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从《大般涅槃经》看佛陀涅槃前给我们的嘱咐

作者:邹岩

  《大般涅槃经》,或称《大本涅槃经》、《大涅槃经》,是宣说如来常住,涅槃常乐我净、众生皆有佛性乃至阐提成佛等义的经典:汉译本作四十卷,北凉昙无谶译,收录于《大正藏·第十二册》,经录家将它列为大乘五大部经之一,是中天竺著名译经师昙无谶(385433年,意译“法护”)在北凉玄始十年(421),依河西王沮渠蒙逊(366433年,今甘肃张掖人)之请,于姑喊(今甘肃武威)译出。由于此经畅演大乘,议论宏辟,精义迭宣,因而从开始译出之日起,就在中国佛教界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被认为是佛陀最后最高的说教,

  《大般涅槃经》又常被略称为《涅槃经》,但涅槃部经典可分大乘,小乘二类,大乘涅槃经有二本,一即为本经,又称为《北本涅槃经》,分十三品;二是南朝宋文帝刘义隆元嘉七年(431),建业(今江苏省南京市)名僧慧严、慧观等人因其文言质朴而品数疏简,遂与谢灵运(385433年,绍兴市上虞区人,为东晋名将谢玄之孙)对照东晋杰出的佛经翻译家法显(334420年,山西临汾人)于东晋义熙十三年(417)所译《泥洹经》六卷(或作十卷),增加品数,重修而成三十六卷,称为《南本涅槃经》。小乘涅槃经则有东晋法显所译《大般涅槃经》三卷,与相传是后汉支娄迦谶所译之《梵般泥洹经》二卷(《出三藏记集》作《胡般泥洹经》一卷)、失译《方等泥洹经》二卷及《长阿含·游行经》同本。此外,唐代翻经大德义净(635713年,河北涿县人,与鸠摩罗什、真谛、玄奘并称中国四大译经家)所译《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卷三十五至卷四十中,有与此经相当的记载。另外巴利文《长部》第十六经《大般涅槃经》则与东晋法显所译《大般涅槃经》最为相近:

  本段经文节选自《大般涅槃经后分》,由唐初译经僧若那跋陀罗(南海河陵国人,又称智贤,学贯三藏,博通二乘)所译。又作《大般涅槃经荼毗分》,《大涅槃经后译荼毗分》、《涅槃经后分》等。叙述佛人灭前后之事迹。收于《大正藏·第十二册》。西藏藏经则将本经附于大般涅槃经末尾,系自汉译本中转译者,分为四品半,即懦陈如品余、遗教品,应尽还源品。机感荼毗品、圣躯廓润品:

  《大般涅槃经后分·遗教品》原文如下——

  尔时,阿泥楼豆安慰阿难,轻其愁心而语之言:“咄哉!何为愁苦?如来涅槃时至,今日虽有,明旦则无。汝依我语,咨启如来如是四问:佛涅槃后,六群比丘,行污他家,恶性车匿,云何共住,而得示教?如采在世,以佛为师,世尊灭后,以何为师?若佛在世,依佛而住,如来既灭,依何而住?如来灭后,结集法藏,一切经初,安何等语?”

  尔时,阿难如从梦中,闻阿泥楼豆安慰其心,令致四问,渐得醒悟,哀不自胜,具陈上问而以白佛。佛告阿难:“何为忧苦悲哀乃尔?诸佛化周,施为已讫,法归是处:善哉!善哉!阿难,汝致四问,为最后问,大能利益一切世间:汝等谛听,善思念之-”(阿难曰)“唯然,世尊,愿乐欲闻。”佛告阿难:“如汰所问,佛涅槃后,六群比丘,恶性车匿,行污他家,云何其住,而得示教?阿难,车匿比丘,其性鄙恶,我涅槃后渐当调伏,其心柔和舍本恶性。阿难,我弟难陀具极重欲,其性鄙恶。如来以善方便示教利喜,知其根性,以般若智慧为说十二因缘,所谓无明缘行,行缘识,乃至老死忧悲苦恼,皆是无明憎爱丛林;一切行苦,弥满三界,遍流六道,大苦根本,无明所起-以般若慧,示以性净,谛观根本,即断诸有过患无明。根本灭故,无明灭,无明灭则行灭,乃至老死忧悲苦恼皆灭、得此观时,摄心定住即入三昧,以三昧力得入初禅,渐渐次第入第四禅:继心正念,如是修习,然后自当得证上果,离三界苦。阿难,尔时难陀比丘深生信心,依我教法勤心修习,不久即得阿罗汉果,阿难,我涅槃后,汝当依我教法正观,教示六群奉匿比丘,深心依此清净正法,不久自当得证上果。

  阿难,当知皆因无明,增长三界生死大树。漂没爱河,众苦长夜,黑暗崖下,绕生死柱,六识为枝,妄念为本,无明波浪,心识策使,游戏六尘,种苦恼芽,无能制者,自在如王,是故我言,无明郎主念念伤害,众生不觉,轮转生死:阿难,一切众生,为此无明,起诸爱结,我见覆蔽,八万四千烦恼郎主,役使其身,身心破裂,不得自在。阿难,无明若灭,三界都尽,以是因缘,名出世人。阿难,若能谛观十二因缘,究竟无我,深入本净,即能远离三界大火。阿难,如来是真语者,说诚实言,最后付嘱,汝当修行。阿难,如汝所问,佛去世后,以何为师者?阿难,尸波罗戒,是汝大师,依之修行,能得出世甚深定慧。阿难,如汝所问,佛涅槃后,依何住者?阿难,依四念处,严心而住。观身性相,同于虚空,名身念处;观受不在内外,不住中间,名受念处;观心但有名字,名字性离,名心念处;观法不得善法,不得不善法,名法念处:阿难,一切行者,应当依此四念处住。阿难,如汝所问,如来灭后,结集法藏,一切经初,安何等语者?阿难,如来灭后,结集法藏,一切经初,当安: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某方某处,与诸四众而说是经-”

  公元前486年农历二月十五日,佛在拘尸那伽城一条河边洗了澡后,在一处四方各有两棵娑罗树的中间安置绳床,枕着右手侧身卧着,即将进入涅槃,

  在此之前,拘萨弥国优填王恋慕世尊,给佛陀铸造了一个金像,佛陀见了,合掌对这个金像说:“我灭度后,就把所有弟子都托付给你了。”佛陀姨母摩诃波阁波提不忍见佛灭度,和五百余位除馑女礼拜佛陀之后,回到修道的精舍,在佛涅槃之前一起集体灭度。舍利弗和目犍连也不忍见佛陀涅槃,于是在佛陀灭度之前进入涅槃,同时有七万阿罗汉也一起进入涅槃。这集体的涅槃,使得佛的第四辈弟子都十分恐慌,秩序混乱,佛陀用尽了各种努力才使得他们驱除了烦恼,恢复了安静。

  佛在即将涅槃之前,用宏亮巨大的声音对僧众们说:今天,我将要涅槃了。一切众生如果有什么疑问,现在就可以问我,这是最后的一次提问了。”

  佛陀从早晨开始,脸上就放出巨大的种种亮光,这种亮光普照十方世界,六道众生听到世尊即将涅槃,于是都奔走相告,赶往佛陀的住所,劝请佛陀不要进入涅槃。当时四众弟子,各大菩萨、阎浮诸王、大臣、长者、四天王诸天子,八部诸王,山海诸王、师子象王,各鸟兽王,其中除了迦叶,阿难二众以及阿阇世王不在之外,都纷纷捧持供奉的食物来到佛的住所,请佛接受供养,佛陀都一一拒绝了。有一位优婆塞名叫纯陀的,上前对佛陀说:“我们都想从如来处求取将来的食粮,只愿如来哀悯众生,接受我微薄的供养。”佛陀答:“好!我今天就接受你最后一次的供养,成全你圆满的福慧:”纯陀恭敬地说:“即使如来佛您是用方便法门向世人现身人于涅槃,但我不能不因此而心怀苦恼。”佛听后,连连称赞说:“好啊!好啊!你能知道如来只是用这种方式向世人现身说法,进入涅槃。”这时,天龙八部也劝请如来应当长住人间,不要进入涅槃,佛陀便给他们讲说如来之身解脱的般若三法。许多比丘也要求佛给他们讲说无常、苦,空、无我的道理,佛便说出世的常、乐、我、净以及世间四种颠倒的虚妄之见。认为四种颠倒的虚妄之见(即“四倒”),有两种不同的对待方式:一、对于生死应当抱无常,无乐、无我,无净的态度,而不能拘执于常,乐、我、净之见,如果拘执于常、乐,我、净之见的,这叫做“凡夫四倒”;二、涅槃是常、乐、我、净的,不能执著于无常、无乐、无我,无净的见解,如果执著于这四种见解,即为“二乘的四倒”。比丘们便对佛说:“既然如来您永远不会有

  ‘四倒’之见,并且了了知晓常,乐,我、净的道理,那么您为什么不多住些时候,从而可以有足够的时间教导我们抛弃、离开这个‘四倒’呢?”佛答:“我现在所有至高无上的正法都已经交付给摩诃迦叶了,你们可以从他那里得到佛法,依靠他的智慧使你们断绝颠倒的虚妄之见,就像我在世的时候一样:”佛陀告诉大众:“现在我将正法同时托付给国王、大臣以及四部众,他们应当劝导鼓励各人学习佛法,使人民增加戒、定、慧的功夫。如果有不学习佛法,甚至懈怠,打破戒律,毁坏正法的,大臣、四部众们应当用严刑峻法对他们加以管治。”佛同时告诫大众,从今天开始不准许声闻弟子吃肉(声闻弟子,指听闻佛陀声教而证悟之出家弟子)?

  佛陀问懦陈如:“阿难到哪里去了?”懦陈如回答:“他在娑罗林外,离这里大约有十二由旬的路程。他被许多魔众所困扰,陷入魔网,身受大苦,因此不能到这单来。”佛便对文殊菩萨说:“阿难是我的弟弟,服侍我已经有二十多年,他从我这里听到的佛法很多,就像水倒进瓶里一样,只有他能接受并且加以护持,所以,我现在问他到哪里去了,是想要他接受并护持这《涅槃经》,现在他被魔障所困扰,你就拿这个大陀罗尼咒前往救护于他吧。”

  文殊菩萨当即前往阿难所在的地方,用大陀罗尼咒吓走了魔王,阿难因此顺利回到佛的身旁,佛对阿难说:“娑罗林外有一位梵志,名叫须跋陀罗,已经有一百二十岁了,虽然他得到了‘五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如意通),的本领,但尚未抛弃骄慢的心性,你可以去他那里对他说:‘如来出世就像优昙花一样,很快就会消失。今晚中夜时分如来就将进入涅槃,你如果需要如来做什么事的话,就赶紧到如来那里去。’”阿难将佛陀的话对须跋陀罗说了,须跋陀罗乃急奔佛的住所,听佛说法,当下便成了一位阿罗汉。须跋陀罗成为了阿罗汉后,对佛说:“世尊,希望您能多留些时间,不要马上进入涅槃。”佛听后,默然不许。须跋陀罗不忍看见佛陀涅槃,于是便在佛陀涅槃之前进入寂灭境界。佛告诫大众说:“从我悟道成佛后,最先度化的是懦陈如,最后度化的是须跋陀罗,现在,我的事已经做完了,不必再说法度人了,”

  本来佛将要人涅槃时,阿难尊者虽已证得初果阿罗汉,但仍痛哭流涕,心里十分难过,独自在一旁啼泣悲伤。旁边有一位阿泥楼豆尊者劝他说:“你不要哭了,哭也没有用,佛马上要涅槃了,佛涅槃以后有许多大事,如何处置?佛并没有说,你还不赶紧去问问佛?”阿难由于悲伤过度,一时想不起来有什么问题,于是他便问阿泥楼豆尊者:“有什么重要问题呀?”阿泥楼豆说:“有四个问题,你必须向佛当面问清楚,否则就来不及了。”阿难于是立即问佛:“世尊!您说法四十九年,讲法三百余会,您在世的时候,大家都以您为师,您灭度后,我们将以淮为师?”佛答:“依波罗提木叉(处处解脱)的无上戒法为师:”又问:“佛在世时,我们依佛而住,佛入涅槃后,我们依谁而住?”佛答:“你们依四念处(念是能观的智慧,处是所观的境界,一者观身不净,二者观受是苦,三者观心无常,四者观法无我)严心而住-”再问:“佛灭度后,结集(编辑)经、律、论三藏教法时,在各部佛经的开头,要说些什么话呢(因为当时的外道典籍不是谈无,便是说有,它们都是以“阿”为首,以“伛”为尾)?”佛答:“应当按‘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某方某处,与诸四众而说是经’的格式:”最后问:“对一些恶性比丘,佛在世时,会设法调伏他们,使他们放弃坏的本性;佛灭度后,用什么办法对付他们呢?”佛答:“用默摈的办法对付那些恶性比丘,不予理睬,使他们在僧团内部处于孤立之势,这样一来,他们便会感到孤独无趣,从而自动地离开寺庙,或者自觉地舍弃本性,放弃恶行,而成为好的比丘。”阿难又问佛灭度后如何安葬?佛答:

  “如转轮圣王的葬法:用白布缠身,涂上末香,将国王的尸体用金棺铁椁装饰起来,同时在身上浇灌酥油,然后用有香味的柴火烧化。火灭后,将骨末尽数收取,建塔安放,使人们看见这塔后,或悲或喜,从而怀念国王治理国家的好处。我涅槃后,也当按照转轮王的规矩殡葬。”

  佛说涅槃时,有许多人参加,但对于这经并没有产生足够的信心,但佛知道将来他们总是会相信的。

  已经到中夜时分了,佛即将进入涅槃,大地一片寂然,只听见佛宏亮的声音在为弟子们讲说《涅槃经》的要点:“比丘们,你们在我灭度后,应当尊重爱护恭敬波罗提木叉戒法,应当知道它就是你们人间的导师,跟我在世时没有两样。”佛告诫大众说:“我虽然在这个世界上,屡次向你们显示我已经进入涅槃,实际上并没有真正进入涅槃,因此你们应当知道,涅槃是常住法,是不变易法。”佛说完这话,就在七宝床上,右胁朝下,头枕北方,脚指南方,面西背东,安然而卧,带着慈祥的微笑在娑罗双树林下舒缓地悠然地进入涅槃之境中。

  佛陀涅槃后,有种种瑞相,不一而足。四众弟子自然悲伤痛悼,如丧父母,佛身灭度烧化,得到许多舍利,起先分做三份,一份给诸天,一份给龙王,另外一份给八国国王。八国为了得到这最后一份舍利,纷纷起兵前来争抢,后来这一份舍利被摩揭陀国人和释迦族等八国平均分为八份,各在他们的本土上建塔安奉:其中摩揭陀国(今印度南比哈尔地区)安奉在菩提伽耶的一份,到公元前三世纪被阿育王取出,分成许多份送到各地建塔:晚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考古家在尼泊尔西南境与印度的交界处发掘迦毗罗卫国(为古代释迦族的国都,也是释迦牟尼的故乡)遗址,发现了一座舍利塔,塔内藏有石瓶、石函等物;有一瓶放在铁和水品层迭的函内,里面有黄金花,花上安放着佛骨,从函上刻的文字知道这就是释迦族供养的佛的舍利。

  波罗提木叉戒为佛教出家众必须遵守的戒律,其中又包括波罗夷,僧残、不定、舍堕、单堕、波罗提提舍尼、众学、灭净法等八种,为解脱烦恼的必由之路,可“止恶防非”、“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出家人不应等着人来供养,而要利益人类,有贡献于社会,所以美国的出家人要搭衣,表示持戒,搭衣则现比丘相,这并不是标异立异:本来佛教刚刚从印度传到中国时,汉地比丘也是搭着衣,威仪具足,但那时的袈裟就好像现在南传比丘搭的衣一样,没有钩环。由于中国气候寒冷,汉地比丘要穿很多衣服在袈裟里面,大家用一个钩环把袈裟固定着,就不会掉了,所以中国的袈裟便有了钩环。后来汉地比丘经常要外出工作,嫌搭衣太麻烦了,平常就不搭,只在上殿过堂时才搭。到最后越来越马虎,甚至连过堂上殿也不搭了,所谓“习焉不察便成风”,现在大家都认为不搭衣是对的,搭衣者反而成了怪物。

  “依四念处(念是能观的智慧,处是所观的境界,一者观身不净,二者观受是苦,三者观心无常,四者观法无我)严心而住。”——“三十七道品”中的“四念处”即是身、受、心、法,主要对治执身为净,执受为乐,执心为常,执法为我的“四颠倒见”。

  一是身念处,观身不净,即观此色身皆是不净。我们的身体若不沐浴,时间一久,就会产生出一股汗味和臭味?而且即使沐浴了,身上的九孔还是常流不净物,如眼有眼屎,鼻有鼻涕,口有口水,痰,耳有耳垢,再加上肚肠里装的大小便,所以我们的身体是非常污秽不堪的。人们却仍视其为宝贝,替它戴上钻石和金银珠宝,用香水脂粉来涂抹,这岂不是用香花、宝贝来装饰一间厕所?你那么爱惜它干嘛?年轻时,身体各器官还灵活,听招呼,一到老年,器官就相继罢工,头昏眼花耳聋,口齿不清,手脚麻痹,百病丛生,你说这样的身体还要爱惜吗?所以我们要明白身体是一个不干不净不长久之物,不要再为它颠倒了!

  二是受念处,观受是苦,即观苦乐等感受悉皆是苦。受是感受,我们不要以为享受就是快乐,其实享受是不好的,“受苦是了苦,享福是消福”,苦尽了便是了苦,“苦尽甜来”嘛!如果你现在有福受,也应惜福,不要享尽了它,“乐极生悲”嘛!

  三是心念处,观心无常,即观此识心念念生灭,念念迁流,更无常住。

  四是法念处,观法无我,即观诸法因缘生,无自主自在之性;观一切法没有本体和自性,没有一个“我”的存在,是为诸法无我:

  我们依四念处而行,则渐渐把我执看破了,法执也空了,便容易证果开悟:我们为什么不能证果?就因为执着未破,放不下,看不破,看什么都是我的,这住宅是我的,那小轿车是我的,百万存款也是我的……,等到死时,两手空空,什么也带不去:有一首诗说得好——

  人生一场梦,人死梦一场;

  梦里身富贵,梦醒在穷乡;

  朝朝在作梦,不觉梦黄梁;

  梦中若不醒,枉作梦一场。

  所以我们不要太执着,要快点修行,学习佛法,找到了生脱死的法门。所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不要再在苦海中飘浮沉没了,否则将永无解脱出离之日。

  佛解答第四个问题——“用默摈的办法对付那些恶性比丘,不予理睬,使他们在僧团内部处于孤立之势,这样一来,他们便会感到孤独无趣,从而自动地离开寺庙,或者自觉地舍弃本性,放弃恶行,而成为好的比丘:”凡遇到不讲佛法,以正为邪,以邪为正,或以是为非,颠倒黑白的恶性比丘,应默而摈之,不理不睬,久而久之,他将自己反省,知道自己的所做所为皆不如法,就会改邪归正,依教奉行了。

  佛住世时,就有恶性比丘,现在离佛人涅槃的时代更远了,所以恶性比丘也就更多了,我们不必与恶性比丘计较,因为他们不懂佛法,不信因果,我们要用忍耐心来对待他们,“默”就是隐忍的意思,“摈”就是排除、遗弃的意思。

  摘自:《空林》2016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