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第二届中韩南泉禅学研讨会暨第九届世界禅茶雅会会议综述

作者:翟艳

    江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  翟艳

  2015年10月9日至11日,由池州学院皖南民俗文化研究中心、韩国国际禅茶文化研究会、中国南泉禅寺主办,北京佛教文化研究所、中韩南泉禅文化研究所、九华书院、韩国《茶的世界》杂志社协办的第二届中韩南泉禅学研讨会暨第九届世界禅茶雅会在四大佛教名山之一安徽九华山召开。本次会议邀请了来自中国大陆、香港、韩国等一批国内外知名专家学者、高僧大德及对禅茶有一定理解的信众和茶道人士近400人参加,如北京大学楼宇烈教授、韩国鸡龙山无上寺大峰禅师、复旦大学宗教研究所所长王雷泉教授、深圳大学王立新教授、山东大学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谭世宝教授、香港秀峰禅院大观禅师、韩国国际禅茶文化研究会会长崔锡焕等,众人汇聚一堂,会释“禅茶一味”。研讨会上,南泉禅寺住持宗学法师向大家介绍了南泉禅寺的历史沿革与重建历程。众多专家学者和教界法师分别从禅宗发展史、禅宗公案、禅理与传统文化及各自的研究方向等不同角度阐述了南泉禅学的历史脉络、禅法禅风、影响及现实意义。

  关于南泉禅学的历史传承与发展脉络的讨论。北京大学楼宇烈教授从禅宗发展史角度,结合中印文化的区别、禅与中国文化的联系,认为佛教的中国化及禅宗的形成,与中国文化、尤其儒家文化的融合密不可分。在他看来,佛教强调以出世心做人世事和自身实践体会、觉悟人生、超越自我的主张,融合了儒家注重人在家庭、社会、国家中的责任与担当的“人世”特点。禅宗是中国佛教对世界的一大奉献,是对佛教本义的继承与重大创新,既体现了佛教精神又是中华文化的精髓所在。“平常心是道”的公案,强调在日常实践中修行的重要性,即抱“平常心”,去“分别心”,做“无修之修”,方能“语默动静体安然”。山东大学谭世宝教授则以“革命”为切人点,谈普愿禅师“对惠能的佛教革命继承与发展”。他先以历史学者的严谨考证了普愿的生卒年及“王老师”称呼的由来,而后从惠能的佛教革命延伸,谈马祖道一、南泉普愿的“平常心是道”乃“非常革命之论”,破除了以往对神秘非常的印度佛教崇拜,使印度佛教成为平常人都可以实践的正常之道。中韩南泉禅文化研究所所长、九华山佛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尹文汉教授通过对南泉山、仙寓山石碑的考察和分析,证实仙寓山少林为“曹洞正宗”系,严格遵守雪庭福裕所演少林曹洞宗派字传承,于明代前传人;南泉山则是遵守万安广恩所演派字,为曹洞宗云门系,九华山甘露寺,只园寺则传人了曹洞宗的寿昌系,百岁宫传人了曹洞宗云门系,寿昌系和云门系都是清代传人。此外,他还对南泉曹洞法脉提出了猜测:若为明雪所传,则中间应隔净、‘智二字派禅师,若为净灯所传,则隔智字派一代禅师,而延庆禅林极有可能是少林寺的一个分支。江西师范大学哲学系易燕明教授则从世界图像这一视域来审视南禅义理中国化的深层演进,南禅佛学义理中国化的深层转换正是通过“自身是佛”、“非心非佛”、“平常心是道”等一系列命题构建完成的。江西省社科院欧阳镇博士从南泉普愿与洪州禅的关系出发,认为南泉普愿悟道后的修持自创、开山弘法,主要是继承洪州禅农禅家风;南泉普愿禅师的“平常心是道”思想开启了分灯禅“佛性遍在,个个是佛”的佛性论思想,具有祖师禅向分灯禅过渡的特点,拉开了中国禅宗由前期向后期转型的序幕。江西师范大学陈金凤教授通过分析了陆亘向南泉问法的一系列公案、语录,认为洪州宗在中唐时期的池州地区得以深入发展主要是因为南泉普愿得到了以陆亘为代表的宣歙地区地方官僚的虔信与护持;南泉普愿禅系不仅在陆亘的推动下呈现官方化色彩,而且提高了宣歙地区佛教禅宗的水平,改变了当地佛教禅宗文化生态。

  关于南泉普愿公案及其禅法思想的讨论。韩国无上寺住持大峰禅师认为当下大部分人不懂真正的爱是什么,而“南泉斩猫”这一公案则正是以佛陀的真智慧“不知”,教导人们思考什么是爱,如何去爱,以此“方能开悟见性,达到大慈悲”。而山东大学谭世宝教授则认为南泉“离经叛道”的诵经、习禅之举,实乃得南禅革命之主旨真传。他认为普愿禅师用杀生的极端手段来开示弟子的方式是一次“伟大的行为艺术”,其中赵州“脱履安头上而出”也是一“独特的行为艺术”。普愿禅师以“不辩”避免因“辩”而造成动乱与杀戮的方式,使得非常革命的学说变成平常人都可以实践的“平常心是道”,还是一次宗教改革,纠偏正道,打破了佛教界长期僵化守1日的思想,以革命精神推进了佛教的发展。复旦大学王雷泉教授从著名禅语“直向那边会了、却来这边行履”出发,畅谈南泉禅学的会道之理。他引经据典解剖禅的宗旨与智慧人生,认为禅本质上是洞察人生命本性的艺术,禅宗对生命意义的启迪,在于指出了从奴役到自由的道路,即在现实生活中“得理而安心”、“自透本来底,方得自由”。清华大学圣凯法师则从本体、境界与现实型态三个方面诠释了南泉普愿禅师“生活即修行”禅修思想。认为“生活即修行”的本体在于“般若法性”,强调理悟与实践并重;境界是“平常心是道”,提倡在生活中要有真实的体悟,培养去执、自由、宁静、灵性之心;“生活即修行”只关涉修道个体,与寺院等组织无关。北京佛教文化研究所能仁法师认为,“异类中行”思想是南泉普愿禅师独特的禅法理念,它既可作为实践主体,又可作为勘验手段,和正面思想建立的“平常心是道”,三者在思想脉络上具有内在的一致性,成为了曹洞宗、临济宗重要的禅学遗产,在禅学史上有重要地位和意义。中国佛学院来浩法师则认为“向异类行”思想使如来禅变成了非主流化的禅,也即使祖师禅“自心是佛”的佛性论迈向“真心”、“无情有性”的佛性论,彰显了菩萨行的大无畏精神,为后期禅宗开辟了道路,为后世弟子指明了方向。作家余世磊认为,南泉普愿禅师以新名词和语录积极破除人们对心、佛等名相的执着及对马祖从“即心即佛——非心非佛——平常心是道”的执迷,立起了一个“无碍涅槃,妙用自足,始于一切行而得自在”的既是最高本体又是真如清净的本来佛性的“大道”即“平常心是道”之说,引导学人以“直须会取”、“向异类中行”的修行见解去明心见性,直达真如,开一代新鲜禅风,对中国禅宗的发展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在研讨会上,也有学者从现代西方哲学和生活禅的视角诠释南泉普愿禅学思想。辽宁大学郭延成教授从后期维特根斯坦语言哲学的角度对南泉普愿禅师公案进行了解读,他将后期维特根斯坦语言哲学的“回归日常语言”、  “治疗哲学病”、  “语用模式”之“语境论”、宗教语言的“无对象性”及“观看世界方式的转变”等理念与南泉普愿禅师公案进行对照,认为二者在形式和本质上都具有相似性;并认为禅宗的机锋转语等修为实践是后期维特根斯坦等西方哲人在实践层面上所无法体验的。湖南省社科院周建刚研究员则从海德格尔哲学的角度对南泉普愿禅学思想进行了探析,认为南泉普愿“平常心是道”思想的真意是:“大道”是原本性的匿名的世界,一切语言文字的名相都是对“大道”的分裂化、破碎化,但名相碎片中又隐匿着原本性大道的存在与运行。有学者从“生活禅”的角度出发,认为“生活化”是南宗禅学的核心。六祖慧能从“心”、“性”出发重新诠释“禅”,倡导明心见性,在世修行,开出“禅”的生活面向。而南泉在马祖道一“平常心是道”的基础上,运用平常心之“无造作、无是非、无取舍、无断常、无凡无圣”等“五无”思想对此命题进行了创造性诠释,认为平常心即是不做作、因顺自然,下落于平常人的日常生活中的平常事,使禅的范围向广阔、平常的日用生活中延伸,具有直承当下,普度众生的特点,与当下生活禅的宗旨和修行基本方法等相契合。同时指出,随着“生活化”的增强,其宗教神圣性亦有随之减弱的危险。

  关于中韩禅文化交流的讨论。江西师范大学宗教研究所蒋九愚教授认为新罗慧昭禅师的禅法思想法脉主要继承了大唐马祖洪州禅的精神理念,其禅法思想具有兼收并蓄而多元的特色,但以“万法皆空”、“一心为本”思想为主。其中,“万法皆空”吸收了大乘般若性空思想,“一心为本”则主要继承了马祖“万法皆从心生,心为万法之根本”的思想。新罗慧昭善梵呗并将其从唐朝带回新罗,创造了符合韩国民族特点的佛教梵呗音乐,为开创并发展韩国佛教音乐艺术做出了重要贡献。韩国东光法师和崔锡焕先生则指出“吃茶去”的发源地是南泉寺,新罗的澈鉴道允禅师继承、传播了南泉普愿禅师的“平常心是道”思想并以之践履会释了“禅茶一味”禅法,诠释了南泉禅学对韩国禅宗的影响,实现了新罗与大唐活跃的禅茶文化交流、促进了中韩友谊。

  关于弘扬南泉禅学现实意义的讨论。华中科技大学许淳熙教授认为,通过运用“禅”之智慧,“禅”的方法将禅宗文化与廉洁文化相结合的禅廉文化是一种积极向上的文化,通过对南泉普愿“平常心是道”理念的阐发,认为其平常心是无意念的清净之心,能认识到所贪对象的虚幻无常,使人回归清净本性,达到心净的境界,因而可以之作为禅廉文化的基石,达到心净则贪灭;这对促进党员干部筑牢拒腐防变思想道德底线,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有很强的现实意义。也有学者认为,南泉禅学汲取了儒、道两家的精华,其“平常心是道”、“农禅并重”的禅法思想和独超物外的禅风对推动地域对外文化交流,弘扬中国传统民族文化,构建和谐社会,净化人们灵魂,提高人们传统文化素质,构建多元化文化发展,提醒众生事必躬行方有悟、树立正确的人生信仰和价值取向及为现代人的生命安顿开辟广阔空间等具有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生命教育意义。

  为了更好的普及禅学精神,此次会议融学术研讨、禅茶雅会于一体。在研讨会当日还举办了中韩南泉禅意书法展及第九届世界禅茶雅会,与会嘉宾不仅欣赏了丰富多彩的书法形式,还欣赏了来自中韩的古琴、茶道、香道、佛曲、太极拳,以及著名非物质文化遗产罗城民歌、黄梅戏、傩戏、青阳腔等精彩表演。通过美轮美奂的书法作品和禅茶表演及精彩纷呈的学术讨论,与会嘉宾对南泉禅学以及源远流长的禅文化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和理解。此外,与会嘉宾还参与了10月11日举行的南泉禅寺大雄宝殿奠基典礼、普愿禅师铜像揭幕式以及塔院供茶仪式等重要活动。此次南泉禅学研讨会暨世界禅茶雅会产生了较大的学术与社会影响,不仅为中韩学者提供了交流平台,更对禅的宗旨与智慧人生、南泉普愿禅学思想的传播与发展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摘自:2016年《佛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