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一篇净土课的演讲稿

作者:如煊

  戒修法师慈悲,诸位同学慈悲:

  法师安排了二十位同学演讲,题目是“净宗信仰的现代价值”。各位同学都精彩论述了自己的体会、见解,讲出了自己的心里话。照净师说理透彻,条理清晰,说:“佛说法,为治众生病,因病与药,末法障深慧浅。历史文明发展到今天,我们只是诠解古代智者的思想而已,尚不能全部理解。现代开放社会,节奏快,竞争强。正法根利,随一得道;至今钝根,唯依念佛,得度生死。学佛念佛,直下承担。”印修师说:“求生净土,稳妥可靠。菩提道上,一帆风顺。净宗灵活,适合现代人‘快餐式’修持。净宗慈悲济世,有助于世界和平;净宗提倡忍让,与儒家‘仁’道相和。”智海师妙舌生花,把极乐世界美景层层展现在我们面前,我仿佛看到了彼土种种庄严,种种殊胜。诸位同学的精彩演讲,在此不能一一尽述。我拙口钝舌,自叹弗如。但对净宗信仰,我有太深的感触,故想做一些题外的发挥,说说自己的学佛经历、体会和想法。

  我最初接触佛法时,对净宗思想并不能接受。与普通唯物主义者的观点一样,认为朗朗乾坤,阳光普照,哪里有虚无缥缈的极乐世界?那只是人们想出来的精神寄托,一个乌托邦的天国,虚幻的精神家园罢了。而我仍能相信佛法,皈依佛门,这要感谢张澄基居士的《什么是佛法》这本薄薄的小册子。张博士以极其科学客观的态度通过对比,说明佛法与其它宗教的七点不同,及人类思维的六种特征与佛智的区别。而通过次第缜密的修持可得到真实的印证,我感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世界原来并不是先贤老师所解释的宇宙人生的真理,以及由生活的价值和意义引发出的这种种结论。原来,佛法才是真理,是真、善、美的圆满完成。我在寺院呆了不到两个月,不可思议的是,我自动念佛,不知不觉,就迫切地想念佛,对净土的疑惑,霍然自消。至今,我也弄不清楚,是什么触发了我,也许,这就是平时所说的善根成熟吧!

  由于各种因缘,我剃度不久,就被派到念佛堂做维那。这一做,便是两年。时光如流,在日复一日的念佛声中,烦恼也越来越重。首先是时间太紧张,每天三堂念佛,早上、中午、晚上各一个半小时,合起来,则有四个半小时。如果打佛七,则五个多小时。还有早晚殿,过堂,普佛等,没有多少时间可自由支配,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有时候,中午一点半钟起来,人犹未醒,摇摇晃晃,在半梦半醒之间拿起磐槌,用力敲几下,人还有点清醒。待念完《弥陀经》,绕完佛,一盘腿坐在凳子上不出五分钟,我肯定再次进入梦乡。刚好到要止静时,便醒过来,简直比时钟还准。只有下半堂课,还能念几句,差不多每天都是如此。看看自己,又看看别人,觉得灰心丧气。因为念佛堂多是老师父、老居士,一旦到了热天,特别是打七,则更热闹。因为人多,大家意见不统一,有的要开空调,有的说空调受不了;有的要吹电扇,坐在旁边的人却说怕风。纵然大家都异口同音:学佛好啊!念佛妙啊!生西方啊!可烦恼来时,什么都抵挡不住,更谈不上生死大事了。我内心装满了种种疑惑、是非及别人的过失,而自己不知。总觉烦恼重重,烦躁不安。我想离开那个地方,有人劝我,去念书吧。我一想,这不失为好办法。学校里都是年轻人,同龄人在一起,当然会开心很多。于是,我考进了福建佛学院。南方的冬天不比北方,南方冬天的冷,是从外冷到里,从里冷到外,到处都是冷的。不像北方,外面虽冷,屋里却是暖和的。而且,南方的冬天,如果不懂得保养,手脚都会生冻疮,热水一烫,痒得要死。我们同寮四位同学商量好,在早殿后及上晚自习前,做健身保暖运动——跑香。随着脚步先慢后快的节奏,念阿弥陀佛。既念佛又锻炼身体,岂不是一举两得?然而进行不到一个星期,法师婉转地说,常住的师父有反映了。并劝我们最好不要念得那么大声,脚步也不要噼啪作响,要尽量轻一点。大家听后,便不再提跑香这件事。我觉得气馁,在庙里,有环境给我念,却没有信心。与同学在一起,有了信心,却没有环境。常住虽然也有念佛堂,我也去念过几次佛,可就是找不到好感觉。我明白了自己,不是老实念佛,而是在找捉摸不定的感觉,内心总有一种莫名的烦恼。唯识的学习更坚定了我对净土的信仰。极乐世界,用我们凡夫的心量、现量的认识是无法了知的。唯识讲内在心法,外在色法。既然我们能缘虑变现此世界的宇宙山河,那为何不能缘虑变现极乐世界的清净黄金地,七重宝树行呢?只要我们心行与彼土众生心行一致,自然就能“与如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我们内心如此烦躁不安,净土从何而现?念佛要紧,认识自己的心行,少烦恼,使心安详平和,看破放下是更要紧的功夫。

  这次暑假回家,与母亲念了几次佛,受益很多。自我去年回家,给母亲讲净土法门,劝她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她老人家非常精进,每天早晚一炷香。早上诵观世音菩萨圣号,晚上诵阿弥陀佛圣号,无论什么情况,她总算坚持下来了。偶尔因为忙,早上漏了一堂课,中午也必定补上去。在家住了一段时间,每天与母亲一起念佛,心中很平安。我总感到母亲念佛有一种压抑感,捏着嗓子,念得不顺气。我说:“妈,念佛要放开心胸,至诚恳切,嘴里念得清清楚楚,耳朵听的明明白白,心里不要想其它的事,方能得大好处。”母亲回答说:“也想像你一样念,可就是做不到。”我说,你怎么说话就怎么念。可她刚念上几句,不知不觉,就又用唱戏般的嗓音念起来,我也毫无办法。一天晚上,我与母亲正在念佛,听见外面的脚步声进来,隔着布帘,也看不清是谁。我也没注意,只知道有个人,从房门外走过。待念佛完了,母亲说,刚才四哥抱了一袋西瓜进来。我很惊讶,问她怎么知道。她说,现在来没别人,听脚步声就晓得。而上午四哥说了要送一袋西瓜给我们。因此,她就猜定是四哥无疑。我问她,平时念佛有没有打妄想——想家里的一些事情什么的?她说,念佛了,还想什么?不想。我说:“不想?不想你会知道是四哥抱着西瓜进来?不想你会知道厨房的电灯没关?不想你会叫侄子到外面去玩,不要吵你?”母亲听了,显得很迷惘。一下子,我觉得自己很困惑——我是不是说错了,或者法不对机。想起四哥说的话:“佛法是很好,可有些事情怎么做得到?说不要妄想,但不妄想,我们怎么安排工作生活?”我说:“你误解了妄想的意思。不要妄想,并不是叫你不要思想,如果不思想,岂不与石头草木一样吗?不要妄想是要你活在当下,做每一件事,全神贯注,不想事外的东西。集中精力,做好眼下每一件事。该统筹安排时,也就要想。佛法叫正思维。”他听了,也是一脸的迷惘。我感到自己的苍白无力。学了一点佛法知识,我自己实际受用了多少?怪不得家里都不能理解接受呢。

  过了几天,我与母亲到城外的一所小庙去念佛。那里有一位我们熟悉的师父。听说她们一天到晚都精进念佛,我想去参学。与那位师父谈了一些旧话,便说到了念佛。她说:“现在东北有一个念佛组,念得很有感应。听说有人念到不念自念。”我问:“什么叫不念自念?”她说:“就是念到心里有个声音自动在念佛,不停地念,叫它慢一点,也慢不下来。”我忍不住道:“别着魔了吧!既然是一心专念,怎么会有一个心在念,而另一个心还要慢一点呢?”在我与她谈话间,见她手中的念珠已拨过大半。我不知她是在念佛,还是在跟我说话。净土虽是易行道,可我觉得许多人往往误解了“易行道”的含义。“易行”是指持六字洪名的方式易行简单,而绝不是内涵。念佛好,万经指归,祖师同赞,可要正确理解认定念佛,并按科学的方法去实践,又确实不易。我心中不禁有一丝悲凉,想想自己,虽发心念佛,有信、有愿,可行呢?只有三叹,难!难!难!戒修法师说得好,念佛是方便法门,可并不便宜。要知道,无始劫来的烦恼习气无量无边,想要靠一句佛号全部扫伏,不真干、实干,真如祖师所说,喊破喉咙也枉然。念佛最重要的下手功夫还在念佛之外,平时做人处事,看得破,忍得过,放得下,痛感生死大患。厌离娑婆之心不切,怎能欣慕净土?

  说到这里,我要提出疑问,现在许多人爱讲建立人间净土。对于这样的发心大士,我非常敬佩。如宗巴喀大师当年曾发愿,转末法五百年为正法五百年。读之,令人感动流泪。但仔细忖度己等,是何根器,是何道德?若不求生彼土,无常一到前途茫茫。况且,古来大德,皆异口同音,劝我们求生极乐。如印祖他老人家盛德所至,无不蒙化。但他劝人,只是老实念佛,求佛接引。而现代大德提出建立人间净土,自有他无尽的苦心。如太虚大师所说“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但在这事相不平,五浊聚集的娑婆世界。当年的释迦世尊尚且招人诽谤追杀,何况我等凡夫?保持正见是根本。末法邪师,混淆佛法教义。如李洪志之流,他不是僧人,但借用佛法名词,蛊惑人心。说什么他比释迦牟尼佛还高,凡稍具正信的人,即知他说邪法。佛与佛所证法身平等无二,惟因因地修行不同而有差别。在此娑婆世界,也惟有释迦牟尼佛应化世间,下一尊弥勒佛要等五十六亿七千万年方出现于世。这中间,不可能出现任何佛,即使西藏的活佛,按赵朴老的说法,应正确称为转世尊者,与严格意义上的佛,有根本的不同。如果没有正确的知见,在这信息开放,多元化的社会,很可能一头栽进邪法,损害慧命。我觉得,出家僧人,特别是年青僧人,有无限的希望、活力。在树立正见,弘扬正法,服务社会的同时,不能忘怀“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其土有佛,号阿弥陀”。不要忘了我们的目的地。

  我曾问同桌修禅师,如果给你两种生活,你将如何选择?第一种:环境舒适,身体健康与人关系和睦,衣食无忧,觉得人生美好,纵有小小不如意事,亦觉人生本苦乐参半,无求生极乐之心。第二种:忧衣贫食,身常有病,与人多怨憎会苦,觉人生是苦,故精勤修行,往生极乐世界。修禅师笑说:“最好是生活美满,又能往生。”我说:“那不行,既然是选择,有此就不能有彼。”她踌躇了一会,说:“那还是苦一点,往生极乐世界吧!”我们往往是这样,当生活美满时,忘了修行,当生活中偶有苦来逼迫,道心才发,这也许就是凡夫的劣根性吧!若能在好的环境中,能克服自身习气放逸懈怠等,精进修持,令身心处于中道。不因苦行损伤自己,也不因懈怠而提不起来,何愁道不了呢?若没有好的环境,更不要怨天尤人。苦无自性,惟人自招执实。经云:“虽一世精勤勤苦,须臾间尔后生无量寿国,快乐无极,永拔生死之本,无复苦恼之患。”看了这些句子,我们该喜极而泣!

  对于净土,我相信大家,经过自己智慧的观察,可作出理智的抉择。如南怀瑾先生所说,佛法如大商店,你可以进去逛逛,买东西也可,不买东西也可,但你不会一无所获。而极乐世界正做着黄金时段最好的广告:“阿弥陀佛,成佛以来,于今十劫。”“今现在说法。”十方诸佛皆悉称赞。你算算看,岂不是遍法界的广告宣传吗?而佛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说的都是大实话。《无量寿经》云:“若不往昔修福慧,于此正法不能闻。恶憍懈怠及邪见,难信如来微妙法。”佛法浩瀚,惟信能人。祈愿我的亲身经历,能令已信者起正见、正行,未信者萌发莲种,则幸甚至哉!

  文成后,请教于戒修法师。法师说:“越念佛烦恼越重,这是正常现象。因为我们平时都生活在烦恼妄念之中而不自知。当静下心来念佛时,平日细微的小事烦恼也如被放大镜放大一样,会干扰我们的身心。修行人只要稍稍用功,便有魔障出现,这是不足为怪的。只要我们坚持下去,不去理它,不为所动,便会有进步,最终降伏烦恼魔障。而“不念自念”这一点,并不是着魔,而是惯性的力量,是念佛到一定阶段出现的情况,也是正常的。至于一边与人讲话一边念佛,也是做得到的。许多念佛人都有这个经验。比如社会上资深、有经验的主管,可以一边听报告,一边批改公文,两者兼顾而不漏缺。不过,需要极深的智慧才能做到这一点。”

  衷心感谢戒修法师的指正!

  摘自:《普陀山佛教》2000年冬季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