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禅宗六祖惠能顿悟思想的体系及其对当代社会生活价值观的启发与意义

作者:黄连忠

  武汉大学教授

  一、前言

  当代社会生活的主要特征,主要体现在“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万物之间”与“人类本身”等三大范畴。其中,“人与人之间”是包括人与其他人类的个体生命或是群体人类的综合关系;“人与自然万物之间”是讨论人与大自然环境与万事万物的依存互动关系;“人类本身”则是包括了“生理”、“心理”与“整体生命”等范畴,进而提升到生命美学的层次,以及觉性解脱的境界。以上三个范畴,都是建立在“生命真实存在”的前提上,也正是因为“生命真实存在”的缘故,所以必然会受到“存在命限”的限制,佛教所谓“生、住、异、灭”或是“成、住、坏、空”,都是建立在“生”与“成”的现象上。换句话说,存在的生命必然会受到形体或心灵的桎梏,也就是生命中烦恼痛苦与轮回转世的根源。相对的,禅宗六祖惠能的顿悟思想,却是提供了另一种思考的进路,惠能说:“用智慧观照,于一切法不取不舍,即见性成佛道。”即是于存在的命限中,为当代社会生活的人类,指引出一条自我身心解脱的门径,进而和谐社会群我的关系,以及和顺人与自然万物的依存,达到全体生命无碍美善的境界。

  六祖惠能的顿悟思想,具有哲学体系的“体、相、用”这一组范畴的系统,分别是以开悟解脱为终极理想的哲学本体论,呈现生命最高美学的修证境界论,以及显示确实有效而能循序渐进的修行工夫论。以上三项为一组哲学范畴,也是符应惠能所说的“三身佛在自法性”的“法、报、化三身”性质的说法,为当代社会生活中的现代人类,指出一条身心解脱与和乐美善的人间净土。

  本文试从敦博本与宗宝本《六祖坛经》(以下简称为《坛经》)的顿悟思想中,以现代哲学诠释的研究方法,架构一个完整的思想体系,期能正确的理解六祖惠能的禅学思想,又能反应现代社会生活中的解脱诉求,建立完善周密与切实可行于日常生活中的顿悟思想价值观,实现禅悟与人生的双重圆满境界。

  二,惠能顿悟思想的哲学结构与系统特征

  在宗宝本《坛经》中说:“祖(弘忍)知(惠能)悟本性,谓惠能曰:不识本心,学法无益!若识自本心,见自本性,即名丈夫、天人师、佛。”所以可见“识本心”与“见本性”为修行的第一要务,也是学佛的终极目标。至于其顿悟思想的基本结构,笔者以为是以“悟”为原则,同时涵盖了“体、相、用”一组范畴的三个层面,这一组范畴是涵盖了“体与用”的范畴,并且汇集成为惠能顿悟思想的系统特征,兹以简表陈列于下:

  惠能在《坛经》中说“令善知识见自三身佛”,其中肯定了众生自性中即有三身佛,而此三身佛即是法身、报身与化身。法身如同佛性,也是众生的本性,惠能以为是“自性”,其性质是不生不灭的;报身是功德庄严之身,也是开悟境界的呈现,其性质是有生而不灭的,也如同人类的行为记录与记忆,一旦形成,就成为报身的范畴;化身是应化人间的物质身,其性质是有生有灭的,必然会受到成住坏空的影响与转变。以上三身,类同于《大乘起信论》的“体、相、用”范畴,也契合于惠能所说的体用观,如惠能说:“即定是慧体,即慧是定用。”又说:“定慧犹如何等?如灯光,有灯即有光,无灯即无光。灯是光之体,光是灯之用。名即有二,体无两般。此定慧法,亦复如是。”这是“体用一如”的思考进路,因为体用一如,所以因果相符,吾人欲达到“菩提”(觉悟)的结果境界,就要使用“菩提”(觉悟)的方法,所以目的与方法是一致的。至于境界,则是呈现目的与方法的过程与相貌,因为本体是形而上而无法具体描绘,作用与方法是形而下的外在现象,单纯就本体而言是无法言说,就作用方法的现象而言,也没有办法直接推证本体的状况,因此以“相”可以证成“体”的实存,可以保障“用”的正确而有效。于是惠能说:“自性心地,以智慧观照,内外明澈,识自本心。若识本心,即是解脱。既得解脱,即是般若三昧。悟般若三昧,即是无念。”其中“本体”是“若识本心,即是解脱。既得解脱,即是般若三昧”,相对的修行方法是“以智慧观照”,呈现的悟境就是“内外明澈”。归结宗旨,应该就是“悟”,本体是“悟”,境界是“悟”,方法也是“悟”,如此体相用三者是一如,这也是佛学融会贯通无碍的理论基础,更是禅宗惠能顿悟思想的基盘。

  因此,惠能所说的“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肯定其思想本体的最高境界为“无念、无相、无住”,也是《金刚经》所说的“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既然本体是虚妄无相的,呈现的境界就是无念的,方法即是无住的,而此无住,即是“不执著”。换句话说,本体是“不执著”而解脱无碍,相貌境界是“不执著”而悟境呈现生命的美感而无念,修行方法是“不执著”而“于一切法不取不舍”,三者也是通贯无碍的。其中,惠能所谓的“无”与老庄所指的“无”并不相同,老庄的“无”是指“除去人为而返归自然”,惠能所谓的“无”,是指“超越”的“离”的意思,“无住”也等同于“不执著”的指涉。

  惠能的顿悟思想是建构在《金刚经》的理论基础之上,以“无我”的立场出发,因为“无我”所以解脱,是为其本体思想;以“无我”的境界呈现,所以“念念善,即是报身”,呈现生命美学的层次;以“无我”为修持的方法,所以“念念无邪故,即无爱着”,于是“不执著”成为生活中的基本态度。

  三、惠能顿悟思想对当代社会价值观

  中人生终极理想的启发

  人类之所以异于其他动物或是众生,乃在于存在一种生存于世界而自觉认识宇宙人生的价值观,并且能够将价值观转化为成长的动力与理想的实现,这也是人类文明之所以能够推陈出新与快速发展的主因。时代处于二十一世纪的今日,物质文明发展到人类前所未见的鼎盛状况,但是精神文明却是无法突破过去先哲的成果,特别是对生命意义的追寻与价值系统的建立,远不如古人的精审思维与深邃洞见,这也是目前人类存在于地球上最大的危机所在,就是失去或无从建构生命终极理想方向的价值观,也正是因为价值观无法成立,就无法设定生命努力的方向,无法凝聚生命的动力,更会失落成为盲从浑噩的生命个体。先秦儒家的孟子曾有“义利、人禽、王霸”等三辨,即是讨论人面对这个社会人生,应该有何道德的思维,如何挺立生命的尊严?相对的,佛教以为众生执著“有我”,轮回烦恼的根本即是“爱欲”,并且揭示了欲界、色界与五色界的相状,众生在三界六道之中不断转生,受尽一切苦恼,唯有成佛,才能彻底的解脱生命存在的各种限制。换而言之,“佛”提供了一种生命的完美典型,众生皆有佛性,悟道皆可成佛,众生与佛是生而平等的,只因“觉了”或“未觉”而有差别,如惠能说:“即烦恼是菩提。前念迷即凡,后念悟即佛。”(1)佛是菩提而众生是烦恼,迷即是众生,悟即是佛。迷悟之间,关键在于见地上对于佛性的认知程度,行持上对于“不执著”的精进与坚持,以“不执著”的修行方法体证“不执著”的境界,达到“无有执著”的解脱无碍的佛果。

  在宗宝本《坛经》中,记载着一段发人深省的纪录,就是惠能第一次见到五祖弘忍的时候,弘忍问惠能说:“汝何方人,欲求何物?”惠能回答说:“弟子是岭南新州百姓,远来礼师,唯求作佛,不求余物。”这一个“唯求作佛”,就是明确的设定以“成佛”为理想生命的终极目标,最后惠能能够顿悟解脱而成为一代禅宗祖师,正是因为发起弘大而高远的生命目标,再经过切实而精进的修持,终于得到证悟的成果。

  惠能以为要达到彻底解脱的佛果,必须经由“自识本心,自见本性”的阶段。然而,何谓“本心”?“本心”一词,在我国典籍中首见于先秦《孟子·告子上》,原文是:“此之谓失其本心。”原意是指一个人的“天性”或是本具的“天良”(上天赋予的良知本性)。佛教传入中国之后,“本心”一词除了唐宋以后禅宗语录公案的记载外,在佛教典籍中亦具有多种意义,必须依据经文上下脉络的考察,才能精确得知其根本的意义,笔者整理后略得五项,分别为:一者,作“本来心行”解;二者,作“本来心地”解;三者,作“本来心意”解;四者,作“本来心愿”解;五者,作“本来心性”解。“本心”一词,也可以从四个立场了解:第一,是从“字典意义”上包罗各种可能的解释;第二,是从“脉络意义”上考察其上下文意义的诠释;第三,是从作者“界定意义”上实际使用并加以规范与讨论的界义;第四,是从读者“诠释意义”上针对作者界定意义与行文的脉络意义加以深入考察。若以上列四项标准观察惠能的本心思想,便会发现惠能两度引出《维摩经》云:“实时豁然,还得本心。”其实已经将那“无挂无碍”、“无拘无束”、“坦荡开朗”的形貌,定义成为“本心”的境界。换句话说,“本心”的境界即是“解脱”的境界,这也是众生“本来具足”或“本然状况”的境界,“还”是指“回复”的意思,表示众生因烦恼无明而受染污,要回返复位到“本然的心地”。“得”则是“得到”,所以“还得本心”即是禅宗所谓的“开悟”。这个本心思想也是惠能顿悟禅学的哲学本体,也是修证的终极目标与理论根据。

  前文述及,在宗宝本《坛经》中弘忍的“不识本心,学法无益”一句,可以视为五祖弘忍的主要教示,特别是点出了“识本心”为禅宗修持的第一要务,也是位列第一的价值观。惠能继承并发扬了这样的价值观,因此开创了南宗禅风,席卷天下,后世成为禅宗甚至是佛教宗派与思想的主流。可是如何才能“识本心”呢?六祖惠能说:“法无顿渐,人有利钝。迷即渐劝,悟人顿修。识自本心,是见本性,悟即原无差别,不悟即长劫轮回。”其中钝根的众生是“迷即渐劝”,也就代表钝根众生福德智慧仍然不足,烦恼障碍仍多,所以无法顿悟人生的真相,但是利根的“悟人”,就可以用顿修的方式,认识自己的本心,悟见自己的本性。但是,不论是钝根的迷人,或是利根的悟人,只要“悟”了,就会发现众生与佛并无差别,一切万法如如平等而不动,也是生命自我实现的终极完成。相对的,“不悟”的众生就要面对长劫的生死轮回,生生死死难有出期,这就如同长期卧病在床而病人膏肓的病人,内心深处渴望得到身心的解脱,却被生命存在的事实与现象所困迫,但是如果缺乏生命彻底解脱的理想,就很难得到生存于世的动力。同样的,许多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面对当今金融海啸与景气萧条的年代,困苦于失业与失去人生自我肯定的价值,陷落于彷徨无助与负面情绪低沉的心理状态,人性很容易因为缺乏理想与目标而受到扭曲,做出国法不容或伤害自他的情况。许多家庭经济情况或父母之间感情不佳,但为了实现对子女的“爱”,因而忍耐与得到动力。综观世间所有一切,皆在爱欲烦恼的大海中,如何才能醒觉人生的一切幻相,如何在确立终极理想中肯定生命的价值,孔子曾说:“朝闻道,夕死可矣!”可见其对“道”的推崇与肯定。因此,六祖惠能的顿悟思想深契法界实相的精髓,对于当代社会价值观中人生终极理想的启发尤为精简至要,苦口婆心的指示在众生皆有佛性的前提下“悟即成佛”,便可了却生命存在的各种命限,焕发生命的光辉与庄严。

  四,惠能顿悟思想对当代社会价值观中生命美学境界的意义

  惠能在《坛经》中说:“令善知识见自三身佛:于白色身,归依清净法身佛;于白色身,归依千百亿化身佛;于白色身,归依当身圆满报身佛。”清净法身佛是形而上的,是无形无相与无始无终的;干百亿化身佛是应化人间的佛身;至于圆满报身佛是功德庄严的报身,主要呈现无始劫来修行福报功德所显示的境界,在净土思想中有依、正二报的庄严,所谓正报,是指依过去世善恶因缘业力因而感得的果报正体,如人类的身体形象;所谓依报,是指依于正报而感受相应安住环境的果报,如人类居住的外在世界。因为每位人类众生的因缘福报不同,感受得到的身形正报与对应居住的依报也就不一样,如佛陀功德一切圆满,所以感受得到圆满庄严殊妙的报身,相对应的环境便是庄严的净土。三恶道的众生,因为过去生所做恶业,因而感受身形正报丑陋或是凶恶残缺,相对应的环境便是幽冥晦暗或是寒热苦楚。相对的,欲界与色界天的天人身相庄严,天宫华丽。一切觉行圆满的佛陀有三十二相,八十随形之殊妙,如同转轮圣王之身。可见宇宙实相之中,有一项如同因果轮回的自然法则,那就是最高的功德福报与能量,多以美丽庄严的形象应现世间,呈现生命大美的庄严。

  若以现在天文学的知识,可以得知一个经过大爆炸之后而形成的恒星,要经过很长的时间,才能达到孕育生命的基础,如同人类居住的太阳系中的地球,经过若干亿年,才能创造人类文明的鼎盛,一切星体运行达到和谐稳定的发展,微小的人类才能生存立足的可能。人类生存于地球之上,必须处于气候稳定的区域;在现代生活之中,身体健康而稳定,心灵乎和而稳定,事业工作发展规律而稳定,人际关系自然和乐而稳定,在稳定中达到和谐安宁的生命之美,进而不断提升生命觉性的境界,慈悲与智慧的圆融,最后必然呈现美丽庄严的生命美学。

  在《中庸》首章中说:“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在《周易》中说:“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在《论语·八僧》中孔子提到:“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又在(述而)中说:“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老子》的“和其光,同其尘”,《庄子·齐物》的“枢始得其环中,以应无穷”,另在(大宗师)中说“鱼相忘乎江湖,人相忘乎道术”。以上笔者所引先秦典籍中的哲学经典,主要是说明“致中和”为宇宙间稳定和谐而能够产生最伟大的力量,让天地万物位焉育焉,如同现代社会中一个公司或工厂,其中人事方面和谐稳定进而合作无间,工厂设备和谐而运转正常稳定,进料库存与销售畅通而稳定成长,就会发展向上而成功的企业。此外,也如同家庭和乐与个人身心和谐,便能万事兴隆而成就事业。在《周易》中的日月合明与四时合序,旨在说明顺天应人的哲学,也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老庄思想更是顺应自然,因此可以“以应无穷”与“忘乎道术”。综归上述要旨,如孔子所言“尽美矣,又尽善也”,由于“善”的真实与体性,所以呈现“美”的境界与庄严,这又与康德(1m—1Tlanlle]Kant,1724—1804)所言的“福德一致”类同。可见生命能量与哲学思维发展到极处,展现的相貌就是“美”的呈示。

  六祖惠能说:“外离一切相,是无相。但能离相,性体清净。是以无相为体,于一切境上不染,名为无念。”又说:“自性起念,虽即见闻觉知,不染万境,而常自在。”其中,“性体清净”与“而常自在”即是开悟境界的相貌,是指众生的本性本来清净,无挂无碍,超越一切对立,所以体现自在豁然的生命美感,也正是因为心无挂碍的最高能量,才能焕发生命大美的超凡脱俗,突显生命的最高意义。同时,无我的心无挂碍的最高能量才能真正的体现宇宙实相的和谐,更超越了儒道两家“有我”的思想瓶颈,从“天人合一”、“万化冥合”与“逍遥忘我”中真正超越对立的两端,进入不生不灭的涅槃寂静,如此才能圆满一切而超越一切,体现净土的庄严与绝对的殊妙之境。

  笔者从惠能思想的启发中,发现生命能量功德福报愈高的众生,感受物质的作用就愈虚幻,因为虚幻所以趋向于不执著。相对的,生命能量功德福报愈低的众生,感受物质的作用就愈真实,也因此更容易为烦恼与痛苦所压迫。所以,不执著的无住而布施,其功德不可思量,执著的处处计较而造作恶业,便要接受轮回痛苦的业力。因此,不执著而能将生命的力量发挥到极致,也因为不执著而能转化烦恼障碍而成为菩提通明,因此“悟即成佛”,念念清净即是净土妙境,生命因此而圆满,呈现生命美学的最高意义。

  五,惠能顿悟思想对当代社会价值观中生活修持方法的建议

  前文述及,惠能顿悟思想的哲学本体是“悟”(法身的解脱无碍),实际的内容是“空”(空幻、无住、无念、无相)。至于修证的境界是“悟”(自在而不染万境),实际呈现的是生命的“美”(清净庄严)。因此,具体修持的方法也是“悟”,惠能说“无住”,“不取不舍”,也就是“不执著”。

  惠能的“不执著”与凡夫众生的“不执著”,或是世俗口语上的随缘或随便是否相同呢?笔者试以简表回答以上问题:

  从以上简表即可看出惠能顿悟思想中的不执著,是建立在其哲学本体思想与修证境界的基础上。换句话说,如果没有“悟”的理想终极目标与见地,没有“悟”的体验与修证境界,没有对“悟”有深切的识见,其“不执著”是流于外在形式的一种随意。从另外一个角度观察,惠能的“不执著”是“内外明澈”,互相发明,互益增上,因为“不执著”所以“内外明澈”,也因为“内外明澈”所以“不执著”。世俗众生适切相反,因为“不执著的随便”而“昏沉浑噩”,也因为“昏沉浑噩”而“不执著的随便”,两者互蒙其害,互障其碍,轮转生死,无有出期。这些也类同于德山缘密禅师的“德山三句”:“函盖乾坤、截断众流、随波逐浪。”没有函盖乾坤的法性见地,没有截断众流的一门深入的修持,所谓的随波逐浪只是浮沈世间与轮回大海;若只有函盖乾坤的认知,却缺乏截断众流的修证,随波逐浪也是流于博学而不精;若是没有函盖乾坤的广博与法性的悟见,独自执著的截断众流的修持,随波逐浪将成为一种偏执的执拗,仍然无法掌握生命的机要,容易形成盲修瞎练,终究无法达到生命圆满的目标。因此,顿悟自性本自具足的见地,顿悟自性的清净无染,才能保障生活中修持的方向与质量。但是,若是吾人没有大善知识的指导,也没有足够的福慧机缘能够自行开悟时,惠能说:“善知识!菩提般若之智,世人本自有之,即缘心迷,不能自悟,须求大善知识示道见性。”这原本是修行阶段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也是禅宗教外别传以心传心的宗门师承,可是当代二十一世纪去圣时遥,真正明眼善知识并不多见,或隐于深山闭关修持,或离绝世俗独居修道,吾人身处现代社会,应该如何从佛教经论与祖师大德的开示中,为自己指引一条正确而光明的修持之道呢?笔者以为,惠能的顿悟思想,正是契合于当代社会的一盏明灯,因为其思想理路与修行观念,至为简要而可行,特别是从生活中修持顿悟的禅法,适合于现代的众生不同的根机,也适应于当代忙碌的社会生活,如惠能说“迷即渐劝,悟人顿修”,又说:“法即一种,见有迟疾,见迟即渐,见疾即顿,法无顿渐,人有利钝,故名渐顿。”如果吾人自觉自己根器迟钝,就采取渐进修持的方法;如果自觉自己根性明利,就可以掌握最高的心法,发起菩提心与精进于“无住”的法门,在日常生活中藉事相而修心,因修心而反观自觉于一切法不取不舍。

  六祖惠能在《坛经》中其实为后世迷茫的众生,开示了一条合于佛法原则与顿悟禅修的操作程序与实修法门,笔者试以简表说明于后:

  以上内容,笔者不厌其烦的罗列于上,实在是因为惠能顿悟思想的精要尽萃于斯,不得不引出说明,而且胪列修持顺序,必有惠能悟道心要的安排,其实惠能思想语言颇为简捷明白易晓,如对一行三昧的开示,以为“但行直心,于一切法上,无有执著,名一行三昧”的解说。,即可看出“无有执著”是惠能揭示生活修持的重心,而且惠能也重视“心”的修持,所以万法在于一心,若是思量对他人的毒害,将来会化为畜生;心中思量慈悲的感应,自然化为菩萨的心行。思量智慧的巧妙,转化为上界的天人;思量愚痴的罪恶,化为下方三恶道的因果报应。眼前刹那的心念,如同天台宗的“一念三千”,就在十方法界流转,吾人在现代生活中,应该把握当下心念的纯净与正善,无有执著的慈悲与圆融无碍的智慧,以内心外行都清净明澈为原则,即是生活修持的重心,也是响应惠能开示的时代意义,建立自我以顿悟修行价值观为中心的生活准则,展现吾人生命美学的最高意义。

  六、结论

  经过本文粗浅的讨论,笔者以为研究六祖惠能的顿悟思想,可以从“体、相、用”哲学范畴的系统切人,详细的厘清与综观惠能思想的整体面貌,透过其哲学结构与系统特征的剖析,才能通透明澈的了解惠能思想的要旨,并且为当代社会生活中的自我生命提升,找到奋斗的理想终极目标而确立人生努力的方向,更进一步的从惠能揭示的生活修持方法的建议程序,逐步实现与专心一致的精进,最后呈示一心本来清净,一切无挂无碍,超越人我对立,体现豁然自在还得本心的觉性生命之美感,突显生命的殊胜庄严与和谐圆融。

  人类文明自十八世纪工业革命以来,在物质科学与产业经济方面突飞猛进,彻底改变了人类的生活型态与生命价值观,但是也相对的形成了对精神文明的忽视,以及生命终极理想价值方向的迷失。因此,透过本文的研究,旨在发明禅宗惠能顿悟思想对当代生活中的启发与建议,重塑并构建吾人恢宏远大的生命价值观,切实践履纯善清净而无住无执的生活修持,创造和谐圆满与庄严殊丽的生命境界,同见同行,共同创建人间净土。

  摘自:禅和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