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颜延之:维护佛说,自有理论

作者:王福金

  颜延之是南朝大家,但也倾心佛教,与名僧慧静、慧彦等结交。

  颜延之与何承天争辩是佛学史上的一件大事。

  刘宋时有一位僧人慧琳,宋文帝对他很赏识,参与朝廷机要,连国家大事都参加讨论。此人宾客甚多,门前车马常有数十辆,四方赠送贿赂不断,权势极大,当时有“黑衣宰相”之称。慧琳写了一篇《白黑论》,假设白学先生(代表儒家)和黑学先生(代表佛教)相互辩难。他借白学先生之口,对佛教进行了攻击,因此被佛教徒视为异端,遭到激烈围攻。

  慧琳的观点却得到天文学家、思想家何承天的支持。何承天把《白黑论》送给笃信佛教的宗炳,并与宗炳展开辩论,且写了《达性论》、《报应问》等论文,对佛教的神不灭和因果报应思想进行了批驳。

  笃信佛法的颜延之就此不甘示弱,一连写了《释何衡阳(承天)达性论》、《重释何衡阳达性论》、《又释何衡阳达性论》三篇文章与何承天辩论。颜延之站在佛教神学的立场上,认为人与万物“不异而生,宜其为众”;人死之后“异于草木”,而“精灵必存”,必当再“受形”。至于报应之事,他说:“凡气数之内,无不感对,施报之道,必然之符。”

  颜延之所说得到佛教徒的称赞。宋文帝也说“颜延年之折《达性》,宗少文(炳)之难《黑白》,论证佛法汪汪,尤为名理并足,开奖人意”(《弘明集》卷十一何尚之《答宋文帝赞扬佛教事》)。且不说佛教有无神论与否,但从中确见他的佛学水平是较高的。据陆澄《法论目录》,颜延之还曾著有《通佛影迹》、《通佛顶齿爪》、《通佛衣钵》、《通佛二叠不燃》、《妄书禅慧宣诸弘信》、《与何彦德论感果生灭》、.《广何彦德断家养论》、《离识观》、《论检》等,均佚。《高僧传》卷七《慧严传》中说:“时颜延之著《离识观》及《论检》。帝(宋文帝)命严(慧严)辩其异同,往复终日。帝笑曰:‘公等今日,无愧支(遁)、许(询)。”’宋文帝将颜延之与慧严的讲经辩难与支遁、许询的辩难相比,同是传世佳话。又《宋书》本传记载他在武帝面前问周续之三义,续之雅仗辞辩,延之每折以简要。既连挫续之,还自敷释,言约理畅,莫不称善。这些都见颜延之的佛学素养与僧侣交往之一斑。

  颜延之在《庭诰》一文中将佛与道加以对比说:“达见同善,通辩异科。一日言道,二日论心,三日校理。言道者本之于天,论心者议之于人,校理者取之于物。从而别之,由途参陈;要而会之,终致可一。若夫玄神之经,穷明之说,义兼三端,至无二极。但语出梵方,故见猜世学;事起殊伦,故获非恒情。天之赋道,非差胡华;人之禀灵,岂限外内。一以此思,可无臆裁。为道者盖流出于仙法,故以炼形为上;崇佛者本在于神教,故以治心为先。炼形之家,必就深旷,反飞灵,糇丹石,粒芝精,所以还年却老,延华驻彩,欲使体合埙霞,轨遍天海,此其所长。及伪者为之,则忌灾祟,课粗愿,混士女,乱妖正,此其巨蠹。治心之术,必辞亲偶,闭身性,师净觉,信缘命。所以反一为生,克成圣业,智邈大明,志狭恒劫,此其所贵。及诡者为之,则籍发落,狎菁华,傍荣声,谋利论,此其甚诬。”(《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全宋文》卷三十六)颜延之将佛、道并列,论其短长,这是儒、释、道三教各适其用的观点,也是当时大多数文人的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