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净慧长老的生活禅理念

作者:明尧

  ——“人间佛教”思想在当代的继承、发展和完善(提纲)

  中国近代佛教史是一部中国佛教自我救亡图存、起弊救衰的历史。这期间出现了一大批佛教大德,如印光大师、弘一法师、谛闲法师、太虚大师、虚云和尚等,他们为拯救濒临于崩溃的中国佛教,各自提出了不同的救亡图存方案,并殚精竭虑,其菩萨行止可歌可泣,令人敬仰。尤其是太虚大师提出的“人间佛教”思想,犹如黑暗中的火炬,为中国佛教的未来发展指明了方向。因为特殊历史条件的限制,太虚大师所提出的振兴佛教的理念虽然未能变成现实,但是他所提出的“人间佛教”思想却一直在激励着后人去不断思考和探索。这一思考和探索一直延续到现在。改革开放后,净慧长老提出的生活禅修行理念,在某种意义上讲,就是人间佛教思想在当代的继承、发展和完善,是太虚大师所播种的人间佛教思想这颗光明的种子在当代所结出的一个硕果。

  太虚大师的“人间佛教”思想,虽然为汉传佛教的振兴指明了正确的方向,但是,要真正落实“人间佛教”,仍然面临着一系列的理论和实践问题需要探索和解决。笔者曾经在《关于生活禅的定位问题》一文中提到:

  所谓的落实人间佛教,实际上就是要在传统佛教与现实的社会人生之间、佛法与社会大众的心灵之间,架起一座沟通的桥梁。要架好这座桥梁,把传统佛法的精神导入现实生活,导入公众的心中,把它真正地变成“净化人心、和谐社会”的正能量,至少需要从理论上解决和圆融下列几对关系:

  (1)成佛与做人的关系(如何从理论上说明做人与成佛这两者之间的统一性)。

  (2)出世与入世的关系(如何从理论上说明出世和入世之间的融通性)。

  (3)生活与修行的关系(如何将生活与修行融为一体,其理论根据和方法是什么)。

  (4)宗门与教下的关系(如何确立宗门与教下之间主伴相资、正助互显、彼此增上的圆融关系)。

  (5)契理与契机的关系(如何为不同根性的人提供适合于他们各自修行的有效方法,真正做到“门庭广大”)。

  (6)当下解脱与究竟解脱的关系(如何从理论上说明,现前一念功夫上的解脱是究竟解脱的根本)。

  (7)自利与利他的关系(如何把个人的觉悟和解脱与大众的觉悟和解脱有机地结合起来)。

  人间佛教的理论建设,实际上就是围绕这几对关系展开的。这几对关系如何没有打通,佛教是无法长期有效地融入现实生活。

  净慧和尚的生活禅理念,其卓越之处就在于,他立足于禅宗的圆顿信解,紧扣大乘佛教“悲智双运”、“一心二门”、“权实不二”这三大理论支柱,并就正信与正行的具体内容和落实提出了一系列的极富现实意义和可操作性的高屋建瓴式的口号,成功地将上述七对关系圆融为了一体,成功地在佛教与现实生活之间架起了一座坚固的桥梁。

  “悲智双运”、“一心二门”、“权实不二”不仅是大乘佛教的三大理论基石,也是生活禅的基本理论支柱。生活禅的基本宗旨、修行特色及其普适性、开放性,正是从这三大理论基础上引生出来的,同时也是对这三大理论基础所做出的极富创意的生活化的阐释。

  下面,笔者拟围绕这三大理论基础,来简要地介绍一下生活禅的基本理念、用功特色以及它的圆融性、普适性和开放性。

  (一)“悲智双运”与“觉悟人生,奉献人生”

  悲智双运讲的就是菩提心。它是大乘佛教的根本。菩提心就是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广大悲愿之心。它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即所谓的“三主要道”:出离心、大悲心、空正见。菩提心以大悲心为体。大悲心的成就,离不开出离心和般若见;反过来,出离心和空正见亦离不开大悲心。此三者是互为因果、互相成就、一体不分的。

  净慧长老在《生活禅钥》一书中这样强调菩提心的重要性:“佛教的一切,特别是大乘法门的一切,都以菩提心作为开端和根本。离开了菩提心,修一切的法门不是堕入二乘,就是堕入外道邪见。”

  并引用《宗镜录》和《华严经》中的文句来证明这一点:

  《宗镜录》:“如华严经颂云:欲见十方一切佛,欲施无尽功德藏,欲灭众生诸苦恼,宜应速发菩提心。昔人云:菩提心,即万行之本。即此发心,便名为行。”

  《华严经》:“忘失菩提心修诸善根,是为魔业。”

  可见,在大乘佛教中,菩提心是被视作“成佛之因,大乘之本,众善之基”而反复被人强调的。

  菩提心不仅是大乘佛教的核心,也是生活禅的核心。净慧老和尚提出的“觉悟人生,奉献人生”、“善用其心,善待一切”等有关生活禅宗旨的口号,正是对菩提心的生活化解读和落实。

  现将净慧长老关于生活禅开示中的一些口号式的提法与菩提心的关系,作简单的对接,表解如下:

  (二)“一心二门”与 “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

  一心二门讲的就是般若见。《大乘起信论》对“一心二门”有详细的解释。大致内容是:

  一心,即众生心,又称如来藏妙真如心、常住真心、自性、法界心。此心乃万法之根,能生一切法,能摄一切法。它具有“空”和“不空”两种性质。空不仅指万法的体性是绝待离相、非有非无的,同时也指此体性“离言说相、离文字相、离心行相,与一切染法不相应”。不空指真如之体虽然是空性的,但是它具足无边的妙用,而且这无边的妙用要开现出来,必须离言绝待,也就是离心意识,换言之,真如本具之无边妙德与一切染法(“无明不觉”)不相应,唯与离心意识之“觉”相应。

  二门是指心真如门、心生灭门。心真如门,既指如来藏妙真如心乃万法之体,有“随缘不变”之妙,此即《心经》中的“色不异空,色即是空”;又指如来藏妙真如心本具寂而常照、照而常寂、如如不动之真智,又称本觉;同时还指不生不灭之法身。

  心生灭门,既指生灭之万法乃如来藏妙真如心“不变随缘”所生之相、用,此即《心经》中的“空不异色,空即是色”;又指被如如不动之真智所照破的生灭幻境;同时还指佛之三身中的报身和化身。

  心真如门意味着诸法之体性是不生不灭的,相对而言,心生灭门则意味着诸法之相、用是生灭的。真如门与生灭门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互相外在的两个东西,而是同一个东西的两面性,犹波与水的关系。真如之体与真如之相用是波水不二的关系;真如本具的不动之真智与其所照见的同样是由真如心妄现出来的生灭幻境亦是波水不二的关系;诸佛之法身与作为法身之相、用的报身和化身,同样也是波水不二的关系。

  总之,一心二门中,“不生不灭”与“生灭”的关系,要从“体相用不一不异”的角度来理解。不生不灭,指体;生灭,指相和用。此三者名异而体同,不能分离。非一非异,谓体与相、用,三者当下互即,体外别无相、用,相、用之外别无有体,犹如波水的关系,无离波之水,无离水之波。

  真如门与生灭门这种不一不异的关系,落实在功夫上,就是要即生灭而证不生不灭、即生死而证涅槃、即烦恼即菩提、即世而出世,其关键处和着力点就是当下一念心。憨山大师解释这一段论文时特别强调,真如门与生灭门在功夫上,就是要当下“观妄念无相”。

  此当下一念心,若是顺着真如空不空之体性,也就是超越了二边对待、离心意识,就是觉,就是出离生死;若是逆着真如空不空之体性,也就是落入二边取舍和心意识当中,就是不觉,就是生死。所以,生与死、解脱与涅槃、烦恼与菩提就在当下一念之间。

  出离生死与生死轮回并不是相互外在的两种并存的境界,而是即生死而出生死。于生灭境界中,当下看破该境界的唯心虚妄之本质,并且不被该境界所转,当下即是出离生死。

  《大乘起信论》的这一思想,对净慧长老生活禅理念的提出,产生了直接的影响。净慧长老曾经这样解释心真如门和心生灭门,他说:“心生灭门就是生活,心真如门就是禅。心生灭门与心真如门不一不异,就是生活禅。”

  另外,长老还引用黄檗禅师的“面对见闻觉知不起心动念”这句话,来解释生活禅的含义:“见闻觉知就是生活,不起心动念就是禅,面对见闻觉知不起心动念就是生活禅。”见闻觉知属心生灭门,不起心动念属心真如门,面对见闻觉知不起心动念,生灭门当下就是真如门,非在生灭门外别有真如门,亦非在真如门之外别有生灭门。

  在生活中,当下一念体会到了“自觉、自主、自足、自在”,生活当下就是禅,非在生活之外别有禅,亦非禅外别有生活。

  基于对“一心二门”的理解,净慧长老将生活禅的修行原则概括为“将信仰落实于生活,将修行落实于当下,将佛法融化于世间,将个人融化于大众”,“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在生活中证解脱”,以及“修在当下,悟在当下,在当下,庄严国土在当下,利乐有情在当下。”

  现将上述内容,表解如下:

  (三)“权实不二”与生活禅的圆融性、开放性和普适性

  佛教的教法思想(即教化众生的原则),一向强调“契理契机”。契理者,上契诸佛之心(显实),契机者,下契众生之机(开权)。契理,必须与实智相应;契机,必须使用权智,也就是方便智。故“开权显实、会权归实、权实不二”一向被视为大乘佛教教法的基本精神。

  这一精神,在《法华经》中得到了系统的展开。《法华经》中讲:

  “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舍利弗!云何名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诸佛世尊,欲令众生开佛知见,使得清净故,出现于世;欲示众生佛知见故,出现于世;欲令众生悟佛知见故,出现于世;欲令众生入佛知见道故,出现于世。舍利弗!是为诸佛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舍利弗!如来但以一佛乘故,为众生说法,无有余乘,若二、若三。舍利弗!一切十方诸佛,法亦如是。舍利弗!过去诸佛,以无量无数方便,种种因缘、譬喻言辞,而为众生演说诸法,是法皆为一佛乘故。是诸众生,从诸佛闻法,究竟皆得一切种智。……舍利弗!我今亦复如是,知诸众生有种种欲,深心所著,随其本性,以种种因缘、譬喻言辞,方便力而为说法。舍利弗!如此皆为得一佛乘、一切种智故。”

  “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除佛方便说。但以假名字,引导于众生,说佛智慧故,诸佛出于世。唯此一事实,余二则非真。”

  “诸善男子,如过去无量无边不可思议阿僧祇劫,尔时有佛,号日月灯明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演说正法,初善、中善、后善,其义深远,其语巧妙,纯一无杂,具足清白梵行之相。为求声闻者,说应四谛法,度生老病死,究竟涅盘。为求辟支佛者,说应十二因缘法。为诸菩萨说应六波罗蜜,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成一切种智。”

  上述所引经文,有两个要点,值得我们注意:

  一是佛陀出世之本怀就是欲令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那么,何为佛之知见呢?我们可以借用当年佛陀在菩提树下夜睹明星悟道时所说的那句话来概括:“奇哉!奇哉!尽大地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分别执着不能证得,若离妄想分别执着,则一切智、无师智、自然智当下现前。”这一句话可以视为整个大乘佛法的修证总纲,可以这样讲,一切大乘经典都是在围绕这句话而展开。佛陀化现世间,就是为了让众生明白并实证这个道理。

  二是“开权显实,会权归实,权实不二,会三乘于一乘”,是佛陀一代时教的教法特征,也是后人弘法利生应当遵守的基本原则。

  引文中还提到了“初善”、“中善”与“后善”这三个概念。这三个概念,在《百丈广录》中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并且成为后世宗门的教化原则。百丈禅师借用“初善”、“中善”与“后善”这一组概念,将“开权显实、会权归实、权实不二”的思想解释得非常透彻。

  百丈禅师先将世出世间法,分成“清”、“浊”两类:浊法是指世间生死染污之法,包括贪嗔痴慢疑及财色名食睡等五欲尘境。清法是指出世间解脱法,包括无贪、戒定慧三学、菩提涅槃等。面对沉迷于生死中的凡夫,讲法时要“说浊法边垢患”,帮助他们发出离心,谓之“拣凡”(破除凡夫对浊法的执着)。面对二乘行人,讲法时要“说净法边过患”,帮助他们从空寂自了的状态中走出来,发菩提心,回入世间,行菩提道,谓之“拣圣”(破除二乘对净法的执着)。

  为了说得更清楚,百丈禅师又于净法中,立初、中、后三善(谓之三句),层层破执,上上增进,最后归于无相、无住。

  初善破凡夫对世间浊法的执着之过患,属人天正法和二乘道。中善指破二乘对出世间清净解脱法之执着,属菩萨道。后善破菩萨有众生可度、有佛道可成之圣解知见,属于佛道。透三句外,就是强调无相、无为、无得。

  从宗与教的角度来看,初句、二句为教门,末后句与透三句外属宗门。百丈禅师讲,宗门说法,句句要透三句外,然透三句外亦要以前三句为基础,包含前三句之精神,否则落入狂禅;前三句若不消归透三句外,即不究竟。此即所谓“一句具三句”,“句句透三句外”。

  现将百丈的“三句”思想,列表解释如次:

  大乘佛教和宗门的这一教法思想,在净慧长老的生活禅理念中,被完整地继承下来了。净慧长老在其《八十自赞》诗中有这样两句:“生活禅风立,修行不择根”。另外,他还有一副对联:“菩提心化三千界,生活禅开八万门”。这些都表明,生活禅是一种试图将修行与生活融为一体的圆融开放的修行理念,而并不是指某一个具体的修行法门。

  在《关于生活禅的定位问题》一文中,笔者曾经指出——

  “生活禅”之所以被称作是一种“修行理念”,是为了表明生活禅并不是一个具体的用功方法,它立足于宗门的圆顿见地和信心,对一切修行法门都是开放的,包容的;一切法门,在宗门的圆顿见地和信心的统摄之下,都可以指向见性成佛这一目标,并且具有与教下不同的圆顿特色。

  生活禅是继承中国佛教优秀传统的产物,并不是另起炉灶。生活禅对汉传佛教两千多年来所形成的历史格局表现出了充分的尊重。中国汉传佛教的历史格局可以表述为:以禅为心,以教为言,以律为行,以净为归。生活禅的理念正好继承了这一格局:它立足于禅宗的圆顿见地和信心,融禅、教、律、净各自的修行方法于一身,正助相资,主伴互摄,互相增上。禅、教、律、净,其下手处虽然各异,但因为都统摄于圆顿的见地和信心之下,所以在功夫上,都强调圆成于当下一念,强调现前因地上的解脱。这是生活禅最为殊胜的地方,也是区别于教下的一个主要标志。

  总之,“权实不二”的大乘佛教教法想和宗门中的“一句中具三句,句句透三句外”的接引理念,是生活禅能够立足于宗门的圆顿信解,融禅教律净及其他一切法门于自身、会三乘归于一乘(融人天乘、二乘、菩萨乘于一佛乘)的直接理论依据。生活禅修行理念的圆融性、开放性和普适性就体现这里。

  在《关于生活禅的定位问题》一文中,笔者曾经从六个方面对生活禅进行定位,其中有一个定位就是:“从整个佛法的角度来看,生活禅是以祖师禅为核心的解脱道、菩萨道和祖师道的完美结合。”关于这一定位,我们可以结合上述三大理论支柱,作这样一个对接:

  悲智双运是大乘菩萨道的精神之所在,生活禅的菩萨道精神由此而来。

  一心二门是祖师禅的圆顿信解之所在,生活禅的祖师道精神由此而来。

  权实不二是大乘教法的基本原则之所在,生活禅的圆融性、开放性和普适性由此而来。

  因此我们说,此三大要义是理解生活禅的关键,也是生活禅的理论基础之所在。理解了这三大关键义理,也就理解了生活禅。

  除了依据上述三大义理、提出“觉悟人生、奉献人生”、“善用其心,善待一切”等宗旨之外,净慧长老还根据社会现实的需要,为帮助信众树立“正信”和“正行”,对上述三大义理又进一步作了极富生活气息并具有可操作的展开。这些口号式的展开,对于信众真正理解和落实“人间佛教”理念,具有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其社会价值正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和认同。

  关于正信方面,净慧长老认为,三宝、因果、般若、解脱乃构成整个佛教正信的四大要件,正信与迷信、正信与邪信的区别应以此为分判。紧扣这四大要件,净慧长老提出了四句话:

  (1)以三宝为正信的核心(佛教信仰体系的核心);

  (2)以因果为正信的准绳(佛教理论体系的基础);

  (3)以般若为正信的眼目(佛教修证体系的灵魂);

  (4)以解脱为正信的归宿(佛教修证的终极目标)。

  除了这四句话之外,他还将正信的内容与如何做人作了一个对接,提出了“信仰、因果、良心、道德”这一做人的八字方针,希望全社会的人们都能:

  (1)以信仰为根本,培养做人的神圣感;

  (2)以因果为原则,培养做人的敬畏感;

  (3)以良心为保证,培养做人的责任感;

  (4)以道德为操守,培养做人的尊严感。

  关于正行方面,净慧长老也通过极通俗同时又极具概括性的语言,从生活禅的“祖师道”原则和“菩萨道”原则两个方面,进行了概括和揭示:

  1.生活禅的祖师道原则,强调“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其具体内容被概括为四句话:

  (1)将信仰落实于生活;

  (2)将修行落实于当下;

  (3)将佛法融化于世间;

  (4)将个人融化于大众;

  此四个原则,前二条,重在自觉自修自悟;后两条重在利他觉他度他,利乐有情,庄严国土。又,前二条是明体,是觉悟人生;后二条是起用,是奉献人生。前二条是因修,后二条是果证。上四原则乃是生活禅修行理念的最大特色。

  2.生活禅的菩萨道原则,主要强调“在利他奉献中求解脱”,其具体内容被概括六句话:

  (1)在尽责中求满足(通过尽职尽责来换取个人需要之满足。尽责利他是因,个人满足是果。)

  (2)在义务中求心安(通过尽自己的社会责任和义务,求得心理上的安顿。尽义务是因,心安是果。)

  (3)在奉献中求幸福(通过奉献人生,来实现自己的幸福。利他奉献是因,个人幸福是果。)

  (4)在无我中求进取(离四相而行一切善法。有我的进取是贪求,无我的进取是承当。无我才是真精进。)

  (5)在生活中透禅机(开悟绝大多数是在生活中无心而实现的。)

  (6)在保任中证解脱(在生活中逢缘遇境,用圆顿的信解转一切境缘为妙用,通过保任此正念,由因解脱而达果解脱。保任,非保持或执着某种轻安的境界,而是触境遇缘保持圆顿信解之正念而不失。)

  关于正行,除了祖师道和菩萨道这两大原则之外,净慧老和尚还结合大乘佛教的基本理念,对正行的具体内容,作进一步的概括和揭示。他曾经提出了“正行五要”:

  (1)以三学为修学的总纲;

  (2)以四摄为利他的方便;

  (3)以六度为修学的正行;

  (4)以老实做人为修学的起点;

  (5)以轻安明净为修学的验证

  在另外一个场合,他又提出了“正行三要”:

  (1)修“八正道”,端正生活态度;

  (2)行“四摄法”,和谐人际关系;

  (3)以“四无量心”,利益社会大众。

  无论是“正行五要”还是“三要”,其基本精神就是将祖师道与菩萨道融为一体。下面,我们将正行的具体内容整合成如下几个方面:

  (1)以三学为修行之总纲(此为总纲)

  (2)以八正道端正生活态度

  (3)以四摄法和谐人际关系

  (4)以四无量心利益社会大众(此三为前行)

  (5)以六度为解脱之正行(此为正行)

  (6)以老实做人为修行的起点(此为他受用、他证验)

  (7)以轻安明净为修行的证验(此为自受用、自证验)

  通过上述对生活禅基本理念的简单介绍,我们可以清楚地知道,净慧长老的生活禅理念,抓住了禅宗在汉传佛教中的主体地位和禅宗在整个佛法修证体系中的核心地位,在充分消化“悲智双运”、“一心二门”、“权实不二”这三大要义的基础上,通过提出一系列有关正信、正行的口号,非常出色地消解了成佛与做人、出世与入世、生活与修行、宗门与教下、契理与契机、自利与利他之间的对立,使之成为一个不可分裂的整体。这一点可以说是生活禅对太虚大师“人间佛教思想”的一个重大的理论贡献。

  (作者明尧,河北禅学研究所副所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