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圣严法师“心灵环保”的生态观考论

作者:崔红芬

  【摘要】“心灵环保”是台湾法鼓山圣严法师为适应现代生态环保的需要而提出的佛教环保理念,是现代佛教发展与时俱进的表现。清末民国时期,中国社会发生了深刻变化,传统社会的政治制度、生产经营方式、经济结构以及宗教文化等都受到西方思想、文化和学术等冲击,也促使佛教适应新社会思潮的变化。谭嗣同、杨度的新佛教思想、太虚大师的“人生佛教”理念的提出都是与当时社会文化思潮相适应、以服务社会为宗旨的,标志着传统佛教向更加贴近现实生活、贴近人生的方面转变。当代的圣严法师为弘扬佛教,在台湾创建法鼓山,提出“心灵环保”理念,关注生态,强调心灵净化,以此推动“提升人的品质,建设人间净土”的实现。本文首先梳理从圣严法师简要生平,然后对法师提出心灵环保理念、践行活动和其历史渊源等方面进行初步探讨。

  【关键词】圣严 心灵环保 法鼓山

  “心灵环保”是台湾法鼓山圣严法师为适应现代生态环保的需要而提出的佛教环保理念。圣严法师为弘扬佛教,在台湾创建法鼓山,于1993年提出“心灵环保”理念,以推动“提升人的品质,建设人间净土”的实现。之后又有四个环保思想出现,以礼仪环保、生活环保、自然环保,来配合心灵环保,内涵丰富,涉及诸多方面。本文仅对“心灵环保”的生态思想进行探讨,希望学者批评指正。

  一、圣严法师简要生平

  圣严法师(1930—2009)有佛学大师、教育家、佛教大师的称号,曾先后两度出家。1943年在南通广教寺(临济宗寺院)第一次出家,法名常进,1946年为了躲避战乱,来到上海大圣寺,成为一名经忏僧,1947年离开大圣寺到静安寺佛学院成为一名插班的学僧,对印度大乘佛教的中观、唯识等思想都有修学。1949年入伍从戎随军队来到台湾,度过10年军旅生涯,期间没有中断对佛教的思考。自1956年开始圣严法师接触了太虚大师“人成即佛成”以及印顺法师的“人间佛教”,撰文阐述对佛教问题的看法,为日后佛学理念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1960年第二次依东初老和尚出家,法号为慧空圣严。东初老人是太虚大师的学生,来台湾之前曾经担任江苏省镇江名刹曹洞宗定慧寺的方丈,亦是曹洞宗创始人洞山良价下第五十代传人,老人同时也在临济宗下常州天宁寺参学,亦在临济宗普陀山系的寺院出家,故一人传承曹洞宗与临济宗两支法门。圣严法师除了从东初老人得到两系的传承之外,1978年12月又承临济宗法脉的灵源和尚将法脉赐给圣严法师,使圣严法师与鼓山涌泉寺临济宗派下法脉有了传承关系,并同时成为临济义玄之下第五十七代传人。东初老人为承继太虚大师的“人间佛教”思想,创办《人生》月刊,圣严法师曾任《人生》的主编。

  1961年圣严法师闭关,深入经藏,研读《长阿含经》、《中阿含经》、《增一阿含经》、《杂阿含经》和《璎珞经》等,之后撰写了《戒律学纲要》。自1969年留学日本,1971年以《大乘止观法门之研究》获得硕士学位。然后继续攻读博士,1975年获得日本立正大学博士。取得博士学位后回台湾弘法,1976年抵美国,开设周日静坐班,举办禅七活动。1977年,因东初老人圆寂返台,圣严法师继承中华佛教文化馆、农禅寺,1981年担任中国文化大学、政治大学研究所教授,1985年于北投中华佛教文化馆创办“中华佛学研究所”,1989年创设法鼓山禅修,文教、慈善体系的人文社会大学、僧伽大学、僧团道场、七个基金会、中英文四种定期刊物。1993年提出的“心灵环保”为法鼓山核心理念,以“提升人的品质,建设人间净土”作为法鼓山弘法目标。之后又出现四个环保,即心灵环保、生活环保、利益环保、自然环保。1999年把“四安、四它、四要、四感、四福”的“心五四”运动作为21世纪生活主张,2007年又提出“心六伦”,作为新时代,心伦理运动。圣严法师还任美国佛教会副会长及译经院院长,创办中华佛学研究所,发行佛学学报及佛学研究年刊,出版《禅的生活》、《拈花微笑》、《禅与悟》、《禅的世界》、《禅的智慧》、《禅门》、《禅无所求》等著作。

  圣严法师一身兼禅宗两个法脉,即禅宗曹洞宗的第五十代传人、临济宗的第五十七代传人、台湾法鼓山的创办人。2009年圆寂,享寿80岁。

  二、“心灵环保”理念

  1、心灵环保

  圣严法师将法鼓山作为弘法基地,把弘扬宗教与现代教育有机结合起来,服务社会,服务人生。圣严法师法师面对社会存在种种问题和佛教在现代社会发展机遇等,提出“心灵环保”理念最为法鼓山核心思想。

  从1989年起,圣严法师创建法鼓山,在台湾提倡建设人间净土的思想。为响应环境卫生、保护自然生态、珍惜自然资源的号召,1993年圣严法师提出“心灵环保”的理念,以此作为法鼓山的核心理念。之后又围绕“心灵环保”而提出“生活环保”、“礼仪环保”和“自然环保”,这是生态环保实践活动的时代发展。圣严法师对于生态问题的关注,也是人间佛教对现实问题关怀的延续。

  何谓“心灵环保”?圣严法师做了详细的阐述。圣严法师认为:“心灵环保”的意思是指对环境卫生的保护,以及人类生存空间的维护。因为环境的污染是由人造成的。“环境”本身不会制造任何污染,植物或矿物也不会为人类环境带来污染。唯有人类会制造脏乱,不但污染物质环境,更是污染精神环境,从语言、文字、符号,种种形象以及各种思想观念等都会为人类的心灵带来伤害。物质环境的污染不离人为,而人为又离不开人的“心灵”。如果人们的心灵清洁,则我们的物质环境不会受到污染。因此,我们讨论环境的污染,就必须从根源着手,也就是要从“心灵”开始。[1]

  从圣严法师的论述中,我们可以得知,“心灵环保”应该包含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指物质环境的保护;二是污染的根源来自“心灵”。在物质污染和心灵污染两个方面中,圣严法师更是强调“心灵”的作用,“心灵”的清洁才是治理物质污染的根本。为了解决目前全球面临的环境问题,圣严法师不是就生态问题解决生态问题,而是要从问题的根源入手,把净化众生的心灵视为生态问题解决的前提,社会和谐的根本,是人间佛教建设中不可缺少的环节。正如圣严法师在《心灵环保自序》中所言:“从1989年起,又提倡建设人间净土的理念,响应环境卫生、保育自然生态、珍惜自然资源的号召。同时呼吁发起“心灵环保”的运动。若想救世界,必须要从救人心做起,如果人的思想观念不能净化,要使得社会风气净化,是非常难的。心灵的净化,便是理性与感性的调和,智慧与慈悲的配合,勇敢放下自私的成见,勤于承担责任及义务,奉献出自己,成就给大众,关怀社会,包容他人。唯有如此,人间净土的实现,才不会仅是空洞的理想。”[2]

  “心灵环保”是圣严法师提出的用以净化台湾社会和弘扬佛法的主张,以观念的导正,能够不受环境的影响而产生内心的冲击,以达成平衡身心,以健康的心态面对现实,正确处理问题,提升人的素质,建设人间净土,推广生活与禅修合一的运动。

  环保是当今世界最为关注的话题之一,也是社会潮流的所向。在现代社会物质文明快速发展,人们讲求丰富而优厚的物质享受,追求经济效益的最大化。虽然人类物质生活富足了,但也带来了诸多弊病,心灵空虚、各种疾病困扰和环境污染,我们的生活的地球也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的破坏,我们生活的环境遭到严重的污染,空气污染使纯净的蓝天和美好的阳光已经成了我们难得一见的风景。雾霾的侵扰,使我们呼吸新鲜的空气也成为一件奢侈的享受。森林树木被滥采滥伐,森林越来越少,动物种类急剧减少,大量的植物也日渐消亡,使生态失衡。工业快速发展,污水排入河流,洁净的水源无处可寻。人们赖以生存的耕地不断被侵占,在农业方面滥施肥料和农药,使现有土地也遭到前所未有的破坏,给人类的饮食安全带来很多的隐患。我们生活在各种噪音、工业废气和汽车尾气之中,这一切与现代社会过分强调经济发展密不可分,利润、利益和金钱成为人们追求的头等大事,丰厚的物质并没有满足人们,现代人所面临的烦恼和痛苦也丝毫没有减弱。这一切都源自于心灵,源于人们的贪嗔痴的欲望所造成的。基于此,圣严法师提出“心灵环保”的理念。

  为了保证“心灵环保”的实现,圣严法师还提出生活环保、礼仪环保和自然环保,以“心五四”运动来提升人的品质,达到建设人间净土的目的。“心五四”是指推动实现心灵环保的五个方面的生活态度,即四安(安心、安身、安家、安业)、四要(需要、想要、能要、该要)、四感(感恩、感谢、感化、感动)、四它(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四福(知福、惜福、培福、种福)。圣严法师在台湾弘扬佛教,希望人们通过学佛和修习,认识自我,开发智慧,修持戒律,止恶扬善,转染为净,转识为智。

  在现实生活中人的心不能净化,要使得社会风气净化,是非常难的。心灵的净化,便是理性与感性的调和,智慧与慈悲的配合,佛教解决人的生活、生存问题,对人生烦恼痛苦等显示问题的关注,使人们从各种烦恼和痛苦中得以解脱。圣严法师心灵环保的观念是立足佛教的传统思想,从四谛、十二因缘和八正道的方面探究人类烦恼痛苦的根源即是佛教三毒(贪嗔痴),由于三毒使人们“无明”,产生痛苦和烦恼。诸多生态危机是由贪婪心、我慢心造成的,是现代社会中人们盲目追求物质享受,对自然环境肆无忌惮的掠夺式开发造成的。为了和谐人与自然界、动物界的关系,要求人们要克制自身的欲望,尊重自然法则,以慈悲的心态对待世间一切,倡导众生平等,不要处处以人为中心,剥夺其他生灵的生存权利,倡导素食,做到不滥捕滥杀,践行爱护一切生命的价值。以正念帮助人们将生态环保理念落实到现实生活之中,要学会知足少欲,树立正确的生活观,懂得知福、惜福、培福、种福和感恩,提倡简朴和节约,珍惜自然资源,珍惜来之不易的福报,减少对自然资源无节制的开发和索取。只有心灵净化才有具体行为的净化,只有众生觉悟,众生心灵的净化,才有人类生活环境的净化,做到人与自然、人与社会和谐。

  2、心灵环保的践行

  为了实现生态环保,圣严法师更为关注“心灵环保”的践行活动,并能在现实生活中身体力行,把环保落实到物质生活的各个层面。

  第一,通过教育树立环保意识

  圣严法师提倡全面教育,落实整体关怀,希望通过三大教育即“大学院教育、大普化教育、大关怀教育”,并利用网络、电视和书报等宣传手段,不断提升人们的环保素质和树立环保意识,从个人做起,推行“心灵环保”理念。2005年法鼓山世界佛教教育园区落成开山,环保和教育的理念在法鼓山的建设环节中得以很好的体现,使人回归佛陀本怀,奉献自己,善待一切众生,成就社会大众,逐渐实现世界净化。

  第二,提倡农禅,关注饮食安全

  圣严法师以农禅寺为中心,发扬农禅传统,提倡环保农业。农禅寺是东初老人在圆寂前购置的农舍,东初老人亲自开拓这片农地,过着“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农禅生活。圣严法师接管农禅寺后,继续发扬东初老人弘扬传统禅法的精神,提倡简朴生活,认为简朴就是环保,带领弟子亲手种菜,种植花草树木,不仅解决生活所需,而且也美化环境。

  圣严法师为了扩大传法规模,假借农禅寺,成立“般若禅坐会”、“福慧念佛慧”和“助念团”等,提倡禅七和静坐共修,设立环保日,动员大家参与资源回收、净化环境、植树和节约用水等活动,放下自私、自欺、自怨、自慢,广施菩提善根,广结善缘,普种功德福田,让更多的人了解佛教,了解环保,从禅修中体悟禅的智慧,了解人生,注重养生、护生、厚生,关注饮食卫生,关注食品安全。

  第三,提倡简朴生活,反对浪费

  圣严法师反对使用一次性餐具和过度包装,提倡不用化学制剂,尽量减少生活垃圾,要对垃圾进行分类处理。提倡节约用水,用电,少用洗发精、洗涤精等化学清洁剂,减少对水资源的污染,珍惜上天赐予我们的空气、阳光和水,不用塑料袋。

  1998年圣严法师在法鼓山举行了焰口和普施甘露的平安法会,倡导用素果鲜花和简单的饮料等祭拜孤魂,使他们得到慈悲的温暖。为亡故亲人不烧纸币、棒香,不燃蜡烛,在寺院敬佛少焚香和燃蜡烛,用鲜花、水果和清水代替,以此提倡环保。保护树木花草和动物,不要不要滥捕、滥杀,改变放生观念,合理放生。我们是大自然的一分子,也是生物链中的一环,如果人类过度破坏我们生存的环境,我们必将得到大自然的报复。

  心灵环保要求人们勇于放下自私的成见,培养正见,修持戒律,观无常,破除我执、无明,摆脱贪嗔痴,勤于承担责任及义务,发菩提心、慈悲心,奉献出自己,成就给大众,逐渐提升人的品质,克服人的贪欲,不断培福、增福,与他人和睦相处,与自然和谐相依,只有这样,“人间净土”才能付诸于实现。

  三、心灵环保理念的来源

  圣严法师的“心灵环保”和“建设人间净土”思想与佛学和禅宗发展是一脉相承的。其思想来源主要有两个,一是继承慧能一系的思想,融通渐顿南北二宗。二是继续阐扬和弘传太虚大师的人间佛教思想,加以发挥和完善。

  1、来源于祖师禅精神

  在佛教发展的历史长河之中,可以用“契理契机”代表其发展与时代的适应性,道安、慧能、太虚等为中国佛教发展做出杰出贡献的大师。道安大师成就了印度佛教中国化的大事因缘,慧能大师成就了中国佛教大众化的大事因缘,太虚大师高扬“人间佛教”的理论,成就了中国佛教现代化的大事因缘。[3]

  禅宗发展也是一样,不断与时代发展相适应,达摩对小乘禅法进行变革,慧能又对达摩禅法有所改变,后来的祖师也在不断完善和改变禅法,以求不断适应社会发展需要,禅宗也逐渐出现有“五宗七家”之说。但最为兴盛且流传久远的是曹洞宗和临济宗,历史上有“禅宗三分曹洞,七分临济”之说,圣严法师作为临济宗和曹洞宗的传人,其理念是在各位禅宗祖师的思想基础上提出,与他们一脉相承。

  临济禅在禅宗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是创建时间最早、流传久远和影响深远的禅宗宗派。临济宗是义玄在河北正定创建的。禅宗被视为最具中国化的佛教宗派,禅宗从萌芽到发展成一定规模,经过达摩、慧可、僧璨、道信、弘忍、神秀、慧能等历代祖师的努力,其思想不断进步和发展。达摩虽然重视坐禅,但也注重禅修不能脱离日常生活,直指人心,见性成佛。

  弘忍时更是把日间劳作与夜间修习结合起来,《传法宝记》载:

  其性木讷沈厚,同学轻戏,默然无对,常勤作务,以礼下人。昼则混迹驱给,夜便坐摄至晓,未常懈倦,三十年不离信大师左右。

  《楞伽师资记》也载:

  唐朝蕲州双峰山幽居寺大师,讳弘忍,承信禅师后。忍传法,妙法人尊,时号为东山净门。又缘京洛道俗称叹,蕲州东山多有得果人,故东山法门也。又问,学道何故不向城邑聚落,要在山居?答曰:大厦之材,本出幽谷,不向人间有也。以远离人故,不被刀斧损斫,一一长成大物后乃堪为栋梁之用。故知栖神幽谷,远避嚣尘,养性山中,长辞俗事,目前无物,心自安宁,从此道树花开,禅林果出也。[4]

  弘忍禅师提倡在安静无喧嚣的环境中居住传法,养性山中,远离俗事,集体习禅,发扬农禅并重的禅风,既参禅也劳作,修禅之余,上山打柴,下地耕作,以自食其力,不依靠官府和信众供养,弱化禅寺对社会的依赖,以此达到“目前无物,心自安宁,从此道树花开,禅林果出也”的结果。

  禅宗自慧能以后分为南北二宗,也开启了禅宗发展史上最具特色的一幕。神秀及其弟子代表禅宗北宗,他们依附政治,受到皇室和权贵供养,其佛法的发展也与政治影响有密切关系。禅宗北宗虽在武则天、中宗、睿宗和玄宗时期得到恩宠而发展壮大。但随着唐代天宝年间长达八年之久的战乱给北方地区造成的伤害是巨大的,尤其两京洛阳和长安地区,政府无暇顾及寺院,达官贵人和百姓也因战乱逃亡或破产,禅宗北宗因过于依赖皇权而受到的打击也是致命的,北宗逐渐衰落下去。

  而慧能的南禅法门经过神会、南岳怀让、青原行思的传承到马祖道一和石头希迁时期而大振,传遍大江南北,南宗由江西、湖南而逐渐大盛于全国。慧能(638—713)是唐朝岭南新州的樵夫,不识字,师从弘忍时也就二十出头,在弘忍门下,慧能并未正式剃度,从事碓房舂米劳作,在日常生活中,慧能不断思考人生道理,表现出对禅法的透彻领悟,认为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可以自修自悟,无需他求,如《六祖坛经》记载:

  弘忍和尚问惠能曰:汝何方人,来此山礼拜吾?汝今向吾边,复求何物?惠能答曰:弟子是领南人,新州百姓,今故远来礼拜和尚,不求余物,唯求佛法作。大师遂责惠能曰:汝是领南人,又是獦獠,若为堪作佛。惠能答曰:人即有南北,佛性即无南北,獦獠身与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别?

  慧能提倡定慧不二,慧即是定,修习禅定没有特点、程序和仪轨,只要体悟自性,无为自然,将修行置于日常生活之中。慧能思想中已经包含日常生活就是修道,并被以后禅宗承法者继承和加以光大。

  南岳怀让在慧能禅法基础上又有一定发展,认为不能仅靠坐禅达到智慧,得以解脱,应把坐禅扩展到日常生活之中。怀让弟子马祖道一时期更是明确提出“道不用修,平常心是道”思想,《景德传灯录·马祖传》记载:“若了此心,乃可随时著衣吃饭,任运过时,更有何事?”马祖更是认为穿衣吃饭也是修习,平常心是道。

  马祖道一在家弟子庞蕴对禅法有深刻的理解,《庞居士语录》卷一记载庞居士向石头希迁参禅问道,庞居士用偈语在回答希迁问题:

  日用事无别,唯吾自偶谐。头头非取舍,处处没张乖。朱紫谁为号,丘山绝点埃。神通并妙用,运水与搬柴。

  庞居士认为佛教所谓申通、妙用,也是处处体现在运水和搬柴等日常生活之中方面。马祖道一弟子怀海开始“行普请法,示上下均力也。”[5]百丈怀海提倡“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农禅合一思想,更是把禅僧的修习融于日常劳作生活之中,适应当时社会发展,为禅宗在唐的流行天下奠定了基础。

  赵州和尚从谂禅师师从普愿,从禅宗传承来讲应是义玄的师叔,从谂“年至八十,方住赵州城东观音院,去石桥十里”。大约从谂禅师在唐宣宗大中十二年(858)来到河北赵州,住观音院即今柏林禅寺,他“革律为禅”,弘扬禅法,继承马祖“平常心是道”,认为人人都有佛性,需要在生活中自己体悟。在前人基础上逐渐形成自己特色禅风,流传至今“柏树子”和“吃茶去”的公案则是充分利用现实生活的事例,阐述佛性和禅意。

  义玄时期一直秉承历代祖师的思想,《正法眼藏》卷第二之上记载:

  临济和尚示众云:道流,佛法无用功处,只是平常无事,著衣吃饭,屙屎送尿,困来即卧,愚人笑我,智乃知焉。[6]

  义玄用形象比喻来说明,禅修即在日常生活之中,离开日常生活,修禅也失去其意义所在。义玄则上承慧能、南岳怀让、马祖道一、百丈怀海、黃檗希运,在历代祖师禅法基础上加以创新建立临济宗。赵州和尚从谂则上承慧能、南岳怀让、马祖道一、普愿。同一法系的义玄和从谂先后来到河北弘传禅法,并形成独特禅法,这对后世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

  圣严法师在农禅寺提倡亲自耕种,提倡农禅结合,指导坐禅和念佛等系列活动,关注生态,倡导人与自然的和谐,是对祖师禅法的继承和发挥。

  2、经典的渊源

  “心灵环保”的名词根源于《维摩诘所说经》“佛国品”所说:

  随智慧净则其心净,随其心净则一切功德净,是故宝积。若菩萨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7]

  度化众生,净佛世界是佛教根本价值的追求,“净佛世界”是一种生态建设。《华严经》(六十卷)所说“心佛及众生,是三无差别;诸佛悉了知,一切从心转。”[8]

  应知佛与心,体性皆无尽。

  若人知心行,普造诸世间;

  是人则见佛,了佛真实性。

  心不住于身,身亦不住心;

  而能作佛事,自在未曾有。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

  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9]

  “罪性本空由心造,心若灭时罪亦亡”等内容。只要人心染恶,人间社会即会出现灾难连连,如果人心净善,人间社会即是康乐境界。

  若想救世界,必须要从救人心做起,“心灵环保”强调心法,《妙法莲华经玄义》讲到:

  游心法界如虚空,则知诸佛之境界,法界即中也,虚空即空也,心佛即假也,三种具即佛境界也。是为观心仍具佛法,又游心法界者,观根尘相对,一念心起,于十界中,必属一界,若属一界,即具百界千法,于一念中,悉皆备足,此心幻师于一日夜,常造种种众生、种种五阴、种种国土。[10]

  要净化世界,首先要净化心灵,去除各种贪念,减少对自然界无节制的开发,惜福和知足,实现人间净土。圣严法师的“心灵环保”则是依据佛经及祖语,希望把人间净土的思想。

  3、源于人间佛教

  佛教自两汉之际传入中国,经历南北朝和隋唐两次发展高峰,出现佛教中国化的局面,及至明清时期佛教已经趋于衰微,清末民国初期,在外来思想的冲击下,中国佛教进一步衰落,而且面临挑战。中国佛教何去何从?引起一些高僧和有识之士的思考,20世纪20、30年代太虚大师提出贴近人生、改善人生的“人生佛教”的思想,太虚大师理念在台湾和大陆不断发展和完善。之后,则是台湾的印顺法师契理契机地提出了“人间佛教”,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在台湾形成一定势力。太虚大师不仅对人间佛教和禅宗精神进行研究和体悟,而且他提出人间佛教思想也是中国佛教现代化的一种必然发展趋势。太虚大师认为倡导人间佛教在于发挥中国佛学特质是禅的特色。当代佛教发展也应重视禅修和禅学的发展。

  早在六祖慧能就体会到佛法在世间,不能脱离世间传法,他云:“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11]近代太虚大师也言:“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人间佛教”是对大乘佛教思想的发挥,大乘佛教的精神就是无私奉献、庄严国土、利乐有情是精神,就是关怀人生、关照社会发展的人间佛教的精神。我们要建设一个富有、清净、祥和的人间净土,就应该发扬大乘佛教的优良传统,以佛教慈悲、智慧、和平的教义服务社会,要求人们立足现实的生活,在生活当下修习和觉悟,奉献人生、回报社会。

  “人间佛教”的思想在大陆、台湾都得到共识。在中国佛教界逐渐产生广泛的影响,在台湾有印顺法师、圣严法师、证严法师的弘传。人的存在与国家、民族、人类,甚至宇宙的存在有密切关系,“心灵环保”要求人们断除各种烦恼,克服种种贪欲,爱护我们生存的环境,知恩、感恩,回报社会,利益众生。

  四、心灵环保思想兴盛的原因

  圣严法师心灵环保思想既是对慧能以来传统禅继承与弘扬,以实现祖师禅的现代回归为己任;又是对太虚大师“人生佛教”和印顺大师“人间佛教”的发挥,将人间佛教与禅宗发展的根本理念、修行方式和内在精神实质等全面融为一体,构建了当代社会弘扬佛教的理论体系和践行方法。心灵环保和在台湾日渐兴盛,其原因有内在的,也有外部的。

  (一)内在原因

  明清以后,中国佛教趋于衰落,究其原因,除了人文政策和战争因素外,佛教本身也存在很大问题;一是佛教信仰混杂民间信仰,人们对佛教的认识流于鬼神迷信崇拜;二是僧尼未能积极参与社会活动,为及时与社会变革相适应,为芸芸众生服务;三是过于强调人死后的解脱和对来生的追求,表现以超度亡灵为主经忏佛教盛行,从圣严法师作为经忏僧的经历就可证明这一点。太虚大师鉴于此,提出人间佛教的理念。太虚大师所提倡的人间佛教不是鬼化佛教和神化佛教,而是要树立正信、正念的人间佛教。

  佛教的本质是利益众生,为社会服务,太虚大师认为:“佛教,并不脱离世间一切因果法则及物质环境,所以不单是精神的,也不是专为念经拜忏超度鬼灵的,所以不单是死后的。在整个人类社会中,改善人生的生活行为,使之合理化、道德化,不断向上进步,这才是佛教的真相。”

  圣严法师“心灵环保”在继承传统佛教的基础上,对佛教适应现代生活而进行的又一次变革。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沩仰宗、法眼宗和云门宗逐渐消亡,与他们禅法保守有一定关系。临济宗和曹洞宗得以兴盛传承不断,与其禅法和禅修实践的创新密切相关。

  生活在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往往被生活所困,处于痴迷状态,不能正确面对与放下,受到外界的困扰,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和欲望,现代社会存在诸多问题和乱象都是由贪、嗔、痴、慢、疑等罪障决定的,其中“贪”是最为突出的现象,社会道德的沦丧,人文环境恶化。大陆屡屡爆出的帮助摔倒的老人而反被讹诈的事件,食品不安全等问题。对金钱、女色的无限索取,出现大量贪官,给社会造成极坏影响。对各种利益最大追逐,工业废气废水随意排放,致使生活环境,雾霾天气不断增加,水资源受到污染和破坏,河流干涸,严重影响人生的生活和生命安全。

  圣严法师提倡:以“心灵环保”推动“提升人的质量,建设人间净土”的实现来达到“继承传统,适应时代,立足正法,弘扬禅学,开发智慧,提升道德,祥和社会”的目的都是对佛教和禅法适应现代社会作出实践,是针对社会存在的一些弊端和不良现象,为发扬佛教服务社会和利益众生的职能而做出的创新。

  (二)外在原因

  1、政策的支持

  台湾在这方面有较好的基础,佛教研究没有中断,

  对外交流也处在良好的状态。

  2、信众的需要

  国家为了发展经济,一直重视科技理工人才的培养,以致造成人文精神及社会品质的堕落,人们贪欲膨胀,一些丑恶现象不断出现,使人们接受的教育与现实形成很大的反差。再者由于一味追求经济增长,致使环境受到严重破坏,人们赖以生存的空气、水资源污染严重,高速发展的科技,虽然给人们带来了丰厚的物质资源,也造就了人们过度追求物质享乐,忽略了人们的精神需求,人们精神空虚,转而出现宗教追求。而圣严法师的“心灵环保”和净慧法师的“生活禅”又与人们现实生活息息相关,贴切人们的生活,可以满足人们的精神需要。

  综上所述,圣严法师“心灵环保”理念是针对目前环境污染等问题而提出的,是佛教适应现代社会发展的具体表现。“心灵环保”理念既是对祖师禅精神的继承和回归;又是对太虚大师所提出的“人间佛教”思想的落实和深化。慈悲和智慧是大乘佛法的根本精神,“心灵环保”意在通过对传统佛教的阐释和弘扬,从缘起和四谛的观点出发,圣严法师身体力行,引导人们去除贪嗔痴,破除我执,净化心灵,克制欲望,知足惜福,简朴节约,减少对大自然要取之有度,不可盲目而无节制地开发,以慈悲之心对待世间一切生灵,关注生态,服务社会,造福众生,不断提高自身素质,和谐与社会、大自然的关系,奉献自己,成就大家,关怀社会,包容他人,建设人间净土,还人们优美而舒适的生活环境。

  [本文作者:崔红芬,博士,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

  【注释】

  [1]圣严:《心灵环保》(单行本)

  [2]圣严:《心灵环保自序》,法鼓全集光碟版“第三辑第五册”

  [3]净慧:《中国佛教与生活禅》,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5年,第9页

  [4](唐)净觉集:《楞伽师资记》,《大正藏》第85册,第2837号,第1289页

  [5](宋)赞宁撰:《宋高僧传》,卷10“习禅篇”,中华书局校勘本,1997年,第236页

  [6](宋)宗杲集:《正法眼藏》,《卍新纂续藏经》第67册,第1309号,第586页下栏

  (唐)慧然集:《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大正藏》第47册,第1985号,第498页上栏

  [7](姚秦)鸠摩罗什译:《维摩诘所说经》,《大正藏》,第14册,第475号,第538页上栏

  [8](东晋)佛陀跋陀罗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大正藏》,第9册,第278号,第465页下栏

  [9](唐)实叉难陀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大正藏》,第10册,第279号,第102页上栏

  [10]天台智者大师说:《妙法莲华经玄义》,《大正藏》,第33册,第1716号,第693页中栏

  [11](元)宗宝编《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大正藏》第48冊,第2008号,第351页中栏,相似内容参见杨曾文校写:《新版敦煌新本六祖坛经》(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1年,第48—49页)的相应内容为“法元在世间,于世出世间;勿离世间上,外求出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