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灵隐寺志卷之五下

作者:不详

  历代人物

  余尝咏西湖,有“越都状妙人,西湖是其眼”之句。余在灵隐。乃知飞来峰是其眉,其他总在眉目之下,况又得冷泉亭为点缀,人间天上,有此绣韵之境,故游武林者,必到灵隐。尝登飞来峰,憩冷泉亭,听水声泠冷然,从耳入心。尘襟顿涤,于是游者无不悔来之晚,又恐去之速也。风流人物,往往留传于此,使后之人。恨生不得与同时,余亦感慨系之矣。为志人物第十。

  陆玮,字文该,钱塘人。东汉末,纳禄隐武林山涧南学<易》,为隐居堂西壁图九师像、东壁图八公像,世又名九师堂也。刘《别录》:淮南王安聘善《易》九人,渭之九师,”杜光庭《录异记》:“八公见淮南.自称姓氏.曰文五、常武、七德、枝百英、寿千龄、呜九皋、修三田、岑一峰。”未可尽信:汉俗皆以淮南为得仙,故玮向慕如此。玮行无可号。松江有陆玮墓。

  陈浑。汉灵帝熹平二年为余杭令.山中祀为土神,至今犹尸祝也。《晋志》:余杭属吴兴郡?吴兴县今者.余杭县今但。其时武林属余抗.而余杭又辖于吴兴郡,自东汲至五代皆然.故灵隐石幢有“吴兴”二字.此亦其证矣。今人称陈明大王:正月十九门为生辰。

  葛玄。字孝先,句容人,父为大鸿胪。玄幼负奇操,丰神标峻。三国吴,居武林山葛坞,往来会稽、云门。一贾人泛海,泊神庙,神令庙祝附书于玄?书著船如钉,不可动。及达岸,以报玄,往自取即得,题称“大极左宫仙公”,世因称葛仙公也。按公居杭事,无可考。后龙井李德淘井。得铁牌,上有“赤乌年祷雨”,或是公所为也。公从孙洪。

  许迈,字叔玄,一名映,丹阳句容人,许旌阳再从昆弟,家世仕族,而许长史穆第四兄。少恬退,不慕仕进。常就郭璞筮,遇泰之上爻发,璞谓曰:“君元吉白天,宜学升遐之道。”时南海太守鲍靓,隐迹潜遁,人莫之知,迈乃往候之,探其至要,因立精舍稽留,号“思真堂”。又以余杭县溜山,近延陵之茅山,潜通五岳,陈安世、茅季伟常所游处,而往憩焉。父母尚存,未忍违离,朔望时节还家自省。及父母没,乃遣妇孙氏还家,携其同志,遍游名山焉。永和二年,移临安山,登岩茹芝,有终焉之志,乃改名玄,字远游。著诗十二篇,论神仙之事。羲之造之,未尝不弥日忘归,相与为世外之交。玄遗羲之书云:“自山阴南至临安,多有金堂玉室、仙人芝草,左元放之徒汉末隐者,皆在焉。”羲之自为之传,述灵异之迹甚多。

  葛洪,字稚川。祖系吴大鸿胪。父悌,吴平后,人晋为邵陵太守。洪少好学,家贫,躬自伐薪以贸纸笔,夜辄写书诵习,以儒学知名。性寡欲,无所爱玩,不知棋局几道,樗蒲齿名,闭门却扫,未尝交游。于余杭山见何幼道、郭文举。目击而已,各无所言。尤好神仙导养之术,事玄弟子郑隐,悉得其法。后又师事南海太守上党鲍靓,妻以女。洪传靓业,兼综练医术,凡所著撰,皆精核是非,而才章富赡,太安中。石冰作乱,吴兴太守顾秘为义军都督,檄洪为将兵都尉。攻冰别寨,破之,迁伏波将军。洪见天下已乱,欲避地南土,乃参广州稽含军事。及含遇害,遂还乡里,礼辟皆不赴。相传住武林山葛坞,得道于青林洞也。

  杜明甫,钱塘人。居灵隐,夜梦东南有贤人来访。时谢玄生孙于会稽,其父琐狂荡,射杀蒋侯妹清溪小姑树鸟,姑怒,一夕殛死,其家恐惧,求寄养于明甫。明甫受而养之,十五岁方还。按《一统志》、钟嵘《诗品》、《六朝诗话》皆作“明师”,其居称“村治”,注言:“治者,奉道之靖室。”《真诰》:“钱塘人,杜道鞠处士杜京产之父,富而好道。”乃泰和、元兴间人,崇奉许氏之道,明甫岂其家耶?钱塘又有杜子恭,有道术,豪族贵望多执弟子礼,尊事之,沈警、孔灵产皆有道之士,莫不敬慕。灵产出钱塘北郭,于舟中望具墓而遥拜焉。杜氏一门,何多道苦?想亦犹葛玄之于稚川,许远游之于斧子也。

  谢灵运,安西将军奕之曾孙,车骑将军玄之孙。父埃,生而不慧,位秘书郎,蚤亡。灵运幼便颖悟,玄甚异之,谓亲知曰:“我乃生埃,焕儿何为不及我?”寄养杜明甫,小字客儿,文章之美,与颜延之为江左第一。袭封康乐公,宋少帝即位,出为永嘉太守,称疾去职。父祖并葬始宁县,并有故宅及墅,遂移籍会稽,修营旧业,傍山带江,尽幽居之美。与隐士王弘之、孔淳之等,放荡为娱,每寻山涉岭,必造幽峻。尝著木屐上山,则去前齿;下山,则去后齿。自始宁南山伐木开径,直至临海,惊动县邑。文帝以为临川内史,为有司所纠,徙广州。有司复奏其有异志,诏于广州弃市,作诗曰:“龚胜无余生,李业有终尽。嵇公理既迫,霍生命亦殒。”时元嘉十年,年四十九。於叹以灵运之才名,而不得其死,死又不可为志节所由,殆与葛、许远矣。

  朱世卿,梁盐官人,有别业在武林山,榜云“隐士盐官朱世卿墅”。按:晋梁巨室别业称”墅”。

  骆宾王,义乌人。与徐敬业讨武后,师败亡命,不知所之。宋之问以谪放江南,游灵隐寺,夜月极明,巡廊赋诗,得“鹫岭郁岂蛲”二句,下苦不属,有僧坐禅床长明镫下,问曰:“少年何事苦吟?”宋答以故,僧曰:“胡不言‘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宋异之,询寺僧,知为宾王。明日觅之,无有矣。宾王居灵隐,周岁卒。

  袁仁敬,开元十三年刺史杭州。按:公于神功元年九月,中绝伦科,与崔濒、崔玄、同时及第。

  元和间刺史相里造、韩皋、裴棠棣、卢元辅、元芍,前后共建五亭。又紫薇舍人唐询,建紫薇亭。张商英有《题见山亭》诗,则见山亭北宋犹在也,僧来复有《题虚白亭》诗,则虚白亭明初犹在也。

  白居易,长庆时为杭州刺史。代宗时,李泌刺史杭州,悯市民苦江水之卤恶,开六井,凿阴窦.引湖水以灌之,民赖其利。及居易为刺史,重修六井,甃函笕,以蓄泄湖水。其自序曰:“每减湖水一寸,可溉田十五余顷。每一复时,可溉五十余顷。”则西湖之在杭,犹郑、白之渠之利也,公之功也。公诗文流传于灵隐者最多,形胜山下有白公茶井,北高峰左溪上有白乐桥,法安院有白乐天书,皆公遗迹。

  丁飞,字翰之,济阳人。唐咸通时,居龙泓洞读《庄》、《老//,善养生,好古文乐府歌诗,作细字皆有楷法。寡睡少言,与人接礼简情,至或问服何饵,对曰:“治心修性之外,别有何物?”每月夜,登岩鼓琴,流淙协奏,天籁凄冷,往往鸾鹤翔集。咸通丙午,陆龟蒙过之,年七十二矣,见其纶中布裘,貌古意淡,操绠缶、斤靳,陟峻如飞,作《钱塘丁隐君歌》。

  丁行者,不详其人。寺东廊有蘸笔池,是其遗迹。或以为即了翰之也。咸通寸.翰之年七十,龟蒙见其蓄妻有子,则会昌毁教时.年不过四十,或为行者而返俗,未可知矣-

  陆羽,字鸿渐,竟陵人,不知其所生。既长,筮得渐之蹇,曰:“鸿渐于陆,其羽可用为仪,吉。”因以为名氏。上元初,隐苕上,自称“桑苎翁”。或独行道上诵诗,击木裴徊,不得意则恸哭而返,时谓为接舆也。有《灵隐碑记)/,惜不传。

  陆龟蒙,字鲁望,居松江甫里。不喜与流俗交,设篷席,赍束书、茶灶、笔床、钓具往来,时谓江湖散人。尝至灵隐晤丁飞翰之。作《隐君歌》相赠。

  罗隐,从事湘南,历淮、润,皆不得意,乃归。谒吴越王钱谬,虑不见纳,以《过夏口》诗标于卷首献之,末有云:“一个祢衡留不得,思量黄祖漫英雄。”谬览之大笑,表隐为钱塘令;隐有灵隐诗。朱温篡唐,隐说谬举兵伐梁,曰:“虽无成功,犹可退保杭越,奈何交臂事贼,为千古羞?”此殆有鲁仲连之风矣。按:范楷《跋》,处约历官著作郎、直史馆,与王禹僻同诏试。

  林逋,字君复,号和靖先生。景德中,放游江淮。及归,结庐西湖之孤山,自范仲淹、梅尧臣皆高其节,赠以诗文。欧阳修谓:“自逋之后,湖山寂寥,无有继者。”其推重如此。逋尝有《泛舟人灵隐》诗,又有诗云:“山木未深猿鸟少,此生犹拟别移居。直过天竺溪桥上,独木为桥小结庐。”则其高寄,盖亦在灵、竺间。

  范仲淹,字希文,为杭州刺史,僧遵式建日观庵,公为之记。灵隐至今相传,有文正公卧榻。公治行,于杭最多也。

  赵忭。字阅道。熙宁时,以资政殿大学士两知杭州。四十余摈去声色,系心宗教,《传灯录》以为蒋山泉禅师法嗣。公有偈云:“默坐公堂虚隐几,心源不动湛如水。一声霹雳顶门开,唤起从前自家底。”

  苏颂,字子容。熙宁中,以集贤学士来知杭州,龙泓洞外有题名。公治行最优,时吴越荐饥,一日有民数百,遮马诉于公,曰:“某等以转运司责逋负市易缗钱,昼则逮系公庭,夜则禁于厢院?虽死何由得偿?”公曰:”吾今释汝,使得营生,衣食之余,悉以偿官,期岁月而足,可乎?”众应曰:“不敢负约。”于是悉纵之。转运司大怒,欲劾公沮法,而偿责者闻之,皆先期而至,事遂已。一日,燕有美堂,闻将兵结集.谋害官吏,即入喧传,恐惧不安。公谈笑自如,密渝兵官捕为首者,械送狱中。迨夜会罢,而坐客不知也。

  李公谨,官观察,有灵隐诸诗。

  祖无择,知杭州。极爱灵隐,时为筑邺公庵于萧公泉处。

  杨蟠,富阳人?字公济。元祐中,通判杭州,有《钱塘百咏》诗。每至山宿,与契嵩唱和。

  梅询,字尧臣,知仁和县事。有《武陵十咏》诗,刻石冷泉亭上。

  苏轼,字子瞻。熙宁四年,除通判杭州。元祐四年。除龙图阁学土、知杭。公有遗爱于西湖,其见于灵隐者,有灵鹫后小石塔题名,为熙宁七年九月二十日,是时公移莅胶西,即以是日别南北两山道友也。又有韬光石题名,为元祐五年二月二日,明年,公年三十六,在杭州被召。通计公之在杭,前后约有六载,何杭人之幸也!寺僧祀公于灵鹫山麓,号“东坡祠”。其知杭州也,杭大早.饥疫并作。公请子朝。免上供米三之一。复赐僧度牒。易米以救饥者。明年舂,又减价粜常平米。多作亶粥:遣使挟医。分坊治病,治者甚众:唐刺史李泌,引丙湖水作六井,民足下水、白唐及钱氏,岁辄浚治:宋时久废。葑积为田,水无几矣。见茅山一河专受江潮,盐桥一河专受湖水,遂浚二河以通漕。复造堰插,以为湖水蓄泄之限,江潮不复人市。以余力复完六井,又取葑田积湖中,径三十里;为长堤以通行者,且募人种菱湖中,葑不复生,收其利以备修湖。取救荒余钱万缗、粮万石,及请得僧牒百纸,以募役者。堤成,植芙蓉、杨柳其上,望之若图画然,杭人名为“苏堤”。

  钱和,钱塘人,钱易孙,钱彦远子,孝义知名。建杰阁于九里松,藏书甚富,东坡为榜曰“书藏”。直秘阁,知荆南府。

  徐爽,钱塘人。隐居湖山,以修真养性终老。徽宗闻其名,赐号“冲晦先生”。其墓盖在灵鹫也。

  朱弁,徽州人,葬于九里松。弁以绍兴初授官.副王伦使北,见执。附表云:“节上之旄尽落,口中之舌徒存。叹马角之未生,魂消雪窖;攀龙髯而莫逮,泪洒冰天。”高宗览之,未尝不流涕也。乍葬于此。

  韩世忠,字良臣,延安人:屡立战功,追封蕲王。绍兴中,秦桧当国,公以和议不合,恳疏解枢柄。常顶一字中,跨驴,周游湖山,而于冷泉尤多盘桓。建亭于飞来峰之半,颜曰“翠微”,白号“清凉居士”。

  陈刚中,福州人。建炎初,任太府寺,上封事,议恢复,遂与张九成七人同谪。其诗云:“同日七人俱去国,何时万里始还家?”有《飞来峰》诗。

  俞颢,字商卿,杭州人,绍熙进士。尝宣抚淮东,历秉节旄。宝庆二年致仕,筑室九里松,以诗词自娱,号“青松居士”。著《青松居上集》。

  赵与,淳佑中为京尹。自北新路第二桥至曲院,筑堤以通灵竺之路,中作四面堂、三亭,夹岸花柳,以比苏堤,人遂称赵公堤也。建壑雷亭子灵隐。

  陈紫芝,名崇真,闽人。咸淳间卜居北高峰东,俗名庆化山,祈祷有应,赐号“冲素真人”,崇奉雷神。后卒闽,瘗剑雷院后。

  陆游,字务观。尝有《灵隐寺》、《冷泉放闸》诗。

  潜说友,宋咸淳间为临安府尹。每来下竺,有鸟白手中啄食,赋诗有“灵鸟不相猜,认作放生台”之句。

  白埏,字廷玉。结庐于金沙滩,曰“湛困”。所著有《湛困集》。

  仇远,字仁近,钱塘人,宋咸淳名士。宋亡,落魄江湖。初辟溧阳州学正,未几隐去。所著有《山村集》。

  赵孟俯,字子昂,宋艺祖十一世孙。至元中,程钜夫奉诏搜访江南逸才,以孟俯人见。世祖一见,喜甚,从容谘访治道,命坐。右丞李叶上孟俯诗文,奇逸。篆籀分隶、真行草书,皆妙绝天下。尝至灵隐,访僧恭行己,为作诗。

  虞伯生集,临川人。官至奎章阁学士,与鲜于伯机、揭曼硕、杨仲宏、赵子昂、黄晋卿诸公友善。少游钱塘,故于灵隐多所题咏。

  邓文原,字善之。其先绵州人,父漳,徙钱塘,遂为钱塘人。为杭州教授,有灵隐诗。

  张天雨,字伯雨,钱塘人,号居贞子,又号句曲外史,宋崇国文忠公九成之后。年二十,弃家,游天台、括苍诸名山。晚人开元宫,从真人工素衍为道士。工书能诗文,与吴兴赵孟俯、浦城杨载、蜀郡虞集、豫章揭侯斯、清江范椁、金华黄涪友善。尝屏居修《茅山志》。墓近玉钩桥。有灵隐诗若干首。

  黄晋卿滔,义乌人。至正初,为浙江儒学提举。工文章,不喜华冶。有《西湖舟中》诗云:“黄尘乌帽愧平生,刘客犹称旧姓名。”其风致可想见。人求其文章,或遭怒骂。惟灵隐慧炬则无所靳也。

  项可立,隐于灵鹫山间。与黄酒友善,黄有《同可立宿灵隐西崦力诗。

  莫维贤,宇景行,钱塘人。洪武初,仕州训导。筑室南北两山间,绕屋栽杏,以书史自娱,号“杏园”,列二十一题,士大夫多留咏。以比王维辋川庄。翻经台石有题名:“泰定五年春二月,吴郡王连、莫维贤、叶森、陆友同游。”

  高孟升得畅,钱塘人。记闻博洽,诗文纯雅,名重一时。所著《节庵集》有《题灵石樵歌》、《冷泉猿啸》、《九里云松》诗。

  王洪,字希范。永乐间,十八举进士,授行人,入翰林检讨。其《西山记》殊佳。

  杨孟瑛,字温甫,为杭州知府。以西湖占塞?奏开浚之,毁田荡三千四百八十一亩,少复唐宋之旧。于里湖西岸增置二桥,以比苏公堤;其二日“流金”,金沙滩之水出焉,游灵、竺者之所停桡也。公又增苏堤高二尺,阔五丈三尺,列插万柳,顿复旧观。

  孙一元,字太初,关中人。年十八,人终南山,继人太白山,嚼草木,居息大石上,时有所得,赤脚散发,走山最高峰,持古松根扣奇石以歌。久之,西人华山,南浮湘汉,登衡山祝融峰,返嵩山?渡汴,渴阙里,遂上岱宗日观峰,观夜半日出沧海中,发狂大呌。南经吴入越,探禹穴,访天台石桥。然公居西湖久,宿南屏而游灵隐,诗思清逸,有烟霞气。其《跨驴游西山》诗,载入《志》中。

  王守仁,字伯安。当宸濠之既擒也,忽传工师已及徐、淮,遂乘夜遄发。至钱塘?凛凛焉不胜忧栗,作诗云:“灵鹫高林暑气清,竺天石壁雨痕晴。客来湖上逢云起,僧住峰头话月明。”其意盖在灵、竺间也。

  方思道豪,开化人,正德间刑部郎中。跌宕不羁,雅好山水,盖尝题射旭、金光、玉乳三洞也。

  污晖,文昭公第三子。举正德丁丑进土,历官翰林院编修。有理公岩洞口题名云:“载酒访方豪也。”可谓武林胜事。豪,公同年进土。

  朱裳,莅官方伯,裘褐不备,特于飞来峰顶,勒名姓于石上。

  陈仕贤,福州人。嘉靖二十二年,为杭州太守,击杨琏真伽像于飞来峰。

  王世贞,字元美,吴人、万历时,为布政分守于浙地,有灵隐诗。官至大司寇。

  李攀龙,字于鳞,山左人。为臬宪于浙,与元美相先后。有《九里松》诗。

  张瀚,号元洲。官吏部尚书?以江陵夺情不肯署押,归田。

  张濂,号泽山,官至都宪。秉持丰裁,四十报簪,自颜其堂曰“不惑”。都宪子蔚然,富学问,弟子著录者众吏部。灵隐寺内有祠,都宪墓在灵鹫山下。

  孙枝,号思泉。以冀宁分守归,闭户著书,与同志诸公为胜游高会,与者许少厓先生岳、顾西岩先生言、吴桂轩先生遵晦、赵望云先生应元、胡顺所先生孝、金莲峰先生阶、柴醴泉先生祥、严顺庵先生大纪、吕葵阳先生元,四时皆有雅集,独于灵隐听禅与看花修禊,不同邦人,至今以为盛事。

  柴祥,号醴泉,天性笃孝。官御史。直谏有声。已陈情终养者二十年,转外台。尤持廉平。居乡,淳厚不伐,人称为长者。

  喻邦相,为杭州别驾,每以苏、白自许,故尤垂情灵隐,一时辞客云集,有卓征甫、叶茂长、潘景升、郭次甫、孙凤冈、俞玄津、王世周、曹子念、来相如、何工臣、汪仲淹、毛豹孙诸山人皆集。其《雨中游灵隐》及《北高峰》诗,皆载喀志》中。

  虞淳熙,号德园,钱塘人。官吏部员外。博学有文名,著述甚富。集内有《理公塔铭》、《代飞来峰石言》。公尝赎石窟以还僧舍,其高致非近世土大夫所有也。二子大赤、仲皜,皆以名德见重于时。

  许灵长光祚,著籍钱塘。万历时举人,官教谕,迁府司理。以能书名,山汤先生尧、文焕门下,二先生书法为钱塘最。公居官有廉名,尤务旷达,蚤年抽簪,放情山水。其卒也,于冷泉亭方与客展纸挥毫,而气绝如蝉蜕然。

  屠隆,字长卿,四明人。与余杭徐桂,岁必至湖上,税驾灵隐,信宿而返。有《山中唱和》诗。

  李用晦,字元昭,世袭干户。蚤弃官,构庐于慎庵之址,曰“岣嵝山房”,张元忭为之记,沈青门为作赋诗。

  诸余龄,号云泉,隐于五寺桥之侧,栽花莳药,坐卧小楼十年,不入城市,与邵虎庵、李元昭,同称石隐。子梦环,隆庆辛未进士,死亦葬于余龄侧。

  邵重生,号占庵,杭州诸生。隐呼猿洞者二十年,著武林内外志数卷,盖士安、节信之流也。先生父经济,当世庙时,以谏大礼被窜。先生读书灵山,矢志不仕。岂所谓父为忠臣、子为孝子者耶!

  沈守正,字无回,钱塘人。为名孝廉,清介绝俗,当世土大夫重其守。下帏灵隐;讲业授徒,历有年所。官都察院经历。

  孙日章,字蕴甫;弟日隆,字实甫,节妇孝子后,为思泉公孙。少即以文章名节相砥砺也,俱读书灵隐之普觉。蕴甫蚤中副榜,以弟死,独母方在堂,绝志场屋,奉养天年,年岁六十,丧母,犹婴啼也。实甫专志好学,与陆庸成正奇、沈无回结契山中,称至交焉,庸成死,托孤,乃力为济其昏娶。好古文辞,有李历下风。以疾蚤殁,名流痛惜焉。

  柴应权,号洞山,官学训,即醴泉公季子。素与来道之、沈无回、孙思泉诸先生读书灵鹫,以文义切磋。晚尤归心白业,为本山檀护。

  黄贞父汝亨,历官江西提学。文章清隽,有绝尘之姿。葬灵兔于麓,翰墨题咏留灵隐者甚富。

  葛寅亮,宇屺瞻,历官司农。尝督学楚闽,最称得人。闲居,教授弟子数千。性俭素,布衣徒步于灵、竺之间,人不知其贵人,本寺多赖其护持也。

  严印持调御、严忍公武顺,严无敕口顺庵先生之子。家门孝友,笃志嗜学,不与俗人为伍。四方饮其高名,称“三严先生”。尝联袂于灵隐山中,舂听鸣泉,冬视枫叶。印持先生书法遒劲,独步当时。忍公先生善金针,八分书尤有古法。

  闻启祥,字子将?为孝廉,名重一时。晚遂绝志仕进,筑窠西山。其言语妙天下,大抵冯先生梦祯、黄先生汝亨一流人也。

  李流芳,字长蘅,练川孝廉。赋性古处,善诗古文,而画尤绝伦。所至嗜山水,冷泉、岣嵝,徘徊不置。与闻子将先生、三严先生皆友善。有《冷泉红叶图》及诗,人争宝之。

  高攀龙,无锡人,谥“忠宪”。魏忠贤窃权之日,公抗节不屈而死。先是,万历癸丑季秋,公来游韬光,静坐三七日而去,有二诗纪牲。

  郑尚友,字土弘,卒未进士,官工部主事。为福建长乐令,有悬鱼之节,民爱戴之。为孝廉一十七载,唯以教授为事?足迹不至公府。公尝于南山下帏,而于北山揽胜也。

  许文岐,字我西,官黄州太守,张献忠袭城,义不欲逃,乃就执死焉。少时读书只园房,与正喦和尚蚤结方外之好。公童子时,父联枢先生偶以金鱼命公题句,公应声曰:“将云腾而虎变,故玉质而金相。”其聪颖如此。

  陈潜夫,字玄倩,杭州人。历官河南御史,与妻孟氏及妾同尽节江东。其为诸生也,读书灵隐山房,以名教自任,卒能克践其志。有三弟,丽明、祚明、晋明,子曾篁,皆能文,有节概,不愧家声。

  陆培。字鲲庭,杭州人。中崇祯庚辰进士,官行人。乙酉殉节于横山桐坞。与兄圻、弟堦读书于灵隐之涧西,人称“钱塘三陆”。好大节,敦友生,即释褐后,手不释卷。所著有《旃凤堂集》。公先死,而圻与堦奉母裘太孺人以终养。子繁招,能为汉魏古文辞,有父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