连招呼有打,离开居士林,赶回工厂。

  不一会,刘中明带着蔡汝平人等来居士林,对昌明道:“林先生一人去了电报局,我觉得布置灵堂还需要人,便邀了蔡汝平等居士来帮忙。昌明方丈,请您家安排吧!”

  “阿弥陀佛!”

  于是,各人做各人的去了。昌明引笔铺纸,尽量跳出赵体的阴影,书了挽联,作遗像对联用。昌明挽曰:“愿在人间,功在人间,慈悲久;誉满天下,赞满天下,般若永辉。”

  居士林追荐太虚的善举,家长了翅膀似的,传遍了藕池、石首、达及荆江两岸,乃至夷陵之江城。到了晚间,藕池镇上的信众开始向居士林祭品,陆陆续续,居士林收到诸如挽联、祭帐、幢幡、偈颂、花圈、花蓝、供品等等。昌明率众连夜将灵堂布置到位,准备翌日接待吊唁。

  7    至21日,昌明所邀所请的法光、弘化、崇善的同学,到了九成,开始在大殿启建七七大悲无碍法会。让昌明有想到的:弥陀的师兄昌进、章华的师兄昌实,先后来襄助法会。本一对这三位法孙由不和到和睦的事,甚感欣慰,更是欣赏昌明的包容感动并转变贪嗔痴者。过去的,过去了,还要继续包容,包容到底,驱散迷雾,让有缘人都在紫光惠风中修学,无烦无恼,其乐无穷。昌明的人格、僧格的魅力,何止一个包容?于是本一常在思考,为何昌明的一个电报,能号集同学聚会藕池,如期启建法会而追荐太虚?这就如一块吸铁石!

  太虚荼毗的时间是民国36年4月8日,荆宜四众,云集藕池居士林,参加太虚公祭大会。这个公祭大会,由石首县周黄中县长主祭,陪祭的是荆宜当地的头面人物,如:石首县参议会正副会长李庚甲、谢滋生,省参议员孙增,还有邻县的议长、议员,等等。主法的本一长老为首席,还有太虚法光、弘化两座院校的毕业学生:昌明、达澄、薄明、涤生、真空、灵根、达致、隆性、圆雍、慈君等10人。在昌明方丈主持、谢滋生林长襄助下,县政府决定藕池居士林公祭爱国爱教的佛教领袖太虚大师。公祭大会规模虽不及上海、南京、杭州、宁波、武汉、重庆、镇江等地,但其追悼的气氛之庄严,参悼的四众之虔诚,祭悼的仪轨之尽善,并不比大都市追悼逊色。

  公祭高潮,是主法法师各人唱颂祭文()在佛乐哀鸣声中,首席主法长老本一唱颂。他是太虚的师兄,兄悼弟本是世间的大悲,何况本一心怀愧疚,在年轻同学时,未能引导多病孱弱师弟注意身体、锻炼身体,战胜疾病,恢复健康。本一祭文,如泣如诉,无不动容/\

  在佛乐哀鸣中,昌明方丈是最后一位唱颂祭文的,他年轻,嗓门大,中气足,慷慨悲歌,四众为其感动,为其激越。祭文曰:

  民国30年,春寒料峭,鬼子轰炸衡阳,硝烟未尽,法光佛学院即举行第三届开学典礼。当晚,导师太虚邀请空也空长,命未学至导师寮,以应入室考核。佛学、儒学、道学、六艺考过,陪二老坐禅至明,静观禅功。考毕,导师黯然神伤,悲叹而曰:‘机缘限人,际遇恨晚!在此国难当头,太虚已虚度半百,疾病缠身,来日无多,收尔昌明为入室关门弟子,虽是幸事,然战火纷飞,聚少离多,教育培养,太虚将对尔抱愧良多。日后,尔只能导师引进门,修行靠个人。尔要反复研读太虚著作,把握其人生佛教之精华!尔系本一师兄徒孙,儒释道三学功底深厚,入堂太虚,追寻七年,虔诚可嘉,今终圆满。太虚确信,尔不负太虚,定将太虚人生佛教大旗高高举起,永远飘扬!’越年,导师由渝来街院授课,首日夜间,令弟子入寮,以其原著、报刊、墨宝,数十种咐嘱。课间暇时,锤钳弟子,孜孜不倦;衡战爆发,即送弟子上前线,参加湖南省僧伽救护队,做战地救护,庄严国土,利乐有情,以践人生佛教之真谛。并相约桂林弘化社重聚,保卫战一结束,弟子跋涉来到桂林月牙山住址,导师正抱病等弟子。后回到重庆,拍电弟子,偈曰:“昌明不昌明,来日定昌明。到了昌明时,昌明法光情。”

  痛忆往昔,泪眼挂珠!俱往矣,今导师西行,弟子以铭颂送别,敬献九鼎之心!

  导师弟子命苦些,都在周岁失衣怙。

  做了世间弃儿些,归了佛陀重新舞。

  天才出世高远些,百折不回降魔杵。

  佛教三大革命些,震撼丛林封建主。

  金山受挫不退些,来到武昌办黄埔。

  海潮音彻大千些,吼醒懒虫向东土。

  佛在人间为人些,教观相资及时谢。

  敛财活命蒙羞些,解行并进除民苦。

  面对倭寇猖狂些,抗战大旗高高举。

  城内城外呕心些,前方后方沥血路。

  组建僧侣救护些,大乘济世版图固。

  裕仁贼皇投降些,国府嘉奖当伊属。

  不到花甲西去些,遗业自有门人赴。

  师伯师叔师兄些,太虚思想高耸矗。

  弟子入室虽晚些,九鼎之心永不。

  人生佛教永辉些,永照寰宇菩提谱。

  追荐太虚法事,直至月底圆满。昌明送走远离宾客,坐禅丈室,悲悲阴云,总是挥之不去;行坐之间,总是思考着如何实践觉悟人生在奉献,奉献人生著先鞭的这大命题。

  6月7日下午,盛夏的阳光,将向松林医生晒出一身汗,还兴冲冲往居士林赶,一到方丈室,气喘吁吁了,毕竟半百开外的老人了,昌明又呈递上凉茶,又是挥舞大芭扇。向松林医生,缓过气来,从包里拿出昨天的《武汉日报》,递给昌明道:“方丈,国府终于颁发褒扬太虚令了,虽然褒扬不够,但还是褒扬了!”

  昌明接过昨天报纸一览,念出声来:国民政府命令36年6月6日

  释太虚,精研哲理,志行清超!生平周历国内夕L,阐扬教义,愿力颇宏!抗战期间,组织僧众救护队,随军服务;护国之忱,尤堪嘉尚!兹闻逝世,良深轸惜!应予明令褒扬以彰忠哲。此令!

  面对向松林医生,昌明坦然道:“太虚在佛教界有不少对立面,国府令写成这样,也是不容易的,但山僧作为关门弟子,将高举太虚人生佛教旗帜,从局部做起,慢慢扩展开来。”

  “是呀,”向松林医生有同感,“不过,报载:5月15日,在南京,中国佛教会整理委员会、中国佛这会,南京佛教会等毗卢寺,举行全国性的追悼太虚大会,国府委员章嘉以及各部代表,还有来各省市代表,千馀人,盛况空前,会场悬挂挽联达5000馀件,国府主席蒋介石题帐:‘潮音永亮!’。这全国性追悼,可以慰藉佛门弟子与太虚在天之灵!”

  昌明与向松林就此话题聊到太阳西坠。

  此后,居土林恢复常态,朝暮课诵,宏禅并举,双管齐下,水波不兴。这里静若止水,至于内战如火如茶,藕池百姓持隔岸观火的心态,虽然东北、华北、华东、西北打得激烈,藕池百姓以为离湘鄂远着嘞!

  谢滋生林长在昌明方丈宽容、慈悲的感召下,亲密了起来,他率众恭请昌明开讲堂,昌明讲了平安经后,邀请昌进讲《金刚经》,听众由数十人增至百馀人。越年,本一应邀讲《楞严经》,长老法缘,千众赶会。

  折历扯完民国37年的11月,正是子午鼠年的十月。三年为期,昌明即卸任居士林住持,功德主鲁知煦之父亡故,昌明虽不在其位,还是应请当了超度法会的主法人。

  这天,11月3日,(十月初三)弥陀寺迎请方丈晋院的仪仗队已由昌进领队,专船到达。于是,谢滋生林长率僧俗吹吹打打、热热闹闹,欢送至码头的弥陀寺仪仗船上,依依难舍,都流下热泪。三年了,住持与林长,一个三十左右,一个半百开外,一个尊老,一个爱小,和和睦睦,将居士林一步步兴旺起来。谢林长临别说:“法师,您家应预告升座吉日,在下定代表居士林恭!居士林住持人选,还是请多多推荐!”

  “阿弥陀佛!”昌明以佛号感激与承诺,说着,从宽大的海青袖筒中抽出一轴条屏,拱手送给谢林长。

  谢林长一声“阿弥陀佛”谢后,即展条屏,大声吟诵道:“‘胆像宿植报今逢,住持禅林向前跨。心中有佛参千变,眼里无沙望万化。前辈总要放眼量,后生终将收缰踏。藕池扶渠清风过,终期三年图上画。’好啊!”

  “好啊!”向松林医生称赞,谢滋生就势把条屏交给医生!自己要向昌明行胡跪礼,昌明眼尖手快,阻止道:“万万不可!您家是长辈C阿!”

  晋院与升座二仪一并举,昌明到弥陀,拜候长辈,商量二仪,一致决定精简繁而不实的程序,仍不失庄严,隆重,但省了许多财力物力人力。战争在进行,共军地方武装活动频繁,县府增大军费开支,民不堪重负,何苦因晋院升座去增加信众的负担,人生佛教讲奉献!

  这天初六,二仪前二天,飘起了雪花。令人感动的是古稀长老道安来了,他代表法光的空也院长、太虚导师来了,来祝贺其弟子昌明荣赝方丈,在鄂西古刹——唐建古寺——弥陀寺升座。道安长老还带着昌明在桂林火车站收着的孤儿:韦洋、韦吉,四年未见,一见痛哭流涕,昌明动了悲愤之情,鬼子侵华14年,制造了多少中国孤儿!便严肃告诫孤儿兄弟:“莫哭!莫让鬼子笑话中国无用,只会哭!听师父诵念诗偈!”

  “好!好!”兄弟孤儿拖着泪涕道。

  于是,昌明清了嗓子,高声诵偈:

  鬼子侵华十四载,哀鸿遍野倭寇狂。

  孤儿岂恨东洋人?只恨祸首裕仁皇。

  摘自:《台州佛教》2016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