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彭玉麟:出世与人世,佛家情结在

作者:潘前之

  彭玉麟虽是带兵打仗的著名将领,却也颇具文采。他在游历山水之际经常提笔留联,所题对联对仗工整,意境深远,有许多都跟寺庙和佛祖有关,表露出时而出世时而又想人世的矛盾心态。他在新昌大佛寺题联:“我佛所宗,真如贝叶;众经之长,妙法莲花。”表现他对佛法的赞美。在杭州凤林寺他题有:百八杵钟声撞醒痴梦;五千言慧典参破禅机。他两次到宿州启秀寺游玩,第一次他写下:“飞阁自凌虚,我步云梯来上界;狂澜谁说倒,天生砥柱峙中流。”第二次他写下:“直道本难行,笑痴人纵辔登山,到悬崖悔迟勒马;慈航原普渡,愿众生回头视岸,遇急流趁早收帆。”前后两次对联,可以读出他的不同心境。其中,后一副对联在他游湖口报慈禅林慈荫阁时被修改成“世路本艰行,叹迷人纵辔登山,到悬崖悔迟勒马;慈航原普渡,愿众生回头是岸,向急流趁早收帆”题于墙上。同样在此地,他还写下了“听石钟镗鞳,即此便是灵山,愿我佛西来,广结无边善果;苦幻海沉论,不必远寻觉路,看大江东去,淘尽多少英雄。”在合肥城隍庙时,彭玉麟跟其同事吴坤共同写下:“任凭尔无法五天,到此间孽镜台前,还有胆否;须知我能宽能恕,何不把屠刀放下,回转头来。”在南京的半山寺,现在还留有当年彭玉麟游历时留下的“钟阜割秀,清溪分源,咫尺接层城,叹禁苑金虚,尚留此寺;谢傅棋枰,荆公第宅,去来皆幻迹,问孤墩终古,究属何人”联句。除了上述对联外,鄂州龙蟠寺的“真菩萨来自南海,登莲花座,执杨柳枝,超无数英雄功成砥柱;大慈悲果然西佛,架天地炉,遮阳阳扇,抱生灵灾难化为云烟”和镇江金山寺藏经楼的“六百余部藏经,无非发明圣教,镇大江突兀奇峰,好凭佛力金轮,普销劫运;五十三参奥义,何能赞叹菩提,愧老夫颓唐秃笔,敢与坡公玉带,永寿名山”都是由彭玉麟所题。

  所谓诗以言志,言为心声,彭玉麟在佛山宝刹所题对联诗句体现了他在不同时期、阶段的心情,正如联中所表达的那样,有时消沉,有时积极。

  彭玉麟的妻子杨国秀病殁之后,他心情忧郁,意志消沉,更加看淡红尘俗事。于是他在渣江斗笠岭下修了一个茅棚,取名退省庵,打算在那里读书画梅,终老一生。后来曾国藩请他出山,整治长江水师,激发了他人世的豪情。于是他答应了。在上任前?他邀曾国藩一同前往镇江焦山定慧寺,为他的夫人杨国秀追悼、还愿。

  定慧寺原名普济庵,始建于东汉兴平年间,是佛教传于中国后,最早兴建的一批寺庙中的一个。宋时改名为普济禅寺,元代又改名为焦山寺。康熙帝南巡驻跸于此,赐名定慧寺。寺内建筑宏伟,殿堂众多,一向为江南佛教圣地之一。

  彭、曾二人来到定慧寺后,彭玉麟虔诚地跪在蒲垫上,喃喃祷告:“弟子衡阳信士彭玉麟跪拜在我佛脚下。十五年前,弟子亡妻杨国秀在江上偶遇飓风,船儿倾覆,幸赖我佛无边法力,使风息浪平,一家安然无恙。亡妻当时曾许下誓愿,为谢我佛恩德,将重塑金身,后因戎马战乱未果。今亡妻长辞人世,玉麟代其前来还愿。弟子涉千里远途,具一办诚心,谨奉白银五百两于桌前。”说罢站起,从袖口里抽出一张银票,恭恭敬敬地放在案桌上,又退下来,重新跪在蒲垫上。其后,二人被寺内知客僧引到后院,见着一位名为芥航的银须高僧,彭玉麟对芥航说:“弟子有一事不明,请法师赐示。”

  “居士有何不解之事?”芥航慈祥地问。

  “弟子早有皈依我佛之心,但又抛不开生务。请问法师,弟子是了却尘务,再皈我佛,还是抛却尘务,即皈我佛呢?”

  “尘务未了,凡心不净,即便皈依,亦难成正果。以老衲之见,居士不如了却尘务之后,再皈佛门,日后一定可成正果。”芥航平静地回答。

  彭玉麟点点头,似有所悟。随后,彭玉麟随曾国藩赴任,担任长江水师提督。

  彭玉麟成为佛教的护法,缘于一件趣事。

  有一次,彭玉麟偶然间碰见一位僧人在煮肉吃。佛家开荤,这还了得。于是彭玉麟便找来住持来到那个煮肉的僧人面前。彭玉麟对住持僧用手一指说:“你问他锅内煮的什么东西?”老僧对那个煮肉的僧人说:“这位大人间你锅里煮的什么?”那个僧人抬头一看,见是本寺住持,陪了一个满面怒容的官府里的人,一下子吓得魂飞魄散。他战战兢兢的说:“是……是煮的老……老豆腐,住持!”

  “大人你听见吗?他说是煮老豆腐。”住持对彭玉麟说。

  “哼!老豆腐?我亲眼看见他煮的肥肉,还来骗我说老豆腐哩!”彭玉麟走过去就把锅盖揭开来,心想证物就在眼前,看你们还有什么话说。哪知奇怪的是,满锅肥肉,这时竟真的变成了油煎的老豆腐。这下子彭玉麟傻了,心想:“我刚才明明看见这僧人买肉回来,在这里切肉烧煮的,现在怎么竟成豆腐呢?这真是奇怪之至!难道我的眼睛会看错了吗?”他正这样想,住持这时看见不是什么荤东西,胆子也就大了起来,他说:“我说我们山上的僧人皆是循规蹈矩的、勤修梵行的比丘僧,现在你总相信了吧?·”

  彭玉麟这时是又恨又愧,恨的是自己的眼睛不行了,怎么连肉与豆腐都看不清?愧的是自己不应该错怪了,不得已,只得改口认错说:“对不起!方才是我看错了;现在我已知道你们皆是好和尚。我是久慕名山,特来参拜观音菩萨的,你们今后如有什么困难,我可以尽力保护你们名山道场!”这就是彭玉麟做佛教护法的由来。

  (潘前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