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武林西湖高僧事略

作者:释元敬

  [宋]释元敬释元复撰

  魏得良标点

  徐吉军审订

  武林西湖高僧事略

  晋三藏理法师

  师名慧理,西竺人也。东晋咸和初,来游此土。至杭,见山岩秀丽,曰:“吾国中天竺灵鹫山之一小朵,不知何年飞来?佛在世时,多为仙灵所隐,今此亦复尔耶!”洞旧有黑白二猿,遂呼之,应声而出,人始之信。飞来峰由是得名。师即地建两刹,先灵鹫,后灵隐,常宴坐岩中,因号理公岩。今瘗塔在焉。赞曰:

  一峰飞来,自西而东,师亦戾止,爰指其踪。

  呼猿洞冷,宴坐岩空,花开花落,几度春风。

  齐玉泉超法师

  师名昙超,姓张氏,清河人也。身长八尺,蔬食布衣,独宿山林,虎兕不伤。建元末,栖钱塘灵苑山。夏常讲经。有一老人来听,诘其姓氏,曰:“我非人?乃龙也,居富春鹿山之下。乡民凿山侵龙居,龙忿不雨,今累月矣。屈师一往,诲化群龙。”师允其请,且曰:“吾此地亦无水,汝能致之乎?”老人即抚掌,泉自涌出,今玉泉是也。师乃往彼结坛,为龙受戒,浮舟讲经,雨大沾洽。嘉定三年,赐号灵悟大师。赞曰:

  身世两忘,以道自胜,灵苑谈经,有龙来听。

  求泉泉生,求雨雨应,龙何为哉?惟师是令。

  隋下竺观法师

  师名真观,字圣达,钱塘范氏,世本显仕。师生有奇相,舌紫罗纹,手左右掌为仙人字。出家通经律论,时彦曰:“钱塘有真观,佛法当天下一半。”寻谒天台智者,请受禅观。智者以师齐年,止为法兄弟。开皇十五年,于灵隐山头陀石室宴坐,众于南去建南天竺寺,请师居焉,是为开山始祖。常讲《法华》,以为心要,感皋亭神请讲,舍祠宇为佛殿,每盥洗余滴,地不为濡,人尤异之。师有雅操,文帝三征,秦王两延,皆以疾辞。大业中,因山行,自标葬地。未几示寂,梦与智者同辈翼佛还山,觉而叹曰:“吾六十二应终,以讲《法华》力延一纪,今七十四,生期毕矣。”中夜人寂。塔在东冈,久废不治。天禧中,慈云重修。赞曰:

  一乘妙法,阐自台祖,年齐道同,宜袭其武。

  征命频繁,弗移砥柱,清风凛然,可激千古。

  中竺千岁和尚

  师名宝掌,中印上人。魏晋间东游,自云六百七十三岁,周威烈王十二年丁卯生,左手握拳,有珠在掌中,因以为名。始抵峨嵋、五台,南返衡、庐,人建邺,与达摩遇于梁朝,遂扣法焉。洎来二浙,爱天竺之胜,结茅而居者四十五年。复往四明、天台及诸名山,游历将遍。唐贞观十五年,还竺峰。久之移居浦江宝岩。显庆二年正旦,手捏一像,九日而成,与其貌无异。即告徒曰:“吾誓住世干岁,自来支那忽四百岁。今己过七十有二年矣。”说偈而化,世称千岁和尚。遗记灭后有僧来取吾骨,勿拒。越五十四年,刺浮长老至彼作礼,塔户倏开,得其骨,皆连锁,金色,因持来,别建塔藏之,为中竺开山始祖。赞曰:

  人寿几何,朝露逝川,生周涉唐,本誓则然。

  东迟达摩,心印始传,孰云佛法,独在西天?

  唐径山国一钦禅师

  师名道钦,吴郡昆山人,姓朱氏。世服儒业,年二十八,即贡于礼部。道由丹徒.遇鹤林玄素禅师,得指人道之要,遂出家,大悟宗旨。久之辞去,素曰:“汝乘流而行,遇径即止。”师至临安东北山下,问途于樵者,曰:“此径山也。”师自东北而登,涉重冈,西至高峰北岩中,据石床而坐。俄,有老人素衣拜于前曰:“我龙也,自师至此,吾属五百皆不安居。当挈归天目,愿以此地为立锡之所。”言讫不见。北峰之阳有草庵可居,盖龙所造也。大历三年,代宗诏至阙下,礼遇有加。一日在内廷,帝至起立,帝曰:“师何以起?”师曰:“檀越何得向四威仪中见贫道?”帝悦,赐号国一。逾年,辞归杭州,即其庵所建寺,是为开山始祖。示寂后,谥号大觉。赞曰:

  代有觉士,出于文儒,宴坐双径,龙骧厥居。

  珠渊鳞屋,化为精庐,国之一号,帝赐不诬。

  唐大慈山中禅师

  师名寰中,姓卢氏,蒲坂人也。生有异相,其声如钟。出家于并州童子寺,受心印于百丈海禅师,结茅于南岳。一日,南泉至,问:“如何是庵中主?”师云:“苍天苍天。”泉云:“苍天且置。如何是庵中主?”师云:“会即便会,莫忉忉。”泉拂袖而出。赵州问:“般若以何为体?”师云:“般若以何为体?”赵州大笑而出。师明日见赵州扫地,师问:“般若以何为体?”赵州置箒,拊掌大笑,师便归方丈。师后住浙江大慈山,上堂示众云:“山僧不解答语,只能识病。”又云:“说得一丈,不如行取一尺。说得一尺,不如行取一寸。”时学者甚众,山素缺水,师拟飞锡,夜梦神人告曰:“勿他之,我移南岳小童子泉,就师取用。”诘旦,见二虎以爪跑于地,泉自涌出,味甘如饴。有僧自南岳至,乃曰:“小童子泉涸矣。”故东坡题诗云:“亭亭石塔东峰上,此老初来百神仰。虎移泉眼趁行脚,龙作浪花供抚掌。至今游人灌濯罢,卧听空阶环佩响。故知此老如此泉。莫作人间去来想。”咸通三年三月十五日,无疾而逝,寿八十三,腊五十四。僖宗溢性空大师。(建)定慧之塔。赞曰:

  履践真实,心悟无际,南泉赵州,激扬酬对。

  居乏寒泉,虎跑以济,惟德斯彰,风清日丽。

  唐下竺标法师

  师名道标,富阳秦氏。七岁,神气清茂,有沙门过而识之,劝令出家。至德二年。诏通佛经七百纸者,命为比丘,师首中其选,得度。居南天竺寺,护戒甚严。永泰中,住持奏赐寺额,居十二年,其徒多归之。常于灵鹫峰之南西岭下,葺茅为堂,号西岭草堂,怡然养浩,不干人事。尤工诗章,搜练精巧?与吴兴皎然、会稽灵彻鼎立齐声。时人有“洞冰雪,摩云霄”之誉,称西岭和尚。一时名公如李益、白居易、陆羽之流,皆敬之。长庆三年示寂,葬于山中。赞曰:

  出尘异相,挺见垂髫,业真空法,怡然养高。

  适意吟咏,配雅与骚,名标当世,可摩云霄。

  唐圆泽和尚

  师名圆泽,居慧林,与洛京守李源为友,约往蜀峨嵋,礼普贤大士。师欲行斜谷道,源欲诉峡,师不可,源强之,乃行。舟次南浦,见妇人锦裆负罂汲水,师见而泣曰:“吾始不欲行此道者为是也,彼孕我已三年,今见之,不可逃矣。三日浴儿时,愿公临门,我以一笑为信,十二年后,钱塘天竺寺外,当与公相见。”言讫而化。妇既乳儿,源往视之,果笑。寻即回舟,如期至天竺,当中秋月下,闻葛洪井畔有牧儿扣角而歌曰:“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用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常存。”源知是师,乃趋前曰:“泽公健否?”儿曰:“李公真信士也。我与君殊途,切勿相近。”惟以勤修勉之。又歌曰:“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恐断肠。吴越江山寻已遍,却回烟棹上瞿塘。”遂去,莫知所之。赞曰:

  京洛有约,峨嵋是行,机先一语,洞达三生。

  汲罂事异,扣角诗清,永怀陈迹,山空月明。

  唐韬光禅师

  师号阳光,莫洋族里。穆宗时,结茅于灵隐西峰巢构坞。与鸟窠林公为友:刺史白居易重其道,尝具僎饭之,以诗邀云:“白屋炊香饭,荤膻不人家。滤泉澄葛粉,洗手摘藤花。青芥除黄叶,红姜带紫芽。命师来伴吃,斋罢一瓯茶。”师答云:“山僧野性好林泉,每向岩阿枕石眠。不解栽松陪玉勒,惟能引水种金莲。白云乍可来青嶂,明月难教下碧天。城市不堪飞锡到,恐惊莺啭画楼前。”其高致如此。庵以师号得名,宋丞相陈公尧佐留题庵中,赓唱者甚众。绍兴中,宗正少卿冯檝作修庵记。赞曰:

  道藏干身,所存异辙?或入市廛,或居深樾。

  翳翳巢构,牧守折节,岂日韬光,若揭日月。

  唐鸟窠林禅师

  师名道林,富阳潘氏。母梦日光入口有娠,诞时异香满室,遂名香光。幼出家,诣长安西明学《华严》。代宗诏国一禅师至阙,师谒之。得法南归,抵西湖秦望山,有大松树盘屈如盖,乃止其上,时人因以“鸟窠”名之,复有鹊巢其侧,自然驯押。元和中,刺史白居易人山访之,间曰:“师之住处,何其危险耶!”师曰:“太守危险尤甚。”曰:“余忝郡守,何险之有?”师曰:“薪火相交,识性不停,得非险乎?”公悦,以偈问曰:“特人空门问苦空,敢将禅事叩禅翁。为当梦是浮生事,为复浮生是梦中。”师答曰:“来时无迹去无踪,去与来时事一同。何须更问浮生事,只此浮生是梦中。”衣衲穿敝,寒暑不更,经历年岁,未常下山。长庆四年人灭,塔于北山喜鹊寺。赞曰:

  去险就平,世俗同律,璇室雕宫,倾危相袭。

  至人无心,险平如一,谓余不信,巢鹊可质。

  唐招贤通禅师

  师名会通,本郡人,姓吴,名元卿。德宗朝为六宫使,方春韶阳,花卉盛发,玩赏移时,忽闻空中有言曰:“虚幻之相,开谢不停,能坏善根,仁者安可视之!”因大感悟,自是忽忽不乐。帝怪而问其故,以愿从释为对。帝召相者视之,曰:“此人当绍出世法。”遂放归,见韬光,光指其谒鸟窠求度,三请不从。乃先创庵,事既成,韬光力言之鸟窠,乃为祝发。服勤数年,未蒙印授。一日告辞,鸟窠曰:“汝何往?”曰:“诸方学佛法去。”曰:“若是佛法,吾此间亦有少许。”曰:“如何是和尚佛法?”鸟窠于身上拈起布毛吹之,师即豁然大悟,于是不复他行,常居左右,世号布毛侍者。今招贤寺,乃师道场。赞曰:

  金貂职近,紫禁春浓,割弃富贵,瞥如轻鸿。

  求师慕道,劳苦在躬,不具智勇,岂悟真空?

  唐无著喜禅师

  师名文喜,嘉禾语儿溪人,姓朱氏。开成年间进具,初习《四分律》,兼讲《法华》,常往五台山礼文殊大士。夜投古寺,遇老僧问南方佛法住持众数,师皆答已,却问此间佛法如何住持。僧曰:“龙蛇混杂,凡圣同居。”又问多少众。僧曰:“前三三,后三三。”师罔然。吃茶毕,令童子送出门,俄失所在,但见高林深谷而已。后参仰山契悟,命为典座。一日,见文殊跨狮子缘鼐侧,师诃曰:“文殊自文殊,文喜自文喜。”遂掌之。文殊涌空曰:“苦瓠连根苦,甜瓜彻蒂甜。修行三大劫,却被老僧嫌。”咸通中,筑室千顷山居之。光启三年,钱武肃王请住余杭慈光院,奏赐紫衣及无著号。光化三年,移住无著院。是冬夜半,告众曰:“三界心尽,即是涅槃。”跌坐而化,时方丈发白光?垂树同色。建塔灵隐之西坞。赞曰:

  未见仰山,五台遭卖,既见仰山,何劳缘鼐。

  物罕为奇,客频招怪,咄咄文殊,草贼自败。

  五代白云翊禅师

  师名道翊,不知何许人。后晋天福四年,卓庵天竺山西北,草衣木食,高行绝尘。一夕,见前峰有光烛天,迹其所起,视之,得异木焉,人莫能名之者,师乃取之,命匠者孔仁谦,刻为观音大十像。夜梦白衣人曰:“雕像已就,明日有僧自洛阳来,随身有古佛舍利,当求之。”已而僧果至,如其梦求之,得舍利三颗,纳于大士顶门,自是灵异大著。吴越时,忠懿王始一新道场而奉之。宋天圣中,诜、寂二僧,又迁殿东南,直乳窦峰。治平二年,郡守蔡公襄表其事上之,曾鲁公奏赐“灵感观音院”额。赞曰:

  大士心光,奇木斯寓,众胡不见,心不应故。

  师心佛心,同体显露,现白衣身,永福皇祚。

  五代长耳相和尚

  师名行修,号法真,泉南陈氏。家本豪右,尚儒学,师独存心清净,不乐处俗。十三出家,遍参诸方,得法于雪峰禅师存公。师生有异相,耳垂至肩,上过于顶,下可结颐,时号长耳和尚。后唐天成二年,自天台国清寒岩游钱塘,吴越国王待以宾礼,居南山法相院。平昔常募人作福,或问:”和尚募人作福,未审有何形段?”师曰:“能遮百丑。”乾佑四年仲冬二日,钱氏以诞辰饭僧,间永明:“此会有圣僧否?”永明曰:“长耳和尚乃定光如来化身也。”既而,永明预诫侍者曰:“长耳或来,但云我寝矣。”师诣永明,侍者依诫告之,师取永明革履覆之而返。翌日,坐逝,门人漆其全身,至今存焉。崇宁二年,赐谥崇慧大师。赞曰:

  佛为群生,悲愿叵量,应身衍福,为世津梁。

  现大人相,双耳悬悬珰,永明有语,是佛定光。

  五代永明潜禅师

  师名道潜,河中府人,姓武氏。初谒清凉法眼,一见异之,许入室。一日,问曰:“子参请外,看甚么经?”师曰:“《华严)》。”法眼曰:“总、别、同、异、成、坏六相,是何门摄?”师曰:“世出、世间一切法,皆具六相。”法眼曰:“空具六相否?”师不能答。法眼曰:“子却问我。”师如语而问,法眼曰:“空。”师言下开悟。法眼曰:“子作么生会?”师云:“空。”法眼然之。后因四众土女人寺,法眼曰:“律中道,隔壁闻钗钏声即名破戒。今睹金银朱紫杂遝,是破戒否?”师曰:“好个人路!”法眼曰:“子向后有五百毳徒。而为王侯所重在。”师寻辞往三街古寺阅藏经,钱忠懿王命入府受菩萨戒,署“慈化定慧”之号。周显德元年,建慧日永明寺,请师居之,为开山始祖,众常五百,果符法眼之记。永明,至宋改名“净慈”。赞曰:

  嶷嶷法器,孕灵河嵩,空华严相,绍法眼宗。

  名闻霸府,冕玉致恭,永明祖令,杲日当空。

  五代智觉寿禅师

  师名延寿,字冲元,余杭王氏。少为华亭镇将,以官钱放生,坐死及市,颜色不变,文穆王异之,放令出家。居龙册寺,执劳供众,日惟一食,长坐不卧。得法于天台韶国师,初住雪窦,寻归西湖。建隆二年,忠懿王请为永明第二代,居十五年,众常二千,署“智觉”号。移天台,所居夜施食,朝放生,六时散花行道,日课一百八事,未常暂废,余力诵《法华经》,计一万三千部,别号抱一子。先是,师于禅观中,蒙观音大士以甘露灌口,护大辩才,著《宗镜录》一百二十卷,以会天台贤首、慈恩异同之弊,诗偈几千万言,传播海外。高丽国王致书叙弟子礼,奉金线织成袈裟、紫水品数珠、金澡瓶为献。开宝八年,示寂,塔于净慈山。赞曰:

  佛无异法,取舍不同,我以一镜,照彼三宗。

  某露所灌,渊流莫穷,宜尔异国,翕然响风。

  五代五云逢禅师

  师名志逢,余杭人氏。生而恶荤,肤体香洁,出家于临安之东山,通贯三学。晋天福中,参天台韶国师契悟。一日,人普贤殿宴坐,倏有神人跪膝于前,师问:“为谁?”曰:“护戒神也。”师曰:“吾虑宿愆未殄,汝知之乎?”曰:“师有何罪!惟小过耳。”师曰:“何也?”曰:“凡折钵水亦施主物,师常辄弃之,非所宜也。”言讫而隐,师自此悉饮之。吴越王闻其名,赐召紫衣,署“普觉”号,命住功臣山。开宝初,忠懿王建普门精舍,请扬宗要,为开山始祖。四年,以老固辞。时大将凌超,以五云山新创华严道场,奉施为终老之所,出入携大扇,乞钱买肉饲虎,虎每迎之,载以还山。雍熙二年,示寂。赞曰:

  荤血之味,生所弗知,虎不得肉,犹己饥之。

  妥尾出林,迎载而归,孰云异类,感化一机。

  宋孤山圆禅师

  师名智圆,字无外,钱塘徐氏。八岁出家,传天台三观于奉光源清。师尝叹荆溪没后,微言坠地,于是留意撰述,作十疏通经。师蚤勤儒学,兼涉老、庄,自号中庸子.居孤山玛瑙院,有高世之节。时王文穆罢相来牧郡,僧悉迎于关外,慈云遣使邀师偕往,师以疾辞,笑谓使者曰:“为我致意慈云,钱塘且驻却一僧。”闻者叹服。师少抱羸疾,多杜门独居。惟与处士林逋为邻友相好,以诗文自娱。杂著五十一卷,题曰《闲居编》。乾兴元年二月十七日,自作祭文挽辞。越二日,示寂。门人奉遗训,斫院之后山,敛以陶器,合而瘗之。后十五年,积雨山颓,启陶,睹师真身不坏,爪发俱长,其唇微开;齿若珂雪。谥号法慧。治平二年,改名宝胜院。绍兴二十一年.创延祥观,有司新师所居以广之,移额山北,并塔迁焉。赞曰:

  鸿毛贵势,蝉蜕尘嚣,赢然一榻,叠简飞毫。

  屹屹孤山,云林寂寥,迹则划矣,弗夷其高。

  宋慈云式法师

  师名遵式,字知白,台州宁海叶氏。母梦咽明珠而生,出家于东掖山,传天台教于宝云通师。未几,继其席。祥符八年,刺史薛公请居灵山天竺寺,寺久废,师按其旧而新之。王文穆出守,重师之道,奏复天竺名,寻请赐“慈云”号。章献太后遣使赍白金命修忏,师著《金光明护国仪文》上之,因奏请天台教文人藏。又依经撰集诸忏法,盛行于世。常行三昧,以九十日为期,师力行之,感应非一。凡为法祈祷必燃指,惟存二焉。及建光明忏堂,每架一椽一甃,必诵大悲咒七遍,屡经兵火,岿然独存,愿力致也。师诗文典雅,有《金园》《灵苑》《天竺》别集。天圣九年,归东岭草堂。明年十月十八日夜,有大星陨于山,师示寂。累谥法宝禅慧。淳佑八年,其徒明里祷晴获应,上御宸翰,加谥圣应。淳佑十一年。明里祷晴复应,上御宸翰,加谥正觉。赞曰:

  台岭一宗,兴于法智,师出宝云,金昆玉季。

  示无生忍,住不退地,徽号累旌,终古不坠。

  宋明教嵩禅师

  师名契嵩,字仲灵,藤州镡津人,姓李氏。七岁出家,既受具,常戴观音圣像,诵其名号,日十万声。经传杂书,靡不博记,得法于洞山聪公?庆历中,至钱塘,乐湖山之胜,遂税驾焉,自号潜子。一室鯈然。闭户著书。作《辅教论》十余万言.明儒、释一贯,义著《定祖图》、《正宗记》。抱其书人京师,因府尹龙图王公素以书献。仁庙嘉叹,沼付传法院编次,旌以“明教”之号,赐其书人藏。韩忠献公、欧阳文忠公皆称道之。由是名振海内。已而东还,届蔡公襄为守,延置佛日山。居数年,退老于灵隐永安精舍。熙宁五年示寂,阁维,六根不坏者三:曰眼、曰舌、曰童真,并顶骨、数珠,五物存焉。所出舍利,红白精洁,状如大菽。葬于永安院之左,门人编其书曰《镡津集》。赞曰:

  闭户著书,引古连今,披诚帝阙,真气森森。

  名驰海宇,道振禅林,百炼不耗,斯表精金。

  宋真悟堪律师

  师名允堪,钱塘人。年九岁,有客指小桂试之,答曰:“始生岩谷畔,早有月中香。”辨博精通,撰律宗十二部经解经传,并江门赞序等文。庆历七年,赐号真悟大师。崇宁间,加谥智圆。嘉禾陈舜俞撰《行业记》。元瘗西湖涌泉山,后迁塔西湖。赞曰:

  三无漏学,以戒为先,至人不生,宗其谁传?

  援笔作记,弘范人天,寥寥千古,宝月高悬。

  宋功臣山政禅师

  师名惟政,宇涣然,华亭黄氏。幼有卓识,十八具戒,即游方问道,凡三十年。罢参,居功臣山净上院,出入常跨一黄牛。庆历中,侍郎蒋公堂与师契密,尝赠诗云:“禅客寻常人旧都,黄牛角上挂瓶盂。有时带笠穿云去,便好和云作画图。”盖实录也。或问师:“何不谈禅?”曰:“徒费言语,吾懒,宁暇曲折,但日夜烦万象敷演耳。”性简率,冬不附炉,惟以荻花作球,纳足其中,客至共之。特好玩月,每盘膝坐大盆浮池中,白施转之,吟啸达旦,率以为常。诗峭拔,思致甚高。一日,蒋公曰:“明日府中宴客,别设素馔延师,愿同清话。”师诺之。明日,留一偈而去,偈曰:“昨日曾将今日期,出门倚杖又思惟。为僧祇合居岩谷,国士筵中甚不宜。”又《山中偈》曰:“桥上山万重,桥下水千里。惟有白鹭鸶,见我常来此。”又《送僧偈》曰:“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白怡悦,不堪持赠君。”尝自赞其像曰:“貌古形疏倚杖藜,分明画出须菩提。解空不许离声色,似听孤猿月下啼。”人皆传诵焉。笔法有晋人风,秦少游尤所爱玩,凡见其笔迹,必取蓄之,世称为“政黄牛”。赞曰:

  高韵超俗,清吟绝尘,一笠牛背,林间水滨。

  貌癯趣淡,莫得而亲,何以自怡?岭有白云。

  宋海月辨法师

  师名慧辨,字讷翁,华亭富氏子。受业普照,从天竺韶及浮石矩传天台教观。韶将老,命师代讲,梦章安以金篦击其口,曰:“汝勤于诲人,当得辨智。”久之,率继其席。嘉佑中,翰林沈公遘帅郡,以严为理,察师道行,独异之,俾涖僧职,迁都僧正。东坡时为通守,尝与师为方外之游。讲授二十五年,往来常千人。无何,归隐草堂,但六事随身而已。熙宁六年冬,旦起盥濯,别众而化,遗戒须待东坡至,方可合棺。四日,坡始抵山中,见其跌坐如生,顶尚温暖,作三绝哭之。师没二十一年,东坡追序其事云:“余去杭,梦至西湖上,有大殿,榜曰‘弥勒下生’,故人海月辨师之流,皆行道其间。乃作赞辞,颍滨铭其塔。”赞曰:

  沧海孤月,生于云间,飞轮竺岭,万象光寒。

  知之者谁?眉山老仙,有如不信,铭赞皎然。

  宋辨才净法师

  师名元净,字无象,於潜徐氏。生而左肩肉起如袈裟条,八十一日乃灭,父叹曰:“是宿世沙门也。”自幼出家,受业于慈云,日夜精勤。慈云没后,复事明智。年二十五,赐紫衣及“辨才”号。太守沈公遘谓:“上天竺观音道场,以音声忏悔为佛事,非禅那居,请师以教易之。”师至,吴越竞来,凿山增室,几至万础,学者数倍。十七年,有利而夺之者,逾年夺者败,复以畀师。赵清献公赞之云:“师去天竺,山空鬼哭。天竺师归,道场光辉。”越二年,谢去,老于南山龙井之上。平生精修净业,行成力具,著应非一。尝与僧熙仲同食,仲视师眉间有光如萤,揽之得舍利,后常有于卧起处得舍利者。元祐八年,示寂,寿八十一,果符初生肩痕之征。塔成,东坡志其行事,颍滨为铭。赞曰:

  法苑将兴,栋梁修属,挥麈白云,雨花飘馥。

  维赵及苏,式是高躅,龙井风清,过者必肃。

  宋南屏臻法师

  师名道臻,传四明法智之道。初住金山龙游,侍读吴公悴部,闻师名,革兴教禅居请主之,学者朋来。师每讲次,会文集义,贯穿始终,浙西台学大振,自南屏始。尝述二偈,赞妙宗钞曰:“佛许六即辨.蛄蜣何不通?知一不知二,失西又失东。””三十若果成,一切皆常乐。蛄蜣不究竟,诸佛断性恶。”后与净觉岳公辨教门,陈词有司,乞筑高台,竖赤幡,仿西竺圣师与外道角胜,以幡标显处,义坠者断首截舌悬之,府尹杜而不从,闻者凛然。初,吴公多于休沐请讲,盛服止阃外,师未登座不辄人。东坡云:“与师语群集,有所遗忘,师则应口诵之。衮衮不休。”东坡祭辨才文云:“讲有辨、臻。”即谓师也。崇宁中,谥实相。赞曰:

  维南有山,天设翠屏,师讲其下,鬼神来听。

  法战之勇,气肃千兵?坡言不泯,尚为典刑。

  宋大智照律师

  师名元照,字湛然,余杭唐氏。少依祥符东藏慧鉴师学毗尼,及见神悟谦公讲天台教观,遂抠衣出门,博究群宗,以律为本。又从广慈受菩萨戒,戒光发见,顿渐律仪,罔不兼备,南山一宗,蔚然大振。常披布伽黎,杖锡持钵,乞食于市?杨无为赞之曰:“持钵出,持钵归,佛心常在四威仪。初人廛时人不识,虚空常有鬼神知。”四主郡席,晚居灵芝,凡三十年,众常数百。尝言:“化当世莫若讲说,垂将来莫若著书。”撰《资持济缘行》、《宗应法、住法、报恩诸记》、《十六观小弥陀义疏》及1<删定律尼本》共百余卷,《芝园集》二十卷。自号安忍子。政和六年秋,命讽普贤行愿品,趺坐而化,渔人皆闻天乐声。建塔灵芝西北。谥大智。赞曰:

  毗尼秘藏,终南著称,中微孰振?大智崛兴。

  仪合万行,论集诸乘,芝园西迈,天乐来迎。

  宋三藏道法师

  师名法道,旧名永道,顺昌毛氏。出家,宗《唯识》、《百法》二论,又受西天总持三藏密咒轨,及传圆顿戒法于圆照师,咸得其要。政和中,赐椹衣,主左街香积院,赐号宝觉。林灵素以左道罔上,宣和初,诏改僧为德土,服冠中,天下从之无敢后,师独毅然抗诏;黥流道州。后七年还僧,建炎三年.赐”圆通法济”号。绍兴间赐对,上面命欲为之去其涅迹,师曰:“虽感圣恩,然先皇之墨,不忍除也。”上曰:“这僧到老倔强。”许自便。故事道场,僧左、道右,崇、观以来,遂易旧制。师不能平,诣朝廷,与道士刘若谦论辨,卒获改正。十七年秋,说偈端坐而化,荼毗,舍利无数。建塔九里松。赞曰:

  维古至人,为法亡身,身既亡矣,涅奚足云!

  蛮乡瘴重,黼座恩新,等视无碍,太虚浮云。

  宋北关妙行净律师

  师名思净,钱塘喻氏子。好画阿弥陀佛,臻其妙,杨无为呼为“喻弥陀”,世因以称焉。弃家学佛,就北关僦舍饭僧,不二十年,及三百万,移妙行额,广所居为寺,至今接待不绝。属离乱,寺独不焚。师造贼垒,愿以一身代一城之命,贼竦然,为之少戢。或问:”师能画弥陀,何不参禅?”师答曰:“平生只解念弥陀,不解参禅;可奈何!但得五湖风月在,太平何用动干戈。”师儿时游西湖多宝山,辄作念曰:“异时当镌此石为佛。”后果为弥勒像,侍郎薛公问:“弥勒见在天宫说法,凿石奚为?”师答曰:“咄哉顽石头,全凭巧匠修。只念弥勒佛,莫待下生求。”其随机应答,类如此。师平生务实,不事虚饰。绍兴七年冬,跌坐而逝,侍郎无垢张公九成铭其塔。赞曰:

  永脱世尘,不为物转,本有弥陀,毫端发见。

  钵饭流香,石像符愿,无垢为铭,师其可见。

  宋僧统宁法师

  师名赞宁,姓高氏,其先世渤海人。天佑中,师生于吴兴郡之德清金鹅别墅,出家杭之祥符,习南山律宗,著述毗尼,时人谓之“律虎”。文学日茂,声望日隆,武肃诸王公族咸慕重之,署为两浙僧统,赐号明义宗文。兴国三年,太宗闻其名,诏对滋福殿,延问弥日,改赐通慧,诏修《大宋高僧传》三十卷,又诏撰《三教圣贤事迹》一百卷。初补左街讲经首座,知西京教门事。咸平初,加右街僧录。师又著《内典集》一百五十卷,《:》+学集》四十九卷,内翰王禹偶作文集序,极其赞美,及有书称其文辞,末云:“所谓时雨降矣,日月出矣,灌溉爝火,复何为哉!”至道二年,示寂,葬龙井坞。崇宁四年,加谥圆明。赞曰:

  学富道充,名闻邦国,纶中屡膺,爰宠其职。

  史馆译场,削浮纂实,日古日今,光明罔极。

  宋晋水源法师

  师名净源,字伯常,姓杨氏。生而敏慧,依东京报慈寺海达大师得度,奋志参寻。初见华严承迁,次见横海明覃,后见长水子璇,尽得《华严》奥旨,声誉籍甚。住泉之清凉、苏之观音、杭之祥符、湖之宝阁、秀之善住。左丞蒲公守杭,尊其道,以慧因院易禅为教,命师居之,所至,缁素景慕。师笔力遒劲,合《华严》证圣、正元二疏为一,以便观览。制《华严》、《楞严》、《圆觉》三忏法,及作么法华集义通要》十四卷,又疏解《仁王》、《般若》等经。高丽国王子为僧统,曰义天,航海而来,问法于师。朝廷遣侍讲杨杰馆伴,化及外国,其道可知矣。元祐三年冬,示寂,荼毗得舍利无数。瘗于慧因院之西北,寿七十八。先世泉之晋水人,故学者以“晋水”称之。赞曰:

  法界无尽,一心洞明,奋厥余力,诠释群经。

  作式垂范,聿有骏声,慕法者众,海国扬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