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禅茶两味

作者:高青

  喝茶,是养生最便利的方法,茶中富含多种营养素,而各式茶材也让饮食生活更富变化,让人深思!

  汉方中药材,如植物的根、茎、花、叶、种子,甚至是矿物人饮的,称为汉方药草茶;而以民间常见的青草,如植物的茎、叶等人饮的,则称为青草茶;以五谷入饮,则称五谷茶;以香草的花、叶、草人饮,即为花草茶。

  其实,饮用花草茶,或是以花草人茶,已有几千年的历史。在印度茶和中国茶出现以前,花草茶已被广泛的运用了-由于它对健康很有助益,所以很早就被人药,作为药草使用,

  坐下来,为自己冲一杯养生茶吧,慢慢品尝,享受那午后的惬意时光?

  无私奉献金莲花

  展现芬芳只为任人采摘

  涅槃重生只为无私奉献

  有一种花,只盛开在海拔1800米以上的高山草甸或疏林地带,不奢求水中婷婷玉立的丰姿,不苛求肥沃的土地,不在乎犀利的风霜雨雪,它总是在热情的夏季里开出灿烂无边的金色花朵。这种花的名字叫金莲花。

  金莲花,顾名思义就是金色的莲花。莲花本来就那么的让人喜欢,金色的莲花该是何等的美丽和独特啊!

  从五台山回来,带回一包金莲花,一直舍不得喝。今天,朋友来访,突然就有了品茗的兴致,于是,小心地拿出几朵轻轻放至透明的水杯内,看着干枯的花办在水的润泽下轻轻地舒展开腰身,慢慢张开了它朦胧的睡眼,整个花朵渐渐饱满而丰盈、生动而又娇媚,在水中显得那样的艳而不俗,杯中清水也被金莲所染而呈现出金黄色。

  我们静静地坐着,相对无言,两双眼睛和盛开在水杯中的金莲花对话。

  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小小的金莲花应该是寂寞的。在人迹罕至的北国冰雪覆盖下孕育,吸取天地之精华,在炎炎夏日下灿然绽放,它那令人频频回首的点点金黄!在生命最为华美的时候,任灵巧的手轻轻地采摘。她离开了生命之源,阳光和风,劫去了她的水分和灵气,她枯萎倦怠的生命在密封罐中收藏。当她来到一个精致的玻璃杯中,与自然之水相遇,一个新的她又诞生了。。此时,我仿佛感受了她重生的疼痛与疼痛后的崭新,陪着她经历了生命的涅槃。

  透明的金莲花茶喝在口中,清纯爽冽,回味悠长。她用她的重生换取对人们的医疗作用,或清热解毒,滋阴降火,养阴清热和消火杀菌,或提神醒脑,清食去腻,使人精神振作。金莲花无任何索求,投放水中,便会尽展生命的芳香。在物欲横流的世间,我们是否也应绽放自性清净之莲?若此,我们便也会自得一片洁净天空,身边充满爱的温暖!

  金银花,包含着母爱的茶

  有—种爱叫作思念

  思念是因为离别即使短暂,

  也会让爱在心里无尽的蔓延

  有—种爱  叫作感动

  感动  是因为爱会在寒冷的冬天,

  送你一季的温暖

  有—种爱叫作无私

  无私是因为施爱者是母亲,

  母爱如佛

  有一种花,花色奇特,初放时洁白似银,两三天后化为金黄,前开后继,此黄彼白,新旧相参,黄白衬映,故名金银花。

  此花总是成双成对生于叶腋,故有“鸳鸯花”之称,因其秋末老叶枯落时,叶腋间已萌新绿,凌冬不凋,又名“忍冬”。

  前几天回家,发现家里有一个封好的准备寄给我的邮包。包裹里是差不多一公斤重的金银花。秋冬季节,干燥异常,常常会口干舌燥。多年来,每到初秋都能收到家里寄来的金银花。

  我十来岁的时候,爸爸病了,不能下地干活,我们年幼在读书,妈妈一个人扛着一个家,家里里里外外的工作都由她一个人来做,落下了关节疼的病根。她的腿在受寒的时候会痛,医生交代让她少接触冷水,而金银花开的时候,中原大地的初春,早上露水很凉。

  金银花大多长在背阴的山坡上,而且花很分散,东两朵、西两朵或白或黄的点缀在万绿丛中,像晴朗天空的星星嵌在广袤的宇宙里。要聚拢来,真的很困难。金银花的花蕾又很小,没有什么重量。我不知道妈妈在这近一公斤的金银花上花费了多少时间?不知道她爬了多少山坡?不知道采花的时候她有没有摔倒?金银花盛开的季节正是露水泛滥的时候,不知道妈妈的关节被露水打湿,有没有疼?

  《本草正》载:“金银花,善于化毒,故治痈疽、肿毒、疮癣、杨梅、风湿诸毒,诚为要药。”

  从家里到深圳,嗓子干得痛,泡了—杯金银花,看着金银花在玻璃杯里沉沉浮浮、聚散分合,像极了摇曳多姿的人生,像极了既近又远,既熟悉却又不能完全了解,既亲切却又有隔阂的母亲,平时你可以不记得她的好,用得着了,她就出现在你的身边,为你解决一切的烦恼和病痛,喝着金银花茶,便有一种被唤作“热泪”的东西,涩涩的欲自眼眶里涌出……

  摘自:《曹溪水》2016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