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我的信佛因缘

作者:释庚贞

  小时候,因为信仰某种宗教,我从未接触过佛法,理所当然,观音菩萨也无法占据我的心。稍大一点,科学思想便在自己的脑海里扎下了根。是什么时候,我这顽固不化的脑袋才开窍,才对观音菩萨生起敬佩仰慕之心呢?

  说来话长,记得当时自己还在求学。在众多兄弟姐妹中,爸妈对我的期望最高,我也不辜负他们的期望,努力奋进。从老师的赞美声中,从四周同学的羡慕的目光中,我看到了希望,看到自己的付出就要得到回报的曙光。谁知,在关键的时候,业障却现前了,整个人病奄奄的,从医院到学校,从学校到医院,每天来回奔波,病情不但不见起色,而且逐渐加重了,家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我自己更不用说了。

  书自然是念不进了,人也一天天瘦了下来。有一天,我在客房前站着,忽然闻到一股浓浓的香味。我有些奇怪,因那时我家从没烧过香,我不知这香味来自何处,只是此后不久,从没信过佛的妈妈偷偷塞给我两块钱,并交代我到寺院找阿姨。记得当时妈妈说:“女儿,妈无能为力了,也许阿姨能帮你这个忙。”于是,我搭上了开往寺院的车,从此之后,我以及家人都跟佛菩萨结下很深很深的缘。

  此生初次见到观音像,心里害怕极了(因自己当时中邪很深)。但在寺院呆了一个星期之后,这种心理全没了。在那段时期里,道友们天天帮我诵经回向,并求佛菩萨加持我。每天她们还用大悲水熬中药给我喝,一个星期之后,奇迹出现了,自觉身上轻松多了,人也慢慢清醒了,再看到观音像,我不再寒颤,而且还打心底欢喜,觉得佛菩萨很慈祥,很和蔼,且法力无边。快回家那天,阿姨叮咛我:要天天念观世音菩萨。

  此后,我天天念观世音菩萨名号。家人亲眼目睹我的转变,都很高兴,都抛弃原先的信仰,跟我一起念“观音菩萨”名号。痊愈之后不久,我从寺院请回一尊干手千眼观音像。每天早晚,我焚香礼拜,并诵大悲咒,拜《大悲忏》,虽然当时我对法器一无所知,但凭自己一颗虔诚的心,每诵到一尊佛号我就拜了下来。由于全家虔诚的供养以及诵经礼佛,所以全家人蒙佛光普照,受益不浅。比如,自己找了一份很好的工作,妹妹考上了大学,爸爸的诊所生意兴隆……更重要的是全家人找到了一条自我解脱的归路。

  如今,我已舍俗出家,自己跟佛菩萨贴得更近更近了。观音菩萨“千处祈求千处应,苦海常作度人舟”的精神一直鼓励着我。黑暗中,它是我的指路明灯;寂寞时,它是我的精神支柱。但愿这盏宝灯能照亮娑婆世界每一位有情众生的心,直到永远。

  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

  摘自:《普陀山佛教》2000年冬季刊