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释敬安师友录

作者:不详

  恒志(1811—1875)名天来,俗姓谭,湖南省衡山县人。近代高僧。随衡阳罗汉寺法空出家,到江浙参访名宿,皆蒙印可。距南岳紫云峰30里,有岐山仁瑞寺(今衡南县内),为清初懒放和尚所辟。咸丰年间,因官绅私占寺田而招致寺院倾废。南岳默庵和尚探访遗址,爱其幽远,迎请恒志和尚共住。恒志来此,凿井耕田,伐木造林,依岩结宇,名声远播,使仁瑞寺建成一个规模严整的禅宗丛林。晚清湖南禅僧人大多数出于恒志门下。八指头陀慕恒志之名而来,冒雪参禅。最先安排作饲犬等执役,从师7年,诵经学法,受益非浅。恒志圆寂后,八指头陀作《礼恒志老人塔》等悼亡诗,1891年为恒志师撰写《岐山中兴恒志和尚道状》。

  彭玉麟(1816一1893)字雪琴,别号梅花外子,室名梅雪山房,吟香馆、退首庵;溢号刚直。湖南衡阳人。诸生出身。初参与镇压李元发起义,咸丰三年,随曾国藩创建湘军大师,购洋炮,造大船,攻打太平军。同治元年,任水师提督。东下围陷天京。光绪间官至兵部尚书受命赴粤筹备防务。能诗、工书,喜画梅。著有《彭刚直公奏议》。彭玉麟一生所作梅花,总数不下万件,作品远传日本诸国。在清代曾左彭胡等中兴名将中,彭玉麟性格刚直,富于爱国精神。中法战争时期,慷慨请缨,主动要求出任镇南关督师抗法,清廷拒不理会。这种强烈的爱国思想,使释敬安深受感染。彭玉麟晚年捐赠修建购嵝峰禹王殿、株洲空灵岸等寺院。1893年,彭玉麟去世,八指头陀作《挽彭刚直诗八首》悼亡,可见二人感情上相契很深。

  精一精一名思参,清长沙人,俗姓张。天资聪颖,幼从塾课,便解文义。淡于科弟之举,而好读佛书。一日见庭中桃花因风飘落,悟世界无常,于是剃度出家。后回长沙,在城南建慈云精舍,将母亲安养于此地,自己专心做诗念佛。与人论说,词简易明,引导后学,当机立判。在岐山仁瑞寺任首座维那,对于八指头陀学习做诗,采用前激后劝的方法,卒其玉成。八指头陀写有《怀精一上人》、《别精一上人》、《悼精一上人》三首诗,悼念教他做诗的这位老师。

  郭嵩焘(1818一1891)字伯深,号筠仙,晚号玉池老人,湖南湘阴人,道光进士。随曾国藩办团练,升兵部、礼部左侍郎。首任出使英国兼驻法公使。他奉命与英俄谈判,巧妙利用英俄之间矛盾,收复了我国侵占中国的大片领土,使新疆成为中国最大版图的省份,他是清代唯一在谈判桌上取胜的中国外交官。乞归后主讲长沙城南书院,称养知先生。释敬安和这位政界诗坛前辈知游甚稔,诗文唱和独多。光绪十二年(1886)六月十五日,郭嵩焘、王壬秋、王先廉等名流创建碧湖诗社于长沙、浩园(开福寺),释敬安积极参加过许多诗社活动:郭嵩焘曾作《戏寄禅兼送其回衡山》诗:“四大皆空空不不,贫僧也要吃清斋。一诗恰换一斗米,四饼添装四担柴。大雪漫天成幂厉,枯藤拄地即根埋;闻师早晚衡山去,饱咏山园日夕来。”

  释东林(1818—1898)俗世姓氏,籍贯不详,晚清湖南高僧。先后任衡阳大罗汉寺、湘阴法华寺、长沙谷山寺住持。光绪五年(1880)曾主持修建衡阳大罗汉寺大佛殿。清郭嵩焘曾有《寄兴奉和东林上人》诗,见本书第四章第六节所载。光绪二十四年(1898)圆寂后,葬于长沙谷山(今属望城县)。释敬安有《哭剃度本师》、《重哭本师》、《谷山扫剃度本师墓》三首,记叙从师学佛经过,师徒情深义薄云天,读之令人落泪。《郭嵩日记》有多处记录他和东林长老的交往。

  邓完白(1828—1893)名辅纶,字弥之,室名白香亭。清朝湖南武冈人。文迫晋、宋,好为韵语,诗与王闰运齐名。早年就读于长沙城南书院,尝偕同王闰运于岁暮风雪中走衡阳,宿废寺或逆旅,酌酒谈诗以为乐。被称为“湘中五子”之一。晚年主讲于金陵书院,卒于江宁。著有《白香亭诗文集》。与八指陀为诗文挚友。叶德辉作序时,把释敬安和“湘中五子”相媲美,谓其可以与湘潭王壬秋,武冈邓白香等相伯仲,“有与邓、王犄角之意”,称“其卑者,亦似中晚唐人之作。”

  陈宝箴(1831—1900)字右铭,室名山青庐、晴庐、桔叟。江西义宁(今修水)历任浙江、湖北按察使、直隶布政使、湖南巡抚。在湖南巡抚任内,力行新政,兴矿务,没电信,立制公司,主持时务学堂,办《湘报》。陈宝箴是湖南历史上坚持革新,很有作为的省级要员,为湖南人民办了很多实事。在政治上他大胆启用新人:曾力荐杨锐、刘光第、谭嗣同等参与新政。编者有《湖南全省地舆图》,释敬安与陈室箴有深交。陈宝箴这些开风气之先的举措,影响了释敬安,在诗文中流露出爱国忧民,跟随时代前进的情感。

  王闰运(1833—1916)字壬秋,晚号湘绮老人,湖南湘潭人。肄业于长沙城南书院。近代著名文学家、诗人、学者。性高旷,不慕荣利,曾人曾国藩幕府,始终不受官。清宣统年间赐同进士,授翰林院检讨,加侍街。辛亥革命后任清史馆馆长。他的学术成就主治《春秋公羊传》,宗今古经学。诗宗汉魏六朝,为当时拟古派所重。夫,读书苦吟,大量习作。功夫不负苦心人,以后八指头陀不仅能作郊寒,而且能超出寒苦,达到清寒之境。

  光绪二十年(1894),八指头陀出任沩山密印寺住持,沩山沙田王氏族人修族谱,邀请王闰运前往指导。族人用八乘大轿将王闰运从长沙接送到沩山,隆重接待,密印寺幻觉长老开大宴隆重接风。八指头陀和老师在一起生活数日,儒僧聚会,师生畅游,纵论经文,闲聊国运,品赏山水,玩味风情,好不开心。

  杨恩寿(1835—1891)字鹤俦,号蓬海,朋海,别号蓬道人。长沙人,清代戏剧家。同治九年(1870)举人,任湖北都转盐运司使运使,升湖北候补知府。以候补知府充湖北护贡使。善诗文,尤爱好创作戏曲,著有《鸳鸯带》、《婉画封》、《理寒坡》等7种传,合刊《坦园六种曲》,另著有《词余丛话》、《续词余丛话》等戏曲理论著作。杨恩寿也是一位书画鉴赏家,曾为任过巡抚的湘潭刘蓉整理过攻打福建、江浙获得的古今书画,有书画考证传世。杨恩寿为八指头陀的诗学前辈,曾为八指头陀诗集《嚼梅集》作跋。

  吴大澄(1835—1902)初名大淳,字止敬、清卿,号恒轩。江苏吴县(今苏州)人。同治七年(1868)进土。历官翰林院编修、陕甘学政、太仆寺卿、广东和湖南巡抚。晚年主讲龙门书院,精于金石学与古文字学。吴大澄任湖南巡抚时是一位学者型的省级要员。他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注重为百姓办些实事,他曾在南岳主持种植夹道松30华里。八指头陀为之感赋,称赞“青山夹道松,今为尚书栽。感公意良厚,苦心善护持,千秋颂遗德,何独甘棠诗”。他将自己收藏的古鼎,青铜器9件精品,捐赠岳麓书院长期展览。八指头陀住持上封寺,为追回几千亩庙产,打了多年官司无结果,最后说服了巡抚吴大澄,逐渐恢复了被占的庙产。1894年夏天湖南大旱,八指头陀奉吴大澄命令去黑沙潭求雨,两番下潭祭告,然而仍旧烈日当空。第三次祷告,发愿再不下雨就舍身黑沙潭喂龙算了,幸被群僧苦苦劝住。出山时下了小雨。祈雨多日后方才下了大雨,解除旱情。八指头陀致信吴大澄,称“此皆尚书公精诚所积,湖湘无不仰被慈云。”

  笠云(1837—1908)名芳圃,俗姓陈,江苏省江宁县人。出家于长沙县黎仙寺,擅长诗歌和书法。清同治十一年(1872),任长沙市麓山寺住持。见廖树衡与王闰运《游沩山诗》依韵奉和。王闾运甚为推重曰:“和尚压倒廖、王矣!”八指头陀刚学做诗不久,专程登岳麓山向笠云长老请教,留下《题笠公禅房》等诗作。笠云在光绪十一年(1885)任长沙,上林寺住持,次年参加王闰运在长沙开福寺建立的碧湖诗社。1994年开福寺恢复了碧湖诗社,省文史馆员、《文史拾遗》副主编伏家芬任社长,长沙市佛教协会会长觉愿任副社长,在长沙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开福寺常住唯静法师等支持帮助下,诗社每年邀请全体会员雅集一次,出版一册《碧湖诗选》,坚持了12年不变。碧湖诗社与时俱进,培养新秀,出了一批好作品和个人诗集,团结了一批诗词作者,在省内外有广泛的影响。

  杨仁山(1837—1911)在南京创设金陵刻经处,毕生致力于刻印流通佛经。在湖南有与他志同道合从事佛典出版事业的魏刚已、湘乡曹镜初等人士。清光绪二年(1876),曹镜初约请杨仁山赴湘,商议长沙刻经处事谊。在长沙上林寺成立长沙刻经处,组织力量,刻印佛经,长沙刻经处并代销金陵刻经处发售的佛经,与八指头陀交往密切。1909年,八指头陀作诗寄金陵杨仁山居士,“遥问金陵讯,毗耶老作家”、“抖得维摩室,天人正散花。”1911年杨仁山逝世,八指头陀写诗挽之。称赞他“垂死只遗宗教恨,平生不为子孙忧”、“流通法藏半天下,惟于梵行最清修”,对杨仁山刻经事业作了客观公正的评价。

  慈运(1826一1910)俗姓朱,讳灵慧,号皈依,湘潭人。清末高僧。八指头陀曾师从慈运门下,多次拜望垂询求教,其诗文集中多有记载。兄弟3人,排行第二,少年时身材魁梧,一身武艺,外出贩米,盗贼不敢抢劫其米船。18岁时感慨世事无常,人心不古,于义宁县福田寺礼拜昌明长老受沙弥戒,两年后于义查县五竺寺野禅和尚座下受具足戒,在鄞县接待寺司香灯职。太平军攻人浙江,慈运独守寺院,大智大勇护寺,躲过一劫。同治二年(1863),37岁在万寿寺挂单,四处化缘,将败破石堪寺院修建一新,名闻遐迩。44岁担任鄞县云龙寺住持,成为临济宗第39世正传弟子。48岁被浙江天童推举为主持,带领僧众修复殿宇,弘法利生,使该寺数百僧人衣食无忧,香火渐广。64岁时被宁波七塔寺僧众礼请主持事务,直至84岁(1910)圆寂,成为七塔寺中兴之祖,舍利塔安放于天童寺玲珑塔下。其弟子遍布湘、滇、蜀、陕、闽、浙、苏、赣、皖、豫、南洋、印度、日本、台湾等地,善诗文书法。当代佛学家黄夏年写有专门研究慈运生平的学术文章。

  虚云(1841—1959)俗姓萧,初名古岩,字德清,别号幻游,原籍湖南湘乡,生于福建泉州。光绪八年(1882),只身来到福州鼓山涌泉寺出家,遍游江浙名山大寺,并结识了释敬安,月霞、普照、谛闲等高僧大德。1900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慈禧太后避难西安,虚云随同护驾,举行了7天祈雪消灾法会,深得慈禧太后肃亲王、庆亲王等皇亲国戚赏识和尊重。光绪三十二年(1906),闻各省有提取寺产作为办学经费之举,约同八指头陀晋京求诉,获得王公大臣护持。清廷特发上谕,“凡有大小寺院及一切僧众产业,一律由地方官保护,不准刁绅杂役,藉端滋政体。”敕封虚云为供慈洪法大师,上谕云南鸡足山迎祥寺加赠名护国祝圣禅寺,钦命为方丈,赐紫衣、玉印、《龙藏》、銮驾全副等。1912年,虚云和敬安一起,又同上北京,敦请政府出面保护寺产。不久释敬安示寂,虚云等扶柩返沪。1913年,在上海,曾任中华民国临时总统的孙中山专程前来拜访虚云,并题写“饮光俨然”墨宝相赠。1942年11月,国民党总裁蒋介石,国民政府主席林森派特使至广东,迎请虚云老和尚去重庆主持“护国息灾大悲法会”,法会期间,多次受到蒋介石宴请,对蒋介石提出的问题,虚云撰文答之。林森赠送纯金“法轮常转”印章。1952年春,周恩来总理,李济深副主席等中央领导4次致电广东,派员南来护送虚云至北京,发起筹备中国佛教协会。1953年夏,中国佛教协会成立,虚云被中国佛教协会推选为名誉会长。

  陈启泰(1842—1909)字伯屏,清湖南长沙县人,光绪三十二年(1906)迁江苏布政使,官至江苏巡抚。历任考官,公正公平以才取士。迁监察御史,为政清廉,激辨敢谏,人称为清流党。在中法战争期间,力斥议和非策。在云贵总督刘长佑军饷奏销失察案中,他揭发崔尊彝等结托京官贪污案情,罢黜81人。任巡抚时,弹劾苏松太道蔡乃煌贪渎罪,因蔡行贿庆亲王,得其保护,不蒙批准,陈启泰为此愤慨不已,不久病逝。是清代一名刚直的检察官。陈启泰每至一地,实地考察,必询民情。平生好学,擅书法,精于文选和音韵考据,著有《意园诗钞》等诗词各4卷,未刊行。与释敬安为挚友,常有诗文唱和。

  王先谦(1842—1917)长沙人,字益吾,号葵园。故宅在今长沙市稻谷仓葵园。清同治年间进士,翰林院庶吉土,授编修累迁翰林院侍讲。历任国子监祭酒、江苏省学政、长沙城商书院、岳麓书院院长等职。毕生勤于著述,治经循乾嘉遗风,重视考证。晚年从事古籍编印,很有成就。释敬安虚心好学,其诗文常呈王先谦教正,两人往来信札诗稿较多:王先谦称赞寄禅“好问深思,非流俗所及”。1893年,八指头陀于朱亭夜泊书怀,写诗4首寄呈王先谦祭酒。

  淡云(1844—1913)字慧月,俗姓谢,湖南衡阳人。19岁受戒于南岳祝圣寺妙观禅师。后与天台宗耆宿默庵隐居南岳已公岩苦行清修。历任祝圣寺、南台寺、大善寺、清凉寺四大丛林住持,为祝圣寺的振兴,南台、大善、清凉三寺的重修,做出卓越的贡献,时有“佛门迦叶”之誉。是一个在佛门中不贪财,办实事的好和尚。淡云善诗文,嗣法门人及四众弟子共干余人。光绪十三年(1887),八指头陀与淡云和尚夜话,作诗汜之。诗云:“十年俱老大,一见一伤神。白发凡人在?青山入梦频。两行灯下泪,三载病中身;何日岳云里,与君还结邻?”

  樊增祥(1846—1931)原名嘉,字嘉父,一作嘉甫;号云门、云山、樊山,别号天野居士、樊山老人,湖北恩施人。近代著名文学家、诗人。光绪三年(1877)进士。历官陕西渭南知县、江宁布政使、护理两江总督。曾师事张之洞、李慈铭。工诗词及骈文。进人民国后,闲居南京。善书法,当时大户人家,能得樊氏手迹者,极感荣幸。著有《樊山全集》。与释敬安、齐白石交谊甚厚。

  陈三立(1852—1937)字伯严,号散原,室名散原精舍。江西义宁(今修水)人,陈宝箴子。清末“四公子”之一。光绪十五年(1889)进士,官吏部主事。戊戌变法期间,与父陈宝箴主张维新变法。所作诗奇崛,好用僻字拗句,流于艰涩,为同光体主要作家。有《散原精舍文集》、《散原精舍诗集·续集,别集》等。子衡恪、寅恪。与释敬安交谊深厚,常有信札和诗往来。陈三立在《白梅诗》跋文中说,八指头陀长于苦吟枯索,诗中只要有一个字不太合适,他也要改得称心才行,往往为此废寝忘食。抗日战争中,北平论陷,陈三立忧郁国事,拒绝服药,绝食5日后逝世,享年85岁,

  龙璋(1854—1918)字研仙,号璧勤、潜叟。湖南攸县人:清光绪年间年人,历任江苏省沐阳县,如皋县、上元县、泰兴县、江宁等县知县。光绪三十三年(1907),龙璋丁母忧回原籍,从此绝意仕途,居乡致力兴办教育、实业。黄兴筹划广州黄花冈起义,缺乏经费,龙璋给予3万元鼎力相助。龙璋与与释敬安有诗文交。龙璋思想倾向进步,平日多接近维新志士、革命党人。

  易顺鼎(1858一1920)湖南龙阳(今汉寿县)人。字实甫,又字中硕,号哭庵,又号琴志楼主人。清光绪间举人,官至云南、广东、钦廉道台。才思横溢,少有神童之称。中日甲午战争后,两度上疏,反对割让台湾,受张之洞委派,带饷银15万两至台湾,接济坚守台中的黎景嵩,帮助刘永福抗日。袁世凯称帝后,被任命为代理印铸局局长。袁世凯帝制失败,易顺鼎每日纵情于歌楼妓馆。一生作诗近万首,与程颂万,曾广钧并称为“湖南三诗人”。其诗有一些小巧过人之处,但诗风浮艳,有时在严肃的题材里也浓染桃色,柳亚子称“易樊安哇乱正声。”著有《四魂集》、《词集》、《诗集》、《经史杂著》、《盾鼻拾遗》、《丁戊之间行卷》等。为释敬安诗文挚友。

  郑孝胥(1860—1938)福建闽候人,字苏戡,又字太夷。清光绪八年(1882)举人,由中阁中书改官同知。工诗文书法。1891年任中国驻日本使倌书记官和神产领事。后历任广西边防大臣、安微、广东按察使、湖南布政使。善诗词、工书法。同释敬安有诗文交往。抗日战争期间,郑孝胥曾出任伪满州国总理大臣,甘为汉奸民贼,为国人所不耻。

  曾熙(186l一1930)字嗣元,更字子缉,号俟园、瓶斋、晚号农髯、髯翁,室名戏海楼。湖南衡阳人。光绪二十九年(1903)进士。曾主讲石鼓书院。最善书法,得《夏承碑》及《黑女碑》神髓:绘画工山水、松石;与李瑞清情谊至笃。时称“曾李”。著有《春秋大事表》,《历代帝王年表》:八指头陀任衡阳大罗汉寺住持时,曾熙与他交往过密,李梅庵来长沙居10日,曾熙和八指头陀每日都去看望他。八指头陀圆寂后,曾熙为《冷香塔铭》题跋。

  叶德辉(1864一1927)字焕彬,号直山,一号郎园,湖南湘潭人。曾官清吏部主事,生平藏书甚富,湖南学识渊博的目录版本学家,所著及校刻书达百数十种。他是八指头陀诗集的编纂者和评论者,为八指头陀诗集作序,八指头陀以诗僧面貌名扬全国,得益于叶德辉的评介。叶德辉在政治上反对戊戌变法,支持袁世凯称帝,破坏湖南新政。湖南水灾期间,屯谷居奇,激发长沙抢米风潮,被清廷革职。1927年大革命时期因破坏北伐和农民运动被镇压。

  王礼培(1864—1943)湘乡人,字佩初,清末举人。光绪二十三年(1898)以礼部会试留滞京师。得交京中名士,工诗。宗法黄山谷,意深而味永,陈三立颇称赞之。喜藏书,筑扫尘斋以藏之。曾购得岳阳方功惠碧琳郎馆旧藏,从日本佐伯文库所得之《参寥子》、《萨天锡诗集》等珍贵古籍。湘中藏书家除叶德辉外当推王礼培第一。民国初年,在船山学社讲学,工书法。和释敬安为诗友。

  谭嗣同(1865—1898)字复生,湖南浏阳人。近代改良派政治家,思想家。为“戊戌变法”殉难六君子之首。光绪二十二年(1896)向著名佛学大师杨文会请教佛学,阅读大量佛学典籍,发奋于次年写成名著《仁学》。其诗词均编人《谭嗣同全集》。谭嗣同《论艺绝句》诗云:“更有长沙病齐己,一时诗思落湖南”。白注为“病齐已为湘潭诗僧寄禅”,“论诗于国朝,尤为美三诗。能自达所学,近人王(闰运)、邓(辅纶)可抗颜,即寄禅,当代之优也。”谭嗣同与释敬安是否有直接交往,待考。但读过其诗是肯定的,他对八指头陀的诗评价很高,堪中诗僧知已。

  萧俊贤(1865—1949)字压泉,号铁夫,别署矢和逸人,斋名净念楼。同苍崖法师同乡,衡阳人。早年曾从苍崖法师、沈咏荪学画,应李瑞清聘请,曾任教于两江优级师范学堂图画手工科。民国初年居北京,曾任教于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晚年寓沪卖画为生。长于山水,其山水苍古浑厚,淡远秀逸,兼而有之,所作浅绛为多,水墨次之,亦工青绿,且作没骨。间写花卉、蔬果以及梅兰,亦其超拔。书法凝练厚劲,在颜苏之间1)与萧逊并称为北京二萧。作品有《碧海青天图》、《溪山无尽图》、《山居图》等。国家文化部规定,萧俊贤国画精品和各个时期代表作品不准出境。萧俊贤曾于宣统二年(1910)为八指头陀作山水小条幅,溪山淡雅,竹树萧寒。八指头陀题二绝句以志这段墨缘。

  李瑞清(1867一1920)字文洁,仲麟。改字阿梅,号梅痴、梅庵、梅沙弥,晚号清道人,室名玉梅花。江西临川人。光绪二十一年(1895)翰林。任师范传习所总办,兼摄江宁提学使,提倡艺术教育。清末著名书法家,能诗善画,最擅书北碑,晚年居沪卖书画为生。1919年,收张大千、胡小石、吕凤子等为门人。著有《梅庵诗文集》、《清道人选集》等。与释敬安有诗文交往,李瑞清曾为豁然道人画梅,八指头陀录《白梅诗》五首于其上,合作了一幅诗画佳作。释敬安圆寂后,李瑞清书《冷香塔院碑铭》。

  道阶(1870一1934)清末至民国年间僧人,俗姓许,湖南衡山人,拜衡洲(今衡阳市)智胜寺真际为师,自号八不头陀。天台宗弟子,20岁出家,从来阳碧崖和尚受具足戒,又随八指头陀参悟。游访江、浙名山大刹,在宁波七塔寺慈运法师潜研禅学,深得奥要。先后担任敬安为首的上海“中华佛教总会”机关部理事长。宣统三年(1911年)42岁时,由僧录司呈内府奏请钦定道阶为北京法源寺住持:1912年10月陪同八指头陀见礼俗司长杜关,八指头陀遭辱后当晚圆寂,道阶联合各界代表73人,在北京发起追悼会,与会者达数千人。会后道阶奉龛南归,将八指头陀归葬于浙江天童寺青龙岗冷香塔院。道阶曾主编《新续高僧传》16卷,嗣法弟子遍及海内外。

  熊希龄(1870—1937)字秉三,号双清居士,室名胡志阁。湖南凤凰人。光绪二十三年(1897)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任湖南时务学堂提调。戊戍变法期间,联合乡绅提议整顿湖南全省书院。1913年,与梁启超、张骞等组阁,任国务院总理兼财政总长,号称“名流内阁”。1932年,任世界红十字会中华总会会长。擅书法,嗜丹青。著有《双清集》等。民国元年(1912),八指头陀在上海静安寺作重阳诗会,招待樊云门、陈伯严、熊希龄、易实甫等诗友。熊希龄在京城以乡邻身份帮助八指头陀在袁世凯面前活动,争取当局公布中华佛教会章程。

  徐宗立(1872—1951)长沙羊石潭人,字剑石,一名健实,号兼民。湘水校经堂学生。湖南民国时期书法家。光绪廿九年(1903)举人。1904年考取内阁中书,诗文有法度。工书法,能以北魏笔意写小楷,独具一格,对碑版考证题跋甚为精赅。藏金石碑板如宋柘《礼器碑》、《灵台碑》,为海内士人所重。有《零觚日记》传世,与翁同和数十年日记皆同一版式:《瓶园题跋》数十册,建国后均移交湖南省文物保管会收藏;与释敬安有诗文之交。1987年9月21日,原故宫博物院院长易培基裔孙易元九先生,赠送编者徐宗立在北京师范大学抄经小楷1件把玩,碑法作小楷,字字珠玑。

  杨度(1874—1931)原名承瓒,字皙子,湖南湘潭人。王闰运高足弟子,清末榜眼,著名学者。留学日本时被选为留日学生会副会长。主编《中国新报》,主张君主立宪,曾任袁世凯内阁学部副大臣,组织筹安会,策划恢复帝制;晚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白色恐怖下坚持党的地下工作。他是八指头陀的挚友,常有诗文唱和,光绪二十年(1894),受时任沩山密印寺住持的八指头陀邀请,赴密印寺整理沩仰宗谱系。八指头陀圆寂后,主编《八指头陀诗文集》,八指头陀的许多手稿从他手中流失。八指头陀作有《杨皙子季廉远适日本,作此奉寄》等诗。

  陈师曾(1876—1923),名衡恪,乳名师曾,后用为字。号槐堂,朽道人,室名梁仓室。江西义宁(今修水)人,陈三立子。早年留学日本,回国后历任长沙第一师范、北京高等师范、北京美专教授。善诗文、书法,尤长绘画篆刻。著有《中国绘画史》、《槐堂诗钞》、《染仓室印存》等,:从少年时代11岁开始,与八指头陀结为诗友,直至八指头陀示寂。八指头陀写有《赠陈童子师曾》(1887);《与陈师曾兄弟齐集徐筱谷枣香书屋》(1898);《病中忆徐小谷、陈师曾》(1898);《陈师曾自日本归,遇于金陵,感而有作》(1910)等诗。

  圆瑛(1878—1953)俗姓吴,法名弘悟,取字圆瑛,后以字代名,别号韬光。福建古田人。18岁在福州鼓山涌泉寺出家。先后在江苏常州天宁寺治开法师习禅5年,又从浙江宁波天童寺八指头陀习禅6年。云游东南各地名利,遍参通谛、谛闲、祖印、道阶、慧明、慈运等诸山大德佛界宿尊。37岁被推为中华佛教总会会议长:40岁时当推举为宁波佛教会会长:1953年,被推举为新中国佛教协会第一任会长。

  沈定一(1883—1928)字剑侯,号玄庐,又号一禅,上海《星期评编》创刊主编。曾作诗赠杭州人,曾任浙江鄞县、杭县知县沈祖绵。一禅曾称释敬安“一佛来灭迹,诸天出有神。问他祈福事,终竟入迷津”。

  太虚(1889—1947)中国近代高僧。俗姓吕,名金森、沛林,法名唯心;号太虚。浙江桐乡县(原崇德县)人。1905年在平望小九华寺出家。一生积极致力于佛教改革,僧伽教育著述丰富。太虚是释敬安授具足戒弟子,20岁时跟着释敬安参加江苏省僧教育会,是释敬安一生中最得意的弟子之一。在释敬安追悼会上,太虚大胆提出改革佛教,重振空宗的口号。据太虚回忆,师“常入丈室,端容霁颜,屡告以生平所经历事,并述孟子‘故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一章,勉励习劳耐苦”。敬安圆寂后,太虚撰写了《民国高僧释敬安传》。太虚喜翰墨,书风疏逸萧散,与弘一、印光并称近代佛教书坛鼎足三立。太虚法师曾作《至太白山礼八指和尚冷香塔》七律,诗云“青葱墓木微蒙雨,凭吊难禁涕泪挥”。又作《戒弟子释太虚心丧》诗云:“相随学道白云层,棒唱当头领受曾。从此更无师我者,小窗垂泣涕如绳。”

  玄妙清朝末年住南岳福严寺任首座和尚。俗家生世不详。住南岳近40年未下山,枯炎自甘,敝屣声华,平日惟以参禅启迪僧衲。文人学者慕名拜访,他常与他们谈孑L孟之道,出入不相迎送,见面不作寒喧。释默庵、八指头陀等把他当作高僧老宿看待。八指头陀赠诗云:“古路逢樵向,苍茫万壑云。偶寻高隐士,重礼祝融君。树老无年代,心情灭见闻。浮名累人苦,煨芋莫轻分。”对玄妙表示特别推崇。

  尊美(?一1903)近代湖南著名禅宗高僧。名仁里,湖南省邵阳县人,幼年父母双亡,出家青云寺,20岁在岐山仁瑞寺师从恒志和尚受戒习禅。在岐山与八指头陀同参最密。清光绪初年(1875)出任邵阳白云寺住持。与僧众同甘共苦,运石伐木,自己动手修建寺院。八指头陀赠诗中写道:“点石庵中苦寻常,平居十日九无粮。唯将一滴曹溪水,散作醍醐上味赏。”1910年,八指头陀曾作七绝14首,赠尊美律师,送他人京城请《大藏经》。

  寄云清僧,俗家生世不详,是八指头陀敬安的同门兄弟。平居笃志参禅,足迹遍大江南北。镇江高曼寺在清朝末年与金山江天寺并美,同称为东南禅窟,寄云出任高曼寺首座和尚。后住持宁乡沩山密印寺,专门倡导禅宗,为当时湖南禅侣所推重。

  曹镜初湖南省湘乡县人,是一个学问渊博有抱负的知识分子,终生为人低调,人格高尚。王闾运称他“博通三教,以为释迦兼仲尼墨翟,故自许立身兼仲尼墨翟,晚年治学《春秋》。清光绪二年(1976)在长沙上林寺成立刻经处,任长沙刻经处负责人。八指头陀常去上林寺,为寺院购请各类佛经。曹镜初著有《墨子笺》一书。北京大学伦理学教授杨昌济在《达化斋日记》介绍,此人“笃志力行,不尚声华,与人罕交接,故其名不著。四十以后,即吃白水斋,并不用清油,但用少许盐而已,此其苦行之一端也!”八指头陀与曹镜初还有诗文应酬和交往。

  海印(1860—1924)俗姓张,法号释永光,自称憨头陀。益阳人,能诗善书,尤长于画兰。最初在沅江庆云山创景云寺,师事张琳,其书法酷似其师。继任宁乡县沩山密印寺方丈、益阳白鹿寺方丈。1914—1915年,全省提僧产兴学,他赋诗讽喻,在社会舆论影响下,当局发还白麓寺产。后寓居北京法源寺,赋《燕台杂感》八章,讽刺时政及袁世凯称帝,传诵一时。1918年沩山寺庙被毁,曾数度前往宁乡,图谋兴复。著有《曼陀罗诗集》。海印与八指头陀同为长沙碧湖诗社诗友,二人名噪一时。已故湖南大学陈天倪教授在《碧湖诗社百菊诗》中云:“八指古憨,总持法门,研精内典,兼擅绮文。爰即碧湖,创立诗社,清波一陂,红莲万本,梵呗喝云,缝衿照水,文酒之会,称极盛焉。”

  素蕉素焦,清末湖南诗僧,宁乡县人。八指头陀诗友。因仰慕怀素蕉叶学书故事,故号素蕉,人称素蕉和尚。民国初年其诗名与八指头陀并称于世。工画人物、山水、花卉、其所居题云“小缘天庵”。清光绪时绘《小绿天庵图》,征得名人郭嵩焘、邓辅伦、王间运、八指头陀等题咏,载于画上,传诵一时。美术作品还有《岁朝图》、《郭嵩焘像》等传世。

  吴雁舟名嘉瑞,字雁舟,号宝觉居士。湖南长沙人。清末翰林,是谭嗣同的好友。谭做诗称他为雁菩萨。跟随其舅父曹镜初研究佛学,成为著名佛学居士。曾任翰林院编修和贵州知府。辛亥革命后,贵州响应独立,吴雁舟被推举为都督。后回湖南发起成立佛学会。1916年7月至1917年10月,吴雁舟担任省政府民政厅长。刘人熙、谭延闰、傅良佐主湘政期间,八指头陀与吴雁舟交往深厚,诗文酬唱甚多。

  俞明震生卒不详,字恪士。清光绪进士,曾任清观察使,甘肃省学政。和八指头陀有诗文交往。1910年,八指头陀曾作《送俞恪士学使之官甘肃》诗。诗称“黄花秋渐老,白发病微生”,“怜君持使节,万里到长城”,对俞明震充满关爱惜别之情。

  黄大华湖北省武昌人,字鞠友。清光绪年间进士,任浙江省鄞县,钱塘县知县。和八指头陀有诗文之交,有诗稿手迹传世。

  澹如滑川达日本国人,曾任《同文沪报》主笔,工书画。和八指头陀有诗文唱和,有唱和诗稿墨迹传世。曾赠八指头陀自作画一幅,并求八指头陀回赠法书一帧,“永远重宝”。

  含山日本国人,曾任湖北汉口本领事署官员。工汉文书法、诗词。与八指头陀有诗文交往。八指头陀曾赠给他《天童山志》和诗集,含山赠八指头陀《支那游记》及和诗。含山回日本休假,行前致书八指头陀,八指头陀再写和诗,请直寄汉口日本领事馆,此书信墨迹存世。

  吴永字涣川,生卒不详。曾任清朝怀来县知县,后升四品知府。工诗词书法。和八指头陀有诗文唱和,吴永称赞八指头陀之诗超越前贤,“贯休齐已当退避三舍,钦佩”。

  方泰方泰生卒不详,曾任清朝湖南省沅陵县知县。曾于甲午(1895)仲秋在南岳衡山与释敬安有交往,后有诗书往来。方泰致八指头陀的诗稿原件仍存于世。

  子成即八指头陀胞弟,黄子成,清末湘潭县人氏,终生穷困潦倒。八指头陀7岁丧母,子成尚在哺乳期间。八指头陀抚棺寻母痛哭失声。12岁时丧父,兄弟相依为命“共荒宇”,过着“悠悠悲恨久难伸,搔首问天天不语”的生活。后来子成过继给他人为子,八指头陀投湘阴法华古寺出家。同治十二年(1873)八指头陀作《祝发示弟》诗,回忆弟兄苦难的童年生活,“幼孤早废读,贫无薄田耕”。子咸一生之中都在贫困中度过的。八指头陀先后任湖南6寺住持和浙江天童寺住持,施主钱财,涓滴f王公,悉数用于修茸寺庙和社会公益。经手管理善款千元万元,从不动用手中善款救济贫困中的胞弟。光绪三十二年(1906)湖南河水泛滥,死者无数,子咸被迫流落江淮,贫病交加,生活极度困难,客死他乡。八指头陀写诗吊亡,追悔“兄弟之情吾已愧,空山徒有泪千行。”袁绪钦字叔舆,晚号慢亭,绪华居士。长沙人。清光绪年间进士,官至户部主事。辛亥革命后回湘,主持湖南高等师范讲席。在长沙和八指头陀常有诗文交往。

  铁珊清末任观察使,兵备道等职,居宁波。八指头陀曾于某年腊月,应邀到其府上后花园中观梅并赠诗。平日与铁珊有诗文交往。1909年,八指头陀作《采兰贻桑铁珊观察诗一首》。诗中称赞桑铁珊“惟伊君子德,佩此蕙兰香。”

  张美翊字让三,号蹇道人,宁波人。副贡生。清末任南洋公学总理,宪政编查馆谘议官。八指头陀生前与他有密切交往。八指头陀圆寂后,曾撰写冷香塔铭。八指头陀1910年五月曾作《冒雨寻张蹇翁夜话》、《述怀一首呈张蹇翁》等诗。

  陆廷黼清浙江鄞县人,字渔笙,号镇亭山人。清同治十年(1871)进士,诰授奉政大夫、翰林院编修、提督,甘肃省学政。八指头陀曾赠给他诗集和《天童山志》。

  易笏山清湖南龙阳(今汉寿县)人,号沃州山人,又号壶天遁叟,官至湖南布政使。曾将自作诗《游庐山三十六首》抄正,由易顺鼎带呈八指头陀请为教正,诗稿用八行笺写就共儿张,原件现仍存世。

  黄家鼎字忏庵,清浙江省鄞县人。26岁出宰,曾任司马,36岁佐郡,40岁辞官归田。壬寅(1903)仲冬,八指头陀曾携诗访黄家鼎,畅谈竞日深。黄家鼎录七律诗一首,请八指头陀吟正,其手稿现仍存世:

  陈琼字六笙。清末任观察、浙江杭嘉湖道、湖南岳常澧道、衡永道和长沙盐巡道等职。工书法诗词,与八指头陀交往过从甚密。陈琼76岁居长沙时,曾作七律一首,书成扇面寄赠八指头陀。陈六笙善画,画中一老比丘说法,旁边六位美人环侍其侧,题名《六贼戏弥陀》。八指头陀说四偈语,赞美“弁尼在握人谁识?颗颗能清浊水泥”,宏阐《楞严经》中“六根为贼”的经义。

  徐酡仙浙东书法家,八指头陀挚友,曾帮助八指头陀在宁波广交朋友,传播诗名。八指头陀视徐酡仙为手足知己,“一种情怀同骨肉”。徐酡仙去世8年后,八指头陀身在衡山,还东望吴越,不忘旧情。感叹“悲事神灭,事往情存。闻君老母饥寒,八旬犹话;爱子贫病,三十未婚。故人原禄,谁抚其孤?余亦何人,徒伤胸臆!无剑悬陇,有泪落云。”八指头陀诗集中有《喜徐酡仙过访》、《日暮望骠骑山雪有怀徐酡仙社友》、《过徐酡仙故居》等诗。

  吕文舟宁波人,与八指头陀在宁波结诗社,吟唱精进,极一时之胜。光绪十年(1881)八指头陀偕吕文舟,了上人等诗友同游浙江雪窦寺。吕文舟称赞八指头陀的诗“淋漓感慨,沉郁顿挫,又岂寒瘦之郊、岛所能望其顶背。”

  胡鲁封宁波人,与八指头陀在宁波同结诗社,有诗文酬唱。

  俞恪士俞恪士,八指头陀诗友,1889年与八指头陀等诗友同游六朝古都南京城,号称“白门佳会”。

  杨灵荃浙东诗人,曾为八指头陀《嚼梅吟》题跋。称赞其诗“无烟火气,得山川之助。”八指头陀作《雪中喜杨灵荃社友过访》、《答杨灵荃社友》、《题杨灵荃半湾闲居》等诗多首。

  了法师八指头陀诗友,曾经和八指头陀在宁波共结诗社。光绪三年(1877)八指头陀作《住山吟,为与了上人作》诗,次年作《关山怀茅山与了上人》、《戏赠与了上人》、《次韵与了上人归三茅山途中有感》诗。1881年五月六日八指头陀曾与了上人同游浙江雪窦寺。

  曾重白八指头陀诗友。湖南人,长沙碧湖诗社创立者之一。1889年乘舟车下渡东游,与八指头陀等诗友同游六朝古都南京,诗文酬唱,号称“白门佳会”。

  谛闲(1858—1932)中国近代著名高僧,天台宗耆宿。俗姓朱,名古虚,号卓三,浙江黄岩人。1917年得叶恭绰、蒯若木诸善士帮助,在宁波创办观察学社,专弘天台教义。影响望重于一时,名士学者如蒋维乔、徐蔚如、黄幼贤、江味农、洪巢林都皈依他,很有号召能力。其弟子有彳炎虚、禅定、常惺等。八指头陀是佛教界一致推崇的长老,学问、道德、声望没有人能比得上,当时谛闲尚属晚辈,曾参与八指头陀组织的中华佛教会工作,只是在八指头陀圆寂后,谛闲名声日隆。1910年,八指头陀在南京毗卢寺曾作诗赠谛闲法师。

  普照清末僧人,湘潭县人,善诗联,曾任湘潭县某寺住持。虚云云游期间,结识了释敬安、普照、月霞、谛闲等高僧大德。普照与敬安、虚云为同时代僧人,相互有交往。普照曾为建于湘潭县黄荆坪隐山的龙王寺(五代建)题联云:“慈航普度,济世万民”、“流叶桥头观山色水色,色色皆空黄叶蔓;慈云寺内听钟声鼓声,声声击在白云间。”

  松风清杭州白衣寺住持,改革派僧人。曾计划在杭州开设僧学堂,遭顽固守旧僧徒强烈反对,八指头陀首先赞同松风改革并赴杭州协助。后因松风为哑羊僧谋害,众殴致死而殉教,改革未见成功。八指头陀作《杭州白衣寺松风和尚哀词》悼之,诗云:“末劫同尘转愿轮,那知为法竞亡身。可怜流血开风气,师是僧中第一人。”对松风坚持改革作了高度评价。八指头陀团结僧众,兴办僧学之志,并不因此而动摇。光绪三十四年(1908),宁波僧教育会成立,八指头陀被推为会长,首先在宁波创办僧众小学和民众小学,致力佛教教育事业。浙江35所佛寺,推八指头陀为首,呼吁外国僧侣保护佛教僧产,八指头陀认为这是辱国辱教的谬举,上书该省当局,请严行拒绝。清廷终于允许各省寺院自办僧学,杜绝外国势力干预-

  狄焚青八指头陀诗友,生平待考。

  郭增颐八指头陀诗友,湘阴人。光绪三年(1877),八指头陀曾致信郭增颐,回忆往昔住在郭家,与郭增颐“拾枯槎,煮野菜,歌明月,吟松风”的千秋胜事。后来郭家中因民间纠纷损失了一些田土,八指头陀去信安慰。鼓励郭府子弟奋发读书,并撰书“客意随流水,归心向白云”对联相赠。郭增颐去世后,八指头陀写有《怀湘阴郭增颐》等诗哀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