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昌明方丈 第三十九章

作者:隆非

  高山壮志猫儿山  石古灵根月牙岩

  1    “我也吼几句,你听着吧!”于是达澄吼道:“倭皇裕仁好战争,侵华罪恶滔天行。跑到衡阳来送死,腐尸臭血狗飞腾!”

  “好啊!”

  昌明、达澄循声望去,怎么不远处出现了一个道人?昌明眼尖人熟,欣喜道:“师兄,我师父来了!”

  达澄过细一瞧,果真是李宗圆道长,也很高兴。李宗圆向昌明、达澄走来,相聚在祝融的墓前。昌明长跪顶礼,李宗圆扶起昌明:“国难当头,还不忘孔子‘克已复礼’,真是向师爷高足!”

  达澄一个合十“阿弥陀佛”,李宗圆还礼抱拳诵‘无量天尊’。三个青年人经过47昼夜的血肉洗礼,真正地知天之高、地之厚、人之为善恶而争斗!李宗圆先开口:“二位法师,爱国爱教,救10军将士命,不害鬼子的命!毗尼精严,毗尼精严啊!”

  “师父还不是守戒!”昌明想肯定。

  “不过,”李宗圆笑道,“面对鬼子疯狂杀害我军将士,我还是为了将士,对鬼子施了我的绝活,让他们放下了屠刀,并行杀他们。等我背起将士逃离前线时,鬼子炮弹掉落在他们中间,炸得粉身碎骨,天皇收了他们冤魂。您家们说,我守了戒律有?”

  达澄笑道:“您家是神仙妙道,借天皇之刀,天皇之手,宰了天皇的战争之狗,您家行杀这些沾满中国人鲜血的屠夫!这些灭绝人性的獒犬!”

  昌明也笑道:“我学师父,在危急时刻,让鬼子放下屠刀,我背走伤兵,但不知鬼子是死是活,反正我行杀他!”

  “我们不杀生,是我们宗教信仰,但在生死瞬间面前碰上的是不肯放下屠刀的屠夫,”达澄一顿,问道,“您家们说,该怎么办?”

  “勿以暴抗恶,一味慈悲,那是不行的!”李宗圆表示自己看法,“抗战胜利了,我们宗教人士,得好好思考这些古老又时新的命题!”

  “师父,”昌明转了这个越理越乱的话题,“您家何往?”

  “我贫道在此等了您家们老半天了,我算到您家们该打这里经过而去桂林。我也去桂林,结伴而行,互相关照!”

  “那好,那好!”昌明高兴极了,“有师父同行,吉祥平安!师父,您家把的两粒救命丸,还有用呢?”

  “保存好,有备无患厂李宗圆道,“衡桂这条路,我云游过多次,虽然不同路线,但条条通桂林。目前看,衡桂铁路正在打仗,只能绕道行了。走一段,看一段,选一段,总之要平安到达。我想,您家们的导师正等着您家们。佛道本一家,贫道护送,以报太虚、空也之懿德亮节。”

  昌明、达澄、李宗圆三人一行,8月9日,从南岳炎帝峰起程,绕道向桂林进发。与之前后,桂林城防正在疏散人口:5月下旬,鬼子进犯湘北,作第一次疏散;6月19日,长沙失守,作第二次疏散;8月8日,衡阳论陷,9月初,鬼子过黄沙河,作第三次疏散。第三次疏散,限三天内撤完,不得留下一个居民,前线还在湘桂边境,城防司令韦云淞,与方先觉面孔截然不同,以“扫除视界”为名,学蒋总司令的坚壁清野的战略,下令在桂林纵火,连烧数日,房屋建筑大部分化为灰烬。白崇禧为保存桂系兵力,决定凋离主力师,致使守城兵力薄弱。桂林风声传到赶路的昌明等人的耳中,但昌明确信太虚在桂林等他,决不放弃桂林之行。太虚在桂林月牙山,与道安都在盼望昌明的到来,从广播电台得知衡阳失陷,忧心如焚,为国为教,更是愤懑,8月9日,患轻度中风,缁素闻之,关心备至,在山中静养,以待弟子到来。

  李宗圆路熟,避开鬼子,首站到达邵阳.坐上夫夷水河中乌篷船,逆水南行,时8月11日。船上还有两位青年乘客,像流亡学生。人秋的西北风,既送凉羁旅客人,也为逆水而行的乌篷船挂上了风帆。船行青山绿水中,要不是战争,该是多么惬意啊!船老大、船客6人,在国难当头日,一见面就互致问候,祝福,十分融和。船借西北风,唱着拍水歌,哗哗前进。有位矮个问他的同伴:“萧木,你知道保卫衡阳一战,喋血死守47昼夜,双方伤亡多少?”

  “报上登了,我军总兵力一个军加一个师,1.76万馀人,牺牲7600馀人,伤8400馀人,另有民夫3174人殉职,市民因战事而伤亡的逾8万人,真是损失惨重,全是鬼子发动侵略造成的。”

  “报上说了鬼子的伤亡没有?”

  “说了,还作了对比,鬼子总兵力五个师团加一个独立旅团,约11万人,被守军击毙击伤达8万,其中将佐毙390馀人.伤520馀人,士兵毙2万,伤6万。”

  昌明他们三人,全都在坐禅,似乎没有理会两青年的谈话,但都在闭目中聆听这关系抗战命运的保卫战的对话。萧木他们二人,见二僧一道在禅定,便像在旷野里,举目无人,放胆说泼。

  “衡阳失陷,功在方先觉,过在他的上司薛岳!在不肯向衡阳推进的援军!

  “钱强,我们还在薛岳手掌心,别说了!我告诉你,好些报纸发了社论,通讯社向全世界、全国发了通稿,一直是歌颂‘衡阳保卫战’的历史意义和军事功绩。”

  “说来听听!”

  “你这懒虫,不读书,不看报,只会用耳朵听别人唠叨,拾人牙慧。”萧木在包里掏出一张《郡阳报》塞给钱强,“你自己去看吧!”

  钱强把报纸浏览了一下,密密麻麻的字,让不爱读书看报的钱强心烦,便来求道:“木哥,就讲给小弟听吧!求你了!”

  “你听仔细!”萧木道,“综合报上刊登的各通讯社通稿,对于衡阳保卫战的评价是两点:第一,对中国而言,保卫战鼓舞了全民抗战的信心,展示了反抗侵略、捍卫国家民族独立的爱国主义精神。有报纸社论指出:七七抗战以来,战死在沙场的英烈,不下10万众,而保国卫土而致死不屈者,亦成千上万,但对国家贡献之大,于全局胜败起决定作用的,当为衡阳守军第10军。第二,对倭寇而言,保卫战沉重打击了侵略者嚣张凶焰,大大延缓鬼子妄想‘打通大陆交通线’的进程,加剧鬼子内阁的危机,并最终导致东条内阁的垮台。”

  “但是,”钱强问道,“既然保卫战第10军立了如此大功,为何蒋委员长下令空军于9、10两日轰炸衡阳呢?炸死为守国土而英勇负伤的将士两千人,令人寒心!”

  “这发生在昨天、前天的事,你从何处知晓?”

  “从何处?从你给我的这张《邵阳报》!”钱强拿报纸给萧木看,“你读书看报,尽抱大西瓜,我不读书看报,喜捡小芝麻!”

  “唉厂萧木叹气了,“我们工专的学长斯氏兄弟参军上了前线,听说斯飞受伤不下火线而继续作战,壮烈牺牲在炮火中。他的哥哥斯乎身负重伤,躺在战地医院地铺上,得不到救治,蒋委员长的的炸弹,落在他身上了么?……”

  “阿弥陀佛!”昌明再也无法禅定了,“施主慈悲,请把报纸借末学一览!”

  2    乌篷船走到了夫夷水源头,到达广西的资源县城,再往南行,水流湍急,船老大停船靠岸,道:“这里是社岭。船只能到此,再往上行,很危险!您家们走点上十里山路,就可到达猫儿岭麓下的高寨。这里是漓江的源头,可乘船直下到桂林。国难当头,您家们的船钱全免,您家们是衡阳保卫战的功臣,船老大应当供养您家的!真是菩萨保佑,逆水顺风,二三百里,一天就到了!”

  “国难当头,您也艰难,二位法师,一位道长的船钱,都由我们付清,我们虽是流亡学生,口袋里爹妈给的钱还没有用完。”

  这天,12日午后,船家与乘客有点难舍地告别。船家五十开外,敦厚朴实,送了几步,记起什么,赶紧返回船上,拿来十个馍,给他们一人二个,道:“山路荒野,有得人家,充个饥吧!”

  山里的风本来凉,人秋更凉了,昌明五人不让船家送了,李道长道:“施主,我们晓得了路,您家回去吧厂

  天还有点早,秋阳还在照着这五个青年行程。未到高寨,已望到猫儿岭。此岭高六百四十二丈,可谓危乎高哉!要不是赶路,进岭观览,该是多美的云游。昌明等一到高寨,就找到了乌篷船,船老大留客过夜,好明赶早开船。达澄怕是黑店,望着昌明,昌明望着李宗圆,李宗圆则感谢船老大道:“万谢施主慈悲,我们走山路累了,歇一夜,正好!”

  萧木、钱强尚有迟疑,昌明小声道:“二位在前年,参加过衡阳的歌咏大赛么?”

  “参加过,斯氏兄弟唱张老三,王老七,我们是合唱队员。”萧木回忆道。

  “啊,记起来!”钱强高兴道:“法师与道长不就那天表演‘驱倭下海’的一僧一道么?有您们,怕啥黑店?”

  这时,李宗圆道长又大声道:“施主,趁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贫道想与瑶寨兄弟结个缘,请施主给寨主禀告一声,看寨主意思如何。”

  船老大禀告返回:“寨主很高兴,说到场子里来向道长顶礼!”

  高寨在漓江源头,名华江,猫儿山东麓,华江瑶族乡之北,是座瑶寨。瑶族,原本是越南的一个少数民族,旧称慢人、勉人,自称全蒙人,分布在越南河宜、高平、谅山、黄连山、清化等地。11世纪至19世纪,越瑶陆续进入中国西南的广东、广西、云南、贵州、湖南等省山区,主营农作,兼营林业,语言属汉藏语系苗瑶语族,多通汉语文,很快融人中华民族大家庭,成为中国少数民族之一。国难当头,瑶族同胞同仇敌忾,坚决抗战!

  山寨瑶民,强悍勇敢,聪明勤劳,纯朴敦厚,十分好客。一听传高道要与瑶寨兄弟结缘,兴高采烈,号角一响,青壮汉子纷纷带着家伙到场子里来聚集。不一会,在船老大导引下,李宗圆率昌明、达澄、萧木、钱强四人来到场子。所谓场子,就是全寨聚会的禾场。此时,寨主率弟兄们执仗而至。一见面,楞住了,还是李宗圆抢先抱拳,诵过“无量天尊”之后,高声说道:“贫道恭贺高天大哥当了寨主厂

  “啊,想起来了,您家不就是鄙人救命恩人李宗圆道长么?当年,您家制服几个打劫的,让高天逃脱。算起来,有7年了。七七事变的那年,我们瑶族兄弟参了军,跟李宗仁将军到台儿庄打鬼子,胜利了,也付出了代价,好些兄弟牺牲了。听船老大说,道长人等要去桂林,可桂林正在搞第三次疏散,能让您家们进城么?”

  “我们不进城,到月牙山见佛教领袖太虚大师,他与我等有约!”

  “您家由何地而来?”

  “衡阳!”

  “衡阳保卫战,声震遐迩,方先觉军长真英雄,孤军守城47个昼夜!可桂林的城防司令韦云淞,只晓得疏散,疏散,疏散,鬼子还在湘桂边境,韦司令不顾百姓死活.学文夕大火,烧了桂林城,惨不忍睹啊!如此鼠将军,一旦鬼子兵临城下,我高天斗胆狂言,韦司令要改姓,不姓降,就姓逃!”

  “是呀,”昌明气愤不过,“降是个罕见的姓,人丁很不兴旺,只有《万姓统谱》有记载。这姓原本姓庞,到了那个元朝,庞氏宗族出了个才子庞降,他让他的后人姓降,以适应变节的朝代。至于逃,也应是个姓吧,虽暂无书证,我想,既有‘降’为姓,也必有‘逃’为姓,只是我还未见到记载逃为姓的《亿姓全谱》!韦司令为逃、降二姓的后裔,将钉在历史耻辱柱上。”

  “法师说得好,历史耻辱柱上定刻韦云湫!”高天狠狠地说道,“方正觉率领十军,为国为民,喋血固守衡阳城,人家可是安徽人。韦司令是广西人,不守乡土,逃了,老百姓用口水淹死他!”

  “高施主,不说了,这些伤心丧气的话,越说越没用!贫道路过宝地,想和寨上的瑶家兄弟结个善缘:一是教十八般兵器,二是教石打滚。这些跟鬼子打起来,是有一定优势的!国难当头,为国为民教练武术!”

  “好,多谢道长结缘!”高天谢完后,令道:“弟兄们,学本领,保卫国家!韦司令不抗战,我们高寨抗战,以猫儿山为根据地,山高益壮志啊!现在,摆出十八般兵器,抬出孪生石锁!”

  按李宗圆吩咐,兵器架放在场子边,石锁摆在架子旁,人站东西,留出南北通道。天终于黑下来了,火把即刻点着,亮同白昼。李宗圆、吕明、达澄、钱强、萧木四人,一字排开,面南而趺坐。李宗圆高声道:“开始了!抗战到底,我来教瑶族兄弟石锁打滚功!”

  说时迟,看时快。北边发功,南边的石锁翻滚了起来,殃及兵器架,也摇晃了起来。李宗圆一声“走”,石锁向南走去,李宗圆一声“跑”,石锁向南跑去,越跑越快,跑到场子里的人看不见了。李宗圆在雷鸣般掌声中站起,抱拳致敬:“无量天尊!”

  高天让人把石锁从三十丈处抬回原地放好,李宗圆向众人解释:“此功为撼石功,学成后,可借物打击鬼子。现在,贫道练十八般兵器,弟兄们看清看准套数!”

  还不等众目集中起来,但听李道长一声“刀来”,但见一把大刀从架上向他腾空而来,李宗圆就势一接一舞,顷刻,不见人,只见钢刀成了个巨大的钢球,只听风在呼呼劲吹。在喝彩声中,送回了刀.飞来了枪,照样舞得不见人影,风声大作。一口气,剑、戟、棍、棒、镗、斧、铲、钯,鞭、锏、锤、叉、戈、矛等十八般兵器练完,瑶家兄弟大开眼界,希望学到手,高天跪拜:“李道长,国难当头,您家当留下,训练高寨瑶家兄弟,我们组建高寨瑶族抗日游击队,抗战到底!”

  “李道长慈悲,留下教我等打鬼子的本事!”全场跪下,虔减请师。

  李宗圆先把寨主扶起:“好,打鬼子,贫道与瑶家兄弟共生死、同患难!”

  3    翌日.8月13日,黎明的河边,寨主高天率瑶家弟兄陪李宗圆送别昌明、达澄、钱强、萧木四人,昌明忍不住泪落两行,跪在李宗圆跟前:“师父,今日一别,何时再见!”

  “明年这个时候,我们在江口相见厂李宗圆扶起昌明,“鬼子已是秋天的蚂蚱,长不了了!盟军舰艇已逼近鬼子的老巢!明年的秋天,抗战准胜利!那时,你回枝江,我回枝江,不在弥陀寺见,就在回龙观见,你该回店,在你大爹、大妈坟前祭奠扫墓。”

  “是啊,该报父母恩!”

  顺风顺水,抽跳扬帆,昌明人等站在船头,与岸上送行的人们挥手,直到远去。漓江两岸是山,船在山谷里行走,美不胜收。太阳落在江中了,泛着粼粼的金光,船在金光中,始终被金光托住。昌明,达澄禅定,钱强、萧木商量着一件重大决定,等将昌明,达澄送到月牙山之后,掉头回高寨,参加高寨瑶族抗日游击队,把钱全捐出来,不再去流亡,要为学长斯氏兄弟报仇。

  过了华江乡,到了溶江镇。溶江镇是华江与灵渠汇合处。从此南去,过了兴安县,到了灵川县,在三街镇与潞江汇流,才成真正漓江了,与源头高寨相距百来里。船到此已是中午时分,停船上岸,吃了中饭,继续航行。五十里路,在太阳接近西山时,船到了桂林。进入小东江,行了二三里路,船在小东江东岸泊下,抬头就可看到月牙山了,月牙山北邻是著名的七星岩。

  昌明、达澄等船家跳一搭好,就登上了岸,见钱强、萧木迟迟不上坡,催道:“快点厂

  钱强站在船头,拱手道:“法师,我们决定返回高寨,参加瑶族抗日游击队,跟李道长学功夫,打鬼子,为牺牲的同胞报仇雪耻!抗战胜利了,再去读书,说不定到武昌珞珈山考武汉大学!”

  “为何不去考北大、清华呢?那可是名校厂达澄赞叹说道,“要不是出家,我真想读北大、清华!”

  “社会流传一种说法,读清华是做官的,读北大是坐牢的。”钱强笑着回答,“我们既不想做官,也不想坐牢,何苦去读名校厂

  “为真善美做官,为真善美坐牢,何乐不为?”昌明有昌明的抱负,“问题不可一刀切下!”

  船老大发话了:“天不早了,都得赶路,莫说了,再见了!”

  抽跳开船,钱、萧站在船头,动情呼喊:“后会有期,法师!”

  “后会有期,施主厂昌、达站在岸上,合十回应:“阿弥陀佛!”

  看看太阳西斜度,昌明、达澄不敢迟疑,问了路,迳向月牙中峰赶路。月牙山(岩),在七星山(岩)中,七星落在普陀山的北部、西部、南部。所谓七星山(岩),因有七座山峰得名,月牙山由南三峰组成,从小东江与由北西折而来的灵剑江汇合处的花桥西头眺望,形似新月当空,故曰月牙山;山腰有岩,故又曰月牙岩。谈起星落的七峰,除与三峰统名月牙之外,东还有三峰,分别曰天玑、天游、天枢,东南一峰,名辅星,虽不及南岳七十二峰之雄伟,但近傍小东江、灵剑江,远眺漓江,为三水滋润,倒很隽秀,美不胜收,不愧甲天下山水之一。说起花桥,位在月牙西北,历史古老,始建于宋,名嘉熙桥,建在小东江上,汇合口的下游,是座木桥。元代时,被洪水冲垮。明朝在原址新建十一孔石桥,四孔在水中,七孔在西岸上,更名花桥,还有四孔水桥、七孔旱桥之称。花桥奇巧在斜作,不是东西两岸正对,而是坐西北朝东南斜接,好迎接由东南而来的灵剑江山洪,既可泄洪,又可济渡。

  昌明、达澄来到月牙山脚下,抬头仰望,此山腰有一巨石屹立,比黄庭观的飞来石,不知大好几十倍,端直峭拔,高九丈许,形似剑柄,曰剑柄石。昌明奇想,若撼石功能叫剑柄石动起来,可敌干军万马了!西南半山高的月牙岩,西临小东江,四周为悬崖峭壁,石乳倒竖,奇姿百态,叹为观止了。老天不让昌明、达澄驻足饱览,赶紧找路口,向月牙岩攀登。虽石梯有路,但很险峻,既要力量,也要小心,昌明在前,达澄在后,借助空也的达磨杖,昌明拉了达澄多次。上得岩来,达澄感赞道:“这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要塞!”

  “塞如何要,第一要还得是人啊!”

  昌明、达澄边说边站稳,举目环视,桂林真是山水甲天下啊!他们迈步失修襟江阁,小心观瞻桂林美景!环城诸山,气势万千,分外妖娆。若让方先觉十军来防守,定固若金汤,何须疏散?何须又来次七夕大火?昌明俯视阁下的小东江流水,诵起明朝周进隆的诗来:“翠微峭拔倚天表,半楼月悬桂江小。岩头黄鸟依高枝,一声啼破千山晓?”

  “既然桂林是千山万水之城,天然之屏障,为何守军如此之怯弱?”

  “师兄,到了桂林,谨言慎行为上!”昌明想得很深沉,“好汉难斗地头蛇!”

  “都是黄埔出身,如何方先觉那么以国家民族为重,以百姓黎民为重,英勇顽强,不辱使命,为何这位……”

  昌明捂住达澄嘴:“太阳落下去了,赶快进庙!”

  于是昌明拉着望千山万水发呆的达澄,离开襟江阁,东行至岩口,但见上悬祝圣寺直匾,显示此寺历朝历代为皇家寺院的高贵身份。推翻了封建,民国了,这皇家寺院靠僧侣维持了,不及昔日的辉煌,但很庄严肃穆。传说,最初寺名是因山而名月牙寺,后被皇家看中,更名为祝圣寺了,而民国人大度,未改为祝民寺,也折射民国佛教的衰微。不等昌明、达澄进三门,就有门头出迎。这门头是位慈善老头陀,一声“阿弥陀佛”后,问道:“大比丘,是来晋香,还是来参学的?”

  昌明、达澄见是老头陀,即展具顶礼,起身回话:“我们是来考弘化研究社的!”

  “从何处来?”

  “衡阳!”

  “衡阳,英雄城市!您家们莫非是湖南省僧侣救护队队员?”

  “我等不仅是救护队员,还是法光佛学院第三届毕业学僧。国难当头,想来此深造,没有想到……”

  不让达澄话说完,昌明接过话来:“来得这么晚,太阳落山了!”

  “啊.我想起来了,您家们是不是法光佛学院昌明法师、达澄法师?”

  “我是昌明,他人家是达澄法师!”昌明介绍道。

  “哎呀,真是把您家们盼到了!”老头陀惊喜道,“太虚导师,道安社长,总在念及您家们,太虚导师一再延期去重庆,道安社长几乎天天到三门口来,问您家们到了没有?看来,他您家们很是器重二位,因缘殊胜啊!”

  “阿弥陀佛厂昌、达同时合十念佛礼敬。

  “好,关上三门,就带您家们去见导师、社长!您家们帮忙关门,我去点马灯!”

  昌明、达澄关上铅重的三门,上闩顶杠,把落日的馀辉关在三门之外,岩洞里一片漆黑。老头陀提来马灯,照着路,带他们前行。过了韦驮殿,洞里亮了起来,太阳馀辉从其他洞口射了进来。除了光,任何活物都无法侵入,洞外是悬崖峭壁,洞内是铁铸栅栏。

  4    老头陀把昌明、达澄带到了南边的静室。洞口夕阳馀辉,使得室内还有点亮,太虚与道安正在讲话,一见老头陀带来二位年青的比丘,就知道盼望的宝贝到了。太虚高兴对道安道:“长老、考弘化社的到了!”

  昌明、达澄一进静室,长跪顶礼二老膝前,悲从心起,痛哭流涕。太虚心里问道,他们为谁悲伤,为谁哭泣?为捐躯的十军将士,为捐躯的救护队员,为捐躯的黎民百姓.还是为苟且偷生、解围不力的援军,为滥炸百姓、伤兵的空军?太虚不想劝他们不悲伤、不哭泣,等他们宣泄够了再说。道安命侍者为他们端来晚堂食物,劝道:“别哭了,别哭了,过了堂,好说话!”

  晚堂过后,二老二小跌坐静室,由昌明主讲,达澄襄讲,向二老禀报47昼夜的惨烈而悲壮的喋血固守战。昌明讲述着,达澄补充着,二老即是理智的、冷静的.听着听着,两眼饱含热泪了,听到斯氏兄弟、大刀队长李晓、民夫父子、救护队员为国牺牲得如此惨烈,如此悲壮时,不得不用手帕抹去涌出的泪水。讲述补充一完,太虚用开水送下一粒降血压的药丸,又呷了一口茶,高兴地评说道:“见到你们活着赴约,我太虚的病好了一大半!火里见真金!在沙场上,你们虽然没有戎装执仗,但你们很勇敢,很机智,很坚定,很顽强。爱国而视死如归,在学修的道路上,你们迈出了成佛的第一步——成人。爱教必须先爱国,爱国乃爱教之具体行动。”

  “8月8日,太虚一听衡阳失陷,牵挂多多,忧国忧教,中风了,好在是轻度,本该回重庆休养。大师坚持要等你们来见面,说与你们有约定:桂林见!你们来的正是时候,明天有飞机飞重庆,把大师送上飞机,老衲才落心厂

  “社长怕桂林论陷了,怕鬼子把我太虚捉住杀了,怕全国佛教群龙无首广太虚笑道。

  “群龙无首,那是非常可怕的!”道安认真道,“全国佛教信徒都会指着我的鼻梁骂娘,非同小可,得格外小心仔细。”

  这时,太虚转了话题,问起他牵肠挂肚的人来:“空也和尚还安康么?”

  “院长很好!”达澄道,“我等来时,到南岳祝圣告驾,他老慈悲给了我等盘缠,说是您家留下的钱!”

  “祖宗重任在身,”昌明补充道,“蜇伏南岳,把抗战烈士的遗物,都转移到深山小庙里了。还有,导师给我的书刊也藏在一起。临别时,叮嘱我等,代他向道安社长、太虚导师问候,祝您家们福寿无量厂

  “谢谢!”太虚转问他人,“李道长可好?”

  “好!”昌明以感佩之情叙说后,“师父很好!他率道教救护队做战地救护,而且救了我两次命,一次他用特制创口药,治好我身上弹片伤,一次他发动,将饿得昏死的我救活。他本想和我等一道来桂林组建佛道救护队,为战场服务。行想到路过猫儿山,在山脚下的高寨,执请李道长当他们抗日游击队的教练,寨主高天十分爱国。师父想到韦司令吃了疏散散,只想疏散,不想抵抗,来桂林成了疏散对象,不如留在高寨抗日。”

  “你可知道,猫儿山为广西第一高峰,李道长当瑶民抗日游击队教官好,这可是‘高山益壮志’呀!高天这位寨主抗战的事,桂林民间有传,传得很神奇!这支高山益壮志的游击队,将迎来抗战的胜利.我太虚有这种预感!”

  “是呀!”达澄补充道,“高寨主说,一旦鬼子进高寨,他们就搬进猫儿山,在猫儿山建高寨,抗击鬼子。”

  “桂林人都疏散完了,抗战胜利了,谁来庆祝?”道安曦嘘不已后,振作道,“我将率弟子庆胜利,在月牙岩上升起桂林的第一面胜利国旗!”

  太虚带头鼓掌,昌明,达澄也鼓起掌来,道安最后为自己鼓掌。太虚不忘唱女高音《黄水谣》的真空偈子,便转问道:“真空么样?好么?还要太虚印可他的偈子么?他多才多艺,能画能诗,能唱青衣正旦。他很在乎太虚印可他的诗偈!昌明,在西禅寺,当时情势紧急,行让你代真空涌出。现在,你可从从容容代诵!”

  于是,昌明舒缓诵道:“‘紫竹蓝天色即空,空也太虚在人丛。待到春雨满山后,一岁枯了一岁荣。’导师,您家印可么?抗战胜利了,弟子回湖北,真空在松滋竺园寺等我带去您家印可与否的结果。”

  “真空真厉害,仅换了两个字,要太虚印可,把‘天穹’换成‘人丛’,让太虚空也回归人间,这很好,太虚印可!但是,‘一岁枯了一岁荣’句,以点概全,不好。”

  道安转了话题:“老衲与导师议定:第一,你们是法光高材生,是出生人死的英勇救护队员,又有导师力举,你们考弘化,免试。第二,时局决定,你们在祝圣寺进行‘弘化’研究,只能是不闭关的闭关,时间一年,出入安全考虑,不准下山,哪怕桂林打起来,桂林论陷了,也不得下山,在山上静候抗战胜利的消息。抗战胜利了,我就开笼放鹊,你们各回各的家乡,弘化一方。第三,研究社的学僧,来自五湖四海,各有个性,各有千秋,你们要和合共住,取长补短,‘得成于忍’,不生烦恼。”

  “太虚我,为何要你们来读弘化研究社?就是为抗战胜利后中兴佛教储备人才。民国佛教式微,经这场战争,更是岌岌可危了。弘化人才极缺!鉴此,道安长老大慈悲,大智慧,在极其困难条件下,开办并坚持弘化研究社。太虚视弘化社为保险箱,把你们送进保险箱,万勿一失!昌明,你活着去见本一师兄,我太虚完成师兄交给的任务,达澄活着去见本一长老,算是我太虚为湖北多保存一株好苗!”

  “是呀,是呀!”道安即表同感,“我与太虚办弘化社,是让弘化社成为保险箱,为中兴佛教保险人材。弘化社有学僧20人,一个个宝贝,不能有丝毫闪失厂

  “道安长老一定能保险这20名学僧平安等到抗战胜利的到来广太虚一顿,“我太虚与道安师兄预言:抗战胜利那天,是民国34年8月15日!”

  “岁次已酉年,甲申月,丙辰日,好吉祥!”昌明插话道,“鸡、猴、龙!二位上人,弟子有偈待出口,可否?”

  道安望着太虚道:“出口就出口吧!”

  于是.是明高声诵道:

  天鸡啼晨出金口,神猴舞棒灭倭寇。

  赤县神州国旗飘,到了初八龙抬头!

  “中国文化深不可测,因人而感悟!”太虚话转达澄,“达澄,昌明说偈咏预言,你可分析时局来证明这个预言!”

  “导师,您家晓得我不善言辞,还是请师弟代劳吧!”达澄顶礼求助。

  “师兄要师弟代劳,就代劳吧!但是,没人代劳么办?达澄呀,你要把不善言辞变为辩才无碍,希望再见你时,能听你?舀滔不绝!好,昌明,代劳吧厂

  “我说掉了,请师兄补充;说错了,祈上人纠正。”昌明捡场后道,“二位上人的预言,除了神秘文化的一面,还有智者对战事的剖析。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场罄竹难书的浩劫,卷人战争的国家和地区先后达60多个,有10亿以上的人口!德、意、日结成法西斯军事同盟,妄想征服世界,结果是祸害人类,柏林、罗马、东京,成了制造罪恶的渊源!罪魁祸首……”

  “打住,打住!”太虚打断道,“只需要分析当前战况就行了厂

  5    “当前战况吧,”昌明接过话来展开,“首先说西欧战场,西元1942年11月,美军、英军在西非登陆,1943年5月终于将德意联军击败,将其赶出西非,并在意大利南部登陆,兵临罗马,意9月8日投降。1944年6月,英军、美军在法国诺曼底登陆,开辟西欧战场,步步逼近柏林。再说东欧战场,苏联卫国战争,西元1942年,红军取得莫斯科会战的胜利,1943年,红军取得斯大林格勒会战的胜利,全歼德国鬼子主力,根本上扭转苏联卫国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局。未久,红军在库尔斯克战役获胜,收复大片失地。1944年1月起,红军发起总反攻,10次给德国鬼子致命打击,德国鬼子节节败退,红军收复了全部的论陷国土,把战火推向国境之外,胜利在望。再说太平洋战场,西元1943年,美、英、荷、澳和新西兰,在太平洋上开始反攻,逼近日本,加强轰炸。再说中国战场,八路军、新四军开始反攻,收复大片国土,各地国军抵抗鬼子正面攻击,消耗鬼子实力,中缅战场,喜讯频传,民国33年6月26日,中英联军攻占孟拱,消灭鬼子悬军主力。综合所列战况,第二次世界大战,有一年时间可以结束,中国的抗战胜利日也在一年之内,胜利日与两位上人的预言只有天数误差,不会涉及到月,更不会延长年限。我看到的报纸极其有限,挂一漏万了。请补充,请指正!”

  “太虚与道安社长,还有达澄,就不补充指正了。时候不早了,该止静了。昌明,要给你说的,在衡阳法光都说了,不再重复,你得记住,你得实践,包括达澄在内,他虽不在门下,总是太虚的学僧,达澄,你说呢?”

  “您家放心,我会像师弟那样去继承发扬太虚的人间佛教思想,一定的,不会有折扣!”

  当达澄、昌明要告驾顶礼时,太虚道:“慢,我太虚还得噜嗦,虽然社长已经说得清楚明白了。你们要明白,不让你们下山的原因:第一,桂林不是衡阳,没有像方先觉那样的城防司令,韦氏只会疏散到没有一个居民.压根没有全民抗战的打算,佛教里也无法组织僧侣救护队,既如此,你们下山做什么?第二,桂林治安不佳,很容易碰到横祸,还是疏散所引起的恶果,既如此,你们下山做什么?第三,弘化社的20位学僧是抗战胜利后中兴佛教的中坚力量,我们要保证其安全,不能丢失一个,既如此,你们下山做什么?总之,遵守社规为重中重!”

  “晚了,要说的都说了,您家该休息了,达澄、昌明也该归寮了!”

  “让他们陪我坐禅吧,明天坐飞机去重庆,何时再能见到他们,啊!”太虚声音有点发颤。

  “是啊!我也陪您家坐禅!”

  二老二少在静室坐起禅来。这天夜里,时已过子,当是六月二十七日。天气晴好,好一轮娥眉月,众星捧上中天,弯弯的,把她从太阳那里借来的光,洒向黑夜的人间。静室里的窗棂,给月光涂上了淡淡的水银,还在流淌。坐禅老少,此时此刻,无不伤感,无不热泪盈眶。“人生自古伤离别”,何况在这烽火年代,一别是会永别的,能不伤心?能不噙泪?

  光阴流水过,一晃,太虚去了重庆。到渝时,来了电报报平安,拍给道安社长的,第二天还给昌明拍来偈语电报:昌明不昌明,来日定昌明。到了昌明时,昌明法光情。深沉啊,昌明朝重庆缙云山方向,长跪淌泪呼号:“昌明法光情,昌明法光情厂

  有同学问:“何谓法光情?”

  达澄不得不解释道:“昌明系太虚在法光收的唯一的人室弟子,寄以厚望:愿昌明在太虚百年之后,还能举真现实论的旗帜,还能弘扬人生佛教,觉悟人生,奉献人生,还能将佛教黄埔的革命事业进行到底!”

  光阴流水过,一晃,太虚去了重庆三个来月,如其所料,桂林于11月11日为鬼子没费吹灰之力侵占了。这天,道安社长召集20名学僧训话:“诸君,桂林论陷了!得报,早在9月,白崇禧调走守城的主力师、团,11月上旬,城防韦云淞司令长官,率亲信170师和3l军军部弃城而逃,只剩下131师留守。鬼子用四个师团兵力,分三路围攻桂林。守军单薄,三面受敌,众寡悬殊,伤亡惨重,师长阚维雍回天无力,忧愤自杀,以死殉国,参谋长陈济桓率馀部突围而牺牲。眼前,桂林已落鬼子魔掌。鉴此,老衲重申纪律:弘化社学僧不准下山!尔等想想,出了差错,老衲如何向太虚大师交待,如何对得起他的重托:保住这20棵抗战胜利后中兴佛教的苗!太虚在桂林时,我们已谋划,囤积了粮、油、盐,可供1年,至于菜蔬,定有护法从暗道送来。月牙岩外部建筑,老衲已派人摧毁,让鬼子看了是座荒山。荒山石古,这叫‘石古藏灵根’,这是太虚书赠昌明的联语,你们都是灵根,藏在月牙岩内!”

  众学僧听了训词,感动内腑,太虚,道安这一代宗师,爱国爱教,爱续灯慧命的年青比丘,企望远大,安排周密,大家长跪顶礼,以谢二位上人。

  “起来,你们要谢护法的常住啊!对他们要恭敬,要谦逊!只要和合共住,月牙岩是伟大的、神圣的,坚不可摧的!去年.有首从晋察冀八路军那里传来的《团结就是力量》,大家都会唱,现在,我老衲感到团结的重要,我们在这月牙岩洞内,尽情唱吧!昌明,你来指挥!”

  昌明一声“到”,站了起来,没有出列,手一扬,音一起,大家齐唱了起来:

  团结就是力量,

  团结就是力量,

  这力量是铁,

  这力量是钢,

  比铁还硬,

  比钢还强,

  向着法西斯蒂开火,

  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向着太阳,

  向着自由,

  向着新中国发出万丈光芒!

  从此,祝圣寺三门紧闭。月牙岩洞前,襟江阁被拆得无影无踪,岩石上忽长杂草,不辨真迹,唯一朝山的天梯,不是石阶被撬,就是为垃圾所埋,不留人上人下的痕迹。民间传出:祝圣寺和尚学韦司令弃城而逃,来了个弃寺而跑,跑个精光,把寺砸了,把路也毁了。传得神奇的还有:有人在花桥上看到月牙岩是龙虎世界,满山都是虎踞龙盘。还有人证实:祝圣寺门口,两边是猛虎,两柱是神龙,威武得很,谁敢走近一步!更有人证实:有个想搞明真相的年青小伙子,带上家伙攀岩而上,被龙张口吸了进去,一会儿.又被吐出,摔在地上,不死不活……总之,月牙岩是座神奇的山,越传越神奇。鬼子从汉奸那里得知月牙之神奇,不知是信以为真,还是战事不利,既无心猎奇,又无暇顾及,渐渐,月牙在人们视野里退去……

  6    道安蜇伏,谢天谢地,奏效了,平安了,学僧安心研讨弘化命题,安心阅检大藏经,决不辜负前辈的冀望。

  祝圣寺的藏经,是道安游学东瀛带回的。这部藏经名为《大正藏》,铅印小字。《大正藏》系日本大正年间(1912-1925)新修大藏经,故名。日本从中国请回汉文大藏经后,于德川幕府时期(1603-1867),始由天海据宋本刊行,继由铁眼依明本刊行。到了明治年间(1865-1911),有校订缩刻本藏经刊行。这些版本对中国毫无影响,《大正藏》标题加号,段落另行,句读圈示,检阅方便,经济实用。大藏经镇祝圣,学僧皆大欢喜,在道安指导下,有序阅藏,日有精进。

  越年,西历1945年。初,苏联红军与美、英军队分路攻人法国本土。5月2日,红军攻克柏林,5月8日,德国五条件投降,世界大战的欧洲战场,以同盟军胜利结束。随后,英美集中力量在太平洋战场上攻击日寇,美国空军1800架连续三次轰炸东京,100架轰炸神户,300架轰炸名古屋,海军逼近冲绳。7月26日,中、英、美三国发表促今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28日,侵占桂林的鬼子撤退,撤退之前,对韦云淞大火幸存的房屋,再纵火焚烧。两次兵燹,毁房屋共47359间,建筑面积达3814000多平方米,残存的仅为百分之一。

  从暗道传来喜讯,道安想起太虚的预言,从鬼子撤出桂林判断,于是召集研究社学员训示:“诸君,天快大亮。昨天,鬼子退出桂林,看来,《波茨坦公告》的电波,电得鬼子发抖!看来,我们的蜇伏也快结束了!现在,你们在赶写弘化论文的同时.还该做些什么呢?”

  昌明站起:“应该实践社长去年8月许下的诺言!”

  “什么诺言?”有学僧问道。

  “我和昌明去年8月14日的傍晚到,社长当着太虚导师和我们面许下的:桂林人都疏散完了,抗战胜利了,谁来庆祝?我将率弟子庆胜利,在月牙岩升起桂林的第一面庆胜利国旗!”

  “社长老朽矣,只能率弟子升!诸君意下如何?”

  “我们蜇伏一年,该扬眉吐气了!唱国歌,升国旗,就是我们中华儿女的爱国、卫国的具体行动!”一位名达致的学僧首先表态。

  “拆襟江阁时,有根通天柱,立在月牙岩襟江阁原址处,可当旗杆,可升国旗。”又一位学僧说道,他叫隆性。

  “好!好!”大家鼓掌赞成,“快行动厂

  “慢!”一位年纪大的叫圆雍的学僧道,“社长,今天升国旗,暴露蜇伏一年的计划.一旦风云突变,该如何收场?还是静观些日子稳妥!”

  “圆雍师兄的稳妥高见,很有道理,欲速不达,要认真对待!”昌明先抑后扬,“但是,陆陆续续归来的被疏散的桂林市民,看见的尽是颓垣断壁,蓬蒿丛生,家给战争毁了,该有多伤心就有多伤心,能够极目月牙山上的国旗,岂不振奋?岂不欣慰?月牙国旗,将鼓舞桂林市民庆祝抗战胜利,重建兵燹家园!还是早点升起国旗为I::策!”

  大家鼓掌,再次赞成立即升旗的主张。道安舒缓而坚决道:“圆雍之见,不无道理.立即升旗,更有道理!爱国卫国的事,只要有条件,早早办,早早好!从现在开始,大家分个.工:,一部分人拿铲、锹、锨,铲除月牙岩平台的荒草,一部分人抬出通天柱做旗杆,安好滑轮、绳索。”

  于是,大家齐动手,背的背,拿的拿,抬的抬,紧跟道安,朝三门而来。门头得知,赶到现场,开锁、卸杠,拉闩,一年未开的大铅门,阳枢早在阴臼中。好几人好些时,才把门轴转动,双扇门大开,阳光射了进去,洞内顿时明亮了起来。学僧出洞眺望,禁不住泪流满颊,山水甲天下的桂林,被烧得一片凄凉!昌明含泪,悲愤涌出七律《出门无见问穹苍》:

  出门无见问穹苍,为何蓬蒿掩焦墙?

  兵燹肆虐烧桂林,血泪汹涌满漓江。

  韦军怯懦弃城去,倭寇残暴逞张狂。

  今日月牙升国旗,彰显山水仍刚强。

  “好诗,好诗!”

  昌明寻声扭头,连忙跪下:“师父,弟子叩头了厂

  达澄惊喜,走了过来,合十诵佛号:“阿弥陀佛!李道长,真神仙!如何上得月牙岩?”

  李宗圆不答,只是拱拳念道号:“无量天尊?”

  昌明向道安介绍:“社长,他您家就是太虚问到的那位李宗圆道长!是我武术师父!”

  “阿弥陀佛!”道安合十,“久仰,久仰!”

  “无量天尊厂

  “请上法堂,奉茶!”

  “谢谢!”李道圆说明原由,“月牙封山,早有所闻。虽曾来过探访,但看不出破绽,只得回猫儿山。这些天,鬼子撤退,遭各族游击队联合伏击,鬼子只顾逃命,丢盔弃甲,游击队缴获大量武器。昨天,定江阻击战,很激烈。昌明、达澄两位法师莫悲伤,工专两位学子,萧木、钱强壮烈牺牲了!他们殉国在胜利前夜!鬼子只逃出少数几个,绝大部分被击毙!”

  围上来的学僧,由衷敬佩这位守戒而抗日的道长,对他上得月牙岩,大惑不解,有问道:

  “月牙封山很周密,无路可登,道长如何上来,祈开导开导!”

  “定江战后,贫道带了几个徒弟,再来月牙山探虚实,看到月牙台有人影晃动,听到昌明法师诵诗,一时兴起,用跳跃功跳上来的。见地上放着一面国旗,一根旗杆,断定法师们要在月牙岩上升起桂林第一面国旗,太好了!”

  “请道长到法堂吃茶,歇歇!”道安再次邀请,合十,“阿弥陀佛!”

  “升国旗,人人有责!升了旗,再说去法堂不迟!”李宗圆看了偌大偌粗通天柱,“树起这旗杆,不容易啊,也让贫道出点力!”

  李宗圆与道安退进三门,学僧们齐力清场,当年运上泥,已经板结,清场速度很慢,李宗圆对道安道:“这种速度清场,晚上都升不了国旗!长老,您家让法师们拿着工具进来,让贫道用撼石功清场!昌明,你过来跟我帮忙!”

  “那就劳驾了!”

  学僧进入二门,李宗圆、昌明跌坐门口.运气发功,不会儿,台子上的泥土杂草裂成一块一块;不会儿,岩边的泥草滚下崖去,像是列队式,一排接着一排滚;不会儿,剩下的碎泥碎草,遇到了狂风,一扫而尽。学僧看呆了,当台子展出本来面目,不约而同,都跑了出去,李宗圆站起喊道:“法师们进去,旗杆还行竖起厂

  李宗圆找到安通天柱的石眼,拍掌发功,一条大蟒窣出,向崖下奔去。于是,李道长请法师把通天柱抬到,大头对住眼,大家退后至梢,抬起人高,再无法用劲了。李宗圆仰天发功,通天柱渐渐抬高,渐渐竖直,在一阵掌声中,李宗圆站起,向法师们拱拳:“无量天尊!”

  道安上前,把国旗竹竿绑紧,学僧列队,昌明指挥唱国歌,在歌声中,达澄拽绳,国旗缓缓升起。山下看升旗的人起聚越多,见国旗升起,拼命鼓掌,用这最朴实、最直接、最真情方式表达对祖国的热爱。

  7    李宗圆帮忙完成升旗使命,向道安人等告辞:“弘化平安,贫道心安。鬼子本部快要宣布投降了,8月16日的那天,贫道再来,带昌明、达澄回故乡。现在,您家们用井字法加固旗杆,贫就

  此告辞厂

  “吃碗茶再说!”道安挽留。

  “山下还有徒弟等着。长老,法师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法师们和道安同时回应。

  李宗圆对昌明道:“师弟,您家的诗作的好,可武艺不能放松!”

  “谨遵师命!”

  李宗圆走近旗杆,猴猿而上,脚一蹬,飞下崖去,落在看升旗的群众中,徒弟们上来,簇拥而去。

  道安率学僧用井字法加固之后,便回到教室,训示道:“抗战胜利的一天,越来越近,诸君的一年闭关的出关日,也是一天近一天。鉴此,老衲决定:民国33年8月3日.甲申六月十五日,主师徒七十年大吉大利。在此吉日,开个论文交流会.诸君在会上宣读论文,大家一起切磋,提出修改意见,最后由作者修正定稿后,每人用十行纸书写20份,

  交流结集,留作纪念。”

  道安一边督促学僧完成毕业论文,一边组织人力,从月牙岩平台天梯开始,往下恢复石级,一边要求殿堂的殿主、堂主,组织常住打扫卫生,迎接香客。

  7月29日,顽固而好战的日本政府,对26日《波茨坦公告》发表声明,不予理会,拒绝投降。反对升旗的圆雍叨咕开了:“暴露太早,鬼子再来,如何得了?”

  昌明、达澄默摈,觉得此人奴性太重,胆子太小,长鬼子威风,灭自己的志气。鬼子兵有一二百万,汉奸伪军达七八百万,这是中华民族自身的毒瘤,让鬼子利用了:中国人打中国人!达澄听得烦躁起来:“师兄,你怕死,现在下山不迟,社长那里,我们跟你请假,说你要在日本投降那天回来!”

  “哼,达澄!你讽刺我,我吃盐比你吃的饭还要多,我过桥比你走的路还要多,想教训我,嫩了点吧……”

  “达澄嫩了点,你看我呢?”

  圆雍一扭头,是社长道安长老,一下子语塞,不知如何是好,道安慈悲道:“我们团结共度难关,快胜利了,别闹别扭,让事实作结论。圆雍,安心写论文吧!不要怕鬼子现在不肯投降,过几天,他们会乞降的。法西斯大势已去,德、意已投降,剩下一个鬼子,全世界力量讨伐他,他能坚持几天?放心吧,鬼子再进不了桂林,撤退的给各民族抗日游击队消灭得差不多了!”

  8月3日,晴空万里。虽然还有上十天才立秋,但桂林的上空已是秋高气爽了,山水甲天下的桂林啊,显现出遭劫后的山美水美。临小东江的月牙岩,位于山腰,四周都有洞口,空气对流,岩内有十分新鲜的空气。天梯修通了,关了一年三门的祝圣寺,三门大开,十五进香的香客,络绎不绝,登陟而至。道安不得不将弘化论文交流会另选佳期,把学僧抽出来照料香火。

  一连三天,香火炽盛。道安不能不考虑弘化一年到期,20名毕业生要奔赴各地恢复佛教、中兴佛教,想了办法,把一些知根知底的老居士留下,请他们协助各殿堂的香火。弘化毕业论文交流会定在8月7日,即六月十九日,是大旺终日、和睦大吉的日子。有消息传至,美国空军于6日向日本广岛投下第l颗原子弹,威力无穷,即使广岛被摧毁,好战而顽固的天皇裕仁还不肯下诏投降。

  弘化毕业论文交流会,道安社长是考官,现场评出成绩。昌明是最后一位宣读论文的,5000字,题《弘化之我见》,开题很有学究气,曰:“弘化,弘也,化也。弘者,《说文》释为‘弓声”本义也。段玉裁注云古籍多通‘宏’,通假义也,由此释为大、广大,形容词也,诸如弘愿、弘图、弘博,《诗·大雅·民劳》:‘戎虽小子,而式弘大。’由形容词‘弘”引申为动词‘扩大’、‘光大’,《论语·卫灵公第十五》:‘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本文之‘弘’应为引申义‘扩大’、‘光大’。化,《说文》释为‘教行’,由此而引申为十多种义,本文之‘化’用‘教化’、‘感化’、‘劝化’、‘度化,等义,释尊为化主。故此弘化者,光大佛法,济度众生也……”

  大家对昌明的开题并没有认真听,当昌明宣读到弘化之根本为“庄严国土,利乐有情”之后,讲弘化之原则时,竖起耳朵听,并记下非议之处。昌明宣读弘化之原则为:一是适应当下,融人社会,奉献人生著光鞭之原则,二是佛在人间,教在人间,人间佛教为根基之原则,三是三大革命,佛教黄埔,整理继承永发扬之原则,四是摧邪扶正,除恶扬善,正法久住不动摇之原则,五是有教无类,因人施教,普度众生开慈航之原则,六是以戒为师,高竖戒幢,毗尼精严犁心田之原则……还有四原则未说出,就有人急不可待举手要求发言,这一举手,道安是有精神准备,学术民主,畅所欲言,红黑心中有数就行了,无需阻拦,便道:“圆雍法师,你有话就说,昌明法师,你就停一下,听听师兄的意见。”

  昌明明白圆雍要说些么事,无所谓,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圆雍咳嗽了一声,礼貌得有点过分:“昌明法师,你的高见,让圆雍听了有点烦,忍不住要吐出为快!得罪得罪,祈谅祈谅卜….”

  圆雍捡场的话说了一大通,让道安制止:“归正题,说意见吧厂

  “意见一条:文不对题!题曰《弘化之我见》.文中所见尽是他见,毫无我见,他见全都太虚导师之见,似乎太虚脑袋长在昌明的脖子上厂

  昌明不顾锐气不锐气,站起反击:“‘师见即我见,我见悟师见,我见承师见,我见弘师见!’此偈在本文结尾,您家等不及了!您家说太虚脑袋长在昌明的脖子上,承夸,感到荣幸!一代宗师之佛脑,能长在末学的稚嫩脖子上,岂能不荣幸?要谢谢了!”

  达澄要为昌明辩护,举起手,请求发言,此时,堂梆响起。道安只愿圆满,不想交锋,便借梆息事道:“交流论文的因缘到此圆满,大家论文令道安满意满分,都会颁发毕业文凭。现在,肚子里唱空城计了,过堂去吧!”

  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8月9日,苏联百万红军和太平洋、黑龙江两舰队,在远东最高统帅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指挥下.向中国东北边境、朝鲜北部以及库页岛南部,总长4000公里的战线上,同时发起总攻。同日,美国空军向日本长崎投下世界第二颗原子弹。此间,中国军队各战区,包括八路军、新四军战区,均对日军发起猛烈的、不可阻挡的反攻。8月10日,鬼子中的战争凶兽陆相阿南惟几发表《告全军将士》的训示,还在叫嚣要“毅然决然将‘圣战’进行到底,”但外务省向中美苏发出乞降照会:“只要不废黜天皇,日本准备接受《波茨坦公告》。”

  8月15日,终于在全国人民、全世界人民期盼中到来了。这天的桂林,被疏散回来的市民在一片废墟上,放鞭炮,唱国歌,升国旗,欢天喜地,无法言表。

  道安带着学僧在月牙岩台上,举行了个特殊毕业典礼,放鞭炮,唱国歌,升国旗,发文凭。热闹过后,回寮准备行装,启程各回故乡。

  昌明、达澄还在月牙岩上朝下观望,确信李宗圆的到来。不料,背后有人笑道:“您家们向下瞄么事,贫道就在您家们后头!”

  昌明顶礼,达澄合十,李宗圆拱拳,礼节过后,昌明突然道:“我有诗要诵,可不可得,”

  “诵吧!”李宗圆、达澄同时允道。

  血流漂杵十四年,倭皇裕仁罪滔天。

  今日投降了恶事,谁知死灰不复燃?

  摘自:《台州佛教》2015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